我和乡邻亲身见证“法轮大法好”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六月五日】“法轮大法好”这句话,是我们自身修炼实践的结晶,是无数的大法弟子亲身验证的真理。下面是我亲身经历或目睹的一些故事,写出来给我们大家共同分享大法的美好,并以此庆贺世界法轮大法日的到来。

看似偶然的得法

一九九六年五月,那几天我觉得身体疲惫无力。为了恢复身体,我想起了上学时的晨练。于是,我每天早上六点钟出门跑步。

跑步一个星期的一天早上,我从楼梯上往下跑,在出楼门口的拐角处,差点和邻居老太太撞个满怀。老太太急急地从外面往家赶,笑眯眯地问:“你干啥去啊?”“我跑步去。” “跑步?你怎么不去炼法轮功啊?”“法轮功?我不知道。在哪炼啊?”

这时,我才看到她手里提一个纸袋,里面放一块折叠好的写满字的黄布(以后知道那是“法轮大法简介”)。“就在咱们大门口错对面往北一点。”“这功好吗?”我在上学的时候就对气功感兴趣,但也知道有不少气功骗人,所以随便问了一下。“法轮功可好了,我学两个月,你看我的冠心病就好了。”这个老太太是我们单位的退休工人,冠心病很厉害,做饭时间长了,就能累得犯病。“是吗?!”我看到她确实不一样了,小跑着往家赶也不怕犯病了,脸也红润了,不象有病的样子。“你妻子不也是心脏病吗?今天晚上正好放师父的讲法,你让她跟我一块去炼吧。晚上七点开始。”“那好吧。”说完,我就去跑步了。

说实在的,我妻子得心脏病已经有五、六年了。开始的时候吃公疗,一直不见好转;后来自己拿钱到郑州找专家教授,也不见好转;再后来就是又是中药又是偏方,一直不能根本好转。最多就是好一个星期,然后又是犯病。病重的时候,接二连三的早搏,晚上憋闷的睡不着觉。平时上到四楼要休息一会才能进屋,身体状况不好。那时我们都才三十来岁,她的病对我们的压力很大。所以一听说邻居老太太的心脏病学法轮功好了,我们又看到了希望。

到了晚上,我妻子就去找老太太学炼法轮功,我陪伴年幼的女儿。到她回来的时候,我已经睡着了。她把我叫醒,显得很兴奋:“这功可太好了。我们一直在探讨人生的目的,这一次可明白了。你明天早上和我一块去炼吧。”我一想也行。女儿早上醒的晚,炼功回来也来得及。就这样,妻子一晚上就把借来的《转法轮(卷二)》看完了。到第二天早上,我们一块来到炼功场,她开始学功,我就看“法轮大法简介”,等到她炼完功,我也把简介看完了。当时我觉得这个功与别的不一样,叫人提高心性做好人,这在别的功法中还没有过。于是从那时开始,我们就走进了大法修炼中来了。

学功半个月的一天晚上,我妻子突然肚子疼了起来,越疼越厉害,到后来疼的在床上来回翻腾。那时候我们刚学法不久,对法理解不深,还不不够坚定。她说:“这疼的恁狠,你看咋办呢?”我说:“咱们学法了,应该按照法来办,你真支持不住,咱们到医院看看也行。”后来实在疼的厉害,我说我打坐,给你加持一下。其实说是这样说了,心里还不是很坚定。就这样,我们抱着试试看的想法,一直疼到天明,慢慢的不疼了。从那开始,她的心脏病明显好转,到一个月的时候彻底好完。只是后来经常的消业,但从此再也没有因此而影响生活和工作;她经常发作的肠痉挛也从此销声匿迹了。这件事验证了师父讲的大法真实不虚,也让我们亲身感受到大法净化身体的神奇,从此就坚定了大法的修炼。

初得大道

由于人们在社会生活中养成了各种各样的不好的观念和不好的习惯,所以,初得大道之后,提高心性是至关重要的。

我从学校刚跨入社会的时候,在经济上对自己要求是很严格的。那时我在国营单位的质检部门工作,很多业务单位为了自身的利益,经常采用各种方法拉拢我们,有的甚至送钱。那时,我基本能够做到不贪不占。后来由于环境的污染,看到一些当官的拿国家的钱往自己口袋里装,自己心里就不平衡了。特别是有一次与局领导一块出差,看到他们随便用国家的钱给自己买用品。什么“为人民服务”,全是骗人的鬼话。慢慢的我也学会了占国家的便宜。学大法后,这些不正当的事情很快就不做了。

一次我自己到郑州出差,期间因为个人的事情请母校老师吃了顿饭,费用是七百五十元。按以往的情形,这七百五十元肯定要报销的。但是,当我拿到发票后,心想:我学法轮大法了,得按照“真、善、忍”来做事,这个发票就不能报了。我随即就把发票销毁了。

第二天,师父开始给净化身体,净化过后,一身轻。大法对修炼者境界的升华、对人类道德标准的提高、对社会环境的改善、起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

母亲的变化

母亲今年已经八十三岁了,身体健康,生活完全自理。这在十多年前是不可想象的。

自我记事的时候起,母亲一直多病。从上到下,几乎没有好地方。咽炎、气管炎、胸膜炎、胆汁返流性胃炎、关节炎、全身疼痛、等等。经常是吃这个药影响那个病,吃那个药又影响这个病。还有一种叫不出名的病,我暂且叫它“疤痕增生”吧,因为很多医生都没有叫出名来,从它的症状来看,我觉得叫疤痕增生比较形象。它的症状是:据母亲讲是在她七岁的时候,胸口处长了一个痤疮,痤疮下去后就形成一个豆籽大小的疮疤。可是这个疮疤很疼,伴随着疼痛自己会长大。一生找了很多医生,都束手无策。长出的疮疤呈紫红色,比肌肉高出近两厘米,很硬,时间长了之后又会角质化。

在我小时候,有一位老太太说:看你的疮疤象一个蝼蛄一样,你用鸡嘴外壳焙干,捣成粉面,用香油调和成糊,抹抹看。一试,还真有效果,不那么疼了。但是,在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共产邪党统治下的中国农村,农民吃饭都成问题,弄个鸡嘴那是太难了。随着疤痕的增大,抹鸡嘴就不管用了。由于疼痛的逼迫,母亲自己想了一个法子:在疮疤增生的位置撒上小米,用刚出笼的小鸡去啄,也很有效果。

所以在我小时候,我记的最清楚的事,就是每年春天,我们都是买一些小鸡,让母亲躺在席子上,在母亲的胸前撒上小米,拿小鸡去啄。可是,小鸡稍微大一些就不行了,它那锋利的尖嘴能把肌肉啄出血来,人也受不了。就这样每年治,每年长。后来这个疮疤长大到象一个青蛙那么大。再后来,又从它的下面发出象两条腿一样的疤,顺着乳房下边长,又从上面发出象两个触角一样的疤顺着乳房上边长。到母亲七十岁的时候,两边的疤都快长对头了。看上去很吓人的,中间是一个大的疮疤,两边是两个圆形的疤,紫红的。

一九九七年过年的时候,我回老家过年,把大法传给了母亲,后来又在我家放师父的讲法录像,并成立了炼功点,那时每天有二十来个人学功。母亲不识字,她只是听师父的讲法录音,别人念书,她用手点着一个字一个字的跟着学,后来又教她认字。当她把《论语》学完,又学不到两页的时候,她一身的病已经不知去向了,更让人高兴的是,困扰一生的疮疤也不见了。

有一天我回家看望她们,妈妈高兴的叫我:孩子、孩子你快来看啊!她撩起她的衣服,我看到她胸前周围的疮疤都无影无踪了,中间最大、时间最长的地方,还有鹌鹑蛋大小,已经不是疮疤了,变得象是没有外壳的蛋一样,软软的,粉红色的,象一兜水一样。我们高兴的不得了。

“师父对我们太好了,法轮大法太好了!”我们由衷地感谢师父、感谢大法。

可是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由于我被邪恶关押,母亲出于怕心,放弃了大法修炼,在短短的三年内,母亲胸前又长满了疮疤,直到我从劳教所里回到家里,她才又开始修炼大法,疮疤又慢慢的消退。但由于她年龄很大了,学的也慢了,疮疤退的也慢了,直到现在也没有退完。

洪法所见

九九年新年刚过,听说大法这么好,各个亲戚家很多人,包括亲戚村的人都要学炼法轮功。到各村去洪法的过程中,又看到很多的大法神奇,现在仅举三例。

有一次,我们应邀到我大娘的二女儿家去放师父的讲法录像。当天,一个近半亩地的小院站满了人。我们就找来一些席子、木凳、木棍、尽量地让人能够坐下。这其中有一位七十二岁男性的老人,叫周星(化名),他问我:“我的病能不能好啊?”“你啥病啊?”“别提了,肺哮喘,一冬天都没有下床。出不来气。每天都是老伴做好饭,叫我穿衣下床。穿好衣服挪到床边,就得坐那喘半天。然后穿好鞋到洗脸盆,又得坐那喘半天。再洗了脸到饭桌,又得喘半天再吃饭。这不,老伴用三轮车把我拉来,听师父讲课哩。”他边喘气边说话,说了老半天。“不要紧的,只要你能够按照师父讲的去做,做一个更好的人,保证你不会有病的。”

我们按要求每天放一讲师父的讲法,到第九天放完以后,第十天我们准备切磋一下,交流一下这九堂课听完,大家都有什么感受和变化。因为人很多,我们就选择外面一块还没有建房的宅基地作为交流的场地。第二天下午,我一早就来到场地,想准备一些桌凳。可是,出乎意外的是,当我一走进场地,那个叫周星的老人,正拿着铁锹平整场地。“能行吧!”我问他。他高兴地说:“没事,没事。”在接下来的交流会上,他和老伴哭着讲述了他以前的病症和现在的变化,很多人都掉下了眼泪。

在这放完师父讲法以后又来到我亲戚家。我的亲戚是一个乡村医生,我们在院里放师父讲法第二讲的时候,有一个老太太在屋里输液。正常播放以后,我来到屋里,看她比较痛苦,就问她:“你什么病啊?”“我也说不准,可能是胃病。已经有三天没有吃饭了。上几次犯病十多天没吃饭,都差点死了。”“你能听见师父讲课吗?”“听见了。”“你好好听听吧,听明白了你的病就好了。”“好。”她一边输液一边听课。到第二天,她没再输液,直接来听课了。

九堂课听完,到第十天谈体会的时候,所有的人就数她笑的最痛快:“法轮功太好了,我不但病好了,而且吃不饱了。前天老伴上集,我吃过饭以后,把留给老伴的饭也吃了,到儿子家还想吃,又吃了一回。这两天光想吃芹菜,原来吃了芹菜就不消化,现在吃了还想吃。”好多人听了都大笑不止。“法轮功真好!以后我得好好学,报答师父的救命之恩。”

有一次在我们村开小型的交流会,大约有三百来人参加,原来安排的议程快要进行完了,突然过来一位大姐,说有一个刚得法不久的大姐非要上台说说。我有点不解。她说:“受大法恩典太大了,想向世人说说。一是表示对师父对大法的感谢;二是想向乡亲们说说大法的好处。”“在其它地方说过吗?会不会出问题。”“说过,没啥问题。”“那就让她说说吧。”

这个大姐上台没讲几句就哭了。她哭诉着她的经历,台下的很多人也跟着哭。由伤痛的哭到高兴的哭。她刚开始是信其它宗教的,就是在中国大陆传的最广的那种。但是,她的病使她生不如死。多少年了,不知住了多少医院,也不知吃了多少药,家里钱花完了,孩子上学都上不了。她们宗教中的人也经常给她祷告,都是无济于事。

她的姐姐先学了大法,多少次劝她,她都不学,因为她信别的宗教。姐姐看着妹妹白白的吃苦,心里确实难受,一再劝她学大法,也没有用。最后,姐姐干脆到妹妹家里,不管三七二十一,把她家里供的一些神像什么的,统统撕掉(这是个人行为,其他人不要效仿,应该是以劝善为主)。妹妹一看,神像也没了,也信不成了,就随姐姐学大法。学大法不到一个月,身体完全康复。

车轮下生还

我大娘的许多亲戚都学了大法。她的一个亲家,六十多岁,领着一帮人在儿子的砖厂里干活。

那一年夏季的一天,刚吃过午饭,他光着上身,穿了一条胖大的短裤,领着工人来到一个大土堆旁。土堆旁停着一辆四轮拖拉机,拖拉机已经发动,上面坐着一个小伙子。他站在了拖拉机前面,招呼上面的小伙子:“你把拖拉机往前提一下。”“我不会。”小伙子回答着准备下来。“哎,你这孩子,咱村哪有不会开车的?你往前提一下,准备开工。”小伙子无奈,小心翼翼地挂档,加大油门,松开离合器。

拖拉机“腾”地一下窜了出去。一下把老汉撞倒在地,前后车轮从他的裆部、腹部、左胸部、肩部辗过。他的儿女一看父亲被轧,大喊:“撞人了,停车,停车!”小伙子慌乱中又挂了倒档,拖拉机又顺原路返回。老汉被轧了两次,当时就人事不省。

他的几个孩子看到这个情况,急忙把父亲抬上板车,飞也似的往公路上跑去。刚跑出一百来米,父亲从车上坐了起来问,“干啥去啊?”“你刚才被车辗着了。”“没事、没事。我学大法了,没有事的。”儿子们硬把父亲拉到医院,经过检查,真的没事。

大法对世人的慈悲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大法蒙受了不白之冤;大法师父受到坏人的诽谤;大法弟子遭到空前的磨难;世人受到了巨大的愚弄,对大法产生了很大的误解。在大法弟子说明真相的过程中,很多明白真相的世人得到了大法的慈悲,对大法非常的感恩,大法真相迅速流传。下面是两个明白真相得到福报的真实事例。

有一次我在出差回来的路上,一上公交车,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太太因为晕车正在呕吐,她身旁的座位没人,我就和她坐在一块。“老太太,看你晕车挺难受的。我告诉一个法子,如果你能相信的话,就能够得福报,晕车可能就好了。”“好,你说吧。”我就把大法的真相告诉了她,最后告诉她:“诚心念颂‘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行。”她就趴在座椅靠背上,默默地开始念颂。

大约过了五分钟,她异常兴奋地大声说:“你说的真管用,法轮大法太好了!我不晕了,浑身上下非常舒服。”这老太太原来烧香,她就说:“以后,我啥也不信了,我就信法轮大法了。”

有一次我回老家,听到邻家的女儿一直哭啼不止,哭的有些异样。我走到她家,看到她的母亲坐在旁边。“嫂子,你怎么让孩子这样哭啊,容易撞见啥(就是被附体的意思)。”她说:“就是这东西。原来已经有过一次了,怎么也治不好。”“这样吧,你在她耳边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她念了有两分钟,就开始好转,但她发出的声音里边明显地带有求治病的想法,心思不是用在念颂上。我给她纠正以后,又念了几分钟,就看到孩子紧闭的双眼用力地睁了几下,最后猛地睁开了。在场的其他人也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下午,嫂子急忙地跑到我家说:“你侄女又头痛了,又象犯病哩。”我说:“你让她自己念。”等有两分钟,我到她家,没见到孩子,就问:“孩子呢?”“跑玩去了,没事了。”

象这样的奇迹,说也说不完。几乎每个大法弟子,都经历了各种各样类似这样的神奇事。“法轮大法好”这句话,是我们发自心底的呼喊;是咱们保命保平安的“护身符”。希望各位读者能够早日明白大法真相,早日在大法中得到洪福。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