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得大法全家乐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六月五日】

1、喜得大法

我是一九九六腊月十四日喜得这万古不遇的法轮大法的,回想起当年得法情景历历在目,激动万分。

那是在九六年正月到娘家去,母亲的方桌上,放着一本大法经文,母亲让我看看,说这是法轮功的书。当时的我根本不知道是什么,就一口拒绝了。一直到腊月初一我去娘家,母亲说:“这本书我认识不了几个字,你念给我听吧,你教给我念吧。”一会这个字念什么,一会那个字念什么,我用眼一扫说给她那个字。可是就这一看就被吸引了,就是这“论语”越看越觉的很多想知道而又不得其解的问题明白了,这就是我要找的,回去一定找炼功点。

那时我腰疼,腿疼,经常伤风,为这腿疼到处求医问药,扎针,花了不少钱,都不见好转。这一天在扎针期间,我打听到了炼功点。医生起完针后,我马上就去了炼功点。到那里同修拿出炼功图,我一看还有站着的四套功法,我说:“我的腿不能站,功夫大了腿疼。”同修说:“不要紧的,来了,师父就给你调整身体。”听了这句话,激动的浑身一热,至今难忘。

一九九九年腊月十四日晚上,跟我邻居的一个人说了这事,她说:我也去。因为晚上我一个人不敢出门,所以我找了个伴。这天晚上同修教到十点多的动功,一直回到家的时候,才想起腿怎么也没疼呀!从那天起腿,腰,伤风,妇女病多种疾病全没了,并且一炼抱轮的动作,师父在小腹部位下的法轮就旋转,给我调整身体。

2、车祸后跟司机讲真相,司机激动不已

在二零零二年五月的一天,我骑自行车过马路,跟一个面包车相撞,当时把我撞得仰面朝天,后背好象碎了一样。可我心里明白,我是大法弟子,不要紧的,哪也坏不了,有师父在保护我,我也决不讹人家,一定要听师父的话。想站起来自己走,可是就是站不起来,司机说:“我拉你去医院检查一下吧!”我坚决不去,让司机把我拉起来,可就是走不了。

这时围了好多人,七嘴八舌的都在说:“让他送你上医院去”,可我有一定之规,不讹人家,不上医院,让司机把我送到家,把自行车放在车的后舱,我坐在司机的副座上,一路上司机说:“现在象你这样的好人太少了,我的心里真是过意不去,我的一个朋友也是司机,在半路上碰到一个倒在地上的人,喊救命,说是被车撞了,车跑了,我的朋友二话没说把那人扶上车送进医院,安排好后,我的朋友说你好好养着吧,我走了。”没想到那人说:“别让他走,就是他撞的我,要不他干嘛送我。”

我一路上跟他讲善恶有报的道理,到了街口,我让他停车,他非要送到我家,我坚决不让,我扶着自行车,慢慢走吧!司机说:“你这么好。我越觉过意不去。”我说:“你知道我为什么这么好吗?我是炼法轮功的,师父教我按‘真、善、忍’做人,××党不让炼,去年抓了我三次,可我还是觉的按‘真、善、忍’做个好人好。”

司机低头激动的说:告诉你的三个儿子,咱们就交个朋友吧,我是某某收费站的站长,我叫赵某某,我跟公安局的人都熟,有事找我,到那就说找赵站长就行了。我明白他想跟公安局说不要迫害法轮功,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

3、全家明真相 都支持大法学员

我们全家都支持大法,丈夫是退休工人,自己受益了,还愿意帮助师父救别人,所以每月拿出100元交给资料点做真相资料。

二零零九年三月一日,我到公安局附近去发正念,被公安局便衣非法抓进看守所。同修去家里看望我丈夫时,在这巨难压力下,他没有一点怨言,并拿出100元给同修做资料,同修感动的热泪盈眶。

我在看守所,给所长和能接触到的人讲真相。有一天我想:真相也讲了,真相信也交给他们了,还让邪恶天天锁在屋里干什么,师父教给的三件事怎么做,就这么等着邪恶发慈悲放人吗?不行,我得回去做师父交给我们的三件事,救人。

就这么一想,第二天早晨觉的头晕,呕吐,我马上明白是以“病业”的形式出去,同修们叫了所长,叫来了医生,所长很邪恶,暴跳如雷说:“一会检查你没病咱再说,我看你就是装的,想走,走不了。”我一点都不着急,就在心里默默的说:“你说了不算,我师父说了算。”

量血压时,医生说:“哎呀,到了顶了,高压二百二。”所长不甘心,又从屋里拿出一个血压计再量,可还是高压二百二,在大法面前,邪恶败了,所长的气焰没了,压低声音说:“你吃药吗?”我说:“不吃。” “你输液吗?”“不输,回家歇歇就好了。”所长没办法,只好让医生给我开治高压二百二的药,回家治疗。其实量血压时,我身体非常舒服,一点头晕的感觉也没有。就这样师父救我走出看守所,谢谢师父。

我们全家人都支持大法,三个儿媳妇都在帮着做真相资料,她们三个都有车,车上都挂着大法护身符,全家沐浴在大法中,非常幸福,全家配合的十分默契。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