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学员坚定修大法 正念排除干扰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六月五日】我是二零零九年十月份刚刚得法的新学员,近日在与同修的交流中,听到同修谈到这样一件事。

我们当地有一位老年同修是开着天目修的,但是这位同修胆子太小了,老是看见一些很可怕的事情,严重干扰着他的修炼,甚至发展到听到打印机工作的声音都吓得不行。已于零九年离开了人世。

听到这件事情后,我回想起我在这七个月的修炼过程中所遇到的一些事情,觉得那位老年同修不是因为胆子小造成的害怕,而是有另外空间的因素在严重干扰着他,才造成他的害怕。修炼是严肃的。

由于我们在生生世世几千年的轮回转世中,所欠下的各种魔难,此时都会来找我们。我们只要时时按照师父的要求做,时刻牢记自己是修炼法轮大法的弟子,我们都会突破这个关口的。

我在修炼的前三个月,遇到许多考验我对法坚定不坚定的情况,在师父法身的呵护和同修的帮助下,正念正行,一步一步走了过来。下面是我在修炼中碰到的一些情况,与各位同修探讨,不足之处请指正。

一、排除干扰 坚定信念

我的天目在没炼功以前,就一直有一个黑黑的圆东西。将两手放到桌子上面,额头贴着手臂趴着睡觉,就常常看到一些另外空间的景象。我始终认为人人都是如此,从来也没有当回事儿。

记得当年参加完高考,在家等分数的时候,有一天在睡梦中,来了一个穿着白色的袍子、胡子都到了胸前的白胡子老头,告诉我说:孩子,你不用担心,你考上了,但是走不远。后来我果然考上了一所本地区的中等专科学校。这些年再也没有见过这位老头。

我修炼大法以后,感觉身边一直有三位师父的法身在呵护着。一位师父的法身很年轻,大约在二十五岁左右的模样,穿一身绛紫色的袈裟,右手立掌站着,从不发脾气,就象一个大哥哥一样。一位师父的法身就象我们在电视上面看到的那样,穿着黄色的炼功服,面色祥和,两手结印坐着。一位师父的法身穿着鹅黄色的衣服,身后站着许多护卫,有时有人给打着扇子,有时没有打扇子的,始终表情严肃的坐在一把大大的太师椅子上面。师父的三个法身一般都是单独出现。

在我刚开始修炼不长时间,前面说的白胡子老头在我一炼功的时候,就出现在我的面前,也不说话,只是静静的笑眯眯的看着我。

大约一个月左右,有一天我在炼抱轮的时候,白胡子老头又和一个象是阿弥陀佛的人,一起出现在我的面前,笑眯眯的让我跟他去修炼,我不跟他去,他就冲我发脾气,意思是我是他的人,如果不跟他去,他就要打我。我很大声的对他说:我不修炼这些年,怎么从来没有看到你管我,今天我刚刚找到师父要开始修炼了,你就跑来要我跟你去修。告诉你,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我有师父,我不会跟你去修。

刚说完这些话,我就看到很年轻的师父法身来到他们面前,在空中和他们交谈,意思是小孩子不懂事,让他们别见怪。那老头显得有点不好意思,笑呵呵的对师父说,这小子还挺坚定的。说完以后,他就和阿弥陀佛一起走了,再也没有出现过。

二、遇到可怕事情时,一定要牢记自己是修法轮大法的

在我开始修炼不长时间,具体的时间记不清了,有一天在炼第二套功“头顶抱轮”时,我突然发现外面窗玻璃上面趴了两个很可怕的东西,身子看不清,只看到爪子很锋利,脸的模样很怪异,很凶猛的在那儿砸玻璃想要進来的模样。

在那一瞬间,我感到十分害怕,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一种很无助的感觉笼罩全身。正在吓得胆战心惊时,猛然间想起: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我有师父法身保护,我的师父是李洪志大师。

这一念头刚一出现,就觉得那种笼罩全身的无助感觉瞬间消失,睁开眼睛外面窗户上面什么也没有。

有一段时间炼功时,眼前一直在晃动着各种人物的形像,就象在翻看一些黑白照片一样,但是这些照片都是没有相纸的那种立体影像。内容也是不连贯的、杂乱无章的,都是一些静止画面。

有这么一幅图象画面中出现一个男人的黑白正面近景半身像,穿着棉衣,留着一种老式的分头,显得很文静的样子,就那样静静的站在我面前,什么也不说。(在这里补充一点,我在另外空间的交流,完全是没有语言的,只是一种信息交流,就象自然地反映在头脑中一样。)

我炼静功他出现,炼动功他也出现,稍一不留神,他就静静的站在我面前,接连几天都是这种情况,我也没有办法给他发脾气。我把这个情况告诉了一九九六年得法的妻子,她说师父在讲法中提过“善解”的方法,让我试一试行不行。由于我学法不深,一知半解,我也不知道到底应该如何善解。

有一天也是炼第二套功法的“腹前抱轮”时,他又出现在我的面前。我就对他说:这位兄弟,我也不知道我们两个是什么关系,你这么老跟着我也不是个事,也严重干扰了我修炼。你看这样行不行,我将来修成了,你就到我的世界里去做个众生吧。

我说完后,他马上快速的隐去,从此以后再也没有出现过。

还有一件事情现在想来也挺有意思的。有一天我在炼功时,眼前照旧翻腾着各种没有丝毫联系的画面。突然面前出现一条车水马龙的大马路,各种各样的车辆“嗖嗖”的行驶着。猛然间在马路的中间出现一个人,上身穿着一件皱皱的、灰色稍微带点蓝杠的破烂西服,下身穿一条草绿色军裤,脚下是一双没有鞋带的破烂鞋子,在那儿拦车,意思是要人载他一程。

我刚想这样太危险了,他就转过身,正面对着我。哎呀,这人的形像也有点太难看了。他嘴里的牙是一个一个摞起来长的,每个牙缝里都是一层厚厚的约有三毫米厚度的黄色牙垢,挺吓人的,冲着我笑,把我吓得够呛。我呵斥他,赶他,他也不走,他也不说话。连着几天都是这个情况,严重干扰了我炼功。

我最后想试一试“善解”的方法行不行。我就对他说:你老吓唬我、跟着我也没用,你该哪呆着你到哪里呆着去,等我修成了,你到我那里去吧。

这一念刚发出,他转身就走没影了。在那一段时间,前后约有半个月的时间,天天都是这些事情,我始终坚定自己是修法轮大法的,我有师父法身保护的信念,最后都平安度过,过了这一段时间以后,这些事情再也没有出现过。

三、坚信师父与大法 紧随师父心不动

有一天我在炼静功时两手结印,感觉大约有十多分钟的时候。就觉得自己在慢慢长高,一直长到云层的上面,心里有一种隐隐约约的期待,这云彩上面都有什么呀?我就在那里向四周看。

看到云层上面就象在飞机上面看云海一样,也是波涛起伏的样子。心里觉得这也没什么呀?正想着呢,就看到远处慢慢飘过来一朵有点花白色的云团,云团上面有一个穿着金黄色袈裟的和尚,两手伏在前面,像是顶礼膜拜的样子。一会儿又过来一朵云团,上面也是一个穿着金黄色袈裟的和尚,两手结印的坐着。慢慢的过来的云团越来越多,每个上面都有一个和尚,都是顶礼膜拜的样子。我的心里一阵激动,自己觉得要见到高人了一样。

向远处一看,一尊十分高大的大佛,穿着鹅黄色的袈裟,右手立掌,前面伏了能有二十几个穿金黄色袈裟的和尚,正浩浩荡荡的向我走来。那气势相当的震撼,慢慢到了他的眼前,就觉得自己太渺小了,我还没有他的脚面高。我不由自主的就要向他双手合十拜去。我刚要拜他,心里猛然一动,我还没有看看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佛呢,我就随便去拜了,不行,我得看看去。

我悄悄的将他的袈裟掀起了一角,看到里面是空的,下面像是瓷的一样。我马上自己在心里说,我是修法轮大法的,我的师父是李洪志大师,我不能拜你。他马上冲我一瞪眼,哼了一声。我就感到浑身一点力气也没有的样子,就觉得我在他面前,连个蚂蚁都不如的感觉。

正在这危急关头,面色祥和的师父上来了,和他说了几句话,他很气愤的哼了一声,就又带着他的和尚队伍浩浩荡荡的向远处飘去。师父带着我回来了。

有一段时间,我炼静功时,始终觉得自己就象坐在一个深井里一样。在上面井口的位置就象在一个大厅里一样,里面站满了人。有一个穿的衣服就象以前搞运动时,孔子所穿的蟒袍一样,大肚子腆着在井边站着,一连几天都是这样。我和妻子说:这是一些什么人,一天到晚什么事情也不干,就那么站着。我妻子说:那是你世界的众生,他们的头等大事就是等你这个王回去,你不回去,他们能干什么?我也没有当回事,你爱站就站着吧。

那一段时间,我也觉得自己在慢慢地向井口升去。一天,快接近井口时,耳边就听到上面很急切的声音,“上来啦,上来啦。”当我的脑袋伸出井口以后,整个大厅里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他们全都整齐划一的鼓着掌,啪-啪-啪,啪-啪-啪的响成一片。

当我整个身体都上来以后,我发现我穿着棕色的袈裟,剃着光头。他们将我迎到主位上坐下后,整个大厅所有的人全都跪在我的面前,我对他们说:我现在刚刚开始修炼,我终于找到了我要找的东西啦,没有问题啦,你们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不要都跟着我。

我当时出定以后,泪流满面。

就是四个多月后的今天,当我打出上面这段文字时,我仍然是热泪盈眶,不由自主的哭泣。对师父的感激之情是不能用语言与文字来表达的。

就这样,我在师父法身的呵护和同修的帮助下,跌跌撞撞的修炼了三个月的时候,有一天早晨在打坐时,师父的三个法身同时出现在我面前,我对师父说:我修的不好。师父法身慈祥的说:还行,你小学已经毕业了,以后你将入中学修炼。

我出定以后对妻子说:我小学修炼阶段毕业了。从那以后,我在修炼中再也没有出现过可怕的事情来干扰我。

以上是我在修炼过程中所遇到的几个情况,由于自己水平有限,许多情况没有完整表达出来,希望师父和各位同修谅解。

我用师父在《转法轮》中的一段讲法与各位同修共勉:

“低层次修炼心不动,很难做到。老师什么样你可能看的不清楚。突然间有那么一天,你看到来了一个又高又大的大神仙。这个大神仙夸你两句,然后教你点什么东西,你也要了,那你的功就乱了套了。你心里一高兴,认他当师父了,跟他学去了,可他也是不得正果的,在那个空间就可变大缩小。这展现在你的面前,你看见这个大神仙,真激动!欢喜心一起,你还不去跟他学吗?修炼的人把握不住自己就很难度化,就容易毁了自己。”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