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省法制教育中心”的违法犯罪事实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六月六日】二零零九年九月,在位于武汉市南湖之滨的“湖北省法制教育中心”里,发生了一件恐怖的事情:四个警察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过程中,卸掉了学员的下巴。目击者路有根后来回忆说:只听得“咔嚓”一响,被折磨的法轮功学员的下巴就被卸下了,整个下脸颊、嘴巴都耷拉下来了。恶警再强行灌食时,那位学员一点反应都没有了,就象死去了一样。

类似的暴行在“湖北省法制教育中心”里不断的上演着。“湖北省法制教育中心”,人们通常叫它“湖北省洗脑班”,是中共迫害湖北省法轮功学员的一个重要基地,自二零零二年二月以来,这个黑窝曾经非法关押过法轮功学员1100人次之多。众多无辜的法轮功学员在此地受到隔离、监控、蒙骗、逼迫、侮辱、恐吓、毒打等残酷的肉体折磨和精神虐杀。

立体化迫害模式

在湖北省洗脑班,恶人们已经形成了一套所谓的“立体化”的迫害方式:即在全封闭的监狱式的邪恶环境里,采用“干部”、“陪教”、“帮教”和“警察”四位一体的模式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精神折磨与肉体摧残。“干部”一般来自“610”系统或监狱,“陪教”一般来自社会或监狱,“帮教”是遭高压和被挟持的原法轮功学员,扮演着犹大的角色,“保安”则是从各警官学校招聘来的临时工。在洗脑班里,“帮教”被称为“老师”。如果说恶党精神迫害法轮功学员是演妖戏的话,那么陪教和犹大首先登场,再由干部和恶警出场,他们互相配合,一起迫害法轮功学员。

洗脑班恶干部主要有张幸福、刘勇军、江成方等人;恶警主要是书记姜某、主任龚某、何伟、刘成等人;帮教主要是:刘立安(黄石人)、丁星樵夫妻(云梦人)、季同利(十堰人)、戴建春(黄石人)、李青霞(荆门人)、郭云(浠水人)、尹双平(天门人 )等人。

暴力迫害

“湖北省洗脑班”可以不经任何法律程序,非法绑架全省各地法轮功修炼者,其中还包括刑满释放的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抓捕的法轮功修炼者在这个中共私设的监狱里,被监禁于钢条、铁网封闭的房间内,由几人轮班看管,从早上7点多到晚间10点或更晚被逼迫“转化”,期间禁止出室半步。手表被没收,手机信号被屏蔽,夜间睡觉不许关灯,被剥夺人身自由、通信权利。洗脑班拒绝家属探望,剥夺亲属探视权。

湖北省洗脑班经常这样虐待法轮功学员:抓学员的头发、摇身体、打头、撞墙、掐脖子、踢脚、踩脚,用器物打学员,任意谩骂,不准学员说话、不准学员睡觉、不准学员上厕所、罚站,甚至故意不让学员吃饭,然后说学员要绝食,让学员身体虚弱到极限,然后再以“维持学员生命”为由对学员进行迫害性强行灌食。其中有一个中年女法轮功学员不配合洗脑,被他们带到一间屋子里一顿折磨,痛的那位女法轮功学员一声声惨叫不止。

除了上文提到的卸掉法轮功学员下巴的典型案例之外,湖北省洗脑班2002年开班之始就不断传出该洗脑班滥施暴力的报道。2003年11月一位67岁的老年法轮功学员遭到毒打,造成身体多处内伤,生活不能自理。另一位老人被围攻及殴打,致使不能起床。2007年8月麻城戴从礼被罚站35天,被“管教”龚建打落门牙,并遭开水、烟头烫等酷刑,致使记忆衰退、头发全白……

精神虐杀

湖北省洗脑班每日例会制定各种“心理战”方案,各种手段无所不用其极,其中最主要的流氓手段就是利用一批被洗脑的“帮教”来实施转化工作。这些帮教,依照中共意图,时而围住法轮功学员,编造谎言对法轮功书籍逐字逐句反向歪曲、篡改本意,时而不间断播放歪曲事实的谎言,时而聘请武汉高校所谓“专家”来此宣讲拥护中共的陈词滥调,时而设计安排几个受过洗脑的人物表演“回访剧”,哭诉感谢洗脑班“春风化雨”。当这些招数不灵了,他们就开始嘲笑学员抵制迫害的正义行为、侮辱修炼人人格,撕下伪装以判重刑、劳教相威胁。

对于善良单纯的修炼人来讲,这种哄骗诱迫无异于一把软刀子,在精神上的伤害也是巨大的。2002年,华中师范大学中文系教工王浩云在长达1个多月的精神和肉体的折磨下,疲惫至极,被逼到了生命承受的极限,精神崩溃,从洗脑班出来后不久即离开人世。

从以上事实我们可以清楚的看到,“湖北省法制教育中心”是中共迫害法轮功的一个不折不扣的黑窝,是中共整人史在21世纪的延续。一旦中共依靠暴力和谎言支撑的一切土崩瓦解时,中共及其洗脑组织必将受到正义的惩处。

我们正告那些参与洗脑班恶行的人员,不要为了眼前而失去未来,被历史的大潮卷入无可挽回的可悲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