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佳木斯市李云霞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六月七日】(明慧通讯员黑龙江报导)黑龙江省佳木斯市李云霞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功的,因修炼而获身心健康,却因为法轮功说句真心话,而长年遭受中共当局的非法抓捕、关押、搜家和骚扰,不得不流离失所,家人也因为我所遭受的迫害在精神痛苦中煎熬着。

李云霞在修炼前有严重的胃病,身体非常虚弱,被病痛折磨得非常痛苦,修炼法轮功后,只有几天时间,多年的严重胃病不翼而飞了。她感到法轮功太好了,太神奇了,内心充满了对师父的无限感激。

在中共邪党集团迫害法轮功后,李云霞与所有的法轮功学员一样,遭受了种种的迫害。下面是李云霞自述遭受的迫害:

为寻公道 上访被关押

因为学法轮功传播的太快太广,学炼的人太多,江泽民出于个人的妒嫉之心于一九九九年七月发动了史无前例的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污蔑我们师父,诽谤法轮功,还发出密令,对待法轮功学员要“名誉上搞臭,经济搞垮,肉体上消灭”。

很多法轮功学员决定逐级到政府部门上访,说明情况。但是政府不允许任何法轮功学员上访,不许人说话。二零零零年五月我决定到国家的最高政府部门上访,在北京天安门被警察绑架到天安门派出所,后又被劫持到佳木斯市驻京办事处非法关押三天。在驻京办事处我身上所有的钱都被搜去,我们共有七、八名男女法轮功学员被关在一间屋内,屋内只有一张单人床,一把椅子,晚上睡觉还有挤在地上的,即使这样的条件,我们还被逼迫交每天六十元的住宿费。后来佳木斯市的几名法轮功学员被几名警察和居委会主任曹凤云非法押回佳木斯市,警察还威胁说要给我们戴手铐。从北京到达佳木斯后把我们非法押到佳木斯市永红分局,永红分局警察马迪对我非法审问,并让我在拘留单上的“扰乱社会秩序”一栏上签字,我被非法关押在佳木斯市看守所拘留十五天。

在佳木斯市看守所拘留期间,我绝食抗议对我的关押迫害。家人来看我,我向家人们揭露我在这里遭受的迫害,告诉他们我正在绝食反迫害。在我回监号的途中,一名不知姓名的恶警(身高一米八十左右,白脸)命令我象犯人一样抱头蹲下,我拒绝了,恶警就对我拳打脚踢,回到监舍后我看到自己身上有很多处被打的瘀青。在绝食期间,恶警就指使三四个犯人按着我强行对我插管灌食,当时我的血压已经测不出来了,他们又强行给我注射了不明药物。回到监号后,我开始高烧,全身疼痛,痛苦不堪。在师父的呵护下,拘留所非法关押我十二天后,无条件放我回家。

被迫按手印 流离失所

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日晚上七点左右,我正在自家的食杂店中,突然闯进七、八个不明身份的人,问我谁是李云霞,并问我炼不炼法轮功。我说炼,他们就拿出了一张卡片,晃了一下,说是搜查证,我还没有看清,他们就开始抄家,强行抢走了一本《转法轮》和一张师父法像。

当他们强行拽我走时,我十三岁的女儿挡住他们说,不许对我妈那样,让我妈进屋,穿上外衣!过了几分钟,他们看我没出来,破门而入,不管我当时还没有穿外衣、外裤和鞋,四个人强行把我拖走,扔到了警车上,把我拉到了佳市长虹派出所。

在派出所里,派出所的警察逼迫我写不炼功的保证书,并威胁我说,要将我铐在铁椅子上,在手上钉千子。这些警察中有一个被叫作曹科长的,其它警察的名字我都不知道。后来他们强行拉我在家人替写的保证书上按了手印,才让我回家。

因为恶徒还经常到我家骚扰,搞得家里的人都不得安宁。无奈之下,我和丈夫被迫流离失所。

邪党的迫害使家人承受痛苦

这些年我多次被迫害的经历,使我的家人在精神上都承受了巨大的痛苦,婆家的人由于不堪承受邪恶对我家的多次迫害,几次逼我丈夫离婚。我和丈夫原本都有稳定的收入,被迫害后,我们不得不放弃工作,到很远的地方去打工。

我的女儿亲历了恶警绑架我的过程,幼小的心灵受到很大的伤害,惊吓和担心造成孩子不敢提起以前的事情。女儿原来学习成绩很好,是班级的三好学生,孩子到外地后,无法安心学习,只好辍学。

丈夫在长期恐慌和惊吓的心态下患了忧郁症,在北京天坛医院诊断为狂想性精神病,疾病把他折磨得痛苦不堪。因为丈夫相信大法好,明白我们家的遭遇都是中共的邪恶本性造成的,他的身体也向好的方面发展了,是大法给了他第二次生命。

* * *

李云霞所遭受的迫害,在广大的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中只是冰山一角。自一九九九年迫害开始,法轮功学员冒着生命危险、坚持不懈的告诉老百姓迫害法轮功的真相,就是不愿看到不明真相的人们将来后悔莫及,如今,已有越来越多的大陆民众看清了中共的真实面目,在滚滚退党大潮中选择了唾弃它,不与它为伍,也为自己的生命选择了美好的未来。真心的希望人们都能够明白真相,做出好的选择,给自己的生命选择美好的未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