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见证:法轮大法好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六月八日】今年5月13日,是法轮功公开传功十八周年纪念。回忆既往,有很多话想说。我是十四年前得法的老年学员,亲眼见证了大法的弘传、美好与神奇。

见证了大法弘传

我是在1996年5月初,为健身目的走入大法修炼。当时我在的某大学校园炼功点有20多人在炼。后来由于人员迅速增加,几经分合,到过公园、沿河空地等地炼功。开始入门,先一口气看完了宝书《转法轮》,为其博大精深的法理和先行炼功者明显的健身效果所吸引而走入修炼。在炼功点由辅导员义务教功,集体看李洪志大师讲法录像。

当时一般都是在早晨4点到达炼功点,有先去的学员将大法横幅挂起来,各人拿个坐垫席地而坐,跟着炼功音乐炼一个半小时的静功(因人而异,不强求一律),然后炼一小时动功。再学半小时法:或听老师讲法录音,或学新经文,或读《转法轮》,有时间就切磋议论。一般7点结束,不影响上班。有不上班的人可自愿留下学法。期间,有辅导员或动作比较规范的学员,轮流负责纠正动作或义务教授新学员炼功。当时一周或两周要组织一次到一个更大的广场集体炼功,学员大约有500多人,场面宏大,一片祥和。

法轮大法把学法修心性放在第一位,强调集体学法,所以陆续成立了学法小组,我住处周围的几个同修也在1997年初成立了学法小组。开始只有八个人,后来发展到十四、五人。其中中共邪党成员占了一半,还有四个现任或退休党支部书记。学法主要是轮流读《转法轮》,有新经文下来学新经文,然后大家交流讨论,谈学习心得体会。多数是根据大法“向内找”的法理,谈自己如何逐步看淡名利情,做事先考虑别人,按“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

如一位年近六十岁的老年学员,在马路上被一辆疾驶的大型带人摩托车撞倒在地,腿流血了,裤子扯了,驾车的男青年和他带的女青年下来,将老者扶起来,说要去医院给看伤,学员是学大法的,想到他们也不是故意撞人的,就说“没事儿,你们走吧,以后注意点”。那两人一定要给钱,学员硬是没要,拍拍土,擦擦血,一瘸一拐的回了家。

有一位理发的中年女学员,和一个人做生意,对方欠她5万元长期不还,还找理由想赖帐,同修本想与他诉诸公堂,但想到要“善”要“忍”,想到对方经济上也确有些困难,也就没再追究。

还有一位学员,与一家工厂订了共同开发其专有技术的合同,基本模式是利润分成,合同签订时就将技术资料交给了对方,但工厂采取拖延战术,迟迟不试制。同修看到该厂继任领导缺乏积极性也确有些客观原因,也就不再追究对方违约责任,连欠两千多元的现场服务费(工资)也给厂方免了。

还有一位曾是同一炼功点的中年女学员,父亲是“老革命”,当时有一套百十平米的大房子,老人已八十多岁,母亲早逝,平时多是她照顾父亲,她家三口住的是一套30多平米的小房,而她有钱的哥哥和做生意的妹妹,住的都比她的房子大,当父亲召集他们三人征求以后房子处理意见时,该学员主动提出放弃继承父亲遗产,由她的哥妹去处理。这样的例子很多。

当然在学法中也有不少学员谈到修炼后身体健康出现的奇迹。一位平时患有心脏病等多种疾病的中年女学员,学法炼功后不久,各种疾病不治而愈。一位老年学员得了面瘫,嘴歪眼斜,他相信大法,认为这不是病而是消业。经过一个多月,嘴和眼终于正过来了。小组一位下肢瘫痪的青年残疾人,学法炼功不久居然奇迹般的站起来能走了,他见人就说“法轮大法好”。

以上举的只是我们小组学法交流时谈到的几个比较典型的例子,若把范围稍微扩大点那例子就更多了。有一点要说明的,我们当时根据大法的要求,只谈心性提高,不谈国事,不议政治。我们当时是每周两次晚上集体学法,每次两个小时。每隔一段时间还参加大片的法会,也参加过纪念师父传法的全市法会和到当天能回来的邻近城市法会。每次法会,学员们修炼提高的感人事迹让我们受益匪浅。如有一位女学员,修炼前身患八种疾病,被单位列为“死亡三号”,但学法炼功不久,各种疾病不翼而飞,得到了无病一身轻的奇效。这样的例子真是举不胜举。

由于法轮大法显著的祛病健身效果:许多修炼者通过修炼使身上所患绝症如癌症、白血病等医院没法治疗的疾病,在短期内痊愈;瘫痪病人站起来了,罗锅的腰直起来了,盲人复明了,聋人听见了,心脏病好了。据1998年由医学专家组成的调查小组对广东省广州、佛山、中山等市12553名法轮功学员的抽样调查结果,通过2个月至3年不同时间修炼后,患病学员的疾病痊愈和基本康复率达77.5%,加上好转率20.4%,总有效率达97.9%,按12年前的价格计算,平均每人每年节约医药费1700多元,仅这一部份学员每年就节约了1265万元。北京、大连、郑州、合肥、长春,许多城市也都作过类似的调查,疾病痊愈率一般都在80%左右,这是任何一种功法与医疗所望尘莫及的。同时由于法轮功学员,按照“真、善、忍”最高佛法及“无私无我,先人后我”的心性标准严格要求自己,遇到矛盾“向内找”,去执著,修心性。很多学员工作上兢兢业业,生活上无欲无望,利益上不争,荣誉上不求,以善为本,真诚待人,严守法纪,无私奉献。在单位埋头苦干,是模范工作者;在家庭孝义仁悌,是好丈夫好妻子好子女好父母,在学校是好学生。大法学员不喝酒,不抽烟,不涉黄,“打不还手,罵不还口”,恪守道德情操,处处为他人着想,因此得到了社会的一致好评。

许多报刊媒体纷纷正面报导:据不完全统计,仅在1998年6月21日至8月28日,短短两个月时间内,就有6月21日广东电视卫星台,7月10日中国经济时报,7月10日淮北日报,8月11日北京日报,8月20日沈阳电视台,8月26日辽宁有线一台,8月××日上海电视台,8月28日中国青年报等,8家媒体对法轮功作了正面报导和宣传;此前,1998年5月29日,中央电视台体育新闻播放了国家体育总局局长伍绍祖到长春观看几千名法轮功学员集体炼功的场景及记者的随机采访。

以上媒体均肯定了法轮功在祛病健身和净化人心方面的奇特功效,对社会稳定,道德提升,净化心灵,精神文明建设起到了积极的巨大作用。全国城乡许多人纷纷加入大法修炼行列。我所在的炼功点和所在的城市也一样。

在我炼功一个月参加全市法会时,有4000多人参加,但时隔三年,到1999年5月,全市分两处组织大型炼功活动,已有两万几千人参加,连同在家炼的同修,估计全市有3万人左右炼法轮功,比三年前增加了六七倍,佔到全市人口的2.5%左右。遗憾的是,这样好的功法,却在此后不久,遭到非法镇压,给国家和民族带来了巨大灾难,真是可悲可叹。

见证大法的美好与神奇

我在修炼法轮功前,因身体不好,特别是年轻时得的乙型肝炎时好时坏,曾数次住院治疗,都不除根。为健身先后练过这拳那功的,一练就是少则四、五年,多则一、二十年,虽然也有好处,但效果都不是很明显。

在我学炼法轮功一个月后,困扰我三十多年的慢性肝炎即已痊愈,一改以往面黄肌瘦的病态,体重增加了十五六斤,胖瘦适中,面色白里透红,精力充沛。后来有时也有过类似其它病症的不适感觉,但我知道这是在消业而不是病,相信很快会好。

有一年夏天我在街上被大雨浇了,晚饭后高烧39度,我相信我是大法修炼者,这是消业,到后半夜准能恢复正常,果然过了十二点,体温降到了37度以下;还有一年夏天我到外地出差,中午在招待所的床上打坐炼功,突然觉得鼻血在往下流,我立即想:我是大法学员,老师决不会让血流到床上,果然血立即在上嘴唇上停住了,凝固了,直到打坐两小时后也没有流下来。前几年血压有时波动,但我没怎么放在心上,只是在饮食上注意了一些,坚持炼功,过了一段时间就恢复正常了。自我炼功十四年来,没有报销过一分钱医药费,在我们单位可能是没有的。经过修炼,我的心性也有提高。有一次,去银行取款,结果发现多给了我一千元,我想炼功人不能占便宜,便立即退还了,他们说现在这样的人太少了。当然,我炼功后还看到过另外空间的一些美好景象,听到过天上美好的音乐,这都增强我炼功的信心。

有一年还发生了这样一件事儿。一个严冬的夜间三点钟,我老伴上厕所摔倒了,陷入昏迷。老伴炼功前就曾因心肌缺血摔倒过,大病一场,差点去世。我赶忙叫了120送到了一家大医院抢救,折腾了一天,各种检查包括脑部CT拍片,最后说无大碍,不用住院,花了3000多元回来了。结果一直吃饭很少,头痛头晕,不能下床,整天由我护理。输了两次液也不顶用。由于头痛得受不了,就又到一家二级医院去看。重作脑部CT,医生说今天的片子与前时片子不同,脑干部份有占位,需进一步检查,后经一位高级脑科专家看片子,也说有佔位,最好作磁共振进一步确诊。

当时我和孩子们都有些紧张,怕长了脑瘤之类的坏东西。将作磁共振时,我想到:过去有些学员,就是把握不住自己去了医院,结果越查病越多越大,由小病变成大病,甚至最后被夺去生命,老伴的“病”开始说没问题,现在有了问题,如果不用正念制止这种趋势,后果将不堪设想。于是当其进入共振室后,我连续为其发正念,在心中反复说:某某某(老伴的名字),虽然修炼不够精進,但毕竟也是大法弟子,她还有许多救人的事儿要做,决不允许旧势力让其病倒,更不允许夺去其生命。请师尊加持,彻底否定旧势力和邪恶的安排,彻底清除其脑干业力,清除其病灶,让其不留任何痕迹,以证实大法的美好与威力,谢谢师父,谢谢大法!

我这样反复发正念,直到老伴做完出来。当时天很冷,老伴喝了一碗汤,吃了一碗米饭,比平时多吃了许多。结果出来后,大夫说:“没事儿,脑干部份没有占位,只有小血管一点点渗血,会慢慢吸收,不用住院”。又拿着片子请那位权威专家再看看,结果也说“没事儿,和CT片子有明显不同。只有少许渗血,不用住院和吃药,回去静养一些日子就好了。”

回来后,老伴也没有感冒,吃饭增加了,头也不那么痛那么晕了,过了一段时间就好了。通过这件事儿,这再次感受到了大法的神奇和威力。

还有我认识一对老年夫妇,也是修炼法轮功的,他们虽然经济也比较拮据,但还经常关心救助一位家境十分困难的白血病人。不时的给点零花钱和药品,更主要的是他们告诉病人:经常诚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病就会好转和痊愈,还给了病人一张大法护身符。结果病人照他们说的作了,经常念“法轮大法好”,配合适当治疗,结果病情日益好转,与其一起生病的人,不少已去世了,但该病人却经过了五年的努力,病情基本痊愈,并且上班工作了。

以上都是我亲历亲见的事实,只是为了安全,隐去了当事人的姓名和单位。我想不要多久,我和当事人就会进一步告诉诸位更加具体生动的事例。

全中国和全世界,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