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第二届法轮大法书画摄影作品展”使我走入修炼(图)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一日】一九九七年的五月,我有幸参加了在长春南岭体育场举办的纪念李洪志老师传功讲法五周年的《长春第二届法轮大法书画摄影作品展》,当天下着毛毛细雨,同修带我来到南岭体育场,刚到展厅门口,就有一种清新宜人的感觉,迎面是一个很大的展板—正面是一幅巨大的李洪志师父穿袈裟的画像,一侧是写有“真善忍”的法轮图形,展厅门口摆放了很多鲜花和花篮。

高精度图片
一九九七年五月,李洪志师父传功讲法五周年之际,长春法轮功学员成功举办了第二届法轮大法书画摄影作品展。

高精度图片
长春第二届法轮大法书画摄影作品展工作人员合影

我好奇的打量着这里的一切:当时人很多,看样子很多人都是从外地赶来参观的,他们个个朴实无华,喜笑颜开,男女老少都有,很多人盘坐在展厅门口照相。

由于展品品类繁多,所以展厅显得有些拥挤,过道很窄,参观的人络绎不绝,但却秩序井然,没有嘈杂的喧嚣声,没有吵闹声,偶尔人们窃窃私语,悄声交谈,祥和的音乐在大厅里回荡。

这次展品丰富,有书法、国画,版画、硬笔书法、摄影图片,各种手工艺制品,展品真是无所不有,都非常精致。

高精度图片高精度图片
部份书画摄影作品

高精度图片高精度图片

高精度图片高精度图片

高精度图片高精度图片

高精度图片高精度图片

高精度图片高精度图片

高精度图片高精度图片

对艺术我是一窍不通,但却非常尊重艺术,尊重搞艺术的人,打心眼儿里佩服书法家、画家和音乐家。初看这些作品,我震撼得瞠目结舌,我简直不敢相信,法轮功里有这么多的能人,有这么多高知层有修养的人,我高兴的不知说什么好,我贪婪的看哪,照啊(当时照了很多照片,可惜九九年“七•二零”迫害发生后基本都遗失了),欣赏着,印象最深刻的有几幅画,其中一幅画了一架通往天上的阶梯,很形象;虽然我不懂的如何欣赏画,但却觉的很神圣。

我挤在一幅最大的版画前,画面上雕刻了一艘大船,船上有炼功的,有学法的,形态各异,栩栩如生,他们都是佛或菩萨的形像,还有道士的形像。那些佛的头上都有一个圆圈,我荒唐的以为那是帽子,觉得真好看,而且自己也想拥有一顶那样的帽子,觉得很漂亮。很多的佛呀、菩萨手里捧着《转法轮》在看,神态各异的佛、道、神表现了一个很盛大的场面,画面意境殊胜,制作精良,装帧考究,让人回味无穷,至今历历在目。

当时展品多得数不胜数,我却只挑选自己喜欢的、感兴趣的展品看,其它的就记不太清了。象手工编织的、刺绣的各种法轮图啊、彩旗呀很多。我酷爱书法,喜欢书法,所以看得很认真,我感觉其中书法类的字画是参展作品中最多的一项,隶书、楷书、横版的、竖版的,有的写着“法轮大法好”;有的写着“真善忍”;每一幅画都那么好,从画的工艺到装裱制作都很完美,作者所要展现的内涵虽然我不懂,可作者们的心让我感动。看得出来,他们是用心做的,就是感觉好,怎么个好法我也形容不出来。还有用小楷书写的《论语》,过去我知道孔子的“论语”,可不知道法轮功里也有《论语》。我哪里知道孔子的“论语”是讲给人的,他只是教给人做人的道理。而大法中师父讲的《论语》是讲给修炼人的法理,是佛法啊!过去韩愈有“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的诗句,在这里我却意外的看到了用隶书书写的“功修有路心为径 大法无边苦做舟”,那时还没有看到师父的著作,莫名的用自己狭隘的思想把人的东西和师父的法作比较,看了半天我也没看懂什么意思。

还有一个让我更不明白的问题,就是很多书法作品的落款处注明“真修弟子”某某某,而有的写着“实修弟子”某某某,感觉很奇怪。我就问了带我参观的同修小宁,他似乎也没给我解释明白。这“真修弟子”和“实修弟子”有啥不同?难道还有假的吗?后来带着这个疑惑和不解,我走进了大法,走进了修炼。直到“七•二零”以后,我自己终于揭开了这个谜团,知道了真修的内涵,了悟了实修的意义,当然这是后话。

我们边走边看,深邃祥和的大法音乐仿佛把我带到了久远的史前,让人心旷神怡,感觉非常殊胜。

还有一幅工艺画,是用几种颜色的毛线搭配在一起,编织成的师父在《转法轮》首页的像,制作的非常精美,我感叹的叫绝。还有用花朵等材质编制的蓝皮《转法轮》书的塑像。还有很多的参展作品,因为当时只是兴奋、好奇,看热闹,没有意识到这些东西有多珍贵,应该好好珍藏,还有就是对自己喜欢的注意看,其他的还有很多却想不起来了,不过当时盛大的场面还是给我留下了美好的回忆,我愿将这美好的记忆永远封存在我的脑海里,成为永久的怀念!

这次珍贵的画展成就了我修炼的勇气,打破了我长期以来党文化灌输而形成的那种固有的观念——认为气功都是搞迷信,荒唐的讥讽人家,笑话人家。而恰恰是自己太愚蠢,才一次次错失机缘。之前在九四年就有人向我推荐过法轮功,而我被观念障碍着没当回事儿。

参观画展前,法轮功学员小宁把我带到他的出租屋里,让我看了师父的讲法录像,说实话,我根本记不住讲了什么,只是一个劲的困,困得实在不行,我就倒在沙发上睡一觉,醒了再看,饿了就在他那吃顿午饭,一连看了三天,才坚持把录像看完。这次画展,令我不得不反思自己:原来法轮功不是我想象的那样啊!多可怕的观念啊!看完画展的第二天,一大早找到炼功点,我照葫芦画瓢的跟着炼功队伍比划起来,后来有人把我领到一边,耐心细致的教我,我很认真的学了起来。

就这样,我带着很多的疑惑和不解懵懵懂懂的闯进了一个神奇世界。我哪里知道,从此真的改写了我的人生,我找到了人回天之路。这里象一泓清泉,能清洗人的灵魂,涤荡人的污浊;能让人超凡脱俗,脱胎换骨;这里真的是一片净土啊!

这次画展是我生命的转折点,从此,我庆幸自己走上了一条返本归真之路。

从九七年五月至今,我已经修炼了十三年,多年久治不愈的过敏性哮喘病也好了,性格由原来的暴躁、跋扈逐渐变得温柔祥和。在身名利益受到伤害时,按大法的要求约束自我,变得能够宽容、忍让,知道站在别人的角度考虑问题,这都得到亲朋的认可。捡到钱包,及时找寻失主归还,在房屋拆迁过程中因为挡光问题,整座楼几乎每家都得到补偿,从十几万到几千元不等,我按照修炼人的要求,明白了不失不得的道理,在开发商答应给八千元补偿的情况下,后来也没再追着开发商索要补偿金。是师父的教诲才使我懂得了本该如此做人。在大法遭到迫害的这些年里,我和其他大法弟子一样,几经魔难,期间走过弯路,在师尊的呵护下,从沮丧、颓废中爬起来,毅然告别了过去,从新修炼,闯过了道道难关!

九九年“七•二零”以后,我自己终于明白了何为真修?何为假修?也明白了那些画家们在画作中所要表达的内涵。魔难没有摧毁我的修炼意志,反而锻炼的越来越成熟。我现在几乎每天都在走街串巷,帮助有缘人明真相做三退,挽救那些被谎言迷惑了的可贵的中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