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大陆媒体讲真相的修炼过程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一日】前几天,看到“明慧网”揭露《南京日报》、《扬子晚报》在吹捧一些“六一零”头子,我找来《扬子晚报》一看,果然是的。我看了,知道这是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集聚在我们江苏南通了。我决定按照“明慧网”要求,向《南京日报》、《扬子晚报》等媒体讲清真相。

经过几天准备,我先是搜集了《扬子晚报》的电话和网址,打电话前一天晚上,一夜未睡好,准备怎么说。

第二天一大早,我先是拨通了025-96096的号码,很久没人接,估计时间尚早,人还没有上班。由于第一次给媒体的人讲真相,我略有些紧张,第一次没有人接,让我反而沉静。过了二十分钟,我冷静地拨通了那个号码,接电话的是一个女人声音,我很温和地问她:请问你是《扬子晚报》吗?她说:对啊,有什么可以帮你吗?我说:你们《扬子晚报》前一段时间以整个专版吹捧海安县“六一零”头子蒋龙生,你知道吗?那女的“啪”地把电话挂了。挂了电话,我暗自叹息,准备的一套说辞白白的浪费了。我决定中午再打。

中午第二次拨通了那个号码,有个人打着呵欠在问我:你是哪位?现在是中午休息时间。我说:你好,请问你是《扬子晚报》吗?我是你们忠实的读者。那人顿时振奋精神,问我:你有什么意见要反映吗?我说:你知道前几天有个专版讲海安县“六一零”主任蒋龙生的事情吗?他说:知道啊。他的事迹挺感人的,去年还登过的。我说:你了解他吗?他说:采访的人不是我,我也是从文章读到他的事迹的。我说:我了解蒋龙生,那些事迹全假的。他说:哦,那我向领导汇报一下,你能留下你的电话号码和姓名吗?突然之间,我眼前一黑,不由自主地放下了电话。

整个下午我都闷闷不乐,两次讲真相效果都不好,为什么呢?除了旧势力在这个地域正在聚集作恶之外,恐怕还得向内找。我感到我一是有怕心,冥冥之中有种胆怯的心理,觉得媒体的人能说会道,我不一定能讲得过他们,怕影响大法的形像,说到底,是我正念不足,主意识可能有胆怯的怕心,副意识就不强大,这是我对媒体讲真相的第一个“漏”。二是我还经验不足,从未对媒体讲过真相,没有站在媒体人的角度去思考问题,中午讲真相比早晨的效果好,那是因为我慢慢地跟对方在沟通,形成了交流的基础,使对方能够对我的话感兴趣,最后一句对白如果我正念强大,我肯定能讲好这次真相。

这天晚上,我认真读师父《洪吟》,读到“神佛世上走 邪恶心生愁”,豁然开朗,好象有一种强大的力量充斥着我的内心,我知道这可能是师父加持,我合十,暗暗下定决心:明天一定讲好这次真相。

第二天,我信心十足地起了床,九点十分,又拨通了那个号码。接电话的人是个男人的声音。我说:请问是《扬子晚报》吗?我是你们忠实的读者。那人说:你讲,什么事情。我说:前几天你们用专版吹捧海安县“六一零”头子蒋龙生的事情,我认为与事实不符。那些事迹全是假的。那人说:你为什么这样讲?我突然一点不害怕,堂堂正正地说:因为法轮大法是正法,任何迫害法轮大法的人都是恶人,蒋龙生迫害大法弟子,海安人都知道,这样的恶人,这样的歹徒,你们还要吹捧他,你们会得恶报的。请你们赶快停止这种行为。那个人惊呆了,很长时间没有声音,我乘胜追击,对他说:你如果要逃脱这种恶报,只有赶快“三退”。你叫什么名字,我们既然通了话,说明我们有缘,我帮你退了吧。那人迟疑了一下,说:我叫×××。我说:好,我记着帮你退呢。

这次讲真相,我知道是师父加持的结果。感谢师父,在我正念不足的时候鼓励我,推着我往前走。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