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法 同化法 助师正法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一日】作为一个从地狱里被师父捞上来的生命,我能够有幸得法,同化这宇宙大法,并能在正法时期助师正法,真的是无法用语言来表达师父的浩荡佛恩,唯有精進再精進,修好自己的同时救度更多的众生,才能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才不愧“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神圣称号。

一、今生就为得法而来

我从小就感觉自己是有来头的,好象是神仙下凡来救众生的,而且小时候天目能看到另外空间的景象,但很害怕,有时不敢睡觉,一睡下就進入了另外空间。我几岁时,有时一个人跑到一个很静的地方想:我好象是来救度这些众生的,我怎么救呢?请哪个大神仙教我方法吧。后来读书从小学到大学一直都比较顺利,渐渐的迷失在常人中了,天目也被封了。高考报的是外语,却被录取到政史专业,自己最不喜欢的专业,学的全是骗人的谎言,其实很多教授都说是谎言,考试走走过场,所以大学三年几乎没学到什么东西,我却一头扎進了艺术,这为后来得法奠定了基础,但还是被无神论的假理洗脑了,这也是现在这些年轻人的悲哀。

我感觉我这个人在得法前师父就在管我,副元神也管的很紧,每当我想干坏事的时候,总是阴差阳错的干不成,有时想法很坏,但真正面对时却表现的好,我自己都不知是怎么回事。我当常人时几乎就没干成过什么不好的事,没有意杀过动物,甚至连脏话都很少说,可脑子里却有很多不好的想法,特别是肮脏的色欲念头,这也是我得法和修炼过程中的最大的关。如果不是师父给了我们历史上最好的,把我管的那么紧,我可能早就在滚滚红尘中随着潮流堕落到了万劫不复的境地了,现在想来也是非常后怕啊。

我在当常人时喜欢探索,除了对艺术的执著外,对气功和神秘文化很感兴趣,这些从某种成度上也抵消了中共邪党的洗脑教育。我的艺术走到一定成度时就迷茫了,我知道该提升道德了,于是我开始大量的阅读传统文化,从四书、五经开始,感到了道德的升华,感到了传统文化的博大精深,后来投入了很多精力研究《易经》、性命预测等等,更是觉的这个人类和宇宙万物简直不可思议,一切都是有安排的。感慨人生苦短,于是我又想在宗教中得到答案:人生的目地和意义是什么?人从何而来又从何而去?我就开始读佛教经典,参禅打坐,虽然也感到了名利在看淡,色欲在减弱,内心更宁静,但还是没解决我的根本问题,在佛教中也没得到真正解脱。

正在非常苦闷时,我女朋友的一个贵州的远房亲戚因房屋纠纷借住在我女朋友家,放了一本《转法轮》在桌上就到乡下去了,我一看就觉的好,简直是醍醐灌顶,我的一切在宗教中不能悟透的全都在这本书中找到了答案,那种得法的喜悦无法言表,其实当时还不知道是气功书,我看完后赶快拿给女朋友看,她看完后也觉的好,说我们去找个地方学功吧,这功法太好了。就这样我们双双走入了修炼,那是我们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刻,永远都不会忘记的日子,一九九八年一月一日,我们何德何能,幸运的成了主佛的弟子。其实她当时正在练另一种功,她的悟性比我高,居然一看就知道是气功书,而我只觉的好,还不知道是炼功的书。虽然我一直对气功感兴趣,但一直没学过,很支持女朋友练功,也买了很多气功书,也不看,想着以后老了再练,我当时把气功定义成祛病健身的东西,从来都是不屑一顾,自从走近宗教后就有点对气功瞧不起的意思。师父慈悲,当时不让我知道是气功书,否则我可能就不会看了。好险啊,我差点因为自己的观念而失去修炼的机缘,得法后才知道“气功就是修炼”。我也非常痛心,现在很多宗教界人士就是因为抱着固有的观念不放而失去了这千载难逢的机缘。

二、在背法中同化法

我从得法的那天开始就知道法的珍贵,在学法上抓的很紧,因得法晚,害怕被落下,从得法半年后开始背法,虽然曾因畏难(因高中时得过神经衰弱病)中断过几次,但还是坚持下来了,体会到了背法的玄妙,而且记忆力也越来越超常,大概花了七八个月的时间才把《转法轮》背下来,从那以后我就一直坚持通背《转法轮》,无论是在被非法关押的日子里,还是在相对宽松的环境中,从没间断,对我这种思想业极重的人的修心断欲起到了很大的作用。我当常人时色欲心很重,可能那个时候师父就管我了,思想业力一直想在这方面犯错,但都被抑制住了。但思想业力不死心,特别是修炼后,简直疯狂了,越是要去掉它,它越是疯狂,早上一醒,脑子里全是肮脏的念头,晚上睡觉一躺下,脑子里就翻那些不好的念头,白天稍微好点,但一个人独处时也会乱想,甚至背法时一不注意就冒出来,想让我放弃背法,所以背法时一字一句的都要入心,不能搞形式,更不能完成任务似的。我就把心横下来,有空就背,因为人的大脑就是一个容器,装進去什么就是什么,如果不装法肯定就会被常人的七情六欲所占据,还怎么修啊?就这样,思想业力在背法中逐渐的解体,虽然现在把握不好时偶尔还会出现,但已经非常弱了,念一正就没了。我体会到了同化法的妙处,心性升华后内心的喜悦无法用语言表达。我也体会过背法状态好时,真的象神一样的状态,只有慈悲,人心荡然无存,真是正念十足,发正念的威力无比强大,讲真相效果也出奇的好,别人很容易被你强大的正念之场所制约,好象一字一句都打到别人的心里去了。

通过背法,名、利、情也逐渐的放下了。我得法前对艺术很执著,而搞艺术的人对名利情都看的很重,都想有所作为。我得法前在本地也小有名气,还有几个名师亲自指点,获得过国际、国内的很多等级奖,当我看《转法轮》那一刻起,我就面临着选择,知道法好,常人中的名利也很诱人。但是我知道我已经不可能离开法了,而搞艺术是要花很多时间和精力的,而且还要真情的投入,那时我处理不好这个关系,被名利干扰的很厉害,害怕被名利拖住了。我在不断的背法中升华上来了,一手抓着神不放一手抓着人不放怎么修啊?就干脆从形式上一刀两断,不再接触艺术,全身心的投入学法,把这些名利放下之后的轻松确实太美妙了,真的是大自在啊。工作之余的时间几乎全用在背法、洪法上,好象每天都感觉到境界在升华,每天都能够悟到法在新的境界中的内涵,那种包溶在法中的喜悦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但是由于那时毕竟学法不深,只为自己不被名利干扰,在欢喜心的强烈支配下,从形式上跟艺术一刀两断,不顾艺术界和周围人的感受,很多人不理解,造成了这些人中有的对大法产生误解,以为炼了法轮功就什么都不干了,给讲真相造成了一定的障碍。后来通过不断的学法,境界的升华,很好的摆正了这个关系,既没有名利的执著,又让他们觉的我不但没离开艺术,而且艺术水平还在不断的提高,其实也多花不了多少时间的,因为毕竟修炼人境界是高于常人的。这样一来,艺术界的朋友以及想得到我的作品的常人(包括很多政府官员、文化人士)都在明白真相后得救了。

三、助师正法了洪愿

(一)、在身边的环境中讲真相

我二零零一年从劳教所出来后,回到原来的学校任教。开始感到很茫然,因为真相资料很少,面对一大片空白,只是与同修配合做了一些事。后来通过学法,我悟到每个大法弟子的环境都不是偶然的,与我们接触的一切人可能都是有缘的,我们在常人中所学的一切都是为救度众生作准备的,于是我想到了自身的优势,接触的人多,向师生讲真相的条件很好。这一念一出,一切都安排的很好。全校十几个班几乎每一个班的课我都上过,学生们都明白了法轮功是被冤枉的,所有的炼功人都是好人,按“真、善、忍”的标准做就会有一个美好的未来,明白“善恶必报”的因果关系。结果把全校的精神面貌全带动起来了,学生的文明程度明显提高。同时,向领导和同事讲真相的效果也很好。有一次,邪恶之徒窜到学校,想利用领导在敏感日监控我,被领导义正词严的拒绝了,结果邪恶之徒灰溜溜的走了,这是领导过后亲自给我讲的。二零零四年教委通知各学校利用电脑课看诽谤大法的影片,我们一方面把这事上网,曝光邪恶,另一方面给教委和各个学校寄真相信。我找到我们校长讲真相,结果校长答应我们学校不组织学生看,校长的正义之举让学生免于被谎言毒害。《九评》发表后,我利用上课的机会,理智智慧的把全校的少先队都退出了邪党的组织。同事明白真相后,有得法的,有三退的,同事的正义感也越来越强,有的还写诗歌颂我们的真诚、善良和坚忍等。感谢师父的慈悲,这些生命有了得救的希望。

我和妻由于坚修大法被多次非法关押,几乎被迫害的一无所有,导致很多亲朋好友都怨恨大法,特别是我的父亲受中共的毒害很深,把我的大法书也烧了,还骂师父和大法,甚至还要赶我们走,严重干扰着我讲真相。有一次我给从远在北方回来的妹妹讲真相,他都反对说,甚至一提起大法他就冒火。我有时想,他是不是属于不可救的,专门来破坏法的,但我一有这种想法就马上否定,因为我悟到此时还有人身的都是为法而来的。自从他烧了书后就病不离身,直到脑血栓、半边瘫、骨癌,甚至后来生命垂危。在医生都给他判了死刑的情况下,我还是没放弃他,希望他能明白真相,因为我悟到能成为我的亲人,也都是缘份,我就要想办法救他,哪怕还有一点点希望。他也知道死期将至,这才听了我的劝告,开始忏悔以前的恶行,并开始听师父的讲法录音,三天后就能吃饭了(之前二十多天都是靠输液维持生命),身体也能动了,逐渐的就完全康复了,单盘能坐一个小时,抱轮能抱半个小时了,还能下地干活了。他不但不反对我们讲真相,还主动给亲人讲,而且效果非常好。后来我妻子被迫害致死后,他由于怕心和在外界的压力又不炼了,结果又恢复了半边瘫的症状,生活都不能自理了,他知道错了,想再走回修炼不行了,他就发愿来生再修,每天还是坚持学法直到去世。父亲的巨大变化,母亲看的非常清楚,看到了大法的慈悲与威严。父亲去世后母亲又走入了修炼,现在我们全家三代三个人:六十几岁的母亲、我、十岁的儿子组成了一个炼功点,坚持每天早上三点五十的集体炼功和晚上的集体学法,我们一家人沐浴在师父的浩荡佛恩中幸福无比。亲人由于妻子的被迫害致死而产生的对大法的误解在我们这个纯正的正念之场中和我们的讲真相中逐渐被解体。

今生成为同学,也是有缘,可能就是要我以这种方式救他们,于是我利用节假日找同学团聚,其实给同学讲真相最好讲,效果也好,而且有正义感的还要帮着我讲真相。但是没有消息的远方同学怎么办呢?我一想到这个问题的第二天,就接到一个同学的电话,几乎告诉了我所有远方同学的消息,我真的体会到了师父的无量慈悲,那个激动无以言表。于是我给每位同学写一封亲笔信,告诉他们大法的真相,启发他们的良知和正义感,效果也非常好。我有一个同学是某市的一个处级干部,我给他写第一封信讲真相时,他把信原原本本的退回来了,并回信说:我就是管(迫害)法轮功的,如果不是同学关系,就把信寄到你们当地六一零,我还写过攻击法轮功的文章在媒体上发表,凡是讲真相的我一律不看。我一看心都凉了半截,我不灰心,马上发正念清理他背后的邪恶因素,又智慧的写了第二封信、第三封信,不直接讲,因为他也喜欢艺术,我就从修炼后道德的提升、艺术境界的升华等等方面讲,没过多久他出差路过我地,在当晚同学聚会的饭桌上,他公开说:你们没入党的千万别入党了。而且他没住他们订的几百元一晚的高级宾馆,而是跟我挤了一晚,我们畅谈了将近一宿,他表示以后要善待大法弟子了。感谢师父的慈悲,又一个生命有救了。

为了救度广大农村的众生,我利用赶集往农民背兜里放资料,有时候带上资料白天走农村发放,带上水,一走就是将近一天,每隔一段距离或者在房屋附近放一份,发正念让他们自己去取。我还通过各种方式收集本地邪党委、政府、各大局、乡镇、学校等名单,以及其它报刊杂志、作品集上的名单,不定期的向他们寄资料,有力的震慑了邪恶,对开创一个较好的讲真相的环境起了一定的作用。

(二)做资料中修心性

二零零五年本地资料点的同修被绑架了,那时我刚学会上网,还不会下载,又没有同修懂这方面的技术,我那时正念很足,就是要把资料点从新建起来,不能让本地的周刊和资料断了。师父看到了我的这一念很正,就安排了一个技术比较全面的同修跟我联系上了,这个同修修的很纯,她说她在网上看到我们这个地方的资料点被破坏了,她就主动来了,冒着极大的风险来了,她以前流离失所时曾在本地同修家住过一段时间,凭着印象找到这个同修跟我联系上的,我当时非常感动,一个是师父的慈悲,一个是同修的无私无我的精神。我知道同修也负责了一个资料点,时间很紧,我就抓紧“十一”放长假的机会把所有上网、下载、打印、装软件、机器维修等等全学下来了,因我们正念都很足,她教的很轻松,我学的也很轻松,为我以后独当一面奠定了很好的基础。其实说起来轻松,当时对我心性的考验也是很严峻的,因我在劳教所里是没“转化”出来的,本身就是邪恶注意的对象,再加上那时我妻子刚被迫害致死,我又被绑架到洗脑班,刚从洗脑班出来不足一个月,而且资料点刚被破坏,邪恶的因素还很猖獗。我知道我不做这件事就没人做了,所以我就不断的加强学法和发正念,不断纯净自己,我知道正念正行的大法弟子邪恶是动不了的。有了那次的正念正行,为我后来的做资料工作打下了坚实基础,我的心性也得到了很大的升华。

有人说资料点是邪恶虎视眈眈的地方,我说参与资料点是大法弟子的偏得,因为对我们的要求更严,无形中又是一种鞭策,好象有被师父推着走的感觉,不精進实修都不行的。如果我放松了自己的修炼,或者学法懈怠,或者跟同修配合不好时,打印机就容易出问题,有时候明明操作正确,打出来的却是错的,或者是脏的,或者是残缺不全的,或者机器干脆就不工作,甚至资料点出现安全隐患。我记的有个同修说的真好:先修自己后修机器。修炼状态很好时,机器也很听话,所以不但平时要严格要求自己,在做资料的过程中也要发正念或者背法,让自己保持一个很纯正的状态做事就比较顺利,做出来的资料也带有纯正的能量,发出去救度众生的效果就更好。我在做资料的过程中发生过很多超常的事情,比如电脑开不了机,上不了网,打印机出现故障,用人的方式不能解决时,静下心来找一找自己的漏,然后坐下来一发正念就解决了,其实我的技术水平也很一般,宁愿花大量时间学法也不愿花大量时间钻研技术,但这些年一路走来,好象还没遇到什么解决不了的技术问题。在这过程中我深深的体会到了师父的洪大慈悲、大法的无边法力、资料点其他同修无微不至的关怀和无私无我的付出,每当我的思想业力很重时,每当我想在学法上松懈一下时,每当我想在常人中“舒服”一下时,我一想到自己肩上的责任,就把人心的执著看的小之又小了,又在法中勇猛精進了。

其实,我与同修相比,还差的很远,有时候不能严格要求自己,致使一些有缘人错过了了解真相的机缘,特别在帮助同修上做的很差。“比学比修”嘛,我想,以后一定要严格要求自己,不能因为个人的执著而影响了救度众生的大事,众生的被淘汰我们是有责任的啊,怎么样能够在修好自己的同时救度更多的众生,才是我们现在最应该做的,而且是最应该全力做好的,我相信只要多学法,放下人心的执著,一定会做的更好,交上一份自己最好的答卷。

谢谢大家,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