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监狱城发正念和天目中看到的景象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十二日】法轮功小弟子小枫从小修炼,是开着修的。7月7日,小枫跟着妈妈和其他几个修炼人,一起到沈阳监狱城发正念,在那里了解到凌源大法弟子侯延双的近况,并有针对性的帮助他发了正念。

这天中午,我们来到监狱城。共产党粉饰太平掩盖罪恶的本领真是一流。沈阳监狱城非法关押很多大法弟子,本是臭名昭著的黑窝,可是外部环境却不象监狱,倒像一个景色宜人的大公园,树木青翠,绿草茵茵。

监狱喇叭里反复的播放着监规,这正是邪恶的洗脑术,让你不知不觉的承认自己犯人的身份,服从他们所谓的“管理”。

我们慢慢顺着柏油路走着,心里默默问候着被非法关押的相识或者不相识的大法弟子,一边发着正念。突然有个机会,了解到凌源大法弟子侯延双的近况。

目前侯延双的身体状态很不好,脑部多处血管梗塞,半边身体僵硬,说话口齿不清,亲人听他说话都比较费劲,还有心肌梗塞症状,而且他的血压达到230,从常人医学的角度来看,身体状况已经非常危险了,早就够保外就医的条件了。侯延双多次要求保外就医,可是狱方却逼迫他写所谓“认罪服法”材料,说只要写了就放他出去。侯延双坚持不写,邪恶就一直不放。

二零零一年,侯延双因为做真相资料,被邪恶非法判了十四年重刑,已经在监狱度过了漫长的九年时间,遭受迫害非常严重,曾经在狱中被殴打,致使脊椎出现问题。目前人在第一监狱第六监区。

二零零一年侯延双被非法抓捕,妻子被迫流离失所,十二、三岁的孩子留在家里孤苦伶仃。当地恶警还经常抄家骚扰,抢劫财物。跟侯延双一起入狱的还有他的大姨姐夫妇二人和最小的姨妹。连襟姐夫韩立国入狱前是钢铁厂的一线工人,身体非常棒,可是入狱不到三年,狱方就称韩立国心脏病突发离世。侯的岳父母深受刺激和惊吓,岳母现在已经去世。

我们向人打听了第一监狱的所在,到那里发正念,助要闯出黑窝的同修一臂之力。因发正念,在第一监狱的周边流连了很久。这时小枫告诉我们另外空间的景象:

在我们决定要去沈阳监狱城发正念前一天的晚上,监狱城各种邪恶生命中,一些本事大些的提前知道了,就四散奔逃,可是我们的神通马上紧紧追赶,它们根本逃不掉。剩下本事小的不能提前知道,还守在那里。不过今天一看到大法弟子过来发正念,它们全都吓得瑟瑟发抖的躲在隐蔽处。全部逃走是不行的,它们还要维持这个监狱城的邪恶之场,再说它们也知道逃不掉。我们来到监狱城之后,那些躲在树上的,草丛中的,房子里面的和各个角落中的邪恶生命都被无形的力量揪出来了。

很多神站在彩云上,说,某某神某某神(指的就是我们几个大法弟子)都来了,我们也过来帮忙!语气中甚是尊敬。天兵天将从云端射下无数利箭,邪恶生命一触即死。还有一些天兵天将抓住邪兽往地上使劲儿抡摔,形体大小不一的邪兽发出阵阵哀嚎,有的嚎啕大哭,大喊:“不怪我!不怪我!”美丽绝伦的凤凰挥动着光彩夺目的翅膀,在空中撒下一些叫不上名字的块状东西,落到邪恶的生命身上,它们就哀嚎着化掉。

几个大法弟子的正念力量也化作了无数的利箭,和天兵天将射下来的利箭交融在一起,漫天箭雨蔚为壮观。利箭密密麻麻的射在每片树叶草叶上,射在路面上,汽车上,建筑物上,清除着它们背后的邪恶因素。

小枫妈妈看了一眼监狱大门外高悬着的邪恶“国徽”,孩子告诉她说,随着她的目光,暴雨一般稠密的利箭,纷纷准确的射在邪徽上,最后一支箭汇集了所有大法弟子的正念力量,比邪徽的直径还粗,极为有力的射中它,在邪徽背后躲藏的邪恶生命顿时灰飞烟灭,那是一条蜷伏的小赤龙形象,其实根本不是完整的生命,是共产邪灵被打散之后勉强拼凑起来的“碎片赤龙”。

小枫妈妈新买的裙子上面有几个纽扣,因为怕纽扣掉落,妈妈在离家之前缝了一下。这些纽扣们也向外发射着利剑,嘴里还嚷着:“是大法弟子把我们缝好的,我们也要帮助他们!看我们的神箭!”他们象小孩儿一样,每放一箭嘴里就发出“嗖嗖”的声音。所有人衣服上的纽扣和纤维,随身携带的物品(提包、水瓶、手机、笔、纸……)都是威力无穷的法器,不断的往外发射着利箭。

第一监狱的大门是两扇很高大的铁门,外面一有汽车要進去,大门就会慢慢从中间打开。小枫说,两扇大门上面各有一个兽在那里贴伏着,门要开的时候,它们就会发力开门。如果没有它们的支撑,那些看起来很强壮的警察,连按电钮开门的力气都没有。师父说过:“人对神能做什么?如果没有外来因素,人对神敢做什么?人类社会的表现只是高层生命的操控造成的。”(《正法中要正念、不要人心》)这两个邪兽还真是死心塌地的接受旧势力因素的操控,它们的身上一瞬间就被射满了利箭,一丝残喘中还在继续发力开门。一旦死去化掉,马上就会有邪恶生命过来顶替,维持着这个第一监狱的所谓“正常运转”。

我们又到别的监狱走了走,不断的发正念,在心里默默鼓励被非法关押的同修正念闯出。回来后,上明慧网查到了韩立国、侯延双一家人被邪恶流氓政权严重迫害的情况,心情极为沉重;又想到侯延双的身体现状,深感忧虑。如果是师父为了帮助他正念闯出黑窝而演化的“病态”,说明他心性到位了,外面的同修有责任配合他闯出来。但如果是长期遭受迫害,没有学法炼功环境,身体方面被旧势力钻了空子,那真是不容忽视的问题。他的“病”业表现如此严重,可是邪恶却仍然不想放弃对他的非法关押,可见迫害之严重了。不能承认他剩下的五年“刑期”,不能听任旧势力因素限制大法弟子学法炼功的自由,不能让他在那样封闭邪恶的环境中跟不上正法的進程。学员提前离世的遗憾屡屡发生,侯延双的事情十万火急,需要更多同修关注和配合。

恶人的牢笼关不住世间的神,大法弟子人人都有正念闯出牢笼的可能!我们这些在外面的大法弟子不应该对同修遭受的迫害感到无奈麻木,不应该随时间消逝就渐渐变的淡漠。不管认识不认识他们,都应该积极的为他们发正念,积极的为他们减轻迫害,积极的想办法营救他们。

呼吁沈阳和凌源大法弟子以更强的力量发正念,捣毁沈阳监狱城这个妖穴黑窝,帮助侯延双和更多大法弟子正念闯出,也呼吁海外同修多多参与营救。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