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议大陆同修技术维修服务社会化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十二日】今天借明慧一角将这个题目与广大同修交流:

在中国大陆,家庭资料点遍地开花,那么就涉及一个很多的打印机等其它做资料设备的维修问题,技术同修上门修理或者送到技术同修那去修理是我们普遍解决这一问题的方式。可是就目前这种方式存在的问题,希望我们广大同修能协商解决。

据我所知,负责技术维修的同修每个都很忙,很多时候维修的活都排到了一个星期之后,而且我们一贯走的路都是维修不收费的。这就随之出现几个问题:1.技术维修的同修一边做社会工作一边在维修着总也修不完的机器,时间和精力都达到了承受的极限,长期这样坚持着,学法炼功效果也不乐观。很多技术同修的被迫害不能不说与持续的忙碌做不到静心学法有关;2.资料点同修的依赖心迟迟不去,总是独立不起来,一有问题形式上发发正念不管用后,还是得依赖到技术同修身上。面对机器发生故障总是无可奈何的消极承受着。

面对这种情况怎么办?看了师父《二零零九年大纪元会议上的讲法》和读明慧编辑部文章《继续走好大道无形的路》,通过和同修的交流后我有这样一个建议:就是我们都走到社会中去,个个成熟起来,都能独立的把自己份内的事情做好,不形成任何依赖,聚之成形,散之为粒。

换句话说,如果没有技术同修我们的资料还做不做了?如果在前几年,家庭办公化很少见的情况下,邪恶的因素还很多,我们为了保证安全的情况下,找我们专门的技术同修维修机器,形成当时那样一种氛围,可是现在不同了,随便一个家庭都有电脑和打印机什么的,家庭办公已经相当普遍。把机器送到售后维修站或者请人上门维修是很正常的事,障碍就障碍在我们的怕心和有技术同修可以依赖。长期这样,走不出自己的路不行啊!就我知道的做资料的一个老年同修,她自己到电脑班学的电脑,遇到问题都是自己解决,很少找别人。她从不让人碰她的“法器”,她的机器也很少坏,她做的资料量又大又漂亮,几年来一直是这样。几年前我本人对打印机不懂,机器刚到家红色喷头就堵了,我甚至都不知道机器有清洗喷头的功能,我也不知道能维修,这个机器只用黑色打《九评共产党》,一年中这个小小的打印机至少打了十二万张以上。对过程中不断出现的故障我只有一个办法:坚定的信师信法发正念,我只知道我的师父无所不能。没找过任何人维修。其实我们大法弟子是神在世上,就不能用人的理来衡量,就是应该做出超常的事。

还有我们都知道不失不得的法理,技术同修来维修不要钱,我们也一定要给,因为就是应该给的,能做资料就能承担维修费。按照社会上的普遍收费标准我们付钱是正理,也是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状态,不能因为我们是在做救度众生的资料就特殊对待可以不付钱,那样就不神圣,换句话说,我们找别人来维修不给钱能行的通吗?

另外,维修机器的同修也别不要钱,要了钱也不是不神圣,钱到自己手里怎么支配是自己的事。话说回来,我们自己的腰包不也是大法的资源吗?这些年来我们什么都经历了,面对生死可能也都不止一次的考验都走过来了,证实法的项目缺少资金,我们也可以随时从自己的腰包里拿出来,本来我们也没有什么放不下的。不要因此而使自己的生活、工作都很紧张。

还有就是我们在维修技术上的水平有神的因素存在,是超越于社会水平的,那我们也可以使这项技术走向社会化,可以以此为工作,我们有更多的优势,高超的技术和良好的服务会使我们在社会上占有一席之地,吸取大量的社会资金,这样我们的技术维修走向了社会就有了社会资金保障,做证实大法的事就更自如了,只要能堂堂正正的做,我们会做的更好。现在以此为工作的同修所遇到的问题就是我们自己资料点免费维修的机器都修不过来,更别提服务于社会赚取资金了,真是没有那个精力和时间。由此不能形成一个良性循环,艰难的支撑着。

还有一个问题是我们所有同修都应该否定的,就是机器大量的出故障和损坏,这是我们全盘否定的,绝不允许机器频繁的出现故障和损坏。因为据我的了解,我本身的工作需要大量的打印,我公司的打印机面对大量的客户是两年也没换过一个喷头的,我所知道的常人朋友的公司也是一样。可是我们的资料点维修工作,购進的几十个打印头,要几万元,不长时间全都换没了。这是我们绝对不能认可的,就是在常人社会当中这种状态也是不正常的,任何一个资料点的同修都要把向内找修心性实实在在的放在第一位,心正,机器就正,就不会出那么多问题和面对一个问题没完没了的去解决。

说的这些都是我个人的一点悟道和见解,一定会有片面的地方,也一定有没表达清楚的地方。总之就是一个希望,让我们都最大限度的去符合常人社会的状态去做,大道无形,不做任何有形的东西,不在常人社会中把我们自己“特殊”起来,每个人都能独立完成自己份内的事,不形成任何依赖,独立成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