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家庄劳教所恶警边树强、张力、董新国的暴行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十二日】(明慧通讯员河北报道)石家庄市劳教所位于河北省会石家庄市的泰华街,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五大队就在此地,目前那里非法关押的主要是来自石家庄市、张家口市、廊坊市、唐山市和邢台市的男性法轮功学员。

该大队大队长是邸曼丽,教导员边树强;五大队下边有一个501中队,中队长张力、指导员董新国,这几个人都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人,其中尤以边树强、张力、董新国为恶最甚。十年来,三恶警一直在第一线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手段残暴令人发指,罪恶无边罄竹难书。

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

三恶警最初都是在位于赵陵铺的202中队,那时边树强任中队长,张力和董新国则充当得力打手。1999年以后,石家庄市劳教所曾经有三个迫害法轮功的男子中队,由于以边树强为首的202中队实施迫害最为彻底,行恶手段最为狠毒阴险,得以保留到最后整编为501中队,其他两个中队则陆续解体。

这里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主要是来自北京市团河劳教所,为了达到更大的迫害效果,三恶警又进行了改造。他们会利用正常人胆怯软弱的心理,最大限度的制造人身痛苦,同时处心积虑一步步摧毁人心灵防线,最终使人或者身心交瘁生命垂危,或者心智变异扭曲精神分裂。他们总结了一整套非常邪恶、非常系统的迫害方法,几乎是运转自如驾轻就熟,从被绑架法轮功学员身陷魔窟的那一刻起,他们的犯罪机器就开始运转了。

犯罪之一:酷刑“办新班”

法轮功学员被抓入劳教所初始,首先遭遇的,就是以制造痛苦和摧毁意志为目的下马威——“办新班”。 主要形式是在一个空屋子里,让学员蹲在屋子中央的一块狭小的地砖范围内,不许踩到外边,双手背后,双脚靠拢,少则几天,多则十几天,除了吃饭和每天几个小时的睡觉外,全是这个姿势,背诵劳教所的“五要、十不准”。

这样的“办新班”,给学员造成很大的身体承受和心理压力,每天从早上5点半起床一直罚蹲到晚上10点才让睡觉,身体再强壮也会感到难以长期承受。曾有一个张家口的法轮功学员,原来练武,身体素质很好,蹲了十八天,有半年多时间一只脚仍然麻木,腿瘸着。稍有不服从者即会遭受残暴毒打,甚至是长时间悬挂吊铐。主要的施暴者即是边树强、董新国、张力带领一帮普教犯人一同上阵,用尽各种手段直到逼迫学员迁就服从。如邢台的法轮功学员刘景林被当场打晕;石家庄杨姓法轮功学员被打得浑身青紫;廊坊法轮功学员张海舵被长时间吊铐。

犯罪之二 :精神迫害加身体迫害

等到边树强认为“基础”打得差不多的时候,就开始换一个房间,安排早先被强制洗脑的人开始24小时“车轮战”。一般分三个组,每组2至3人,8小时一轮换,24小时不停的给学员强制灌输颠倒黑白的谬论,普教犯人在旁“维护纪律”(实则充当打手),这时开始连续多日不许学员睡觉。

表面上警察一般不参加,其实是在幕后操纵。而且提供《转法轮》和一些经文,营造出一种允许学法、提高认识、交流心得的假相。而且在前两天,他们并不谈转化,还会假谈“坚定修炼”、“向内找”的所谓“体会”。其实这一切都是在三恶警边树强、董新国、张力的严密控制下进行的。每隔几小时,他们便会把替他们做工作的人秘密叫出去询问进展情况,然后具体制定部署后续攻心策略。

这样的状态可持续1、2天或是2、3天,他们甚至表现出笑容、和气,一切都是伪善的假相。如果法轮功学员闭口不言,或者2、3天后还没有上当,不认可他们一步步导出的歪曲逻辑,普教犯人就开始发挥作用了。先会指责你“不理别人不礼貌”,再借口“别人同你说话你犯困不礼貌”(其实这时一直不让睡觉几天几夜了,怎么能不困呢),于是就撤掉开始让坐着的小凳子,罚蹲着。如果不服从,会叫来许多犯人折磨你,或硬按住、或扭胳膊、捏手指、压手腕,反正让人痛苦不堪。这种强制洗脑,多日连续24小时不让睡觉,长时间罚蹲,持续一个星期是家常便饭,在巨大的身体承受下,精神也会出现幻觉甚至神志不清。

如果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一直非常坚定清醒,那么一般连续熬8、9天时,有时会故意安排让睡上3、4个小时;用恶警们的话讲:让他体验一下“床”的滋味再叫起来熬,更难受。他们的用心就是摧毁修炼人的意志,邪恶至极。接着再连续熬7天,再让睡上3、4个小时;再连续熬4-5天或6-7天,如此循环多次。一般熬夜很多人是可以承受过去,但连续罚蹲,后来就24小时连着罚蹲,连吃饭都蹲着吃,还不让上厕所,这就使学员的身体承受非常大,远远超过了一般的毒打。

网上曾经报道过,石家庄市的法轮功学员王宏斌被绑架进入202中队,强制转化期间连续多日不让睡觉。有一次他实在熬不住睡着了,竟被恶警指使看管他的普教用打火机将指甲连根烧掉。还有一次,王宏斌被双脚离地单手吊铐在窗户铁栅栏上三天三夜,恶警指使普教拿着棍子在旁边守着,只要脚一蹬墙就用棍子敲脚踝骨。

犯罪之三: 隔离严管

遇到坚定修炼的法轮功学员,这样的迫害能持续到50天左右,恶警如果还达不到目的,他们就会失去信心,暂时停止这种形式的洗脑迫害,将坚定的法轮功学员转到普教犯人班里严管,强制坐小板凳,要求面壁,保持所谓姿势等。

二、三恶警犯罪案例曝光

1、围攻、殴打么安歧、郑伟、郑春山、闫峰、杨百立等人,导致多人伤残

2009年1月20日下午2点,石家庄劳教所里开所谓的联欢会,由501中队恶警秦景、普教人员马蒸和犹大吕虎岗、张剑波四人演出诬蔑大法的小品(恶警丁立哲主编),当时有劳教所的全体人员包括干警观看,有司法局的领导参加。因为所谓的小品完全歪曲事实颠倒黑白,当小品演到一半时,法轮功学员幺安岐挺身站起高声大喊:“法轮大法好,停止迫害大法,还我师父清白”,连喊数声,在场的人都被这喊声镇住。这时又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高喊“法轮大法好”。

恶警秦景立即冲上去打幺安岐,看到他施暴,501中队的普教犯人也都冲上去,把喊大法好的学员都打倒在地,拖出了现场,而当时秦景的话筒还带在身上,通过话筒能清晰的听到他们在外面打人和法轮功学员高喊“大法好”的声音,数分钟后才没有了声音。

随后,501中队队长张力强迫大家在操场上呆了大概一小时后才允许回去,回去后恶警们像疯了似的,把大家全部严管,晚上把法轮功学员逐个都问了一遍,都谁喊了,把他们认为思想不好的人全关了小号,强迫骂大法骂法轮大法创始人和写诬蔑大法的文章。

那5名被当场抓回的法轮功学员幺安岐、郑伟、杨百利、郑春山、闫峰全被打得浑身是伤,脸部青紫带血丝。最严重的是幺安岐、郑伟二人,幺安岐被打的全身是伤,下颚骨骨折,一天后才送去省二院治疗,手术后不能吃饭,只能用水管吸水喝,靠输液维持,本来身体很壮的一个人,几天后就只剩皮包骨了。

法轮功学员郑伟是个长脸的小伙,被打得脸象个大南瓜,耳膜穿孔,发炎,几天后才去省三院治疗,有一天夜里大家听见有人高声呻吟、大叫,整个中队的人都被这声音惊醒,第二天才知道是郑伟痛苦不堪,后多次去医院治疗。二人之后都被关在小号,每天睡地铺,普教看着,不让与别人接触。恶警张力、董新国为了逼幺安歧接受洗脑迫害,胁迫几名犯人将他双腿撅过来,搬上,按住,呈“大盘”状长达三、四个小时。

2、迫害法轮功学员张宪

法轮功学员张宪,河北廊坊香河县人,30多岁,张宪曾是一名警察,因为修炼法轮功被辞退。2005年,张宪被非法劳教,关押在石家庄市劳教所。

为了逼迫张宪放弃“真、善、忍”的信仰,恶警把他单独关在一个屋里,用一普教犯人在屋里24小时监控,几个帮凶轮番在精神上围攻,只在夜里12点到早晨6点允许休息,空余时间,在小凳上面墙而坐。

2005年12月14日夜,张力、董新国带领一帮普教,把张宪弄到隔壁屋里,这屋里有几张双人床,两床之间有空隙,里面放一个单人破沙发,进屋后,恶警逼他盘腿二小时,张宪要把腿拿下来,恶警董新国上来一拳就打到他嘴上,在场恶人都扑上来,有的挥拳向他嘴上、脸上猛击,张宪的嘴被打的鲜血直流,几个人上来硬把张宪腿盘上,然后移开两床中间的沙发,人被移到两床架中间,一边一个人把两个胳膊别在铁床横竿上用力压着固定,身后站一个人控制着头,身前一个人坐在沙发上,两脚狠劲踩在张宪腿上。

有一次恶警一脚将晋县法轮功学员郝清堂踹倒,头撞至墙上,嘴里立刻淌出鲜血。恶警还不罢手,手里拿着一个书筒狠命地打郝清堂头部。有的法轮功学员实在看不下去,学员张宪大声制止,说打人犯法,并走向前去拉恶警,恶警恼羞成怒,拼命乱打别的学员,恶警张力说张宪扰乱秩序,扩大事态,安一大堆罪名,把制止恶警打人的张宪关进禁闭室,并扬言把张宪当作打击对象严惩,关了张宪二十多天禁闭。

3、强制抱铁丝悬空 铁丝嵌入骨头 野蛮灌食

在2001年4月中旬,石家庄劳教所对全体法轮功学员进行了血腥镇压和暴力转化,其中多名法轮功学员被酷刑致残。在二大队,边树强等指使暴徒们用棉被将法轮功学员的头蒙上,让多人用木棍、板凳等物往死里打,用皮鞋后跟抽脸,使脸部严重变形,耳朵听不到任何声音。暴徒们用电棍电人的脖子,使脖子变的像马蜂窝一样,一个坑一个坑的。强制用法轮功学员双臂抱住铁丝。

最惨无人道的是:在劳教所的每个中队都有一个晾衣房,房内有两根晾衣服用的8号钢丝,高2米,两根钢丝间距约0.5米,恶警唆使那些劳教犯把法轮功学员的上身扒光,用手铐锁住两手,然后将两只胳膊的大臂横担在两条钢丝上,使人被吊起来,更令人发指的是下面还有人用力来回推着被吊起的学员沿着钢丝滑动。钢丝很快就深深地勒进两个大臂的肉里面,鲜血直往下滴,其状惨不忍睹。有的竟然被这样折磨长达半个多小时。很多法轮功学员的两大臂都留下了深深的疤痕,甚至有的因此而留下残疾。其中河北省冀州市酒杨村的王元升被残害的一条胳膊抬不高,手攥不上,伸不直,连吃饭都很困难。

还有一种惨无人道的酷刑是:把人铐悬在空中,脚似离地不离地的,拳打脚踢,并脱下人的鞋袜,脚的大拇趾稍一接近地面,就用烟头烫脚趾头,脚立即起泡。

在204中队,暴徒们将法轮功学员的单手或双手铐在窗户防护网的钢丝上,脚尖离地吊几天几夜,每个法轮功学员都有2-3人守着不让睡觉。有多名法轮功学员的腿粗肿,手指麻木。

对绝食抗议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进行毫无人性的野蛮灌食折磨,不是医护人员而是普通犯人,用普通的塑料管,把人摁在床上,从鼻孔插入,插入过程中用力插,插入之后,猛的一下抽出来,抽出时带着血,反复几次。更有甚者,插入40公分以后继续往深插,使管子从口中出来。然后用冷水加入食盐使人连续几天跑肚下泻。

4、虐杀沧州肃宁县法轮功学员卫朝宗

沧州肃宁县法轮功学员卫朝宗于2002年5月1日被绑架到石家庄劳教所,遭受3个月的野蛮摧残,奄奄一息时被推给家人,于8月10日在家中含冤去世。

卫朝宗此前曾遭受多次迫害。2001年8月底,他被沧州市公安局防暴大队绑架并遭酷刑折磨。2002年4月被沧州市公安局绑架。其妻子杜玉琴被非法判刑8年,当局不准她为丈夫送葬。

在石家庄劳教所第二大队,卫朝宗坚强不屈,边树强、董新国、张力等恶警恼羞成怒,对他进行严厉监控,24小时不许随便动,一动就是一个耳光,管教人员稍不顺心就拳打脚踢,百般折磨,甚至把他吊起来上大挂。每天只给一口馒头吃。3个月的时间将他折磨得皮包骨头,瘦得变了形,奄奄一息。8月1日劳教所怕承担责任,通知其哥哥将其接回家。卫朝宗回家后已不能进水进食。在这种情况下,恶警还逼迫他哥哥替他写所谓的“悔过书”。

卫朝宗于8月10日含冤去世,留下两个幼小的女儿无依无靠,孤苦伶仃。

5、体罚诛心夺去石家庄市王宏斌生命

2000年12月5日,王宏斌被市公安局610恶徒马文生,指使长安公安分局从家里抓走执行三年劳教。

王宏斌在劳教所二大队遭受严重的身心摧残,被剥夺探视权,两年里,边树强不允许他会见任何亲人,同时被剥夺休息时间,强迫他长时间做奴工,加点加班卖命。他被实施酷刑,长期不让睡觉,强迫洗脑转化。有一次熬不住睡着了,竟被管教指使看管他的人用打火机将指甲连根烧掉。

有一次,王宏斌被双脚离地单手吊铐在窗户铁栅栏上三天三夜。管教指使人拿着棍子在旁边守着,只要脚一蹬墙就用棍子敲脚踝骨。平时被侮辱、打骂更是常事。王宏斌每天24小时都被恶警指定的犯人贴身监控,连去厕所都跟着。随时会被送去严管(严管就不让通信,不让送衣服,不让去食堂,不让买日用品等等,切断和其他人及外界一切联系)。他亲眼见过有一个女法轮功学员,30天30夜不让睡觉而精神失常。

邪恶高压之下,他的精神长期处于紧张郁闷状态,造成严重的心灵创伤,健康也每况愈下,出现了剧烈咳嗽,出虚汗,整夜难以入眠。2001年末,王宏斌曾一度不能正常吃饭,只能喝稀粥,身体特别虚弱、特别瘦,他的家属要求保外就医,劳教所竟骗家属说:王宏斌身体很好,当家属要看医院诊书时,他们竟说王宏斌的家属没有资格。那时已经是肺癌早期的征兆,劳教所却有意延误王宏斌的医治时机。从那时起王宏斌的身体一直没有恢复过。

2002年11月23日,王宏斌极度消瘦虚弱之时脱离魔窟回家,身心遭受的重创已经难以复苏,健康的恶化也不可遏制,三十八岁的他,头发已经白了一大半,身体特别瘦,咳嗽,出虚汗,睡眠不好,精神状态也不好,和被劳教前已经判若两人,常一个人发呆,不愿见人,一听敲门声就紧张,对什么都没有信心,他心里总是闷闷的,身体每况愈下,2003年10月9日去世,医生诊断为肺癌晚期,他从劳教所回来只活了10个月零14天,是劳教所长期的体罚、虐待和心灵摧残造成的这一悲剧,边树强、董新国、张力三恶警是直接凶手。

6、虐杀石家庄市国安局前官员陶洪升

陶洪升,是原河北省安全厅四处,负责出入境签证工作一位警官,正科级干部。妻子于凤云操持家务、照顾孩子。夫妻俩与女儿陶丽丽、陶宇菲组成了一个幸福的四口之家。1996年他们全家开始修炼法轮功,身体健康,妻贤子孝,家庭和睦乐陶陶。

1999年7月以后,陶洪升一家看到当局对法轮功的镇压不断升级,妖魔化的宣传愈演愈烈,觉得政府是不了解法轮功真相才这样做的。 出于对政府的信任,当年的12月,陶洪升夫妇和大女儿来到了北京,试图讲述一下一个修炼之家对法轮功真相的看法。结果遭到北京警察毫无道理的抓捕。在北京,和许多其他各地为法轮功上访的民众一样,一起被辱骂、毒打。几天后被遣返回石家庄,从此陶洪升被单位隔离关押至2000年1月7日,因为不接受单位强制洗脑,被单位送到市劳教所二大队劳教三年。

2000年7月20日,市劳教所男队对法轮功学员 “重要人物”和“骨干”进行了更进一步的迫害----关小号。关小号是在劳教所里,使被关押者绝对失去自由和活动空间的牢中牢,被长期关小号近2个月的就有陶洪升。在陶被关小号期间,极其艰苦,饮食卫生根本得不到保障,蔬菜不洁净,食品霉变,有时在吃的饭菜中竟出现3厘米多长的虫子,8月下旬,劳教所的许多法轮功学员开始原因不明地拉肚子,陶洪生也是每天拉肚不止,直至便血,近20天卧床不能进食,呼吸困难、腹泻、水肿。陶洪升身体健康每况愈下,腹泻、水肿日趋严重,眼睛肿得只有一条缝,尿血、便血时有发生,其妻子于凤云前往劳教所看望,劳教所害怕暴露陶洪升受迫害的真相,拒绝探视,同时劳教所轻描淡写的谎称:陶洪升只是轻度腹泻,没有事,现在已经好转。

后来边树强等看到陶洪升日见衰弱、尿血便血日愈频繁,情急中预感到罪责重大,于9月13日以有人要探视为由将陶骗下二楼,此时的陶信以为真,以极其坚强的毅力,强撑着身体,全身颤抖着走下楼梯。后被劳教所警察强行上铐后带往河北省第二医院泌尿科并通知家人接回,几天后,2000年9月20日中午,瘦骨嶙峋、命悬一线的陶洪升含冤辞世,年仅46岁。

7、迫害栾城法轮功学员程京山致死

河北省栾城县柳林屯乡故意村农民程京山,男,1995年秋开始修炼法轮功。学炼法轮功前,他患有多种疾病:萎缩性胃炎,上消化道出血,坐骨神经痛,腿疼,风湿性关节炎,手关节严重变形等,常年吃药未见效。程景山生活无依无靠,经济困难,深感人生的艰辛。自从修炼法轮功后,他的身体逐渐恢复了健康,对生活充满了信心,他是法轮大法的亲身受益者。

99年7月20日以来,江泽民非法镇压法轮功,程景山老人因不放弃信仰,曾多次被乡派出所绑架。他为了向政府说明法轮功事实真相,按照宪法赋予公民的上访权利,于1999年12月8日到中央信访办去上访,却被绑架回县公安局,此后,他多次长时间被非法关押在县看守所、拘留所和乡派出所里,很少放他回家, 2001年9月19日被非法劳教。在石家庄劳教所二大队202中队里,程景山老人曾遭受多次毒打、不让睡觉、罚站、罚蹲、电棍击和上绳、强迫灌食等残酷迫害,遭遇暴力加谎言的洗脑迫害。

程景山老人于2003年底,第一次劳教期满被放回家,历经28个月的艰苦磨难,在栾城县南关村租了间房,想做点小生意谋生。2004年4月7日,程景山在栾城县南关村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恶人告密,后被当地恶警非法抓捕,并遭毒打。程景山被非法关押在栾城县看守所,并被恶警打得面目皆非,随后再次被非法劳教三年。在劳教所202中队(边树强一伙)里,程景山一直绝食抵制迫害并遭遇粗暴的迫害性灌食。在被迫害致奄奄一息、几乎没有知觉时,于2004年5月由家人背回,送医院做CT检查发现,程景山被毒打致脑中淤血。因脑部严重受损,程景山一直神志不清,于2005年1月11日含冤离世,时年65岁。

8、迫害武警部队现役军官:李洪斌、卢伯华、王永金

以边树强为首恶的迫害团伙,受到了邪恶610组织的嘉奖和各地的仿效,武警部队甚至把各地部队在编的法轮功学员集中送到这里迫害,至少有来自新疆的李洪斌、保定的杨晓军、宁夏的卢伯华、福建的王永金。

他们在这个魔窟都遭遇了最为惨烈的诛心洗脑虐待,给他们的身心造成了难以愈合的痛苦,有的甚至因此而一时间被谎言蒙蔽给自己造成深远的遗憾。

9、迫害法轮功学员张海舵

廊坊法轮功学员张海舵,73年出生,是从唐山劳教所被劫持到石家庄劳教所的,在转所的手续中,海舵原是2年的非法刑期改成了3年。

在唐山劳教所,张海舵曾被送到专门整人的“小号”用“蹦床”进行人身折磨,就是叫人直挺挺躺在木板床上两只手和两只脚用四号手铐紧紧的铐住,那个紧的程度真是到了极限,想动一点都是不可能的。这时警察唆使劳教犯人涌进了它们在黑社会上积攒的那些阴损缺德的招术:先把衣服扒光了,用棍子排,都是一寸粗、二尺多长的木头棍儿往身上打,还有下“火蝎子”,把烟卷点着,往手指缝、脚趾缝里扎。要下十几个火蝎子,由于手脚被铐着根本不能动,等烟烧到手指缝,那真是疼痛难忍,手脚烧出大火泡。张海舵一连在这床上绷了八天,对大法那样的坚定,令劳教犯都赞叹不已。有一个劳教犯说:“张海舵是天下第一的英雄!”

在石家庄劳教所,最开始在一大队103中队,他经历了非人的折磨,被隔离起来,常常被无理打骂,被连续17天17夜不许睡觉,强制洗脑迫害,他绝食抗议,被野蛮灌食。

2003年秋季,被转到202中队,遭遇了更为邪恶的折磨虐待。首先是长时间的强制蹲着,张海舵抵制这种体罚,被长时间捆吊在高低床上。边树强等连续的变着法子制造恐怖在坚如金刚的法轮功学员张海舵面前最终败下阵来,它们恼羞之下,长时间在普教班内强制张海舵面壁坐小板凳。

10、部份受迫害法轮功学员名单(更多三恶警迫害犯罪的详情请知情人完善补充)

王小东、庞掌柜、郭同立、卢卫东、赵云龙、徐向志、李占文、张双排、邓书、唐山法轮功学员王剑辉、石永平、杨守义、郝清堂、黄伟、郑海、王海风、石永平、于金印、朱凤成、闫茂、程明、山东的李茂林、青岛的丁少强、石家庄的王建辉、王新中、张增楼、段起升、殷志章、张三星、孙玉强、黄文江、路峰、冯建华、赵新华、付麒谋、刘利辉、张剑波、娄宽丰、李石头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