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一零年七月十四日大陆各地简讯及交流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十四日】

  • 就重庆近来发生的迫害与同修商榷

  • 吉林市法轮功学员加强彻底解体邪恶洗脑的正念

  • 请邯郸法轮功学员注意

  • 关于江苏南京市孙有梅被迫害

  • 关于真相币

  • 各地法轮功学员回家消息

  • 也与深圳大法弟子交流

  • 就重庆近来发生的迫害与同修商榷

    近来重庆市各区县连续出现邪恶非法绑架大法弟子的情况。有的被绑架到“洗脑班”,有的被关押在看守所,有的被绑架到劳教所。邪恶造谣说“七二零”要到了,法轮功在“七二零”要组织“破坏活动”。组织了大量便衣、居委会干部、协勤和社会闲杂人员等等对大法弟子进行秘密的或公开的跟踪、监控,甚至强行闯入家中进行骚扰。他们认为动不了的大法弟子,就采取到亲戚家中进行威吓、骚扰等卑鄙无耻的手段进行干扰和破坏。

    在邪恶大量被销毁,迫害已经难以为继的情况下,为什么邪恶还在进行这种大面积破坏呢?大法弟子应当有清醒的认识:

    首先,并非邪恶有多大的能耐,恰恰相反,只不过是邪恶的回光返照而已。从已经发生的绑架事件看,邪恶都是针对大法弟子的各种人心、执著,同修之间的各执己见而来的。对正念强的大法弟子邪恶是不敢动也动不了的。比如,邪恶想绑架某同修时,该同修坚决抵制邪恶迫害,僵持半天后,邪恶没有达到目地,只好灰溜溜的撤走了。

    其二:邪恶的破坏也是针对大法弟子各种人心、怕心而来的。迫害发生后,有的人怕心出来了,集体学法不想坚持了;有的同修互相之间产生了不信任,互相指责。其实这正暴露了我们修炼的差距和不足吗?我们每一个大法弟子都应该想一想:迫害为什么能够发生?我们三件事究竟做的怎么样?同修之间的协调怎么样?在修炼的路上没有任何偶然的因素。

    其三,针对邪恶的猖狂,大法弟子正好讲清真相,正念除恶,救度世人。某大法弟子被绑架后家人和大法弟子理直气壮的找参与绑架的单位领导和保卫部门,当地“六一零”要人,(海内外大法弟子也打了许多电话给单位领导、当地“六一零”和公安局)向其讲法轮功真相,讲邪恶迫害手段的阴险毒辣,讲善恶有报的道理,单位领导和保卫部门负责人明白真相后直接打电话到当地“六一零”指责其无理迫害。

    还有,现在邪恶往往采用欺骗的手段进行绑架,是害怕曝光的,连办洗脑班的地点都是“保密”的。邪恶的虚弱和阴险暴露无遗。

    面对邪恶的垂死挣扎,重庆大法弟子应当切实做好三件事,认真学法向内找,“要想做好救度众生的事,首先就得修好自己。多学法才能正念足,学好法才能完成大法弟子的历史使命。”(《致巴西法会》)

    建议重庆市大法弟子加强发正念。发正念基点必须要正,很多人对“发正念”认识不足,不是说不重视“发正念”,而是把“发正念”仅仅当作保护自己的手段,而没认识到“发正念”也是正法和救度众生的需要这么神圣。“发正念”出发点应如师尊在《感慨》中要求的“善念救人除邪灵”。还有“发正念”不要忘记加持被迫害中的同修。

    面对邪恶,大法弟子应当真正的去掉怕心,坚持集体学法(在注意安全前提下),整体提高,整体升华。大法弟子要有整体观念,我们都是大法中的一份子,不能承认邪恶的迫害,对迫害不能掉以轻心,对同修被迫害不能漠不关心,无论是收集邪恶信息,曝光邪恶恶行,还是讲清真相,到黑窝发正念或在家发正念都可以,要采用各种形式、方法制止迫害。

    注意收集邪恶信息,参与迫害单位电话(办公电话、家庭电话、手机等),地点、邮政编码等。以便于向他们讲清真相和救度他们。

    这次重庆市“六一零”搞的大规模迫害大法弟子的“法制学习班(洗脑班)”,可能在重庆市北碚区,原因是:九九年迫害发生后,恶党在北碚投资六千多万搞了“转化基地”;参加的警察主要是从西山坪劳教所调来。请北碚同修注意了解一下,把情况及时上网通报。


    吉林市法轮功学员加强彻底解体邪恶洗脑的正念

    据可靠消息邪悟者王淑兰已回到家中,可能船营区沙河子洗脑班解体了。但王说过几天还出门。也听说恶人还想在别的地方作恶。

    望吉林市同修加强正念,不能放松解体吉林地区邪恶“610”洗脑班的正念,彻底解体邪恶“610”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邪恶因素,决不允许洗脑班再存在。有条件的同修可到各区邪恶“610”办公地点近距离发正念。


    请邯郸法轮功学员注意

    目前,邯郸有一位男法轮功学员吴金祥,40岁左右,刚从广州某监狱(位于溪水)回来,已被恶人跟踪,法轮功学员先不要与他联系。


    关于江苏南京市孙有梅被迫害

    请南京法轮功学员将孙有梅的信息尽量补充完全:如孙有梅是男是女?多大岁数?本人及家庭基本情况?是否以前就被迫害过?具体住在南京哪个区哪个街道哪个社区?因何事被绑架和被入室抢劫?是南京哪个“610”、哪个公安分局、哪个派出所、哪些恶警参与了迫害?主要参与迫害的责任人是哪些人?参与迫害人员的姓名、职务、电话、家庭住址、单位地址、邮编,以及他们的亲属的姓名、电话、单位地址、邮编等?具体使用了哪些迫害手段?孙有梅现在被绑架到哪里了?是否有进一步加重迫害的情况?

    同时请南京同修们在每晚的7点、8点继续发正念清除本市迫害世人和法轮功学员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加持孙有梅等所有被迫害的同修正念正行、否定旧势力、解体黑窝、堂堂正正走出来。


    关于真相币

    前几日,看到银行上报的报表里有关于“法轮功钱币”的内容,并统计了面额和金额,实为收缴并准备集中销毁的真相币。人民银行早就要求各专业银行收缴法轮功真相币,望法轮功学员不要把真相币存入银行,同时发出强大的正念,彻底铲除阻碍真相币流通和众生了解真相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


    各地法轮功学员回家消息

    七月九日,大庆市肇源县法轮功学员刘艳霞平安到家。

    山东莱州法轮功学员滕春香、王显玉、王中成、刘崇燕已回家。


    也与深圳大法弟子交流

    今天看到明慧网有一篇与深圳大法弟子切磋的文章,说是一直在寻找深圳大法弟子,希望深圳大法弟子都能走出来形成一个整体,我来谈一下我的一点认识。

    深圳是个特区,是通向海外的一个窗口,为此中共在这里布满了国安、特务。被绑架的同修黄希艳、邓辉、陈芳清、甘丽容、刘碧涛、刘燕涛及其母亲、蒋善良夫妇、唐文焉、王阿姨等以及近期被绑架的张立中。他们被抓的原因说是发资料或被跟踪或什么什么原因。其实是早已被国安特务长期盯控而于去年开始的所谓收网。用那套老手法留下一个同修暂作诱饵企图再抓一些同修,就是近期被抓的张立中。因为邓辉在龙华做生意且有几处房产,她也乐意帮同修,龙华附近的和在此打工的同修常来此,她们就形成了一个学法点,以女性为大多数。易腾飞的特务身份在明慧网尚未曝光之前就经常去此点,据说还想要与某位同修谈朋友。有同修发现其嫖娼、开始有所警觉的时候,明慧网曝光了其特务身份。此点的同修们除了换掉手机号码外,却没有反省:我们的场为什么会有特务進来?

    之后此点经人介绍来了位女“同修”,自己介绍姓王是四川的、未婚,有心想把深圳的同修联系起来形成一个整体,同修就又忙着联系介绍自己认识的深圳、东莞的同修,并见面。

    有特务進来且身份曝光了,又没有反省向内找。那么他们会不会换个面貌再来呢?当然我没有肯定的说谁谁是特务,但有太多的疑虑和怀疑,一个人来到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要通过人介绍才能认识此地的同修,自己再来把他们连成一个整体,而且连工作都不找,一切以出门靠同修的态度,很难说(如果真是同修的话,就请谅解)。当然我不是在说写那篇文章的同修。在这期间有人介绍她认识了香港的杨小兰,那时杨经常出入两地。我当时说过我的看法没有被同修重视。当时我想如果怀疑正确的话,杨的出现会成为重点目标。不久杨小兰以奥运的名义在广州被绑架。

    国安特务要抓人之前:有钱的先竭其财,所谓的有钱出钱。小的骗说哪里的资料点要钱,大的骗子他们会鼓励并协助一些同修做资料,然后再抓人就可以重判。我说的这个点做起了资料后,结果前前后后几乎是全被非法抓進去了。唯独没有未婚王姓女“同修”的消息,她叫什么也没人知道。这是教训。

    为什么提出明显的质疑也不给予重视?这里有修炼人没去掉的因素在里面,主要是等级观念、外来工与生意人之间的等级观念,没有站在同修与同修的角度上交流。

    有些同修来到外地想与当地的同修联系起来,目的是想要更好的做好三件事,但又不认识谁,就想通过明慧网的同修来做桥梁。早期有很多特务冒充大法弟子也写一些文章投稿到明慧网,其结果是为了搞破坏。当然有些外地来的是大法弟子,同明慧网也有过长期合作,但大陆当时的情况是极其复杂的。也许为大法做过贡献的他已经落入邪恶之手,被特务威逼说出了与明慧网联系的一切。反之被特务操控其继续与明慧网联系也愿意帮助一些需要帮助的同修。那么有同修被介绍去寻求帮助时,其实也就是与特务联系上了。所以这些事情一定要慎重。形成整体不是在一起就是整体,大法弟子在世界各地整点发正念,彼此看不到其实就是整体。大法弟子圆满后彼此想见面都不容易,这些无穷体系也是新宇宙整体的一部分。大道无形,聚之可成形、散之可为粒。聚、散都在做师尊要我们做的,就是一个无形的强大整体。

    个人体悟、认识粗浅、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