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魔窟”绝不该存在,更不该大法弟子呆

就《转变观念,解体魔窟》一文与同修交流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十五日】同修提出:被邪恶迫害的同修应该从“闯出魔窟”升华到“解体魔窟”。这绝对是正念层次的一大飞跃。我希望无论是正在遭受迫害的同修,还是没被迫害的同修,发正念解体“魔窟’”的一切邪恶因素,邪灵烂鬼,销毁这宇宙中本的不该存在的共产“魔窟”。但同修在文中的一些观点,和同修的“解体魔窟”这一正念不符。我想和同修交流一下。

师父在法中讲过:“作为大法弟子是全盘否定一切邪恶的旧势力安排的。”(《精進要旨二》〈大法坚不可摧〉)旧势力安排的劳教、判刑、洗脑班等“魔窟”迫害形式是我们正念解体、销毁的对象,共产“魔窟”本来就不应该有,大法弟子本来就不该在那里呆。所以我们思想中不应该有“能够在那里坚定的证实法”这一念,这在一定程度上承认了邪恶的迫害形式,思想中给邪恶留存了空间,会影响彻底清除邪恶的效果。

另外,正如“放下生死并不等于非得一定要去死”一样,不执著于“闯出魔窟”并不等于非得一定要呆在魔窟。正念解体魔窟的过程中,经过大法弟子的不断努力,清理、铲除了一些邪恶因素后,正的场会越来越强,环境会有所好转,更有利于魔窟中的大法弟子做好三件事。这是好事,也会出现另一种结果,在大法弟子持续不断的发正念过程中,邪恶因素越来越少了,邪恶维系魔窟的能量越来越弱了,越来越多的大法弟子就可以“闯出魔窟”。这会让邪恶无可奈何,这更会令众生佩服,这也是在正魔窟的环境,直至邪恶全灭,大法弟子就全体“闯出魔窟”了,所有的过程,所有的结果都伟大,每个人所走的证实法的路是不尽相同的,只注重一种结果都有失偏颇。

同修提到:“如果每一个魔窟的警察都不邪了,邪恶不就被灭了吗,谁还怕被迫害,谁还顾虑讲真相被抓呀”。我个人认为,将近十一年的迫害中,“共产魔窟”中的部份败类由于在迫害大法弟子中犯下了滔天罪行,欠下了累累血债,其元神早已被销毁,只剩下邪灵烂鬼在支撑着人皮,大法弟子的正念强,它们会没有邪恶能量补充,它们会蔫。它们会干不出什么事来,那是强大的正的场在抑制着它们,绝不是它们变好了,不想干坏事了。“邪恶的气焰没了,不是坏人变了,而是控制坏人的邪灵被消灭的少之又少了。”(《向世间转轮》)如果我们被假相迷惑,欢喜心一起,发正念一松懈,邪恶还会干扰,还会破坏。即使个别魔窟环境“宽松”了,不管再怎样“宽松”,这本身对大法弟子来讲,仍然是迫害,正法中,旧势力安排的一切迫害形式都是师父不承认的,所以,我也建议同修们从“不怕被迫害”、“不顾虑讲真相被抓”转变到把旧势力迫害的一切形式彻底铲除,这也是在完成大法弟子的历史使命。

迫害过我的劳教所,经过大法弟子的共同努力,环境逐渐转变,连吸毒人员都敢于在恶警面前喊“法轮大法好,共产党是邪教”;超过一半的人听过《九评共产党》、了解过大法真相;大法弟子学法、炼功,监仓里的人已习以为常,很多警察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我离开时,大队九十多个吸毒人员,八十多人“三退”。这确实是好事呀,可我出来后,在自己的内心里,在和同修的交流过程中,往往“赞赏”着、甚至“怀念”着那种“宽松”环境,而忽略了每个同修大善大忍的内心深处所隐藏的苦难与辛酸。每每有同修离开,那简短的道别中,那庄严的双手合十中,那坚毅的眼神中,包涵着多少对外面同修的殷切期盼啊!

同修们,让我们正念正行,超越一切时空,加速解体共产魔窟,早日结束这不该有的梦魇吧。谢谢同修,《转变观念,解体魔窟》一文,给了我很多启示。

不当之处,请多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