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好自己、走好自己的修炼路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十九日】得法的那一年我上小学四年级,当时因为姥姥身体有病,就有同修让姥姥学,说大法能祛病健身,就这样我们一家人相继走入了大法的修炼。我起初只是看《转法轮》,按照书里说的去做一个好人,慢慢地我走入了大法的修炼。没想到通过学法修心性,先天性口臭、春秋季节嘴唇裂缝、早上吃饭肚子疼这些顽固小毛病都不治而愈,就连头上有白头发也全变成了黑发。真是见证了大法的神奇,也让懂得了无求而自得的道理。

那时的我虽然对法认识不深,却能够时时刻刻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一个好人。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平时喜欢帮助别人。在遇到心性过关时我也能认识到自己是一个大法小弟子,严格要求自己。记得有一次,我周末放假在家,突然发起了高烧,像得了重感冒的症状。我当时心里一点也没害怕,只想着师父在给我消业。持续了一天多还未退烧,母亲不放心了,说我只看那么点书、不炼功,就让我去打针。而我一点没动心,心里想着师父在给我消业,会好起来的。母亲看我很坚定,也就没再多说,让我睡了一觉。结果等我睡醒了,我再一摸头不热了,体温恢复正常了。我高兴的告诉母亲,母亲也很高兴,让我快谢谢师父。当我捧着《转法轮》看着师父的法像感谢师父时,我看到师父朝我笑了。自那以后,也更坚定了我对大法的信念,做师父的真修弟子。

一、与母亲一起讲真相

九九年七二零迫害发生以后,面对铺天盖地的造谣、诬陷和谎言,一时间我真有点不知所措。但我内心没有动摇,我坚信大法是好的。后来我认识到作为大法弟子,当大法受到诬陷时,我们就应该站出来证实大法、为大法说句公道话,这也是一个有良知的人应该做的。

2000年我开始了和母亲出去发真相资料。那时我正好上初中,当时我们地区真相资料很少,都是隔一段时间才有,同修从大老远给送来的。我逢休息日就和妈妈晚上一起出去散发,有时候挂真相条幅。资料虽少,但我们做的很用心。我从小胆子就小、怕黑,平时晚上一般很少走夜路,但我一想到自己是出去证实法、救度众生时,不知从哪来的一股勇气让我不再怕黑了。

当我真正走出去时,我发现我不再怕了,而且正念很足。我悟到是师父看到了我那颗救人的心,在加持着我正念。发资料过程中,我心里只想着我们是在做宇宙中最正的事,任何不正的因素的都不配来干扰和考验,一切师父说了算,法正乾坤,邪恶全灭。

有时候在发真相资料过程中会和母亲发生小摩擦,搞得彼此心里都不舒服。我认识到这是另外空间对我们的干扰,因为我们两个人就是一个小整体,邪恶是想分散我们,我决不能让它的阴谋得逞,这个时候不是我们争论的时候,我心里保持平静,直到发完资料。回到家有时已经半夜一两点钟了,在外面一连走了五六个小时的路,我并没有感到疲惫,而是发自内心为众生看到真相资料被救度而高兴。

说到这我想补充一下,目前我们有很多地区同修遭迫害现象仍比较严重。深挖一下问题的根源,是当事人有漏,但我们整体也是有漏啊!有的同修一听到有同修被绑架,就开始谈被绑架同修的执着了,说平时哪哪做的如何差,漏太大了被魔钻了空子,一味的在指责着同修。有的同修听到了同修被绑架,心里一下凉了半截,想着怎么又有同修被绑架呢?有点消极,发正念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当然也有做的很好的同修,发正念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加持同修正念正行,早日闯出魔窟。可是我们是否意识到了我们是一个整体,邪恶对同修的迫害就是对我们自己的迫害呢?邪恶的目地不仅仅是想毁掉一个大法弟子,而是让众生因此失去得救的希望啊!而我们作为第三者,又为被绑架的同修做了些什么呢?我这里不是指责做的不好的同修,我是希望我们通过切磋能在法理上认识提高上来,解体邪恶、救度众生。

如果我们平时都向内找,多看同修的优点(当然我们也不能过度地夸同修,那也是在害同修),和同修形成一个坚不可摧的整体,当看到同修的执着时慈悲的指出来,我想环境自然会发生变化。即使有同修遭迫害,我们作为一个整体,每个人都为同修发出强大的一念,解体另外空间参与迫害同修的一切邪恶因素,另外空间操控的因素解体了,邪恶还敢抓、还敢迫害我们的同修吗?迫害现象还会存在吗?师父一再强调要向内找,我们地区资料点遭破坏、同修被绑架的现象就很严重,作为整体的一份子,我们真的应该发自内心的好好向内找自己了。我们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了吗?三件事都做好了吗?

让我们修好的一面神起来吧!多学法,学好法,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不要因为一时的困惑而苦恼,不要因为一时的失败而灰心丧气。我们今生有幸成为师父的弟子,得到这宇宙大法,就一定能担负起自己的历史使命,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完成自己的史前大愿!

二、读书期间的修炼

我上了高中后,由于住学校宿舍,每隔一个月回家一次,给学法带来了很多不便。当时我们这只有大本的《转法轮》,出于安全考虑,就没有拿,而且当时也没有mp3,所以在学校期间就没有学法,只靠一个月一天的休息时间学那么点法。由于学法保证不上,做起事来感觉正念也没有那么强。师父在讲法中一再强调学法的重要性,心里明白,自己也很着急。可是有什么办法呢?后来我想到把《转法轮》抄到小本子上,然后拿到学校去看。过了没多久,有同修来我家切磋,妈妈和同修说起了此事。不久同修就给带来了一本崭新的小《转法轮》。我心里真是很高兴,我又可以像以前学法了,谢谢同修,更感谢师父。我悟到是师父看到了我那颗迫切学法的心,所以让同修帮我找到了解决办法。直到上了大学,我也一直带着这本小《转法轮》学法,从未间断。

上大学期间,环境相对高中轻松了很多,学习压力不大、时间也比较充裕,因此很多人开始上网聊天、玩游戏、看小说来打发时间。但我认识到自己是大法弟子,应该时时刻刻以高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并没有放松对自己的要求。有时候我们宿舍的姐妹集体出去上网,也让我一同去,虽然那时上网对我也充满着诱惑,但我毫不犹豫地拒绝了。因为我是大法弟子,不应该和他们一样,于是自己就独自呆在宿舍里学法。由于自己平时不随波逐流,高标准要求自己,相处时间长了,同学们对我很是敬佩,这也给我讲真相做了很好的铺垫。我利用和他们单独相处的时间,给他们讲大法真相,讲自焚伪案。

讲真相的过程也是一个自我提高、去执着心的过程。有时候自己怕心比较重、急于求成,讲真相的效果就不是很好,人家一不接受自己就有点想退缩。当我去掉怕心、急心,心态比较纯净,一心只想着为这个生命得救的时候,讲真相的效果就非常好,对方也很容易接受。当时我们宿舍一共八个人,包括我在内,我劝退了六人,只有一人未同意退。而且其中有的特别认同大法,经常念大法好。我们宿舍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彼此之间关系变得融洽,平时很少有感冒生病的了。有人还纳闷说,真是奇怪了,一回家就感冒打吊瓶,到了学校带了这么多药,也没事好好的。我明白是我这个场正,纠正了一切不正确状态。

在修炼过程中,我也会经常遇到心性考验关。记得大一时,学校让各班级统计入团人数,鼓励那些不是团员的入,我们班除了几个丢失团员证的补上了之外,就剩我一个还没有入(其实之前入过,后来发表严正声明退出了),我们班的团支书就把目标转向了我,那几天真是一有时间他就找我说,非让我入,还说我入不入关系到班级荣誉问题,还告诉我“人家别的班全都入了,我们班就差你一个,所以你非入不可”。因为有怕丢面子的心,当时让人家说的心里也不是很舒服,但我也认识到这是师父对我的考验,我一定能闯过去。我的心并没有因此动摇。他又接二连三的和我说了好几天,我坚定的告诉他,无论你再怎么说我是绝对不会入的。他一看好象真的很难说服我后来就放弃了,以后也再没有和我谈及此事。我悟到当我们真正正念足,达到坦然心不动时,另外空间的邪恶也就无计可施,在人的这层就是把他们制约住,甚至把他们改变。遗憾的是我没有给我这位同学讲真相,他也因为这事遭报应了,本来好好的一个人突然迷恋上了网络,让人感觉精神有点不正常,课也不上了,整天去网吧上网,最后一学年没来上学,听说是退学了。我真的替这个生命感到可悲,也真的希望那些还在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人能够早日弃恶从善,给自己找到一条通向光明的路。

三、摆正工作与修炼的关系

大学毕业后我很快找到了一份工作,但由于当时没有认识到工作与修炼的关系,我从一开始就把工作与修炼分离开来,用常人心对待自己所处的工作环境。白天上班时间,我就只想着如何把工作做好,忘却了自己作为一名大法弟子所应承担的使命和责任,晚上学法时间也非常少。

刚踏入工作岗位,一切都变的很陌生,周围的环境也不再象以前在学校里那样轻松。(现在认识到那时是我该提高心性的时候了,但是我并没有把握好这次提高的机会)我们是两个人一个宿舍,那个人给人的感觉很不好、不好接触。我因此起了人心,心想人家干了那么长时间,自己才刚去,所以和她接触总是小心翼翼,怕这怕那的。当时没有否定这一念,学法看书都回避着她,她在的时候我就把书收起来放一边,走了再拿出来学。后来虽然慢慢开创了环境,但仍然是学法不入心,只求数量不重质量,慢慢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放任了自己的执着,下班时间会经常去逛街逛超市。学法保证不上,正念发的也不多,讲起真相来明显没有力度,讲真相效果也不好。不但如此,而且因为怕心的关系,被魔钻了空子,有人甚至把我讲真相的事情告诉了领导。领导后来把这件事告诉了我,让我以后不要再讲。我虽然仍不间断的给我同事讲着真相,但讲真相效果都不是很好。(我现在意识到当时没有用正念对待,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用人心做着大法的事是不行的)。

后来环境变得越来越复杂,同事之间的关系搞的很紧张,我虽然工作干得好,但我的工资竟成了我们办公室里最低的一个。由于学法跟不上,没有在法理上认识提高上来,一味的在找人的原因。那样怎么会解决问题呢?现在想来就感觉那些天自己被重重执着所包围,迷失了自己先天的本性。后来公司受经济危机影响,裁去了很多人。领导以我讲真相为借口辞退了我,我一时真有点天塌下来的感觉,心里难受极了。一方面人心挣扎,同时也想起了大法、想起了师父,感觉自己真的对不起师父,认识到因为自己没做好,让那么多有缘人失去了给他们讲真相的机缘。回到家后仍是消极承受,发愁找工作,没有用正念去看待发生的一切,才导致了后来的迫害。在看守所呆了将近半年后才出来,恢复了以前的修炼环境。

现在悟到,工作的环境也是自己修炼的环境,世上的一切都是为大法开创的。我们遇到的任何事都不是偶然的,当遇到矛盾时,多找找自己,看看是不是针对自己某颗心来的呢?当我们学会向内找,调整好自己的心态时,环境自会发生改变。当然也有另外空间对我们的干扰迫害,我们也不能一味的消极承受。在这时让我们发出强大的正念解体邪恶,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走师父安排的路。因为我们是修炼中的人,修炼路上就肯定会有人心表现,就会有做的不好的地方。而大法无所不能,只要我们发出坚定的一念,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多学法把自己溶于大法中,大法自会把我们归正,邪恶也根本不配对我们的所谓考验,困难也自会迎刃而解了。我们又何必因一时的人心表现而气馁、消极承受呢?不好的东西去掉了,自己的心性升华了,坏事变成了好事。

在这修炼的最后时刻,让我们不要再懈怠,学好法,走正走好自己的修炼路,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完成自己的史前大愿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