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怎样找到同修的

与《同深圳市大法弟子切磋》一文的作者交流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十九日】看了《同深圳市大法弟子切磋》一文后,我能深深休会到作为一个独修大法弟子的那种感受。我们每一个独修同修都在茫茫人海,混混人世中互相寻找着。就此我想就我是怎么样找到同修的谈一下个人感受,因为层次有限,有些话不一定在法上,请同修指正。

三年前,因为家庭原因我从内地来到深圳,刚开始只有一念:现在不上班空闲时间多了,能有同修和我一起学法炼功就好了。

当时在内地我们很多同修都是上班族,就是同一单位也有同修,又都能上明慧网,所以大家也都是自己学自己的,自己炼自己的,有实在过不去的心结时才会找同修一起交流一下,大家见面的次数也是很有限的,那时只有一个念头:尽量的学法,炼功,做好三件事,修好自己,跟师父回家,早点见到师父。虽然做得不好,也算是处在半独修的状态中,但那个时候心里没有那种孤独的感觉。

来这里后,我会经常在信箱里收到同修们放的真相资料,还常听到家人讲,去超市时会看到真相资料,看到这里的同修们三件事做的这么好,再看看自己时好时坏的状态,就萌发了找当地同修的想法,让他们带一下我这个不会修的同修。这个念头一出就不可收拾,越发强烈。

因为我的状态时好时坏,怕给大法丢脸,我就一直以第三人称来讲真相,当我和原来的同事、邻居或朋友们讲真相时,他们都会说:哎呀,我哪天遇到一个老太太她也在和我讲法轮功的事。我就故意说:你们可真幸运,我怎么从来就没有遇到过呀,我也想炼法轮功,听说炼了以后,身体会好,还会得福报,全世界很多人在炼呢,你们下次要遇到她们,就把我的手机号码告诉她们。

那个时候什么样的电话号码我都会接(原来只是接熟悉的号码),我也常去朋友们遇到同修的地点转悠,看见面善的就一个劲的冲她笑。有时也会故意拿着《转法轮》在那看,眼睛却时不时的看有没有人注意我,几年过去也没有找到。有些心灰意冷,也无可奈何。

后来我想是不是我太执着了,我们修炼人不是讲顺其自然随缘吗?我这是在干什么呢?也许这种寂聊的状态,就是我修炼要过的一个大关吧,明慧网上同修也交流过这方面的文章,算了不找了,继续做修炼人应该做的事吧,但那颗找同修的心却没有死,那个愿望还留在心底的深处。

有一天我突然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说某某人讲了你的情况,你明天早上我们在哪见个面吧。(注意:这个某某人是我的朋友的朋友,我们大家都是从内地同一个单位来这里的,比较知根知底,不熟悉的同修建议不要用这个方式来找同修)这样我就和当地同修联系上了,现在我们成立了学法小组,一起学法切磋,就象回到了九九年以前。

后来我才知道,当地大法弟子经过九九年以后都陆陆续续走到了一起,最早是,得法比较早的老年同修,每天早上在公园里面炼功,别的同修一看,这不是同修吗?走到一起了,经过血雨腥风后有的同修见着面,激动得抱着老年同修哭个不停,那种激动的心情可想而知了。

据老年同修讲她在公园炼功讲真相好多年了,遇到好多的同修,公园周围的同修都联系上了,互相切磋,传递真相资料,共同精進。我想,我也常去公园呀,怎么就没有遇到呢?师父讲了:“在常人中放不下的心,都得让你放下。所有的执著心,只要你有,就得在各种环境中把它磨掉。”“修在自己,功在师父,你有这个愿望就可以了。而真正做这件事情,是师父给做的,你根本就做不了。”(《转法轮》)

我悟到:正是因为我放下那个找同修的执著心,师父才给我安排了同修来找我。我不知道那个同修用了些什么方法来找同修,但是我想只要能走出来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师父会给你安排的,不要太执著,就算找不到同修,或许那就是你修炼的方式,一定要把心放下,师父不会落下每一个真修大法弟子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