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高洁自天来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二日】

(一)原本高洁自天来

我于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虽然用尽人类的语言也表达不了对师父的感恩之情,但我还是尽量用平和的心情来描述一下我的人生历程。

我从小生活在一个父母双职工的家里。姐妹五个,我是最小的一个。我小时候学习很好,本性老实。一些学习没我好的同学排挤我,我就自己一个人待着。那时的我虽然没有很好的伙伴,但天性单纯的我也没怨言。人的初始本性大概也是这样的吧,善良,纯真,对人和事物都抱着一种简单的宽容,没有杂质的认识。那时我最大的困惑是:人到底来自哪里,又向何处去。我常觉得自己生活在世上,象被扣在一个大锅里,大锅以外应该有更广阔的世界。我常仰望苍天,多希望那里能出现我要找的答案,能出现什么奇迹。我也问过爸妈哥姐,但没人回答我。小小的我常常坐在大石上,看着忙忙碌碌疲惫不堪的乡邻,觉的他们不知为什么而活,真是可怜。我们象蝼蚁一样在人间奔忙,到底是为什么呀?难道没有人思考一下,为什么会有人,难道就没有神灵吗?

那时的我在放学路上常常给小伙伴们讲古代神话故事,她们听的津津有味儿。我也不明白为什么我每天都能讲出那么多的古代故事给她们听。大概是我生生世世的没被抹尽的记忆吧,毕竟我们生活在有着五千年传统文化的社会里。

(二)落入凡间红尘埋,幸遇恩师救度

我的家庭虽然物质不太缺乏,但父母经常吵架。尤其是母亲,她是教师,受后天教育影响,争斗心,嫉妒心很强。争胜好强,与谁都不示弱,弄的一身是病。最后在严重风湿性心脏病的折磨下,悲惨死去。我在这种家庭里长大,耳闻目染,性格也受母亲影响,逐渐的也养成了争强好胜、以自我为中心,不考虑别人的性格,还自以为是强者。如果不是幸遇师尊救度,我不和母亲一样落个悲惨的下场吗?

一九九四年我接了父亲的班,这时我的思想已远远的远离了小时的单纯,完全迷失在常人中了,读了大量的爱情小说,并也崇拜歌星。幻想有一天能象他们一样出名得利,并且拒绝婚姻,认为他们是凡夫俗子。这时有人给我介绍对象(就是我后来的丈夫),我认为人家太老实,不符合我变异的所谓男子汉形象的观念,一口拒绝了。我继续做着我的白日梦。在这种变异观念的驱使下,我滑的越来越深。最后出现了忧郁症的症状,每天昏昏沉沉,脑子思维也有了障碍,别说写小说了,连上班都勉强应付了。

就在我严重到不能自拔时,通过父亲介绍,我开始修炼大法。师父不但给我净化了因为接受污浊思想而出现病态的脑子,还慈悲的安排了我的婚姻。那时我已经二十七岁了,经过距离刚上班时已经过去了四年的时光,我已心力交瘁,不再心高气傲了。这时师父安排了我的婚姻。我公公差不多和我父亲在九七年同时得法,在一次交流中,得知自己的儿女至今未婚,而且就是四年前未相成的那一对,都很兴奋。于是就安排了我们见面。我和丈夫见面都觉的很亲切。

第二天,我住在了大姑姐家。她在当村,而且也是刚得法。我们聊的很投机,直到晚上十一点多才要睡觉。这时她家柜子上师父的照片里发出非常美妙的音乐声,足足响到早上四点来钟才停止。我们又惊又喜。真是对师父感恩之情无以言表。而且对师父的洪大慈悲无法感激的是,如果是四年前我和丈夫成亲的话,可能我们的婚姻早就解体了。因为没得法之前的我公公,婆婆,大姑姐,包括我,受共产党那一套教育多年,争斗心,嫉妒心都很强,试想这样一群从来不为别人考虑的人生活在一起结果会是什么样子?但是我们现今有幸都得到了大法,都用大法洗净着自己的肮脏的灵魂,用真善忍法理约束自己,做事先考虑别人,做个真正的好人,身心都脱胎换骨的发生了变化,不再争斗和嫉妒,家庭也和睦了。真是慈悲伟大的师父救了我们这个大家庭。

特别是我的公公,在没得法之前全身是病,大把吃药,除了抽烟,喝酒,玩牌,什么也不干,也干不了。脾气也很坏,和婆婆打了半辈子架。我看过他得法以前的照片,脸灰蒙蒙的,又瘦又老。和现在精神健康的他相比,真是判若两人。如今他身体好了,也不抽烟喝酒了,脾气也好了,和婆婆相敬如宾。用他自己的话说:真是大法救了我,算卦的说我五十三的寿,我父母也是五十三没的,如果我不是五十三岁那年得了法,我也早没了。如今他六十六岁了,比五十岁那年的照片还年轻许多。

(三)从鸡犬不宁,到琴瑟和鸣

婚后,我和丈夫搬到了县城住。那时的我虽然初得大法,但多年形成的争斗心不是一下能去除的,它好象要牢牢的控制我,就好象当年控制我母亲一样。我觉的摆脱它很难。尤其我刚结婚,对情投入很深,没能精進的修炼。在这种变异思想的观念下。我总是和丈夫争吵,一点也不为他着想,受一点委屈就和他诉说,让他为自己撑腰。无限度的从他身上索取。想人为的牢牢的看住他对自己的感情。刚开始他还同情我,到后来对我也恶言相向。而且随着在这混乱的社会道德的下滑,原本老实的丈夫也随波逐流了。对我不但没有了同情,还用那种变异的观念衡量,认为他挣钱多,不和现在那些抛妻弃子,找小姐的人为伍就算好的了。哪里还管你的感受?并且随着家里钱越来越多,有了往败坏里发展的势头。现在别说我无理取闹了,就是有理和他说一说,他也胡搅蛮缠了。在无奈之中,我捧起了大法书,象结婚前绝望时的心情一样,希望得到师父的救度。

在无边的法理中,我洗净着自己的变异的灵魂。对照着大法,我一点一点的修正着自己,纯正着自己。有一天我读到这段法时觉的心头一震,“现在的人哪,把情看的很重,可是情是个最不可靠的东西。你对我好了我就高兴,你对我不好了情就没了,这东西能可靠吗?能用情来维持人的婚姻吗?人哪,除了讲道义之外,夫妻之间还有一个恩呢。作为女人来讲,她的一生都交给你了,男人就应该想到这个女人一生交给我了,我得对她负责任。夫妻之恩,这个东西现在人不懂得了,也不讲,当然现在也不是这个社会状态,我也不这样要求。作为大法弟子应该做的好一点,尽量不要出现这些事。”“当然啦,我刚才光说男的了,我得说说女的。(众笑)还是说轻点啊。(众笑)作为女人哪,也要体谅男人。女人哪,你们都想让自己的男人自己的丈夫成为一个强有力的、堂堂正正的男子汉,可是你的表现却是时时在欺压他,你把他管的象个女人一样,(众笑)这怎么男子汉呢?整个的社会都形成这种形势的时候,你们想想,这些个社会中的男人都变成了男女人,(众笑)女的都变成了女男人,(众笑)这是阴阳反背啊。当然这个社会形势就是这样,我也不强求你们非得怎样。我们有些女学员确实能力很强,也有些人确实不简单,(笑)能力上有时候超过男人,但是你们很多时候确实得考虑男人。修炼人你在哪都是个好人,你要考虑别人,在家里为什么不能考虑、体贴自己的丈夫呢?我们不是要给未来人类留下最好的吗?俩人都是修炼人,你考虑我,我考虑你,怎么还能谈离婚呢?那牢不可破啊。”(《各地讲法六》〈亚太地区学员会议讲法〉)

读到此我泪流满面,师父的法多好呀,我和丈夫的关系不就是靠情维持吗?而我在对情患得患失里活的如此的累。我总嫌他没有男子汉气概,遇事拿不起个来,而我做到一个温柔贤惠的女人样了吗?师父告诉我们遇事要向内找,我却一点也不宽容,总是向外去要求别人。每天和一个常人斤斤计较,我真是愧对大法弟子称号。从那以后,我都严格要求自己每当争斗心,嫉妒心要冒出来时,我都用法理要求自己,用善良和宽容对待自己的丈夫,不再和他争吵,遇事为他着想。并讲法理和古代君子良善的故事给他听。丈夫看到了我身上惊人的变化更知道大法好了(本来家人学法的就多,他早知道大法好),他不知不觉也去掉了后天养成的不良影响,越来越恢复到我们刚结婚的那纯朴、善良的样子了。他也感激的和我女儿说:你妈如果不炼大法不定成什么样了。真是大法救了咱们全家。他也支持我带女儿学,因为他知道这个社会太乱了,思想道德太不好了。不想让小小的女儿受污染。

女儿今年十二岁了,自从和我修炼后,几年来从没生过病,没吃一片药。有时,我和女儿坐在家门前的大石上,看着忙忙碌碌的人群,我仿佛又回到了我的童年那纯真的时代。但我不再迷茫,因为我找到了答案,明白了活着的目地是为了来世得大法,返本归真。但我的心愿仍然没有了结,我得到了大法,但这些和我活在同一世的人们还在迷中辛苦的劳作着,迷失在这里。他们应该和我一样知道:“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呀。有个美好未来呀。女儿看到了我的悲伤,对我说:走,妈妈,我们去告诉人真相去,让每个人都相信大法好,都象咱们一样幸福,快乐的活着。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