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百姓:警察比土匪还土匪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二日】(明慧通讯员内蒙古报道)自二零零九年十月以来,内蒙古鄂伦春自治旗大杨树镇成立了以李本学为首的专门迫害法轮功的“专案组”,他们以执行呼伦贝尔政法委书记抓捕法轮功学员的命令为由,大行打砸抢,绑架多名当地法轮功学员,并对他们非法抄家,所抢走的现金物品等根本不予承认,有的物品即使承认也给扣下了,用当地老百姓的话说这些警察比土匪还土匪。

皮长福遭绑架,家中商店亦遭恶警抢劫

二零零九年十月三十一日下午两三点钟,扎赉河张德宽、阿里河大杨树镇李本学、乌鲁布铁镇历学宾、督察张明林等二十多名警察,到扎赉河法轮功学员皮长福家绑架了他,同时非法抄家。抢走大法书籍多本、至少四个MP3、台式计算机两台、笔记本计算机一部、打印机一台。过了几天,大杨树公安局警察和扎赉河农场派出所警察又去了皮长福家,抄走家中商店的所有文教用品等物,足足拉走一汽车的物品。 皮长福大女儿的六千多元现金和日记本也不见了。警察根本不顾皮长福七十多岁老父亲的阻拦,将商店翻的满屋狼藉、凌乱不堪。

甄海燕被迫害的奄奄一息,王桂兰不修炼的中学生女儿遭绑架,家中财物遭劫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六日中午十二点多,大杨树林业公安局、大杨树镇公安局、大杨树桥东派出所、乌鲁布铁派出所、阿里河公安局、漠旗公安局联合非法抓捕大杨树法轮功学员时,四名恶警跳进法轮功学员王桂兰家院子,强行撞开房门,不出示任何手续,把法轮功学员甄海燕和王桂兰正在上中学、不修炼的女儿按倒在地,拳打脚踢之后,把她们俩强行绑架到大杨树镇公安分局。孩子被关在大杨树镇公安局时,进来一个一瘸一拐的恶警,声称他蹲了一夜坑,腿都瘸了,他对孩子大打出手,先是扇耳光子,后又抓住头发将孩子头往墙上猛撞,打成脑震荡,将其左脸全部打肿,眼眶打青,手打的淤血,还恐吓说,要一枪崩了她。第二天孩子回家时,发现家被翻得底朝天,家中钱包、一个存折、四部手机、一个MP3、一个MP4、二条香烟、不知数目的现金全都不见了,门锁也被警察弄坏了。

此次甄海燕在大杨树镇公安分局时被迫害得已开始抽搐,口吐白沫,奄奄一息,警察们不但不给医治,还说:“死了拉倒。”在甄海燕实在不行时,警察才将医生叫来,将其送到医院。当天晚上九点左右,甄海燕被非法关押到阿里河看守所,尽管当时甄海燕已无知觉,警察们还是强行将其抬走。参与此次绑架甄海燕的有莫旗公安局、乌鲁布铁镇公安分局、大杨树镇公安分局,具体人员有李本学、金鼠、德能山、姚书记等人。

二零一零年三月九日,中共人员非法开庭,甄海燕被迫害得身体极度虚弱,生活各方面不能自理,开庭时被人抬上法庭。

王雪梅在阿里河旗看守所遭虐杀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六日,大杨树镇法轮功学员王雪梅、王桂兰、廖文波、樊凤英等人被绑架时身上都带有现金,警察却一律不承认。王雪梅家的电脑和现金等物被掠走。二零一零年三月九日,王雪梅、王桂兰、廖文波、樊凤英等人被非法判刑。

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一日凌晨四点零五分,王雪梅被迫害死在阿里河旗看守所牢房里,家属上午八点才接到死亡通知,此时王雪梅已被拉到火葬场。王雪梅遇害前,看守所用各种借口不准家属探视她,只是在非法审判时,家人见过一次王雪梅,除此之外,家属没有得到任何关于王雪梅的消息,再见到王雪梅时,她已经离开人世。死者还有两个正在上学的孩子。鄂伦春自治旗阿里河公安局仅给死者家属十万元钱。王雪梅被非法抓捕以前体重一百五十斤,身心健康的王雪梅死时体重只一百斤左右。邻居都说:这么好的人怎么就死了呢,我们都不敢相信。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九日上午,大杨树镇新华村法轮功学员高玉昌被绑架并被抄家后,家中的金首饰不见了。

警察撬门入室抢劫,张廖魁受过度打击离世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份,李本学伙同桥东派出所,对法轮功学员张廖魁非法抄家,张廖魁得脑血栓多年行动不便,在家属不在情况下,警察撬门砸锁,抢走了一整套复印设备(以前家属开复印部)。家属得知家中被抢,追到公安局,质问李本学:人炼法轮功你不拉人,拉我机器干什么?我机器也不炼。警察公开说:我们才不拉你人呢,拉人你们可减轻负担啦。言外之意我们抓法轮功目的就是为了钱。遭遇非法抄家二十多天后,张廖魁精神上受到了极大的打击和压力,于二零一零年一月九日含冤离世。

警方不准家人探视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九日,以李本学为头的专案组警察和鄂旗刑警大队的刑警对大杨树镇的法轮功学员李凤飞非法抄家时,用他们的话讲实在没有什么证据可拿,抢走李凤飞妻子的手机一部。

李凤飞的姐姐去大杨树镇公安局要人,在公安局警察将李凤飞姐姐一顿暴打,动拳头打,薅头发,最后双手往死里掐脖子。

警方为了掩盖打砸抢的罪恶,私下给法轮功学员定罪说:“法轮功学员是反革命,杀人放火都能看,法轮功学员就是不能看”,剥夺法轮功学员家属探视权,拒绝家属与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核实家中丢失的财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