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恶终究会失败(图)

日本法轮功学员举行反迫害十一年集会游行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日】(明慧记者邵凌日本横滨报道)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至今已长达十一年。七月十八日,日本法轮功学员在横滨举行集会游行,呼吁日本各界关注,共同努力来制止这场迫害。

大通公园反迫害集会

十八日,横滨正是酷暑,烈日炎炎,下午一点十分左右,法轮功学员在横滨市中心的大通公园开始反迫害集会。在日华人山田洪峰首先发言,揭露中共当局于今年一月二十九日绑架了她在中国大陆修炼法轮功的姐姐。山田女士的姐姐因为不放弃信仰,被关押到马三家劳教所和抚顺洗脑班,遭到残酷精神折磨。山田洪峰呼吁日本各界不但要关注和姐姐有同样遭遇的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更要关注持续至今的中共当局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令人发指的罪行。

在日华人、民主人士王天增谴责中共暴行,并向坚持十一年反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们表示敬意。东京都议会议员土屋敬之、古贺俊昭和吉田康一郎给法轮功反迫害十一周年集会游行发来支持信,呼吁保障法轮功修炼者的基本人权,停止迫害,立即释放在中国仍然遭受非法监禁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他们表示:真正的日中友好应该是从促使中共当局停止对法轮功的迫害开始。我们将和法轮功学员站在一起,共同努力来结束这场迫害。

日本法轮大法学会代表鹤园雅章(左)在集会上发言
日本法轮大法学会代表鹤园雅章(左)在集会上发言

大通公园反迫害集会现场
大通公园反迫害集会现场

日本法轮大法学会代表鹤园雅章也在集会上发言,他说:“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已经十一年了。他们对没有任何罪行的法轮功学员进行了惨无人道的迫害,甚至活体摘取器官。一些在日华人的亲戚在中国大陆遭到非法监禁、虐待、酷刑折磨,他们的生命受到很大的威胁。我们希望立即停止这种无理的迫害,希望日本政府协力尽早把他们救出来。”

鹤园雅章向美国国会表示感谢。美国国会众议院在三月十六日以四百一十二票赞成,一票反对通过了六零五号决议案。决议案对至今仍被迫害的中国法轮功学员表示同情,呼吁立即停止迫害。

鹤园雅章还表示,在过去十一年中,法轮功学员在严寒酷暑中向人们传达着真相,在他们传达的真相中有人们一直等待的希望。法轮功学员对中国的政权没有任何兴趣,没有任何政治主张,只是呼吁制止中共迫害,并且揭发参与迫害者的罪行。只要迫害持续一天,法轮功学员将继续揭露中共的残忍本质和罪行。

反迫害游行在横滨举行
反迫害游行在横滨举行

反迫害游行在横滨举行
反迫害游行在横滨举行

反迫害游行在横滨举行
反迫害游行在横滨举行

反迫害游行在横滨举行
反迫害游行在横滨举行

路人仔细观看法轮功真相图片
路人仔细观看法轮功真相图片

法轮功学员向路人详细介绍发生在中国的迫害
法轮功学员向路人详细介绍发生在中国的迫害

下午两点半反迫害游行队伍从大通公园出发,途经横滨市政厅,繁华的商业街,历时两小时。游行以天国乐团为先导,随后是身穿白衣、手捧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遗像的女学员队伍。游行队伍打出“法轮大法好”、“停止迫害法轮功”等中日文横幅,还有法轮功学员遭受酷刑折磨的图片展板,道路两边有学员不断给行人派发有关介绍法轮功和揭露中共迫害的资料。

当天是日本全国三连休的第二天,街上行人、观光客众多。人们被游行队伍吸引,纷纷驻足观看,许多人接到资料后仔细阅读,并询问有关情况。知道了真相的人们表示,仅仅因为修炼法轮功就遭受如此残酷的迫害,真令人感到震惊。

新学员:真善忍震撼心灵

最近刚刚开始修炼的方女士抱着只有两个月大的小宝宝和丈夫一起参加了今天的活动。她对记者说:“挺激动的,这种活动以后想多多的参加,觉得心里挺震撼的。觉得真善忍震撼心灵,看到这么多人在这么热的天气,自发地来参加这个活动,很感动。法轮功这么好的功法为什么遭到迫害?”她表示,真善忍使她明白了人生真正的意义,读《转法轮》使她很多有关人生的问题得到了解答,所以她决定修炼。

艾维(Avi)是来自以色列的法轮功学员,现在居住在日本,修炼法轮功已经七、八年了,她每年都参加“七•二零”反迫害的活动。她表示:“法轮功是非常好的功法,他给人们带来福音。得知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因为修炼遭受迫害我感到非常难过。我不理解中共当局为什么要迫害法轮功,我希望这场迫害尽快结束。我希望明年不需要再进行这样的活动,我真希望今年就能结束迫害,因为我希望所有被非法关押劳教的无辜的法轮功学员能够尽快获得释放。”

酷刑灭绝人性 迫害不得人心

广州第一军医大学博士杨贵远,自九九年七月以来,因修炼法轮功遭受失去工作、抄家、审讯等种种迫害。二零零二年四月十一日,当局又以莫须有的罪名判杨贵远二年劳教,关进广州市第一劳教所。在那里他遭受了种种折磨,其中最残酷的就是用绳子捆绑全身成球形的酷刑。他说:“把军用被的被面扯成一条一条做成的绳子来捆绑。因为它能又让你痛苦,又看不出伤来。有一天把我叫到禁闭室的小屋,去之前说找我谈话,把我骗到那儿,就开始绑。从胳膊开始一圈一圈地绑,两个胳膊两个腿都一圈一圈地这么缠上,血就不通了,然后让你盘上腿,盘得很紧,两个膝盖几乎是对折过来,给你绑上,固定住,然后胳膊也绑在后边,两个手腕绑在一块往上提,一使劲手腕提到脖子这个地方,这样就非常痛苦,那样绑完之后,再从腿拉过一条绳子,绕到脖子后边,让你的头压在你的腿上,绑上就象一个球形。绑一会儿就没有感觉了,再给你放开。放开再绑,就这样反复折腾。在广州第一劳教所遭受这样酷刑的有二、三十人,都是在里面呆了一、两年都不“转化”(违心放弃信仰)的,没有办法了,他们就用这种酷刑。”

二零零四年七月杨贵远来到日本,今天参加“七•二零”反迫害活动,他表示,“每一年通过这种活动让海外的中国人和日本民众了解法轮功受迫害的真相,给我们以帮助,早日结束这场迫害。”

法轮功学员金子容子二零零二年五月回国,在北京因为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她说,“劳教所是对法轮功学员进行酷刑迫害最严重的地方,在那里的所有法轮功学员都遭受了各种各样的酷刑,现在揭露出来的就有一百多种。我受的酷刑有很多种,一开始就被戴上手铐脚镣绑起来,后来就绑在死人床上。就是把人的四肢绑在一块木板上,我被绑了三天三宿。根本没人管,绑在那儿完全动不了。不给吃饭、不让上厕所,拉、尿都在那块板子上。据说那样的死人床绑过很多法轮功学员。看起来好象没有什么,就是把人绑在一块板上,身体和那个板固定起来,不动,就象死掉一样。他们装了检测仪,看你真要死了,才把你放下来。那种酷刑很残忍的,表面还看不出什么来,但是真的是致命的迫害,让你生不如死。”

金子容子还表示,“中共对法轮功十一年的迫害是非常残酷的,灭绝人性的,但是法轮功没有被打压下去,反而现在法轮功学员不但越来越坚定,而且法轮功在世界已经洪传一百多个国家,现在全世界都知道法轮大法好,只有中共还在一意孤行地迫害。我们坚决反对这场迫害。不管中共怎么迫害,我们都会一修到底的。退出中共相关组织的已经达到七千六百多万,随着每天都六、七万人在声明退党、退团、退队,中共解体就在眼前,这场迫害也就再无法维持下去了,邪恶终究是要失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