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教所里的“法轮大法好”歌声(图)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日】一辆盗运木材的汽车疾驰而至,检查的警察们赶忙闪开。然而,一个警察挺身站到了马路中间。司机被震住了,匆忙踩死刹车。面对这位警察的勇敢和正气,司机说:“服了,像你这样勇敢的人,我真的服了,以后我再也不敢干这样的事了。”

这位挺身而出的警察叫陆智勇,是四川省阿坝州黑水县公安局的一名森林警察。他不仅能在关键时刻挺身而出,还在别人把口水唾到脸上时,擦干后依然给人讲道理。曾被评为“最佳优秀警察”,并被黑水县公安局定为副局长后备人选。那次他拦住的是一辆盗运木材的汽车。


陆智勇和母亲以前的照片

这是一个在关键时刻为了保卫国家和人民的财产,能挺身而出的好警察。同时,他也是一名坚定的法轮功修炼者。为了向世人证明法轮大法是正法,在中共开始对法轮功展开全面镇压时,陆智勇穿着警服带着妻女与三十多位法轮功学员坚持在黑水县广场炼功。领导找到智勇谈话:你要法轮功还是要警察?智勇坚定的说:我要法轮功!从那时起他就被停了职,随后被当局正式下文开除。

二零零零年六月,因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不断升级,陆智勇与妻子带着女儿到北京上访,要求还师父清白,告诉政府“法轮大法好!”结果智勇与妻子在天安门广场被打,被关进四川省驻京办事处。

二零零一年六月,黑水县公安一科某科长在陆智勇劳动的山上播放“天安门自焚”伪案,陆智勇当场指出这出自焚把戏的破绽,揭穿了中共谎言,却被恼羞成怒的恶人毒打。被打后的陆智勇决定再次进京上访。没有钱,他就炒了几斤胡豆,煎了几块大饼,就上路了。他在深山老林里行走了七天七夜,最后还是被当地公安机关非法扣押了。

一天,林业公安人员周彬、陈爱国和县局一科警察陈某某找到陆智勇,周彬骗他说:“陆哥,组织上决定让你去学习几个月。”结果却被骗到绵阳新华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半。

在劳教所中陆智勇受到的酷刑有:罚站,从早晨六点一直站到夜里十二点;拳击胸部,包夹他的劳教犯人长期击打他的胸部,很多次打得他说不出话,一说话胸部就痛,起床也非常艰难,直接动手打他的警察叫沈锐;捆绑,警察用细绳多次捆他,绳勒进肉里,皮肤上冒出的都是油;电击,曾同时受到四根电棒的电击;狼牙棒打,狼牙棒上面满是钉子,一打一拉皮肉就被带下来。

然而恶警的摧残并未使陆智勇屈服。这是一个铁汉,一个真正的法轮大法修炼者。一次陆智勇在被狼牙棒打了四十多分钟后,在被打的体无完肤的情况下高声唱起了大法弟子创作的歌曲——《法轮大法好》:

“法轮大法好
法轮大法好
法轮大法是正法
佛光普照”

这纯正慈悲的歌声从他的胸中发出,令施刑者畏惧胆寒。这是一个什么人啊?受到了如此致命的折磨,竟然还在酷刑下歌唱自己心中的信仰!这慈悲纯正的歌声传出,引起了其他被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的合唱;也促使很多被所谓“转化”的大法学员纷纷声明“转化”作废,坚修大法!

在劳教所中喊“法轮大法好”需要怎样的勇气?那直接面临的就是死亡的威胁!然而只要能从心中无畏的喊出,就能震慑邪恶,就能唤醒世人。陆智勇不但喊过“法轮大法好”,他还能在自己遭受极度折磨的情况下唱出“法轮大法好”!这是一个修炼者金刚意志的体现。

然而智勇受到的酷刑可不只是这几样,劳教所恶警为了消磨他的意志,强行剥夺他睡眠达十五天。恶警为强迫他出操找借口,狡诈的说是让他活动活动。陆智勇毫无畏惧,边走边高喊“法轮大法好!”吓的恶警躲到了一边,以致后来见到陆智勇就闪。

在长期的非人折磨下,陆智勇被迫害得胸腔大量积水,肢体剧烈抽筋,无法起床。绵阳医院从陆智勇胸中抽出了桔色的积水,这显然是被击打所致。可是,医院却在恶警的指使下说是“结核性胸膜炎”,而结核性胸膜炎的积水是绿色,可被抽出的积水明明是桔色的。劳教所看到他生命垂危,忙着推卸责任,于二零零二年二月二日让他“保外就医”。

回家才几个月,二零零二年四月十六日下午,绵阳新华劳教所警察在家人不在的情况下,闯入家中将陆智勇强行绑架。陆智勇抵制,几个恶警将他抓住,在地上拖行六十多米远,鞋都被拖掉在地。在地上拖行的过程中,陆智勇不停地呼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

当时在场围观的群众很多,无不纷纷议论:“陆智勇是那么好一个人,在劳教所被折磨的快死了才送回家,刚好一点就来抢人,象什么话。”一些好心的老人提起他就掉泪。

回到家中,陆智勇通过学法炼功,很快恢复了健康。陆智勇从未放松过自己,更没有忘记把这亿万载不遇的佛法告诉给周围的人。中共不但怕他在劳教所中唱“法轮大法好”,更怕他在社会上也唱“法轮大法好”。在社会上,就因为他又唱了“法轮大法好”,被再次劳教。

面对意志坚强的陆智勇,劳教所使出了最为恶毒的迫害手段,那就是对他进行药物迫害。恶警在他的茶杯里、饭碗里,包括在灌食时都放不明药物。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四日恶警强行把陆智勇送至医院。姓俞的医生说:陆智勇你感冒了,要给你输液。陆智勇说:不!我没有病,是你们找借口迫害我!下午一个姓余的中队长和姓荣的护士强行给他输液。四个犯人把他按在床上,拉着手强行输液。就这样连续几天输液后,他感到心慌难受,发烧头晕,视力模糊,反应和记忆力下降;腰部、四肢瘫软,身体困乏无力,行走极为艰难。劳教人员都说:陆智勇的脸色带土色,象死人一样。

陆智勇虽被非法劳教两次,但是他始终不承认这种非法的迫害。有个叫杨帆的警察对陆智勇不承认自己是劳教人员的身份非常恼火,故意提到法轮功师父的名字侮辱他。陆智勇堂堂正正的说:“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这个杨帆又提到法轮功不好,陆智勇就说:“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他就指挥劳教人员强行给陆智勇穿上一种更为恶毒的刑具——约束衣。连续几天绑着他,造成全身肌肉发麻,酸痛,四肢颤抖,整夜痛苦难眠。一次,在他被穿着约束衣绑在床上的情况下,那个姓余的中队长和姓荣的护士把食管插入他的鼻腔,插进胃中,痛得陆智勇泪水直流,呛的难以忍受……

连续几年的酷刑折磨,一米七八的大个竟然只有几十斤的体重!原来身体健壮令窃贼胆怯的陆智勇,已经是骨瘦如柴,白发苍苍。

陆智勇的女儿叫陆瑛昊。参加高考前,黑水县蒲阳社区找到她以考学相威胁,威逼她和爸爸撇清关系。小瑛昊毅然对他们写道:我有一个好爸爸,是“真、善、忍”的忠实信徒,却被非法关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