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生在马三家劳教所弹棉车间的丑恶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日】在明慧网上经常能看到揭露辽宁省马三家劳动教养院弹棉车间的文章,在此我也想把我在弹棉车间的经历曝光出来。

一、警察侵吞厂家物品

我是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份下到一大队的,正赶上弹棉车间十二月一日起开始加工军大衣四万五千件。因为是给部队加工的,所以当时来的棉花是一等棉。一大队的警察们也看上了这些好棉花,从管教大队长,如张春光到值班队长,如孙美,还有其他队长等,只要她们值夜班,就叫普教给她们加工家用棉被、褥子、坐垫、沙发靠背、枕头等;这样这些普教本身的活就得由别的普教来干。加工好后让“带工”,也就是警察指派管理普教生产的普教,用大编织袋装好,表面上看不出来是什么,再由警察拿走。

警察盗走这些棉花,再用垃圾棉来替代。这些垃圾棉花都是积存了很长时间,夹杂着木屑、垃圾和尘土的黑色棉花。警察指使普教把垃圾棉和好棉花混合在一起,再放到弹棉机上弹。弹棉车间的环境之所以那么恶劣,跟垃圾棉有直接关系。垃圾棉弹起来之后,尘土飞扬,眼前雾蒙蒙的,弹起的灰尘都迷眼,戴双层口罩鼻孔都是黑黑的,手指、指甲缝也是黑的,喝水的时候,打开瓶盖都得赶快盖上,否则灰尘就落进去了,上厕所时内裤上都是黑棉花屑。尽管脏成这样,连洗手的水都没有。有时,普教就用这样的脏手直接拿东西吃。

警察除了用垃圾棉替代好棉花外,还用以前干活厂家剩下来的,也是积存很长时间的杂线干暗线活(每批活线的颜色不同,所以积存的线五颜六色),明线活还是使用厂家提供的好线。衣服表面能看到的线叫明线,衣服里面的叫暗线。省下来的好线,警察用来干私活。

等到厂家来检查时,警察就立即把垃圾棉花和杂线藏起来,检查完之后再换上。因为弹棉车间地方窄,加工的量又大,所以加工出来的半成品都堆在地上踩来踩去。这时,警察就让普教把半成品都搬到案板上,把地面打扫干净,制造假相。

二、警察漠视生命

由于劳动强度大,普教得拼命快速干活,有时候一不小心,缝纫机针头就把手指穿透了。我亲眼看到一个普教叫古力,20岁,干活时针头穿透指甲,从手指肚露出来。警察知道后,很轻松地说“把针头拔出来,浇点机器油就好了。”古力浇完机器油,用布条把手指缠起来,马上继续干活,干活时她的眼泪不停地往下掉。还有一个叫陈欣的普教,针头断在指甲里一小截,她因为怕疼不敢去医院取,就带着断针头干活,导致手指感染、红肿,就这样,警察也没让她休息一天。这样的事情在弹棉车间时有发生。

弹棉车间的弹棉大机器带有危险性,因为弹棉机打出的火花落到棉絮上很容易失火,加之机器非常陈旧(我看到出厂日期是1956年),需要技术人员专门看管。以前都是马三家的工人看管,后因人员缩减,警察为了省钱,竟然让一个对此什么都不懂的普教看管。

2008年1月2日,有一台陈旧的缝纫机的脚踏板的电线裸露,打出的火花落在棉絮上,一下子火就着起来了,烧了近十件半成品衣服。火扑灭后,队长说,谁机器出事,谁包赔损失。后来,院部查明是电线裸露造成的,这个事情才不了了之了。事情过后,队长说,以后如果再着火,谁也不准往外跑,把门窗关上救火,否则有风,会加大火势。又交代四防(警察指派的管理普教的普教),出现这种情况,把车间大门从里面锁上。

农历新年后,因半成品衣服摆放不合理,又引起一次更大的火灾,瞬时车间浓烟滚滚,一个普教抱着一堆着火的衣服冲出车间,整个车间的人都来扑火,这时才发现摆放的消火栓的栓都锈死了,一个也用不了,而每个消火栓上都有责任人的名字。终于,大家用水把火扑灭了。这时,车间浓烟滚滚,呛得人气都上不来,睁不开眼。

这次着火烧了不少衣服,警察为省钱,让大家把没完全烧毁的衣服拿到号里拆,把他们认为还能用的拆下来继续用。法轮功学员黄桂芬抵制加班,被主管生产的大队长周谦打得在地上直滚,嘴唇被打破,牙被打出血,衣服的前襟溅了很多血。

这些拿到号里加班拆的衣服都已经被水浇湿了,有的烧了一半,棉花都成咖啡色了,晒干后跟好棉花夹在一起用。这次着火后,警察换了新的消火栓,但队长说,这些消火栓不能随便用,因为喷出来的液体弄到衣服上,衣服就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