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李忠兰被迫害得面目皆非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日】(明慧通讯员重庆报导)在中共利用宣传工具大肆污蔑法轮功、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这十一年时间里,重庆法轮功学员李忠兰多次被强行送进洗脑班、派出所、看守所,被迫害得面目皆非,最后遭非法判刑四年。年迈的母亲经受不住打击而过世,丈夫经受不住巨大的压力而与她离婚。

1999年迫害开始后,李忠兰和其他几位法轮功学员一起去北京讲明法轮功修炼的真实情况;在途中遭到恶警绑架,弄到北碚区水土派出所关押一天后,由单位接回洗脑并被抄家。李忠兰所在单位保卫科赵文福、王知明、李四等人抢走她家中的法轮功书籍、相关资料、录放机等私有物品。李忠兰被强行洗脑一个月。

1999年11月,李忠兰第二次去北京上访时,被北京恶警绑架,随后重庆“610”驻京办与渝北和北碚区公安分局合谋,把她劫持到渝北区拘留所非法关押、折磨,渝北区公安分局局长李梦海还指使单位派人强迫她写不学不炼法轮功的“保证书”。后来施压其家人,家人担心她被判刑,在被迫同意邪恶条件后将她接回家。

2000年,渝北区双凤派出所又将李忠兰从家中绑架到渝北区洗脑班,被洗脑两个月。在此期间,恶警不断给她的丈夫(原焦化厂书记)施压,使其在顶不住压力时被迫离职。

2002年,李忠兰去给同修送资料,在车上讲真相时被人恶告,复兴镇派出所四个恶人开着警车将她从公共汽车上绑架到派出所,恶人强迫她说出资料来源,李忠兰不配合,他们就用手铐将她铐在一个矮桌子上,不能站不能坐,只能半蹲着,同时还拳脚相加,将她的脚打得流血不止时又转入一间更隐蔽的房间。当李忠兰被折磨出现严重病态时就叫来医生,接着恶人们急于要录“口供”,遭到李忠兰的抵制后就窜到她家中抄家,将她家中一些私人物品和法轮功资料抢走,还强逼家人签字,恶警叫嚣着至少要判她七、八年刑。当天半夜,李忠兰走出了魔窟,从此过着流离失所的生活。

2005年10月6日,已流离失所三年多的李忠兰,在重庆沙坪坝与六名同修交流心得时,被跟踪的特务叫来公安全部绑架。“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立即把六名法轮功学员分散各地关押,其中李忠兰被关进渝北一碗水看守所,紧接着以渝北“610”头目游真凤为首的一伙人对李忠兰实施了一系列迫害,几天后又将李忠兰弄到南岸区南山农家乐轮番洗脑,以伪善方式诱其放弃修炼,未达目的后就原形毕露,用多种残忍手段进行折磨,一星期后又气急败坏地把她关回看守所。

半月后歹徒们又将李忠兰弄到北碚区疗养院,八、九个恶徒每天对她的精神与肉体进行残酷折磨,拳脚相加数次,在手、脚、全身多处青、紫、浮肿直至精神恍惚下,恶徒们还一连数天不让她睡觉、不许上厕所、不准坐,还不顺从就用开水泼。一个姓苏的恶警吼叫:“就是要把你们法轮功经济搞垮、精神搞没、肉体消灭,打死算自杀……”

尽管这样,李忠兰仍善意地向他们讲真相。当屋里就她一人时,她就向屋外走,被歹徒们追赶,从二楼掉下底层的乱石中,全身多处重伤,下颚粉碎性骨折,头内骨骨折,牙齿所剩无几,口腔内向下巴外穿出明洞等,在北碚九医院做了七个多小时的手术。刚被医院包扎完就被歹徒们弄回疗养院继续折磨,三天后刚能站立,在口腔无法张开进食,靠针管输奶维系生命的情况下,他们又故伎重演,不让睡、不让坐、动辄暴打。最后还是达不到目的就将她关回看守所。

当李忠兰进监室的那一刻,全室十几名被关押人员都惊呆了,随即也全都哭了,有的说:怎么好好的一个人弄出去几天就面目全非了,我们都认不出来了,真是太黑暗了。在不能正常进食、耳朵听不见、说不出话、生活不能自理、每天就象一个痴呆儿一样的情况下,全靠监舍明真相的被关押人员的细心照顾,李忠兰渐渐地好转。

2006年8月4日,在“610”的指使下,渝北区法院将李忠兰非法判刑四年,同年8月31日被绑架到重庆永川女子监狱。她70多岁的母亲接受不了亲人被迫害的残酷事实病倒了,不久离开了人世。

监狱与“610”互相勾结,耍出种种手段逼迫她放弃修炼法轮功,在使尽邪恶招数仍不达目的情况下,就向她的家人及丈夫施压。顶不住巨大压力的丈夫要与她离婚,恶警强迫李忠兰在离婚书上签了字。接下来狱方系统无休止地对她进行洗脑、精神折磨、肉体摧残,其邪恶手段无不面面俱到。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