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师恩为精進的动力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一日】

从佛教居士到大法徒

我是湖北省京山县一名农村女性法轮大法弟子,今年六十三岁。修大法前,我是一个体弱多病的人,常年低烧不退,医治无效。从我记事起,就没过一天轻松日子。当每天日落西山的时候,心里就萌发出一种莫名其妙的悲哀感觉。随着年岁的增大,这种感觉有增无减。对于人生的迷茫和多病的身体,我真是万般无奈。但我总感觉到冥冥中一定有神灵主宰着这个世界和这个世界中的每一个生命。在我内心深处早有敬神敬佛的愿望,可是受中共无神论的压制,不能实现。文化大革命以后,随着天象的变化,一些人渐渐走入各种气功,加入佛门修炼,我也随着潮流找到一个佛门师父、敬神敬佛,成了一位佛教居士。

一九九六年,我到女儿家看外孙,看到女儿女婿在看一本书,还在炼功,我带着好奇心看了这本《转法轮》,越看越觉的这个师父讲的太好了。他告诉了我人生的意义,多病的原因,做人的道理:要修心性做好人。因为我文化低,只明白这些道理,当时动了心,想学这个法,女儿和女婿也劝我学。可是因我在前一个佛门中立过誓:决不这山望着那山高,再入其他佛门,所以一直不敢走進大法修炼。但是从那时起我心里总是用“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做好人,并配合女儿讲真相,发资料,女儿被中共当局绑架、非法劳教我也没动摇过。

慈悲的师尊看我有这颗心,常在梦中点化我,我不悟,又让同修来帮助我,终于解开了我的心结,冲破了那个无知誓言的束缚,在二零零四年正式走進大法修炼。可惜!我仅仅因为这个无知的誓言浪费了八年宝贵的时间,想起来真痛心啊!

从此,我在女儿和同修的帮助下,用心学法、炼功,努力做好三件事。得法四个月来,慈悲的师尊为我一次一次的净化身体,让我真正体验到无病一身轻的感觉。我在师尊的呵护下,过了一次次的心性关,讲真相、发资料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都有惊无险,被警车围追也一次次的走脱。我其中有两次大关难,在师尊的呵护下,顺利的挺了过来,对周围的影响非常大,更显出了师尊的慈悲伟大,大法的神圣与威严,有力的证实了法。

狂犬病一日消

那是二零零五年九月,我到广州带孙子,一天午后,感觉全身烦躁,恶心,眼睛也睁不开,也不能见光,接着呕吐不止,吐的都是一团一团的白沫,从下午到第二天都不停,人觉的天旋地转,并象狗一样狂叫,上下牙磕的咚咚响,老伴见状吓坏了,他说这是狂犬病(我和他亲眼见到亲家母是这个状况送医院医治无效死了。我在十年前也被狗咬过。)。他叫来儿子说了情况,儿子急的哭,又要打电话通知其他亲人,又要送我去医院。我阻止他打电话,坚决不去医院。我对他说:“亲家母医好了吗?我到医院说不定就死在那儿了,再说我有师父管,得了大法死了也值得。”我坚决不去,他爷俩没办法,只好流着泪在床边看着我难受,到了晚上八、九点钟,我忽然眼睛一亮,看到法轮围着我浑身转,我脑子里立即想起了师尊的话:“你真正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们法轮会保护你。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转法轮》)我明白了,我这是一道生死关,是师尊打出法轮为我调整身体,让我承受的这关是让我远离业债,师尊为我承受更大!激动的心情难以言表,泪水在我脸上流淌。我信心百倍对老伴和儿子说:“你们放心,我死不了!有师父保护我,你们去睡吧,我明天就好了。”当时虽然难受,但我心里甜滋滋的,我好幸福啊!

果真,第二天天一亮,当儿子来看我时,见我已坐在床上打坐炼功,高兴的跳起来,深感大法的神奇,逢人就讲大法的美好,对我讲真相大力支持。当我第四天出现在众人面前,向周围的人,儿子单位的人,左邻右舍,用自己过病业关的亲身经历讲真相,揭谎言,劝三退时,起到了很好的效果。人们说:“不用讲,看到了你,我们就明白共产党说的都是假的,法轮功真好!”

再次见证大法的伟大、超常

第二次过生死关是二零零六年,我回老家过年,正月初八我到镇上一朋友家吃喜酒,酒席间我向客人讲真相,劝三退,上午十点钟左右,客人散去,我也起身下楼,另一老人也想下楼,我就往边一让,因楼梯没栏杆,我没站稳就从二楼上倒下去了,跌在一楼楼梯坎上,院子里的人都吓呆了,认为准没命了,都围了上来,见我头盖骨凹下去两指深,耳朵里流血,浑身是伤,更严重的是背部摔在楼梯上,呼吸困难说不出话来。人们议论纷纷:“不死也得残,赶紧送医院,命难保!”

有人动手来抬我。我不能动,但心里很清楚,师尊法理在我脑海中呈现:“欠债要还,所以在修炼的路上可能要发生一些危险的事情。但是出现这类事情的时候,你不会害怕,也不会让你真正的出现危险。”“ 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转法轮》)

我摆摆手,吃力的说:“请让我在这躺一会儿。”十多分钟后,我慢慢从地上挣扎,想坐起来,人们见到就上前扶我站了起来,又把我扶到我小弟的房间让我躺下休息。等人们走后,我想我是大法弟子,有师在,有法在,这点伤算什么?我咬着牙慢慢从床上站起来,炼了第一套功法,背疼得我喘不过气来,坐了一会儿,我想我不能垮下来,我要回去学法。我看没人悄悄往家走,哪能走啊,只能侧着身子往前移动,我背着《论语》,移动着,两里路我走了两个多小时才到,倒在床上再也爬不起来。

第二天,我让孩子们把我扶起来靠在床上,让女儿女婿轮流读法给我听,不一会儿亲友听说我回来了都来看我,一看我伤的这么重,说的说,劝的劝,好热闹,要我上医院。闹了一上午,见我不动心,我兄妹们哭的哭,骂的骂。我说:“我有师父管,又不要紧的,你们看我上次发狂犬病,没上医院就好了,亲家母上医院反而丢了性命,我是炼功人,学法炼功很快就会好的。”亲友们都知道这件事,没话可说了,都说请师父发发慈悲吧!留下钱,就走了。我每天坚持学法,开始炼功手不能动只炼站桩和打坐,五天后五套功却都能炼了,生活基本能自理,我让家里人该上班的上班,该打工的就去打工去,老伴也要他去开出租车。我一天比一天硬朗,凭着我对师对法的坚信,我又一次站起来了,又一次见证了大法的威力!

我的命是师尊捡回来的,是大法的威力的体现,我在家坐不住了,过了正月十五,我带上亲友送的钱,带上大法资料,走亲访友把亲友送的钱一家一家退回去,把真相加上自己这次的经历逢人就讲,把资料传遍村村,户户。又一次让亲人们,村民们见到我这个几乎是没命或瘫痪的人在不医不治几天之后好起来了,这个铁的事实又让他们见证了大法的神奇,美好!

从这两次过生死关中,我深深体会到:要不是我走進大法,要不是师尊为我承受,我是活不到今天的,是师尊给了我第二次,第三次生命!在这短短的几年修炼过程中,师尊为我承受的又何止这两次?在各种矛盾中,心性的过关中……一路都是呵护着我,我的亲人们也都受益匪浅!这里我不能一一言表,师尊的恩情,今生今世我难以报答,弟子只有听师尊的话,抓紧师尊留给我们值千金,值万金的宝贵时间学好法,放下人心修去执着,努力做好三件事,救度更多的世人,兑现史前的誓约,不辱大法弟子的神圣使命!以报师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