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学员:关于七二零活动的一些思考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一日】“七•二零”到了,世界各地的大法弟子都在讨论今年讲真相的策略和具体方式。在过去的十一年中,我参加了很多“七•二零”活动,也一直在思考如何使我们的活动更有效。有些时候我想我们是不是在想法上误在什么地方了,或者正法对我们有了更高的要求。正法形势每年都在变化,但我们是否跟上了变化?也许只是机械的在做,而没有认真思考有力的行动?换句话说,我们是否在真正的讲真相,而只是在做事?

在迫害之前,师父在讲法前总是提醒我们不要把法会变成形式,而是努力办成真正能使学员提高的活动。我个人的认识是,让事情变成一种重复形式是人的惰性。因此,能防止这个情况发生的方法就是最大限度的排除人的因素,让我们神的一面主导。而实现这个做法的唯一途径就是不断的从法中寻找答案,来指导我们的思想和言行。

只要我们在思想、言语和行动上严格按大法做,怎么会出问题呢?所有从法中得到的策略和按照法的要求去做都一定会成功。相反,那些从人中来的想法和行动就可能会失败,或者是取得一时的成功后很快流于形式。

师父的许多讲法都指出了我们在正法时期讲真相中的责任。师父在《二零零七年纽约法会讲法》中说:“只要做的好,大家都能认识,协调起来,正念足就没有做不成的,因为你们的出发点是谁也比不了的,是救度众生!”

避免在讲真相中掺杂人的观念

我们在常人这个大染缸中修炼,容易受到世俗观念等低层次东西的干扰,所以除了互相配合之外,我们每个人还应努力保持正念,排除人的观念。我们是在证实法,而不是证实我们自己的观念。如果讲真相的努力没有达到预期,我们应该向内找,看看是否有不当的因素。

师父《亚太地区学员会议讲法》中说:“有很多事情大家不带着常人的想法去做也就没有个人的执著。除了要对法负责之外,你们没有任何人的执著,没有自己的东西、自己的个人因素在里面,这件事一定会做好。一掺了个人因素,那么这件事情就会做不好。”

同常人接触是为了救度他们

我们经常容易把精力集中在狭隘的几个项目的目地上,而忘记了在更广意义上我们为什么做这些。无论是运行一个网站或电视台,舞台表演,还是在大街上发传单,我们都是在做同一件事:救度众生。人权、信仰自由、法治,在讲真相中我们经常提到这些,但是它们只是为实现救度众生这个目地的工具,我们不是在为了这些对人来说至关重要的原则理念而战,我们也不应该执著这些。但这一点很容易被忘记,后果是作为个人或团体我们的思想出现偏离,达不到预期效果。救度众生才是我们存在的根本。

师父在《美国首都讲法》中说:“无论是针对财力、人力、物力,方方面面帮助,包括向各国政府讲真相也好,和社会的民间团体接触也好,或者与社会其它方方面面的沟通,都不是为了法轮功本身,也不是为了你们个人的修炼,你们修炼中与这些都没有关系。这一切都是为了救人。你们在接触人的时候就是在救人,通过讲真相叫给予支持者明白真相是救人,明白真相后所起到的正面作用也是为救人。也就是说,在达成常人理解后能够给予一定支持,这个支持的影响还是在救人。甚至做事中不管那些事情成也好、不成也好,都在救人,都在讲真相。”

“相由心生”

无论我们采取什么样的讲真相方式,都会有人的因素,我们也都会考虑达到目地的最好方法。面对面的讲真相更是这样。事实上,就连为网站编辑文章或者为电视台播音也是这样。我们的精神面貌,我们的言语和我们的表达方式都会对常人发生重大影响。我们在任何情况下都保持正念并牢记我们修炼人的最终目地是至关重要的。

师父在《在大纪元会议上讲法》中说:“只要你们接触人就是在救人,包括拉广告。人站哪一边、行和不行,都在大法弟子接触常人的事情中摆,别把事情看重。你们越把困难看大,事越难办,相由心生,那个事就越麻烦。相由心生还有这层意思,因为你把它摆高了,把自己摆小了。把那事情看的没什么了不起的,救人这么大一件事情,做你们该做的,心里踏实一点,碰到听到什么不太顺心的、不太如意的也别往心里去,堂堂正正做自己该做的事情。不被邪的干扰、不被它带动,那些不好的因素就不从自己这生,那邪恶就渺小,你们自己就高大,正念就足。真的都是这样。”

不要因为表面的阻力而放弃

讲真相救度众生并不会因为我们一厢情愿而发生,这要求我们不断的努力。无论我们在法上的认识有多高,救度众生要求我们同在不同层次上的常人交流,并使其在心中对正义乃至大法产生正面的认识。即便是在中国之外,有些较好的人仍会被邪恶的宣传迷惑和误导。即便是在西方,在讲真相中学员很少不会遇到任何阻力。当我们面对阻力时,如果我们对自己说这个人没希望了,并因此放弃,如果这样,我们就没有尽到我们的责任.或许我们有时会遇到这种情况,但是我们不能轻易这样放弃。对于每一扇锁着的门,都会有一把打开它的钥匙。类似的,对于每一个还不接受真相的人,他们一定是误在什么地方了。当这个障碍被拿掉时,他们就有一个真心的变化。

师父《在明慧网十周年法会上讲法》中说:“深入讲真相不等于对症下药了,误在哪里在哪里讲。还有些邪恶留下的因素和迫害中制造的谎言还在起作用。找到了根本障碍就可以解开。”

展现大法弟子的慈悲

虽然影响讲真相效果的有很多因素,我认为最重要的是修炼者的慈悲。我们可以身穿昂贵的西服套装,思路敏捷,言语漂亮,并不停的罗列事实。我们能达到所有常人对正面交流的要求,如果我们没有展现修炼人的慈悲,我们的成功就会非常有限。

师父说:“虽然人类没有正理,但是它有一个普世的、大家都公认的这样一个由善来维护的状态,所以在讲真相中也应该清醒理性的做。大法弟子在讲真相中要使人发生变化、要能救了这个人,你就不能触动人的负面因素。一定要善,才能解决问题,才能把那个人救了。”(《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经过十一年的不懈努力,有人或许会开始困惑思考:“我在做的这些有用吗?”虽然我们在讲真相过程中看到了很多可喜的变化,没有对师父和法的坚信,对正法進程就会产生困惑,随之求安逸之心就会悄然而来。这会使我们在将要完成的历史使命的最后一刻摔倒。

我希望通过牢记这些和其他相关的法,我们的讲真相不会流于形式,而是在将来的正法進程中,无论还有多久,保持其纯净、活力和成效。

不足之处,敬请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