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岁女孩十一年的遭遇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报道)吉林桦甸市十一岁女孩延昕彤,一想起妈妈就哭个不停,十一岁,还是个在妈妈怀里撒娇的年龄,但小昕彤却只能羡慕地看着别人有父母呵护,有父母疼爱,而她每天放学却得去公安局国保大队要妈妈,因为她的妈妈焦玲又被桦甸市公安局国保大队于晓强一伙绑架了。

小昕彤的妈妈焦玲因为信仰法轮大法,就多次遭非法关押。十一岁的小昕彤在这十一年的迫害里,也过早地承受着一个孩子不应承受的重荷。

据妈妈焦玲讲,妈妈从小就是一个品学兼优的孩子,然而在她小学四年级一次意外事故中,不幸从高处摔下,摔下后休克一段时间,之后就得了一种“怪病”,经常头疼,抑郁,不愿与人沟通,能看见一些普通人见不到的东西,晚上睡觉不敢关灯,而且情况持续恶化,越来越严重。多年来,姥姥姥爷一直四处求医,多方治疗,仍不见丝毫好转,妈妈已经到了精神崩溃的边缘。然而,老天还是公平的,虽经多年的折磨,但妈妈幸运地遇到了法轮功,命悬一线的她终于迎来了生命的第一缕曙光。从此法轮大法成了她生命的坚实支柱,并把妈妈从病魔手里夺了回来。

然而九九年“七﹒二零”,也是妈妈怀小昕彤四个月的时候,中共动用所有的宣传工具造谣、中伤、迫害大法,妈妈本着善心去北京信访办和平上访,却遭桦甸市公安局遣返、关押,可怜还未出世的小昕彤一并被关押。妈妈回家后,不知用什么方式才能让被谎言迷惑了的世人明白真相,于是就去昔日的炼功点炼功,又被桦甸市明华派出所绑架,小昕彤也再一次随妈妈被非法拘留。随后,小昕彤的家被桦甸市公安局非法抄家,把妈妈结婚新买不到一年的电视机、录像机、影碟机、大法书籍、光碟等全部抢走,至今仍未归还,仍被公安局人员使用。妈妈也被迫失去原本让人羡慕的工作,离开了桦甸市邮局储蓄所。

二零零零年一月小昕彤在一次次的惊吓和恐怖中降生了,然而厄运并没有停止,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妈妈焦玲再一次被绑架,此时小昕彤还未满周岁,母乳是小昕彤生命存在的唯一保证,小昕彤不明白妈妈为什么不再给她吮吸那甘甜的乳汁,她哭,她闹,然而无济于事,妈妈却始终没有出现。她哪里知道妈妈此时在桦甸看守所内也是牵挂万分,一个不满周岁的孩子怎能没有母乳呢?而妈妈珍贵的母乳不能喂养自己的孩子,却只能白白的流淌在被子上,衣服上……

好不容易盼望妈妈回来了,小昕彤多么渴望能与别的孩子一样,有妈妈的呵护,有爸爸的疼爱,然而恶警仍然四处抓捕妈妈,甚至在网上通缉,妈妈被迫流离失所了,爸爸也因无法忍受长期迫害而被迫与妈妈离婚了。小昕彤跟着妈妈过着居无定所、颠沛流离的生活。

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三日,不幸再一次降临,妈妈去常山赶集,又一次遭桦甸市国保大队于晓强一伙绑架。而且在家里没人的情况下擅自闯入,非法抄家,在没有找到什么他们想要的所谓“证据”后,竟然把墙上挂的小昕彤画的仙女和荷花拿走,然后扬长而去。当天晚上十点多钟,还不知情的小昕彤无助的站在漆黑的夜里等妈妈……

她知道妈妈是好人,妈妈坚持她的“真善忍”信仰没错!是抓妈妈的人错了。年仅十一岁的她每天放学都到找国保大队于晓强要妈妈,于晓强宁可把小昕彤送到接送站,也不还小昕彤妈妈。小昕彤成了有人照管无人疼爱的孤儿。

谁人不是父母所养,哪一个没有儿女爹娘。看着小昕彤那忧伤、无助的眼神,她承受了太多自己年龄本不该承受的痛苦。善良的人们,请您伸出援手,共同制止这场没有人性的迫害,还小昕彤善良的妈妈,还小昕彤一个温暖的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