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给了我丈夫第二次生命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四日】九六年我有幸得法,至今已有十四年了。在我修炼的初期,发生了一件神奇的事,使我终生难忘,深刻体悟到了大法的神奇,与“一人炼功,全家受益”的深切体悟。

那是一九九七年六月的一天,也正是香港演员柯受良飞跃黄河的那一天。丈夫这边一大家子齐聚在大姐家观看飞跃黄河的现场直播。正看得起劲,突然听到有人大声呼喊儿子的名字,下去一看是我三哥。三哥急匆匆地对我说:“小×(我丈夫)出车祸了,在市医院抢救呢,快去!”一想到车祸那血淋淋的场面,怕公公和儿子承受不了,就不想让他们去。但三哥却说:“都去!”我的心顿时一沉,难道情况严重,这就是最后一面了?一家人谁都不敢多问、也不敢多想,坐上车就往医院赶。

到了市医院,我和二姐互相支撑着向抢救室跑,怕晚到一秒钟就见不到了。到了抢救室,只见丈夫躺在病床上,头上缠着纱布,面色惨白,两眼紧闭,浑身抽搐,处于昏迷状态。

家人看到丈夫的惨状都哭了,我却松了口气,紧悬着的一颗心也暂时落了地,毕竟最害怕面对的一幕没有发生。但丈夫还没有脱离生命危险。经检查丈夫的肋骨断了六根,胳膊与腿上受到不同程度的创伤。出事时丈夫戴的眼镜镜片全碎,幸运的是并没有伤到眼球,只是一只眼睛内部充血。头部的情况就不那么乐观了,他的脑部不仅仅有外伤,而且还有挫折伤,更严重的是脑颅内有少量积水。医生说丈夫需要用CT作24—72小时跟踪观察,一是观察内脏器官有无异常,二是观察脑颅中的积水量,一旦发现超标就得做脑部手术把积水抽出。家人一致认为不到万不得已就不做脑部手术,担心留下后遗症。

随后,和丈夫一同出事的两位同事经过简单包扎赶过来跟我讲述了事情的经过。丈夫的一位同事的母亲过世了,丈夫和其他同事去送殡。事情结束后,丈夫开车载着其他三位同事往回返,当车路经一段下坡路时不知发生了什么紧急情况,丈夫紧急刹车。由于车速很快,再加上当时下着小雨,路面湿滑,车尾滑向了车头方向,然后又在惯性的作用下向道路的另一侧发生侧翻,经过360度的翻转后翻进了路边的四米深的小沟,多亏了车被一棵大树拦下,没有栽到下面的八米深的沟中,避免了车毁人亡的惨剧。丈夫的三位同事挣扎着从车中爬出,却找不到丈夫,最终在车前五米处找到了已经昏迷的他,立即拦车去了医院。当我问起丈夫是怎么从车里出去的,他们却谁也说不清。看过现场的人都说,你看这驾驶楼子也塌了,方向盘和驾驶座也仅剩一点儿小缝了,司机怕是没救了。

经过了两天两宿的抢救,丈夫终于脱离了生命危险,从昏迷中醒来。但不知是脑部受到重创的缘故还是没能从极度惊吓中恢复过来,丈夫目光呆滞,思维紊乱,反应迟钝,还有时认错人。随着治疗,丈夫的情况逐渐好转。一周后的一天,丈夫突然对我说:“真怪。”当时我没有听清,还以为他说“真快”呢,心想:可不快,都抢救你好几天了。我觉得这话好象不对,就问他:“你说啥?”他又说了一遍:“真怪。”我赶紧问:“啥怪?”他若有所思地说:“那现象怪。”停顿片刻,“你以前说的我都不信哪!”(修炼后我经常跟丈夫说一些大法神奇的事,丈夫不信)三大姑姐当时并未得法,丈夫看着她对我说:“你带她去找师父,让她也炼‘法轮功’。”(三大姑姐也于九八年得了法。)还有一次,一位和丈夫很好的同事来看他,他第一句话就告诉他去炼法轮功。我想,他一定是在车祸发生的一刹那亲身体验到了大法的神奇。

接下来神奇的事情还在继续,丈夫头颅内的积水自己消失了,内脏也没有受到损伤,身体恢复得很快,只在医院住了二十二天就出院了。回到家后,丈夫面对墙上挂着的师父像双手合十,感谢师父的救命之恩。一次丈夫单位领导到家里探望丈夫,看着墙上的师父像笑着对我说:“你这个功可没白炼啊!”按着医生的说法丈夫起码需要半年时间才能恢复,可他两个半月就上班了。见到他的人都感叹丈夫恢复得太快了!

通过这一场,我深刻体悟到了师父说的“一人炼功,全家受益”。是师父救了我的丈夫,大法给了他第二次生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