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法轮功学员回忆李洪志师父传法(图)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五日】一九九三年五月李洪志师父受贵州气功报社邀请第一次莅临贵州,做了一次带功报告和举办了两期学习班。一些气功爱好者听取了咨询报告会后,被法轮大法高深的法理所吸引和折服,纷纷奔走相告,众多有缘人踊跃报名参加了师父在贵阳举办的第一二期学习班。身心受益的学员现身说法,都想把法轮功的美好与珍贵告诉更多的人,让更多的人都能受益,结果有的单位一下就有几车人来参加。

由于反响强烈,同年八月贵州省气功协会邀请师父再次莅临贵州举办第三期学习班。一九九三年带功报告会在贵阳工人文化宫举办,第一期学习班在贵州省地质矿产局职工活动中心,第二期在贵阳医学院礼堂,第三期在贵州省政府礼堂和南明区青少年宫分别举办。第一期约两百多人参加,第二期约八百多人参加,第三期近一千四百人参加。

一九九七年九月李洪志师父第三次莅临贵州,在贵阳八角岩饭店为部份学员解答修炼中遇到的问题。这是到目前为止师父最后一次莅临贵州传功讲法。由于九九年中共镇压迫害后学员们在国内再也没有机会见到师父。我们贵州大法弟子对于师父亲临贵州传法的这段珍贵的时光怀念不已,众多参加过传功班亲眼见过师父的学员们每每回忆起来都是激动万分,热泪盈眶。

'李洪志师父在中国法轮功贵州传授班上讲法传功 中国,贵阳(1993年6月)'
李洪志师父在中国法轮功贵州传授班上讲法传功 中国,贵阳(1993年6月)

法轮功学员甲:法轮功学习班是收费最少的

全国各种气功班里,法轮功是收费最少的。每期班约收四五十元,再次参加班的老学员只收一半的钱。李洪志师父开班传法不是为了赚钱,是为了救度众生。李洪志师父在贵阳讲法时,生活非常简朴,头天晚上洗的衣服,第二天穿。师父初到贵阳时,接待方仅出每天十元给师父用餐,对随行人员不管费用,后被师父拒绝,师父亲自安排并和弟子们一道用餐和住宿。每次下课,师父徒步回旅社途中经常会遇到学员,有时学员会请师父签字或请师父合影,或提些细小问题,师父都笑眯眯的欣然允诺。

一次师父来贵阳办法轮功学习班,与主办方议好,按四六分成,后来主办方嫌六成少,几乎把办班费全部都收走了,结果师父吃、住都成了问题,回北京的火车票也没钱买了,学员们都为此愤愤不平,但师父一笑了之。记得第三期班开始是租用贵州省政府礼堂,后来,因为来听课的学员越来越多,礼堂内外站满了人。于是出租方见势要求増加租场费。师父善意解释说,前面办班时,有人嫌收费低,要求提高学员门票,考虑我传法宗旨是度人,不能给学员造成困难。现在中途要加收钱,增加学员负担,我不同意!当时,对方没有达到目的,做了许多出格的事,以各种借口要求退出礼堂,但师父宽怀待人,根本不予理会,只是把会场换到青少年活动中心后继续讲课。

九九年前法轮大法在中国大陆深受民众欢迎,全国各地的气功报社、气功协会、当地政府纷纷邀请李洪志师父到各地传功讲法。由于承办方常常以赢利为目的,认为对参加班的学员收费越高越好,而师父一再强调我传法是为了救度众生,不能增加学员的经济负担,要求降低收费,为此总是与承办方意见发生分歧。在贵州贵阳的几次传法办班中,由于承办方预期赢利目标没有达到,就故意刁难师父、给师父制造了许多麻烦,最后师父倒贴钱来支付部份费用,致使师父及随从工作人员生活造成困难,而师父长期靠吃方便面生活。

法轮功学员乙:师父时时处处言传身教

由于人到中年,我身体出现各种各样的疾病,听说气功能祛病健身,于是我从一九八七年开始学练各种气功,直到一九九三年我才接触到了宇宙中最正的功法——法轮功。九三年五月,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大师应贵州省气功协会的邀请,风尘仆仆赴贵阳传功讲法。我和弟弟到贵州气功报社拿书,听见李洪志师父将在贵阳办咨询报告的消息,于是我俩就报名参加了,我们是贵州省第一个报名参加班的学员。第一期班有两三百人参加,当时印象最深的就是师父说的,炼功人要讲心性、要重德,要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接触了那么多种气功,法轮功是我见过的最正的功法。

师父讲课时不用讲稿,语言干净利落,娓娓道来。大法真理强大的感染力,一下子吸引住了学员们的心。讲课中师父根据学员们接受的情况,随时变换采取相应的传授方式,用浅白易懂的语言,道出博大精深的法理。九三年八月十五日我又参加了师父在贵州的第三次传功讲法班,九四年我赶到成都参加了师父在成都的传功讲法班。

记忆中,师父为人正直、生活简朴,不住宾馆,就住附近的小旅社。在成都办班时,师父住的地方离办班的地方并不近,总是看见师父步行来给大家讲课,根本不象其他气功师那样讲排场、摆架子。师父对食物也从不挑剔,遇到什么吃什么,面条、米饭,经常买两个馒头,一边走一边吃就是一餐。师父从不浪费,有时和学员一起吃饭的时候,有的学员看见师父连学员吃剩下的饭也帮着吃了。师父吃完饭后,连辣椒酱油做的蘸水都会喝完。师父总是穿着一件已经很旧了的白衬衣,但是从来都是一尘不染,总是能感到师父散发着一身的正气。师父时时处处言传身教,总是平易近人,处处都为别人着想,每次学员想送师父回去,师父都是亲切和蔼的说:“别送了,回去吧”。参加了几期班后,我的内心充满了兴奋、喜悦、激动,有一种想哭又哭不出来的……难以用人类的语言来形容的感觉,那是来自遥远深穹的记忆,是一种发自生命深处的久别重逢的感觉。师父绝对不是一般的气功师,冥冥中我知道了师父是来做什么的,又无法用语言表达。从此我终于懂得了生命的意义和什么是返本归真。在心灵震撼中拨正了生命的航帆,淡泊了名利。

法轮功学员丙:被抬着入场的我能走了!

学员丙含着泪说:修炼法轮功前,我是几十年的老病号。每年入秋就离不开棉帽、衣、裤。长期卧床,成了全家人特殊保护的对象和累赘。听闻师父亲自到贵阳传佛法,无论如何都要去听,“朝闻道,夕可死”,这是离死不远的我当时唯一的心愿。我是被家人抬进师父传功场的,在师父给学员们清理身体时,我马上感到一大股阴凉气往脚底下出去了,顿时全身暖呼呼的。清理完后,师父说放松,站起来往前走!开始我的心七上八下嗵嗵跳,师父鼓励说别怕,没事的,你走呀!于是,我竟行动自如走起来,全场鼓励掌声使我泪水涟涟。

当时,我的天目也开了,看到了另外空间很多神奇的景象。自此,我们全家三代人绝对信师信法,无论风云怎么变换,恶人的镇压多么的疯狂,都动摇不了我们坚修大法的心。

法轮功学员丁:少了一个车轮仍然安全到达

师父在贵州传法每一期班都发生了很多神奇的事,记得在第三期传法班期间一天,从遵义满载一车人赶来参加师父的学习班,因时间紧忙赶路,行车途中四个车轮飞了一个,谁也没发现,等赶到办班现场,学员下车后才发现,怎么车子只有三个轮子?全车的人吃惊之余,都明白是师父在保护学员啊!激动与感恩的泪夺眶而出。这样在师父的精心呵护下化险为夷的事,在法轮功修炼人中层出不穷!

法轮功学员戊:法轮功彻底改变了我们的命运

九三年我有幸参加了师父在贵阳举办的第三期传功讲法班和九四年成都讲法班,在贵阳的第三期讲法班共十天时间,大约有一千四百多人参加。刚参加班的时候,大家都抢前排的位置,有的人一个人就给熟人占了几个位置。随着聆听师父的讲法,师父深入浅出的阐明了博大精深的宇宙真理,迅速开启了学员们的心扉,使听课者心灵产生强烈震撼,使每一个人的世界观都产生了巨变。学员们渐渐明白了做人的道理,后面几天班,再也没有人抢占位置了。

我家族中有乙肝病,兄弟姐妹五人,我排行老四,哥哥姐姐三个都没有活过三十五岁。我和弟弟也有这个病,弟弟也是被医院几次判了死刑的人。没有想到法轮功彻底改变了我们的命运。每一期学习班师父都会给学员们调理身体,在学习班上,师父叫大家站起来,想到自己或者亲人身上病最重的地方,师父喊一二三,大家就跺脚,病就下去了。几次参加师父的班,我想到自己和亲人的各种疾病,我们一家多次得到了师父清理身体。

我从学习班出来,走在回家的路上,感觉有一只大手从我的肝部拉出一大砣东西,从此我的乙肝病就没有了,修炼法轮功后我身上过去的各种疾病都消失了,我知道是师父不断的给我净化了身体。从九三年参加班后我真正成了一个身心健康的人。

从九三年到现在我再没有吃过药,医疗卡从没用过,为国家和个人节约了一大笔医药费,我那已经被医院几次判了死刑的弟弟,也奇迹般的活了下来。医生对他说:“你的命也太长了,别人象你这样的情况早死了,你至今却还活着。”

法轮功使众多的弟子道德回升,身体健康,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可是九九年起中共开始镇压法轮功,迫害大法弟子,我被非法劳教,被非法关押到洗脑班。面对这场邪恶的镇压,在最艰难的时候,我的家人始终都支持着我,保护着我,保护着大法的书籍、资料,勇敢的与我一起面对这场史无前例的最邪恶、最血腥的迫害。

法轮功学员己:在两届东方健康博览会上见证师父的神迹

一九九二年、九三年北京“东方健康博览会”,我有幸亲眼见证了师父给许多患有各种疑难杂症的人清理身体。师父打出的功非常强,效果神速,无论多么严重的病,病了多少年,医生都束手无策的病,甚至是被医院判了死刑的人,师父都是手到病除,效果立竿见影,很多人久治不愈的顽疾瞬间消失遁形。有许多来请师父治病的人多患疑难重症,是多年多方求医无效,辗转病榻、生不如死的艰难度日,病人与家人都苦不堪言。在博览会期间,我亲眼目睹许多来请师父治病的人都是用担架抬着或坐轮椅由人推着,有的是由人背着、扶着来到会场。经师父手划拉几下、蹬蹬脚,病人就神奇般的好了;有的当时就能下地,自己走着离开会场。有一个老太太被家人抬进来,师父叫老太太起来,让她的手搭着师父的手掌,师父后退,叫她往前走。老太太说我瘫了八年了,怎么能走?师父就叫她走,结果老太太真的走起来了,而且越走越快,最后绕场跑了两圈。在场的人无不激动,不少人掉下了眼泪。这位学员当时就哭了。陪老太太来的家人激动万分,全跪在师父面前,称师父为活佛。

在九三年健康博览会期间,师父还作了关于法轮功的学术报告。原大会组委会安排了两场报告会,因为要求听讲的人太多,两场根本满足不了大家的要求,只得临时又增加了一场。三场报告会场场爆满,甚至会场的人行道、栏杆上都站满、坐满了人。

大家听完师父的报告后,全场掌声雷动,经久不息,都异口同声的说好,受益匪浅,真有祛病健身的神效。当时有一位长期在北戴河疗养院疗养、身患绝症的老干部,在听完师父的报告后,他高兴的走上讲台,又喊又跳:“我的病好了!我的病好了!”连喊了好几遍。他感谢师父救了他。在场的人都高兴的为他鼓掌,为亲眼所见的奇迹而深深震撼。

师父把报告会的门票收入捐给了见义勇为基金会。仅这一件我亲历的事,就说明师父高尚的人格、博大的胸怀与无私的付出,是用尽人间最美好的语言都无法形容的;是江氏流氓集团用尽各种污蔑、造谣、诽谤之能事所不能掩盖和歪曲的,只要人们了解真相,谎言就不攻自破!这也说明江氏流氓集团为什么这么害怕人们知道真相。

在各地讲法班上,象这样神奇的例子不是一件两件,而是不计其数,几乎每个法轮功学员身后都有一个神奇而感人的故事,这也是法轮功为什么会在短短几年的时间,就能深入人心,在中国乃至世界洪传开来,修炼的弟子近亿的原因。所有身心受益的学员都是见证人,无论中共和江氏流氓集团如何污蔑抹黑法轮功,法轮功的光辉永远也不会被恶毒的谎言所磨灭。

一九九二年五月十三日至一九九四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师父应各地官方气功科学研究会邀请,在中国各地共举办五十四期法轮功面授班,每期约十天,数万人次参加。九四年十二月二十一日~二十八日广州举行了第五期传法班,这是师父在中国大陆举办的最后一期传法班,此期班盛况空前,参加的人有五、六千人。办完这一期,师父就去香港,结束了国内讲法,开始去国外传功讲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