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力做好三件事 尽快成熟起来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六日】一九九七年我与丈夫一起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当时我在某企业工作,常年埋头苦干,四十多岁就患了多种疾病。那时丈夫的健康状况同样也令人担忧。我俩就是抱着祛病健身的目地修炼法轮功的,很快,我俩身上所有疾病都不翼而飞。欣喜之余,我们迅速把大法的美好传给亲朋好友,我们的亲人中,有十余人相继走入法轮大法修炼。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法轮大法遭诬陷,李洪志师父遭诽谤,法轮大法学员被迫害,电视、电台、报纸谣言四起,铺天盖地。面对社会、单位的压力,我们没有退却,没有动摇,我们为李洪志师父难过,为了替法轮功鸣冤,我们毅然决然的一起去了北京。

迫害十年来,在修炼的路上,我们走得跟头把式的:丈夫几次被绑架、拘留、关洗脑班,我被单位双开、软禁、停工资。但这些丝毫没有动摇我们对法轮大法、对李洪志师父的坚定信念,也丝毫没有动摇我们做好三件事的决心和信心。我们还是尽量按照李洪志师父的要求做我们应该做的,特别是努力的给周围的众生讲法轮大法的真相。在这个过程中,不仅救度了世人,也使自己不断的成熟起来。以下是我在讲真相中的几个具体事例和粗浅体会。

给辖区派出所警察讲真相

二零零五年九月,我丈夫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大法被绑架,后在派出所走脱,被迫流离失所。丈夫走脱后,我去派出所讲真相,并给他们写了一封劝善信,信是这样写的:

××派出所 所长及干警:

我们家在你们辖区居住已二十余年。我们一贯安分守己,遵纪守法;我们认认真真做事,清清白白做人;在社区,我们尊老爱幼,热心助人,与邻居和睦相处、二十几年来,我们从没给社区居委会和辖区派出所增添过任何麻烦,我们为社会稳定做出了自己的努力和贡献。

我们的家庭负担较重:一,我和丈夫双方四位老人,三位没工作,唯一有工作的我的父亲还常年有病;二,我们夫妻二人工作中都任劳任怨,埋头苦干,加上过重的家庭负担,使我们分别患上了神经衰弱、神经性头疼、肩周炎、腰间盘突出、胃下垂、胃肠炎、支气管扩张等多种疾病。工作和家庭的双重重担不允许我们垮下去,我们在长年服药疗效甚微的情况下,于九七年修炼了法轮功。三个月后,所有疾病都痊愈了,我们又能全身心地投入到工作和照顾双方父母中去了。

我们工资不高,家庭负担又重,但是我们夫妻相敬如宾,在共同孝敬双方父母中,在努力认真工作、共同无私贡献中,在帮助别人解决困难时,我们互相支持、互相帮助、互相鼓励,日子虽清贫,但一家人和和睦睦。

我的丈夫虽已年过半百,但作为一个法轮大法修炼者,他走到哪好事做到哪:公共汽车上,能看到他给老人或抱孩子的乘客让座;过桥时,能看到他帮人推车;下雪时,我们楼前的雪总是见他早早去扫;冬天我们宿舍院内的公共水管冻了,总是他去用棉絮,塑料袋包扎……。多年来,我们不为名,不为利,一直默默地做着这些对他人、对社会有益的平凡小事,在做这些事的过程中,我们感到欣慰,感到愉快,因为我们无限的热爱祖国,热爱人民,热爱生活。

然而,使我们没有想到的是:九九年法轮功被无端取缔,接踵而来的抄家、搜查、罚款、开除、拘留等各种迫害一起向我们这个幸福、温暖的家庭压来。我们没有任何思想准备,这使我们善良的心灵受到沉重的打击和严重的伤害。几年中,我们的四个老人,三人相继去世,丈夫的老父亲临死都牵挂着他的儿子,因为他曾亲眼看着他那孝顺、善良的儿子被警车带走。当时,卧病在床的他老泪纵横,数日不吃不喝,脚肿的穿不下鞋袜,临死也想不通这是怎么回事。

我也经常反复思考一些自己百思而不得其解的问题:我和丈夫在家里孝敬父母,在单位努力工作,在社会上遵纪守法,安分守己,且热心助人,我们到底做错了什么?

我们只是因为有病,修炼了祛病有奇效的法轮功,通过法轮大法修炼,在很短时间内病全好啦,可以有更充沛的精力和体力去努力工作和照顾年迈的父母,这究竟又错在哪里?

我们热爱祖国,热爱社会,热爱人民,热爱生活,并为她们努力工作,却只是为了祛病修炼了法轮功,就把我们推出祖国和人民的怀抱,甚至硬是推向敌对面,予以打击,这合适吗?有道理吗?

人民警察,在我们的心目中,有一种崇高的威望,我们从孩子很小的时候就教育她:遇到危险或有困难时要找警察叔叔,因为在我们心目中,人民警察惩恶扬善,是维护正义和善良的,是保护人民的。

我觉得,不管上边怎么说,不管别人怎么做,我希望我们辖区派出所领导和干警不辜负自己辖区居民的期望,一定要坚持正义,维护正义,保护好本辖区公民的安全和合法权益。

我最近在中央电视台法制频道看了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主任在法制讲座中讲到:“我们执法的目的,是化解社会矛盾,而不是激化矛盾,如果执法人员在执法过程中,激化了社会矛盾,那你就没有执好法。”我觉得,讲的太好了,我想:如果执法人员真能做到象人民代表大会说的这样,那真是国家受益,社会受益,人民受益,个人受益。否则,就是危害国家,危害社会,伤害人民,伤害自己。

我们曾非常的相信法律,相信执法部门,相信执法人员,然而几年来,我们的基本人权得不到最起码的保障,我们现在的心情,和广大人民群众一样,只剩下四个字,那就是“心灰意冷”。

我衷心地希望和盼望,我们派出所领导及干警会做“四受益”的好执法人员,我相信你们。

辖区公民:某某某

信写好后我去派出所,将信亲手交给所长。通过多次讲真相,收到较好效果,有个警察当着我的面自言自语的说:“过了,在对待法轮功问题上确实过了。”有的干警,随着我讲真相不住的点头,虽然没说什么,但从表情上能明显看出来,对法轮大法弟子是同情的。这些警察中也有个别接触时退出中共的。

给受中共(邪)党毒害极深的人讲真相

我有一个同学,她和她在市委任职的丈夫都是正县级干部,她女儿在大专院校工作,女婿也是国家公务员,一家四口开着小轿车,住着小别墅,生活条件很优越,她觉得自己的日子无限好。

法轮功被迫害后,我们第一次见面是在商店,互相问候后,我刚说:“好啊,我炼了法轮功……。”她立刻打断我的话大吼:“还炼啊,你有毛病啊?!”几年后的一个晚上,她来我家,说完她要说的事后,我给她讲真相,她使劲把手一扬,大声嚷道:“别说了,对法轮功问题,我水火不進!”她受中共邪党毒害竟然到了如此地步。我当时很平静,只有一念:一定要救她。我笑着对她说:“你的德大,我工作了一辈子,工资不足千元,你的工资是我的好几倍,你的工作,把我放在那儿,我也干的了,但是我命中没有,而且你这个人办事比较正,又热心助人,是常人中的好人。现在人的道德让无神论弄的一日千里往下滑,人类面临着大淘汰,这是中外著名的大预言家都预言到了的,你德大,心眼也好,人也正派,在大淘汰中应该留下来,命保住了,你的好条件才能发挥作用,如果命没了,你的别墅,你的小轿车,你的职务,你的工资,还有用吗?”

她无语,我问她:“你知道上边为什么迫害法轮功吗?”“为什么?”“因为修炼法轮功的人太多了。为什么人多?因为法轮功好嘛!而且好多党员、高级知识份子、军队将领、中央机关领导干部都在修炼,而且法轮功不只是祛病有奇效和义务教功不收费,他是佛家大法,是来救人的。”

正说着,有人敲门,是收天然气费的姑娘。我说:“姑娘,晚上你拿着兜儿自己出来收费,要注意安全。”说话间,我拿了张法轮大法护身符递给她,说:“孩子,阿姨给你张护身符,遇到不安全的情况,默念‘法轮大法好’就能化解,这五个字在护身符上写着呢。”姑娘边说“谢谢阿姨”边伸手来接,没想到这护身符却被我的同学接了过去。这张法轮大法护身符做工非常精致,我的同学看了正面看反面,看了反面又看正面,爱不释手的样子,最后递给姑娘时,眼光还随着护身符移到姑娘手上。姑娘走了,我问她:“你要一个吗?”她问:“还有吗?”“有。”

我接着说:“我刚才说过了,法轮功不是一般气功,是佛家功,是来救人的,现在世上的人做事,不为名就为利,不为利就为名。只有法轮功弟子既不为名,也不为利,按着师父的要求,在自己受着迫害的情况下,救度着世人。”接着,我给她讲了法轮大法的美好,讲了天安门自焚伪案,讲了大法洪传世界的情况,讲了大法弟子被迫害情况,讲了《九评共产党》,讲了退党大潮……

那天晚上她很晚才离去,给她开门时,她紧紧的抱住了我,我理解她当时的心情:为自己原来受蒙骗那么深感到可悲、可笑;为自己一再拒绝听真相而懊悔;对拒绝听真相且不理智、态度粗暴深感愧疚;还有是明白真相后的喜悦;也有对法轮大法、对李洪志师父的感激和尊重,对大法弟子的佩服等等。

现在她不仅退了党,还走進了法轮大法修炼。

给市委干部讲真相

我丈夫单位有位领导,一九九九年大法被迫害时保护过我丈夫(那时单位只有我丈夫一人修炼)。后升迁,调市委任职。零八年我带着神韵光盘去了他的办公室。他感到意外:“你怎么来啦?”我说:“我外出办事,路过这儿,来看看您。”随着把神韵光盘递给他,他边问:“是什么?”边抽出神韵介绍,他一看“神韵是法轮功艺术家们……”马上很严肃的说:“你捣鼓些这个干什么?你们还想怎么样?”我说:“这台晚会轰动世界,是洪扬传统文化的。”他嘴里嘟噜着“什么传统文化”便把光盘扔给我,脸色严肃的吓人。

我当时心里一震,但很快平静下来,一边往兜里装光盘,一边诚恳的对他说:“我今天来,不是把您当作领导来看您的,我是因为您在法轮大法学员被迫害时保护过我丈夫,您对我们有恩,我是从这个角度来看您的。”他仍然很严肃的说:“什么恩?那是应该做的。”我说:“我不这么想,我在我单位也是认认真真、勤勤恳恳、兢兢业业的工作,法轮大法被迫害后,我单位的领导就因为怕被牵连,选择了向外推我,对我采取的是扣工资、软禁而后开除。我丈夫遇到您这样的领导是有福气的,我们夫妻俩人都不会花言巧语,但是我们心里有数,我们夫妻都已退休,为您做不了什么,只有用我们的方式回报您。”

见他不语,我接着说:“现在的人道德不行了,人类面临大淘汰。我和我丈夫都牵挂着您,就象禽流感,一只鸡得了禽流感,周围三里地之内的好鸡都得活埋,为什么?因为传染太厉害了。到淘汰人类时,人间的传染病不一定比禽流感传染性差,到灾难、瘟疫来临时,您记住‘法轮大法好’这句话,心里默念就能保命。法轮功是佛家功,是信佛的。无神论是共产党提倡的,其实神你信也存在,不信也存在。”

“再有,共产党如此腐败,他们那些官僚百万、千万、上亿的贪,这些都是老百姓的血汗钱,而真正创造价值的工人、农民看不起病、买不起房、孩子上不起学,而且在历次运动中中共残害了那么多的好人,这些都是逆天意的。善恶有报是天理。人不治天治,咱管不了,咱也不管,但是天治它的时候,咱不要受牵连,咱入党时宣誓为它奋斗终生,为它献出一切,这些是不行的,会受牵连,咱们要把这些抹了它,要从心里退了它,离开它。”

说完这些,他没吱声,我接着说:“用化名退就行。对我您放心,我不会对任何人说的,化名我给您起好了,您很正直,要平安度过灾难,就叫正平吧。”

一直绷着脸的他,笑了,这时我接着嘱咐了一句:“你自己记着这个名字就行了,叫正平。”他笑着重复了一句:“正平。”

到此,我立即起身,说:“我走了。”

我下楼到楼梯拐弯处,一回头,他正笑着站在楼梯口目送我,我也笑着向他摆了摆手,轻步下楼。

随时随地讲法轮大法真相

我平时心里装着李洪志师父叫我们做的三件事,讲真相一般都是走到哪,讲到哪,能劝退就劝退,劝退不方便就讲法轮功真相,并注意用自己的言行证实法。

因常去市场买菜时讲法轮大法真相,不少菜摊的摊主都认识我。买菜付钱提醒他们辨别真假币时,他们会说:“你的钱,没假的。”

有一次,我买了一位农村妇女自己种的菜,讲真相送给她一个法轮大法护身符,她连声说:“谢谢,谢谢姊妹!”几天后,再次买她的菜时,她说什么也不称,拿起一捆菜就往我的车筐里放,我说:“不行,不行,绝对不行。”她着急又诚恳的说:“我们素不相识,你想着我,吃点菜我还要钱,菜是我自己种的,我算什么人啦!”我也诚恳的说:“我们不是素不相识,我们是有缘人,救人是法轮大法的李洪志师父教做的,要谢我们就一同谢李洪志师父。吃菜不拿钱,那算什么修炼人,师父让我们做好人,你辛辛苦苦种的菜,我白吃,那还是好人吗?”她笑了,我也笑了。

讲法轮大法真相时遇到不信的,我也嘱咐他一句:“你现在不信不要紧,但你要记住我给你说的话,真有危险时,你能想起来,在心里念‘法轮大法好’,就会保命的。”

我做的离李洪志师父的要求还差得很远,与做的好的同修相比还很不够,有时松懈,不精進,家庭里的事不能时时事事按大法的要求处理,向内找做的也不够。李洪志师父盼我们成熟,法轮大法需要我们成熟,我们要尽快成熟起来,把三件事做得更好,救度更多的世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