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回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六日】阿兵(化名)身体非常壮,猛一看感觉有点象张飞,他戴着手铐和大镣,居然把一个同监室的狱霸打的象个老鼠。

他很有钱,还有好几个情人,两个情人吃饭时争风吃醋,他讨厌一个,上去掐她的脖子不让她说话,没想到一下子把她掐死了,一审判他死刑。

第一次与他见面是在看守所的过渡号,他知道我炼法轮功;我给他讲真相,他却只相信媒体报导的谎言。

他特别喜欢我给他理发,每次借理发的机会我都跟他讲“真、善、忍”的美好,讲做好人的道理,讲媒体如何造谣栽赃法轮功,特别是“天安门自焚”漏洞百出,一看就是假的,他开始认真的听了。

他心烦时写个纸条通过警察传递给我,我就给他写回信,我写了一首散文诗《在遥远的地方》赠送给他,诗中沁飘着返本归真的真情浓意,他心动了。虽然我没学过作曲,大法却给了我智慧,过年时我写了一首歌《啊、朋友》作为新年的礼物送给他,他很高兴我把他当成是朋友,他要我写《转法轮》〈论语〉给他,说他也要学会背,他说他也要去寻生命的绿洲。他说要早点认识我就好了,知道大法太晚了。他还写了一个歌词《珍惜》。

他明知我是不吃肉的,他还是买了一份50元的小炒送到了关押我的三栋5监室表示感谢。

时光过的真快,转眼八个月过去了。

清晨,那个经常帮我们传信的警察来告诉我,看守所早饭都不让我吃了,要把我送到A监狱去,他也是刚刚知道的。他把阿兵又回复我的诗《赋智者》交给我时说,没想到阿兵文才这么好,写给你的诗还是藏头诗。我来不及看了,就问他阿兵写的是什么?他笑了,说:每句诗的头一个字竖起来念就是“真善忍好” 。

阿兵变了,他知道了法轮大法“真、善、忍”,他知道了要做一个好人,他知道了与人为善,善有善报。

阿兵,无法再给你写你喜爱的“真、善、忍”了,我记住了你明白真相后灿烂的笑容;再见了,我们永远是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