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法洪传 恩泽贵州(图)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六日】一九九二年法轮大法(也叫法轮功)在长春开始传出,受到广大民众的热烈欢迎。受益者一传十、十传百,人传人、心传心。全国各地气功报社、气功协会、地方政府,纷纷邀请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师父到各地传功讲法。一九九三年五月,贵州贵阳有幸迎来伟大的李洪志师父,从此大法在贵州迅速开传。李洪志师父在九三年五月、六月、八月分别在贵州省地质局、贵阳医学院礼堂、省政府大礼堂和南明区青少年活动中心举办了三期传功讲法班。参加过面授班的人回去后成为当地最早的一批法轮功学员,自发组成炼功点(法轮功义务辅导站),免费弘法班,给大家放李洪志老师的讲法录像并义务教功。这些学员在以后法轮功的弘传中付出了许多,学员们弘法传功的目的很简单:就是向更多的人介绍自己身心受益的体会,让更多的人能够受益。至九八年底贵州约十八万人修炼法轮功,而据公安部内部文件,在中国大陆至少有七千万人修炼法轮大法。

'贵州法轮功学员在贵州省体育馆心得交流会期间集体炼功'
贵州法轮功学员在贵州省体育馆心得交流会期间集体炼功

法轮大法在贵州创造了无数神奇,绝大多数人通过修炼大法心性提高、道德回升、身体达到了健康,几乎每个法轮功学员身后都有一个神奇而感人的故事,这也是法轮功为什么会在短短几年的时间,就能深入人心,洪传世界,上亿人修炼的原因。虽然法轮功目前在中国大陆还在被中共残酷的镇压,在黑云压顶般严酷的打压环境下,法轮佛法的光辉从未被邪恶阴霾所遮盖,法轮功学员们持之以恒的向民众讲真相,揭露中共抹黑法轮功的谎言。在学员们十一年如一日不懈的努力下,无数的人们了解了真相,心生善念,越来越多的人纷纷走入大法修炼,身心得到了健康。即使许多人没有机会参加当年的面授班,但通过自学大法书籍,学法、炼功,同样出现了象面授班那样的奇迹。

下面是贵州一些学员见证大法神奇的事例:

修炼三月腰椎盘突出病痊愈

2006年,贵州有位妇女小王在广东打工,由于生活所迫长期为生计辛劳,四十岁的她腰渐渐直不起来了,到医院检查,患上了严重的腰椎盘突出。现在的中国大陆表面上好象生活水平提高了,可是物质水平的提高却是用高强度的劳动和生活节奏换来的,而且普通的老百姓还得不起什么大病,如今中国人的财富不是揣进了贪官的腰包,就是被中共用来打压法轮功。在中共的劫持下,小老百姓得点什么大病就得倾家荡产。被病痛折磨的小王没钱在大城市医院治病,只好回贵州找医院治疗。可是中医、西医什么偏方都用了,还没有开始动大手术就已经花了几万元了。医生说她的情况需要动两次手术,第一次要把钢钎打进体内矫正骨头,手术后需要卧床至少半年,等骨头矫正后,还要再动一次手术把钢钎取出来,又要再卧床至少半年。手术即使成功,腰能直起来了,但是疼痛可能也要伴随一生。

小王对治疗越来越没有信心,前途一片渺茫。她的腰病越来越严重,面容也憔悴不堪,整个人象个老态龙钟的老太婆,连小王的老母亲都对她说,你看你这副丑陋不堪的样子别出门了,丢人现眼的,旁边的亲友也说她越来越象《巴黎圣母院》里的枷西莫多。柔软的弹簧床不能睡,还得按医生的嘱咐在弹簧床上放上木板,再在腰上缠上特制的硬邦邦的腰带才能睡,真是苦不堪言。

就在小王一筹莫展的时候,她的亲戚给她讲述了法轮功神奇的功效和中共迫害的真相。因为小王的这位修炼法轮功的亲戚一家人这些年被中共多次迫害关押,小王深受中共谎言的毒害,一直仇视法轮功,甚至常常嘲笑和蔑视。这次认真听了真相后,小王开始用理性认真分析,不再听信中共的虚假宣传,并且也开始修炼法轮功。没有想到短短三个月,医院需要动大手术都不能保证治好的病,仅仅通过阅读法轮功的书籍和炼简单动作的功法就彻底痊愈了,腰不仅直了,而且一点也不疼了,不用再睡木板床了,也不用每天要等天黑才敢出门怕被熟人看见笑话了。更没有想到的是小王老树皮般的黑皮肤渐渐变的象婴儿般细嫩,白皙,整个人年轻了二十岁一般,心态也好了,简直是脱胎换骨。

身体痊愈的小王到外地女儿家看望女儿,周围的邻居居然没有认出来,居然还跑去问小王的女儿:“你家来的这位年轻美丽的女士是谁啊?”当得知就是小王时,都不敢相信这个就是三个月前来的那位“老太婆”。现在小王把自己的经历告诉自己认识的人,使得更多的人也能和自己一样受益。提起自己过去曾经听信中共的谎言仇视和谩骂大法,小王就羞愧难当,没有想到昔日被自己轻蔑对待的大法有一天居然救了自己的命。

当再次见到曾经告诉自己真相的的亲戚,想到这些年,法轮功学员们顶着压力和危险向世人传播真相,使得在如此严酷的中国大陆还能有越来越多的民众也能在大法中受益,小王和她的整个家族心怀感激、敬佩。想到那些被中共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的遗孤们悲惨处境而百感交集。从此小王和她的整个家族成员无不支持法轮功,当遇到当地“六一零”(为迫害法轮功而专门成立的非法组织,凌驾于公检法之上)政法委那些专职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他们都会说:“你们等着吧,法轮功很快就会真相大白天下,不久的将来中国大陆也会象世界其它国家那样欢迎法轮功的。”

八旬老人神奇识字

我姓赵,家住贵州和四川交界,甲子年三月初九出生,现年八十六岁,我没有进过学校,只读过短暂的扫盲班,识字不多,只写的起自己的名字。一九九七年五月,有个法轮功学员给了我一本《转法轮卷二》,我读了一部份,就开始拉肚子了,而且次数越来越多,但我身体没有象平常拉肚子那样的感到不适,反而还觉得身体越来越轻松,越来越好。功友说,这是师父在给我清理身体。我听后很高兴,心想:师父在管我了。书还没有看完,功友就把书拿走了!不久我就参加炼功,并请了一本《转法轮》,和功友一起学习,在集体学法时,遇到不认识的字,功友就教我,但我还是有很多不认识的,《转法轮》是多么珍贵的书啊,我真希望能象别人那样也能读下来,可能是我的诚心触动了上苍,这时奇迹出现了,《转法轮》书中的字,变成碗口大,拳头粗,一一印在我的眼前,满屋都是,我走着、站着、坐着、睡着都感觉到在往我脑壳里灌,我又惊又喜,过了几天才悟到是师父在教我认《转法轮》中的字,师父教了我近一个月,我基本上能通读《转法轮》了,但眼前出现字的现象也消失了,感谢师父再造之恩,使我能学习大法。但离开《转法轮》我还是认不得《转法轮》中相同的字。

我的眼睛不好,眼皮塌下来把眼睛遮住了,在未得法前,我把眼皮翻上去用胶布粘着看东西,白天,黑夜我都粘着。自从参加炼功学法后,不知道什么时候粘在眼皮上的胶布脱落了,眼皮也恢复正常了。看《转法轮》眼皮也不会遮盖眼睛了。感谢师父为我清理了眼睛的疾患。在未学法轮功前,我经常手、脚痛,全身痛。自从修炼后,这些病在很短时间就没有了。

二零零七年我妹在发《九评共产党》讲真相时被恶人绑架了,我就把我请的所有大法书籍拿去放在侄儿家,而我大儿子的大女儿叫全部烧掉,他们就无知的把宝书烧了。不久,大儿子的大女婿(镇长)就接连出事,先是摩托撞车,后是换股骨,接着又是肠癌手术,这都是烧大法书的报应。我幺儿的大女儿叫我不要修炼法轮功,我说要修,就是死都要修。没过两天这个孙女的脚就扭伤了!这是古人常说的现世现报啊,这些教训也教育了他们,再不敢对法轮大法不敬。(根据当事人口述整理)

危险面前得到大法师父保护

贵州修文县境内一水泥厂在零八年十二月二日上午检修机器时,技工小邓和工人李某用钢钎铁锤撬打机脚混凝土时,李某在恍惚间猛将铁锤(八磅约七斤重),误打在邓的嘴巴上。当时在场人都惊呆了,都认为嘴巴肯定破伤了,慌忙间仔细查看,却没有什么伤,只吐了几口血就无事了。大家觉得很奇怪,上百斤的重量打下连混凝土都能打烂的,打在嘴巴上连皮没有破一点,太神了。然而他们哪里知道,小邓除了平时牢记“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带有大法护身符,在神佛的呵护下,出现了奇迹。

因为小邓的父母都是炼法轮功的,在他们的帮助下,使他认识到以前被中共邪党欺骗并为其发了毒誓,从而加入中共邪党组织,已被打上邪恶的兽印,必须作出“三退”(退党、退团、退队),抹去兽印后才能保命的道理,随即亲笔写下了“三退”声明,并在大法蒙难时期,也发过真相资料和护身符救度世人。现在在危险面前,得到了大法师父保护。

早产儿的新生

贵州省贵阳市有一位修炼法轮功的老阿姨,老家在四川。二零零六年身怀六甲的儿媳妇和儿子回四川老家了,老人一直放心不下。果然儿子和儿媳妇因为年轻阅历浅,有一天儿媳妇羊水已经流出来了,胎儿在腹中已经一整天都没有动静了,可是想到才七个月,离医生估计的生产的时间还早,就没有放在心上,后来给贵州的母亲打电话提到这件事的时候,老人马上警觉事情严重,嘱咐儿子立刻送儿媳妇到医院做剖腹产,以免胎死腹中。当老人赶到四川时,孩子已经出世,一直在抢救中。孩子取出时已经憋的浑身发紫,一检查一个新生的小生命居然有十几种危险的疾病。虽然一直在抢救中,但是医生和孩子的父母都揪着心,这么小的婴儿那么多种病,即使抢救活了,以后不是弱智也会有其它后遗症啊。

儿子和儿媳妇知道法轮大法是超常的,都对孩子奶奶说,看来只有大法才能救这个孩子了。孩子奶奶抱起瘦弱的婴儿,心中默默的求着李洪志师父救救这个小生命!奶奶心疼的摸了孩子的脸一下说:“孩子啊,这里不是我们呆的地方,我们可以回家了”医生在一旁着急的说:“您不能用手摸小孩,他正处于危险中,你手上有细菌。再说孩子病那么严重怎么可以出院回家,还要继续抢救呢!”随着老人说着“大法好”摸了孩子脸一下,出生一周都从没有睁开过眼的孩子,第一次睁开双眼看着奶奶,似乎听懂了奶奶的意思似的。奶奶对医生说:“您请给孩子再做一次检查吧,孩子已经好了,他该回家了。”果然,孩子听了一句大法好后,经过医生检查,一切指标正常,所有的病都不翼而飞了。医生们全部都惊呆了!现在孩子三岁多了,已经上幼儿园了。身体十分健康,个儿比同龄孩子高很多,白皙的皮肤,大大的眼睛。每天孩子都会跑到李洪志大师法像跟前稚嫩的说着:“小吉在喊法轮大法好!小吉在喊真善忍好!小吉在喊师父爷爷好!”

一九九九年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以前,在中国大陆无论是在公园绿地,还是林间路旁,不分寒暑,每天清晨,都可以看到法轮功学员炼功的身影,听到法轮功优雅清纯的炼功音乐。法轮功以神奇的健身效果和以“真善忍”为标准的高尚道德修为吸引了无数民众的目光。一九九八年国家体育总局对广东法轮功学员做了一个抽样调查,调查发现法轮功祛病健身有效率高达97.9%,平均每人每年节约医药费1700多元,同时在北京一些专业人士对北京市五个城区部份法轮功修炼群众进行抽样调查,结果显示法轮功祛病总有效率为99.1%,每年每人平均可为国家节省医疗费约3,270元,按照当时官方估计的数字中国当年至少有7000万人在修炼法轮功,那么平均每年将给国家节约百亿元,为国家节省了大量的医疗费用和医疗资源,给社会、家庭减轻了负担。许多人通过修炼法轮大法后心性提高,道德回升,调查结果显示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体育总局在调查报告的结尾中写到:“法轮大法修炼人群出现的这一特异现象,说明了法轮大法有着十分超常的功效。总之,法轮大法修炼人群中的这些奇特的现象与事例,已远远地超出了现代医学所能认识的范畴,法轮大法这一超常的科学现象值得我们医学界和科学界的深思和探讨,这对于提高全人类的健康水平和文明进步有着十分积极的意义,也为科学的进一步发展提供了一个全新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