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光照我家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七日】听母亲说我自幼病多。无名高烧不退,查不出病因;百日咳、气管炎、大脑炎、丹毒等,家人日夜为我治病在奔波中。好不容易有了工作,单位可以报销一部份医药费,家里的经济状况渐渐宽松一些。天长日久,我家就象一个小药店,我母亲也是个药罐子,各种中药、西药,时常家里备着。

有一次我觉得感冒了,就自己找药来吃,半个多月不但不好,反而日渐加重,整天打喷嚏、流眼泪,眼睛、鼻子和咽喉感觉奇痒且痛,实在熬不住去医院一看,医生说:是过敏性鼻炎引起的症状。经过打针吃药后慢慢觉得轻松许多,可是从这以后,只要不吃药病症会再出现,所以每天上班前和睡前都要先吃药,不然影响别人,自己也痛苦难忍,无法工作。我想快点治好,换了很多种药,结果都是前两天好一点,过后照样。医生说很难根治,我就开始成倍的将各种药混在一起吃,从90年春到来97年夏,就这样基本能控制着病情,整日头晕无力,度日如年。

人常说:雪上加霜。真的不假!万没想到我儿子刚半岁,因感冒高烧引起肺炎、哮喘。由于孩子是过敏体质,很多药不能用;能用的药效果不好。拖延了治疗时间,又患上了过敏性鼻炎,孩子太小,医生也没有好办法来治,一直用激素控制病情。每年住院不下三次,最多的一年住了五次,每一次二十多天,出院时开一堆药还没有吃完,又高烧住院。

可怜的孩子在痛苦中长到八岁,细细的脖子顶着个大脑袋,四肢柔弱没有力气玩,常常在大门口坐在板凳上看着小朋友们玩。他很乖,一点也不闹人,每天西药、中药间隔吃五次,又多又苦,他都憋着气咽下去;在医院挂吊瓶,护士扎很多次,他都含着泪不叫出声(因为血管太细,针眼太多),护士都说:这孩子咋不哭呀!我的手都发抖不敢扎啦!

七年多的治疗中,药物的副作用使我儿子又添新病,慢性胃炎、肠痉挛,三餐难进。唉!我的心时刻都在煎熬着。我好想替他承受,可是万般无奈,心想:这孩子能养活吗?一九九七年八月的一天准备去上班,在镜子前突然发现自己身上到处都是小血斑,只好先去医院。经过检查是药物过敏,我心里一惊,明白是自己乱吃药造成的。医生说:所有的药物都停止服用,再吃就会药中毒,危及生命,这些药对病情已经没有作用了。绝望的我在那一刻心里好恨好恨!刹那间仿佛在这个世上没有什么可信赖和依靠的了。我对自己说:永远都不要再进医院、再吃药,该死就死吧,我也活够了!

眼看快要开学了,瞅瞅病歪歪的儿子,再看看自己,心想:到哪儿去学点奇门功夫能治好我的孩子。中午下班回家,我母亲拿着一本书进门,我瞟了一眼,书很旧,她很神秘的把书直接放进她的柜子里。我问她拿的什么书,她也不想说,看我站那儿不走,就说:“是一个老师给我看的,炼气功的书。还说对我身体有好处,很多人看了病都好了。你看这书太旧,一翻怕掉页,人家说要小心一点,别把书弄坏了,反正我也不太相信,放两天就给人家还回去。”当时我忙着做饭没在意。就这样过了两天。这天中午,家里人都在睡觉,天特别热,我也不敢吹空调,在地上铺了一张席子,我翻来覆去难受的睡不着,一下想起书的事。悄悄的把柜子门打开,一看书还在呢。就轻手轻脚的把书拿出来,回到自己的卧室,心怦怦乱跳。我看了一眼书名:《转法轮》。我好奇的把书轻轻打开(我后来知道那是法轮大法的书籍),一目十行的快速看着。快到上班了,我侧耳听听母亲还没有醒,又悄悄把书放回去,连着三个午休翻了一遍。

当时也没有什么悟性,书中的话,好多我都不懂得,有关佛、道的知识对我来说是一片空白,就觉得老师太正了、太了不起了!那些话谁敢写、谁敢说呀。第二天在办公室,突然间小腹部蹦蹦跳,用手按着还是跳,好奇怪呀。也想不明白(以后听同修说是师父下的法轮)。深夜三点多,电闪雷鸣、风雨交加。我坐在床上,看着窗外,听着炸雷。停药后病痛使我不能入睡,我使劲捂住脸,怕打喷嚏影响别人,一道道闪电照着我,不自觉的双手合并对着窗外,就象在电视中看到人们虔诚的拜佛那样,心想:天上的神啊,救救我!突然一阵热流从头顶下来,瞬间好舒服,好美妙!那种悲苦好似发生在遥远遥远、连着记忆都已淡去。太玄妙!太神奇!简直无法形容,直感到大脑一片空白。

那一夜睡的好香!母亲把我推醒:迟到啦,还睡。我快速梳洗完去上班,一路上我的心在笑、一直在笑。我好象有点明白,那是一本宝书!我一定要找到它!(书已经还了)

发生的一切我没有告诉任何人,因为不知道怎样说。下班后,我迫不及待的向母亲打听,她看我那么热心,晚饭后陪我一起到法轮功炼功点的辅导员家。客厅里坐满了人,地上铺着席子,大家特别热情让我们坐下,我看到他们觉得特别愉悦,就象见到久别的朋友。她们告诉我,那个书店可以请到大法书、录音带和录像带;告诉我早上五点到炼功点炼功,晚上七点在辅导员家学法。我用心听着记着,并把儿子的事讲给他们听。辅导员送我两本小册子,是同修写的修炼体会和家长帮助孩子整理的修炼小故事,让我带给孩子看。回家后我立即把小故事给儿子看,看完两个故事就睡了。

孩子跟我母亲一起睡,天刚亮母亲叫我:快起来,孩子又发烧啦。我过去摸摸儿子的头说:咱们昨天晚上看的小故事你还记得吗?孩子点点头,我又对他说:“你要是想打针、吃药,妈妈现在带你去医院;你要不想再打针、不想再吃药,又能病好,咱们向小朋友学一学,坚强一点,挺过去好吗?”这时,我母亲和我丈夫把水和药端过来喂他吃,我站在一边看着他,他使劲摇头闭着嘴,怎样哄他、吵他,都不吃。我说:你们别管啦,都上班去把。我给他喝点水,让他睡一会。

我虽然表面给儿子打气,但是心里也拿不准。看着孩子一会儿叫,一会儿又迷糊睡去,心里揪着痛。中午我和孩子都没吃饭,又哄他喝点水,我想:天黑还不退烧就去住院吧!好不容易熬到下午下班的时间,摸摸他的头还是很烫,我抱着他说:咱们去医院吧?没想到孩子说:“我不去。”一句话又给我增添了信心。我含着泪照常去学法。晚上九点回到家,我一进门,母亲赶紧告诉我:真奇怪!你走一会儿,这孩子一阵阵出汗,直喊热,要脱衣服,我一摸衣服都湿透了,也没敢换,现在一点也不烧了,还说饿了,你快去弄饭吧。我抱着儿子泪流不止:大法师父救了你!你可要记住哇!今后和我一起学法、炼功好吗?孩子点着头。

此时此刻,我疲惫的身心终于从绝望中逃出!是师父把我们从苦海中救起!从此以后,我和孩子的病全部消失在师父的苦心度化下得法。十三年来,我和孩子没有吃过一粒药。在修炼的路上,我时时刻刻都能感受到师父的呵护:在学法中,师父不断的点化,修正我的行为;在讲真相中,多次有惊无险,师父帮我化险为夷;在我精进时,师父展现美妙画面,鼓励我做的更好。

大法的神奇,让我丈夫也深深记在心里,对师父由衷的敬慕。他给朋友讲真相,让他们善待修炼法轮功的人;他还回老家让家里的亲人“三退”(退党、退团、退队)、保平安;他两次遇到车祸,心里喊着“大法师父救我”而保住了生命。

我们全家沐浴着法光。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