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志莲母女屡遭毒打折磨 身陷冤狱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七日】(明慧通讯员四川报导)四川省乐山市陈志莲母女因为修炼法轮功,身体多种疾病得以痊愈。可是自从一九九九年七月,母女俩多次被当地中共人员绑架、关押、毒打、凌辱。二零零三年陈志莲被仁寿县法院非法判刑六年,女儿被非法判刑三年,母女均遭冤狱迫害。

母女修大法 摆脱疾病苦

陈志莲是四川省乐山市平兴乡一普通农村妇女,五十多岁。由于长期农活与家务劳累,身体长期被胃溃病、劲椎炎、肩周炎、肾小球炎、肠腔炎、咽炎、喉炎、扁桃体炎等十几种病折磨。

陈志莲的女儿从六岁开始就经常头痛,查不出病因,进出各大小医院,倾家荡产。最后在四川省人民医院(川医)确诊为脑垂体肿瘤。因神经和内分泌被压迫,个子不长,做手术又危险,只有常年用药保命,母女俩痛苦的活着。

一九九八年二月,陈志莲开始修炼法轮功,通过学法炼功,不长的时间,满身的各种疾病全部好了,身体健康舒适了,心情也愉快了。同时,陈志莲懂得了真、善、忍做人的道理,明白了生命的真正意义。

由此,女儿在九九年也开始修炼法轮功,当时女儿已十九岁,可看上去只有十来岁的个子,后来坚持修炼,尽管多次遭绑架,经历各种残酷折磨、关押几年,身体却因修炼大法完全正常,个子长的比母亲还高出一点。

一九九九年--二零零一年:多次被非法关押、殴打折磨

九九年七月,中共邪党开始了对法轮功的迫害。陈志莲母女亲身体会到法轮大法的美好,不被压力所动,坚持自己的信仰和修炼。她们被国安、公安绑架到乐山戒毒所,关押了十五天,被勒索了几百元钱。

二零零零年一月,陈志莲母女到北京与众多的法轮功修炼者一起,依照宪法规定的一个公民的正当合法权利,向政府反映法轮功真实情况,证实大法,遭到警察拳打脚踢和绑架,被押送回乐山,关押在苏稽派出所不足几平方的小屋子,与同时被抓的十几名法轮功学员挤在一起。派出所人员每天强迫蹬马步,还将水倒在地上,大冬天用电扇吹,皮鞋踢,皮带抽打。还用手铐将法轮功学员铐成一排示众,干脏活。整整二十天,没有洗过脸,漱过口,梳过头,洗过澡。后来每人被勒索二百元钱,又劫持到乐山市看守所(原石柱山看守所)非法关押三个月。

二零零一年一月,乐山市平兴乡政府人员又强行将陈志莲母女绑架到乡政府,乡邪党书记张廷怀上来就一阵拳打脚踢,接着把母女俩和另一名法轮功学员绑在汽车上到处示众游街。胸前挂上反革命的牌子,一整天不给饭吃。第二天又把三人劫持到乐山市看守所非法关押。几个月后又转到戒毒所,在戒毒所遭到吸毒犯的野蛮殴打,几个月后,被勒索了两千元钱,才于九月一日放回。

二零零一年:母女被毒打折磨

不到一个月,“十一”前夕,来人说到乡政府有点事,到了那里就被非法拘禁,当晚,乡邪党书记张廷怀、办事员徐俊杰(男)、帅世清(男)与另两名人员私设公堂,张廷怀称“十一”不准离开,要看管起来,问陈志莲还炼不炼?陈志莲回答:“我们炼功身体好了,按真、善、忍做好人,没做坏事……”刚说两名,张廷怀就吼道:“你还给我洪法!”随即抱出一大捆准备好的树条,帅世清踏着陈志莲一只脚,张廷怀把另一只脚使劲踢开,又将陈志莲双手抬起来呈一字形,落下去一点就打。然后一个在前面用树枝抽打,另一个人在后面抽打,边打边问:“你还炼不炼?”陈志莲双手臂全部被打的乌青。这伙人又将陈志莲裤子挽起来打腿,直打的皮开肉绽,肿大变形,惨不忍睹。

与此同时,小孩个子的女儿在楼上也一样遭受毒打,手、耳、头被打出血,染红了衣领脖子。脸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发肿,这些坏人恶毒的想破小姑娘的相。张廷怀还不断叫嚣:“其他人我们不敢整,法轮功我们就敢,把你们打死了火葬就是,没有人给你们伸冤!”一直折磨到半夜三点过,这伙人搞累了才罢手。

陈志莲母女就被铐在凳子上坐到天亮。白天把人铐在大铁门上。第二天晚上,又是另一班人,胡太林(六一零头目)、陈加全(乡纪委干部)、周立(马主乡民警)、杜乡长(女)、汪惠容(女,妇联主任)等五人,把陈志莲吊铐在乡政府楼梯下狗屋铁门上,只能脚尖着地;小女儿被铐在办公楼栏杆上,既蹲不下又站不直,整整铐了一晚上,说让母女俩供蚊子咬。

胡太林(六一零头目)还恶毒的叫不明真相的小学生逮来“洋辣子”(一种长毒触叉的毛虫、毒性非常强,一碰上皮肤即红肿、又痛又痒)卖给他,两元钱一个,买了好几个,叫两个人抓住小女儿的手,扯开小女儿的衣服,把“洋辣子”放到身上毒刺,如此这般,一直折磨了母女俩一个星期。第七天,在母亲的强烈谴责和抗议下,才将小女儿放回家,却不放陈志莲。白天强迫干活,晚上关在乡政府,一直拘禁了半个多月。一天早上,陈志莲趁他们不注意时,自己跑了出来,白天和女儿一起上山躲避,晚上才回家。

二零零一年:关在狗屋里折磨

没过多久,张廷怀到陈志莲家,看到陈志莲正在窗前看大法书,没叫开门,便打手机叫来乡政府一帮人,砸烂家门,象土匪一样闯进屋,翻箱倒柜,衣物扔了一地,抢走大法书籍和资料,还抢走现金和存折共计7800元,这是陈志莲多年辛苦积攒的血汗钱,也是母女俩所有的生活费。接着又把母女俩绑架到乡政府,关在楼梯下的狗屋里。狗屋非常窄小,直不起身,又脏又臭,狗毛、狗粪都有,没有垫的和盖的,晚上就用砖头做枕头,母女俩依偎着睡在地上,后来才扔了一床被子给母女。那时正值寒冬腊月,连饭也不给母女俩吃,每天只给两个小小的米花,一点水。一直到过年前两天,才吃上一次饭,母女俩为了不被乡政府长期非法拘禁和折磨,一天夜里终于找机会跑了出来。

她们不能回家,在外流离失所。身上、头发好长时间没洗,全是尘土和汗,又脏又臭,只有一点点钱,为了生活曾给人打过小工,不要钱,只求有个安生之处,有口饭吃。后来终于在外地找到同修,才有了落脚之处,在这期间,陈志莲母女为了生活捡过垃圾、破烂、擦过皮鞋……,同时做讲真相救人的事。

二零零二年:女儿被酷刑逼供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底,女儿夜间在仁寿县一小区发真相资料,被门卫发现扣留,后被派出所绑架,劫持到仁寿县看守所。女儿因闭口拒不说出资料来源和其他人员,遭到各种酷刑折磨,被派出所警察野蛮殴打。仁寿县看守所指导员郑本强、警察何庆霞(女)伙同犯人不准女儿穿衣服,不让盖被子、不准用卫生纸,叫犯人穿皮鞋使劲踩她的脚、掐身子、面壁罚站,不准睡觉,强制用药,用棍子打、拽头发往墙上撞,头发被扯下一撮,额头被撞起鸡蛋大的包,还将手脚呈大字铐睡在死刑床四天。

二零零三年:母亲被酷刑折磨

二零零三年三月,陈志莲也被绑架,在仁寿县看守所,警察以陈志莲炼功为由,叫犯人抬来一张刑床,将陈志莲强行按在刑床上,手呈一字形铐在两边,双脚也分别铐在两边,然后用铁丝从手臂一圈一圈缠绕到手腕处锁上,缠得很紧,腿也是这样。背心还被东西顶起来,全身的血脉不能流通,气血在肚子里胀得非常难受,大小便都在上面,简直生不如死,就这样酷刑四天,陈志莲老了一头,脱了人形。当看守所姓周的所长看到时还奚落说:“才几天,就变成了这个样子。”最后陈志莲被仁寿县法院非法判刑六年,女儿被非法判刑三年。

二零零三年—二零零八年:冤狱迫害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母女俩被劫持到成都女子监狱,因母女俩坚定信仰,抵制“转化”,被长期限制在室内,两个犯人二十四小时监视,并受到警察、犯人的任意体罚和辱骂。强迫法轮功学员打报告词,称自己是罪犯,否则就不准买日用品,甚至毒打。法轮功学员连卫生纸、肥皂都没有用的。

二零零八年六月,监狱以奥运为借口,强迫法轮功学员穿囚服。各监区统一动手,将法轮功学员所有的衣服抢走,用汽车载出去扔掉,然后强行脱去法轮功学员的衣裤。陈志莲所在的六监区恶警闻秀启(女)、朱燕(女)领一群犯人强行脱去大法女弟子的衣裤,只剩下内裤和胸罩,有的法轮功学员把床单围在身上,也被恶警抢走。直到四个月后的十月才打开保管室,穿上衣服。那时天气早已凉了,此次卖力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警都升了职。就在监狱行恶的当天,不一会就电闪雷鸣,倾盆暴雨,一个比一个响的大雷在监狱上空炸开。成都女子监狱的罪恶已是人神共愤,天理不容!

成都女子监狱恶警:伍中碧、乐红、余爱萍、闻秀君、陈秀、陈红梅、朱燕、周英、张雪梅、周红玉、田霞、巧霞。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