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善之心化飞鸿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八日】

  • 致故城县郑口镇父老乡亲的信

  • 一时强弱在于力 千秋胜负在于理

  • 给昆明市中级法院法官杨晓华的一封信

  • 请关注六号楼里那些可恶而又可怜的人

  • 致故城县郑口镇父老乡亲的信

    父老乡亲你们好:

    你可知道在你身边发生的迫害,多少人间悲剧就发生在你我的身边——这小小的郑口。

    张金生,男,今年53岁,是郑口西城镇有名的老实人,言语很少,一家四口纯朴善良,靠卖菜维持生计,虽不是很富裕,但夫妻和睦加上两个女儿懂事,生活的很幸福。

    不幸的是1999年中共开始打压法轮功,法轮功学员张金生、妻子房新芝就没有再过过安生的日子,夫妻二人因坚持按真、善、忍做好人,多次遭到故城县非法610组织(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人员及公安人员、西城镇村委会的骚扰、绑架及非法关押。2001年夫妻二人均被绑架,并送石家庄劳教所非法劳教,妻子被他们非法劳教3年,张金生2年。

    在此期间大女儿上大学,家中只有小女儿在家孤苦度日,她自己在父母的菜摊上卖菜,早晨起早去批菜,自己再骑三轮车回来卖,这几年她流过多少眼泪无人知晓,默默的往自己肚里吞,再也找不到往日的温馨,有谁知道小小的心灵在承受着怎样的伤痛。像这样的遭遇,在这个邪恶中共几年来对法轮功的无端迫害中只是冰山一角,罄竹难书!

    比妻子早一年回到家中的张金生又黑又瘦,两年非人的牢狱生活使他身体很是虚弱,但还得起早贪黑卖菜,带两个女儿艰难度日。

    就这样的日子也没过多长时间,2005年下半年当地610再次非法闯入家中绑架张金生至故城看守所,一个月后被故城公安局非法判刑3年劳教,送往高阳后又转至邯郸市劳教所迫害,本来身体虚弱的他,在邯郸劳教所精神和肉体再次受尽折磨,腿上碗口大小的疥疮折磨了他一个月,晚上痒的难受,肉烂的能看到骨头,一个拳头都能塞进去。

    妻子房新芝在石家庄受迫害三年后回到家中, 2006年再次被郑口派出所强行绑架,被非法关押在郑口看守所,那时丈夫还在劳教所受迫害,家中又剩下了两个女儿,一个月回到家中后身体就出现了严重不适,在身体和精神遭到双重打击下,于2007年10月12日含冤离世,临终也未能见丈夫最后一面。

    三年的时间,张金生却从未见到自己的亲人前去探望,家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他全然不知,于2008年6月才回到家中。那天到家的时候已接近中午,懂事的孩子做好了午饭,他问孩子:“到吃饭的时间了,怎么你妈还不回来?”(他原以为妻子去卖菜了),孩子这时再也忍不住了,哇的一声就哭了,说:怕您承受不了,没敢告诉您,我妈去年就不在了。仿佛晴天霹雳,此噩耗使他呆滞了,那一刻好象空气都跟着凝固了,他呆坐了好长时间才回过神来,没有语言,也没有眼泪,有的只是认清中共的邪恶与狠毒,原本幸福的家残缺了。家破人亡的境况无声的创击着这个心地善良的老实人,他当时所承受的痛苦是一般人难以想象的。

    历经五年多的劳教迫害,身心均受到严重的摧残,再加上失去妻子的悲痛,又黑又瘦的张金生已经弱不禁风,有一天骑车出去买菜,被风刮倒压在了自行车底下,腿瘸了好长时间,在女儿精心照顾下身体好了很多。

    不幸的事再次发生,2010年7月21日早晨6点半左右,郑口镇政府部长于广军、郑口镇政府刘全力、西城镇村委书记老黑、村长吴章印,大队刘迎新,伙同衡水非法组织的610人员及故城县非法组织的610人员8人,闯入西城镇村法轮功学员张金生家,强行又把张金生绑架到衡水市洗脑班受迫害,当时家中只有张金生一人,他的两个女儿都不在家。

    张金生现被非法关押在衡水市洗脑班,这个非法组织是在衡水市610在一自来水管厂临时成立了这么一个迫害好人的非法场所,由被迫害人员大队负责人及家属陪床,进行洗脑迫害,从精神与肉体上摧残法轮功的修炼者。

    每逢年节,正是万家团圆之时,多少故城县的法轮功学员曾经身陷囹圄,又有多少人被迫害流离失所,他们的亲人只能泪眼相对,无语哽咽。

    从1999年至今,中共镇压法轮功已长达10年了,多少法轮功学员蒙冤入狱遭到灭绝人性的种种酷刑,已知甚至被迫害致死的学员多达三千三百多人,还有数目不详的学员被中共活摘器官出售以牟取暴利。无数幸福家庭被迫害得妻离子散、家破人亡。10年多的时间,这样的家庭这样的一位老实人几乎没有过几天的安生日子,今又遭绑架,天理难容啊!那些无端迫害好人的人,拷问你们的良心何在?善恶有报是历史的规律,谁也逃脱不了。

    中央电视台制造“天安门自焚”伪案的制片人陈虻患胃癌死亡;前些年播放污蔑诽谤法轮功新闻解说最多的罗京,去年也身患绝症死亡;江泽民的帮凶黄菊掌握全国财经大权,拨出国库收入四分之一,用来镇压法轮功,结果怎样,自己早早地踏上了不归路。最典型的是被中共大肆报道的河南省登封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兼局长任长霞,她本身是迫害法轮功的急先锋,2004年4月14日晚乘坐的汽车在高速公路上追尾撞了前面的车,车上其他三人都没有事,但坐在后排最安全位置的任长霞却被撞死了,而且死后一直闭不上眼。她自己的妹妹都说她是因为迫害法轮功遭报了。

    我们真诚劝告那些附和、参与迫害好人的人,要把眼光放的远一点,不要为了眼前一点小利就助纣为虐,种善因会结善果,种恶因会结恶果,“害人终害己”这些古话可是不能忘啊!当你们在法律的名义下抓捕、关押、审判这些信仰“真善忍”的好人时;当你们用野蛮暴力手段逼迫这些善良人放弃他们的信仰时,你们是否在违背“人民执法者”的良知?你们是否在亵渎法律的神圣尊严?你们不但令国人蒙羞,而且还把自己及家人的未来推到了极其危险的境地。关系自己前途的大事要三思而后行,只要那一天还没到来,你就有赎回未来的机会,“亡羊补牢,为时未晚”。

    公道自在人心,我们将坚持不懈的将真相讲给故城县郑口镇的每一位父老乡亲,直到迫害停止的那一天,我们相信,故城县的父老乡亲们都会对善恶正邪作出理性的判断。

    你身边的法轮功学员


    一时强弱在于力 千秋胜负在于理

    位于湖北省应城市东马坊的七二八盐厂,在依据工龄分发买断钱时,由应城市市委办公室(高嵩)、劳动局(瞿健华)、公安局(吴小垱)、司法局(熊局长)等单位组成的“改制办”,对九人的买断钱非法克扣。

    “改制办”声称他们的依据是湖北省劳动厅的信函。信函称:被劳教、判刑过的人,被劳教、判刑之前的工龄不计。这九人当中包括四名被非法劳教、判刑过的法轮功学员。

    湖北省劳动厅的信函中没有出示证明其行为合法性的具体、确凿的法律依据,没有相应的法律给予授权。因此信函不能作为“改制办”克扣工人买断钱的依据。宪法规定“任何人的合法权益都一律平等地受到保护”、“在法律面前,任何人不得使公民受到法律以外的处罚”、 “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盐厂的任何一个职工(包括被劳教、判刑过的人)都应依法平等地得到按实际工龄计算的买断钱。“改制办”非法侵害公民的合法收入,其违法行为应受到法律追究和舆论谴责。

    中国司法部门对法轮功学员的劳教、判刑,本来就是非法的。法轮功学员坚持自己的信仰、散发真相资料、依法上访,何罪之有?他们的行为既没有侵犯他人的人身权,也没有侵犯他人的财产权。既不偷,也不抢,更没有损害公共利益,没有丝毫的社会危害性,凭什么抓他们、判他们?!信仰无罪,讲清迫害真相同样无罪。司法部门给他们扣上“利用×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的罪名,请问他们破坏法律实施的行为何在?他们究竟破坏了哪部法律?正所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法轮功已在世界上100多个国家广泛传播,赢得了全世界亿万人民的信仰。法轮功学员的正念正行已向世人证明,法轮功不是“×教”而是堂堂正正的“正法大道”,理应受到法律保护。盐厂四位道德高尚、可爱、可敬的法轮功学员无辜蒙冤,令每一个有良知的中国人蒙羞!

    希望“改制办”的瞿健华、高嵩、吴小垱、司法局熊局长等人依法律和良知办事,公正地对待每一位职工,把所有职工的买断钱分发到位,不要依仗权势追随中共一条黑道走到底。善恶有报是天理。江泽民、罗干等20多名迫害法轮功的中共元凶在世界各地都被以反人类罪和群体灭绝罪等罪名告上了多个国家的法庭。

    新《公务员法》规定“公务员执行明显违法的决定或者命令的,应当依法承担相应的责任。”无数历史教训告诉今天的人们:历次搞运动都是既祸害百姓,又祸害所有参与迫害的各级公检法、武军政人员。迫害人民的人,必将被人民清算。希望“改制办”人员弃恶从善,为自己和家人选择美好未来!

    附相关责任人电话:
    应城市市委办公室(高嵩):13508693585
    劳动局(瞿健华):13972693935
    公安局吴小垱:13907293493
    私人老板陈亿林:18907198888
    肖常斌(湖北省七二八盐化有限公司邪党委书记):0712-3511487(宅),13508693400


    给昆明市中级法院法官杨晓华的一封信

    杨晓华:

    据记录,你曾经参与过多次对法轮功学员的非法审判,最近你于七日六日非法庭审昆明法轮功学员郭玲娜,之前你还对东川区三位法轮功学员非法庭审,所谓罪名是“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这是非常荒唐的,这是对修炼真善忍的好人的公然迫害,同时对参与迫害者、如你本人生命也非常不好。

    三名法轮功学员是在人行天桥等地悬挂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世界需要真善忍”的条幅遭绑架,而郭玲娜是给两个学生赠送了一张“美国纽约神韵艺术团新年晚会”的光碟遭绑架。

    其实从法律的角度上讲,作为法官,你应该比我们更清楚:法轮功从未被中国法律禁止过!迫害法轮功是江泽民违法所做的个人决定,是江泽民在99年11月25日对法国记者诬蔑法轮功后,11月27日《人民日报》应声发表评论员文章,这些能是法律依据吗?这场迫害完全是江泽民、中共、中国政府相互利用制造的一个个千古冤案,也是人类历史上最大的一场浩劫。

    你知道吗?郭玲娜原本也有一个好的工作单位,也有一个幸福的家庭,但是仅仅因为她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向世人讲明法轮功遭受迫害的真相,二零零七年八月三日被昆明市刘家营派出所警察绑架后送往云南省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郭玲娜被非法劳教期间,她所在单位又单方非法解除劳动合同,将她开除。郭玲娜的丈夫也在单位以工作相要挟下,与郭玲娜离婚。郭玲娜遭绑架后,还在读书的女儿和八十多岁的父母无人照顾。郭玲娜的哥哥也因郭玲娜再次遭绑架受刺激后精神再次失常。

    十一年来,中共公然违反宪法,在全国范围内大肆迫害信仰民众。花费了数不清的人力物力,浪费了多少人民血汗资财;并滥用公检、法、司机构,严重混乱司法问题与社会问题的界限,人为的制造社会动乱,使全民族性的道德意识严重下滑!数百万人因坚持信仰真善忍而被罚款、降职、停薪,被开除公职和学籍,甚至被非法抄家、抢劫私人财产,被非法抓捕、关押;数十万人被劳教、判刑。致使很多人家破人亡、流离失所。现在有据可查的,因毒打、酷刑逼迫放弃信仰而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已经超过三千多人,致伤、致残者更是不计其数,甚至还发生了中共秘建集中营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取暴利的人间罪恶。

    就云南本省而言,根据明慧网报道,已知有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上千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抄家、关押、劳教、判刑,送精神病院。在看守所、劳教、监狱关押期间,法轮功学员遭受到了强行堕胎、电击、殴打、竹签钉、吊挂、睡死人床,用脚镣和手铐将人固定成十字状等酷刑折磨。

    在云南省女二监,拒绝转化的法轮功学员被“严管”,强迫坐小凳子(双手放膝盖上,不准动弹),每天长达16-17个小时,不准洗漱、不准洗澡,更无人道的是不准“卫生用水”,月经期也不准用卫生纸,有的时间长达数月或几年。这就是中共媒体宣扬的所谓“法治”与“和谐”社会之“盛世”。

    在中共历史上要打倒谁,不出三天,这个人就销声匿迹了,包括对国家主席刘少奇也是如此。江泽民开始曾叫嚣“三个月内铲除法轮功”,要在精神上、肉体上、经济上消灭法轮功。可是中共迫害十一年,结果法轮功不但没有被迫害倒,反而洪传世界114个国家,江泽民及其同伙罗干、刘京、曾庆红、周永康等被法轮功学员以“反人类罪”、“群体灭绝罪”等罪名告上数十个民主国家的法庭,西班牙国家法庭已经起诉了江泽民、罗干等五名恶人,阿根廷联邦法官发出了对江泽民、罗干的逮捕令。

    二零零二年,贵州省平塘县掌布乡发现了迄今已有两亿七万年的“藏字石”,惊现“中国共产党亡”六个大字,经中科院地质专家考察证实:六个大字浑然天成。这是天意!至今已有7600多万人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天灭中共”早成定局,江氏集团在国内被送上历史审判台的时间不会太长了。

    法官是维护社会公平和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是民众的希望所在。可是这些年来,很多法官却抛弃法律原则,违背正义和良知,依据某些人的指令对法轮功学员进行非法判决,把无数的法轮功学员关入监狱。你可知道,在你的公诉书和判决书下,多少人失去人身自由,多少家庭妻离子散,多少法轮功学员饱受酷刑折磨,有的甚至失去宝贵的生命。你于心何忍!

    杨晓华法官,我们给你讲这些,是真心的为你好,也是为了世人好。因为对法轮功学员的一切迫害也都是在迫害你自己啊!《九评共产党》中有句话:“你在哪个问题上相信了共产党,你就在哪个问题上丢掉性命。”回顾中共几十年的历史就是这样的。那么如果谁还要跟着中共江氏集团继续迫害法轮功学员,最后的结果是非常可悲的。“善恶有报”是天理,无论人相信也好,不相信也好,其结果必然是这样的。

    最后,我们还得告诉你,明白法轮功真相,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进行“三退”(退党、团、队),是神给生命的一线希望,这生命包括你。


    请关注六号楼里那些可恶而又可怜的人

    ——致唐山八大局的各位领导

    文/唐山法轮功学员

    八大局院内的各位领导:

    不知道你注意过没有,在你工作的八大局院内的六号楼里边有这样一些人——我们几乎看不到他们做什么具体工作,他们几乎从不下发文件,只是偶尔打打电话,可工作人员的手机号码却经常换,进出办公室的身影也常常显得飘忽,仿佛魅影一般。总之,他们似乎不想让人们知道他们在干什么,也不想让人们知道他们是谁。那么他们到底是谁呢?他们到底在干什么呢?

    他们就是人们偶尔谈起的“六一零”。“六一零”是“六一零办公室”的简称,是中共为系统迫害法轮功而专门成立的凌驾于法律之上的机构,它是以中共于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设立这个机构的时间而命名的。是指挥各级机构专门迫害法轮功,对法轮功实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为目的的,它是自中央到地方庞大的、专职的、系统的、严密的、凌驾于一切政府机构之上的恐怖特权组织。形象的说,“六一零”就象希特勒的盖世太保,或者说就象当年的“中央文革小组”。

    “六一零”的头子从中央到县一级一般都由政法委书记或副书记亲自担任,因为政法委可以有效的干预公、检、法,在迫害法轮功的问题上取得一致。名义上“六一零”是政府下属的一个办公室,可它并不是例行政府职能的机构,干的是非法限定人身自由、劫持关押公民、指挥公安、安全局监听、监控、秘密绑架法轮功学员,干涉法律公正、强制洗脑、实施暴力、非法入侵民宅、策划恐怖行为、制造谎言、任意胡作非为、自立土政策,执有生杀大权。它既不理政,而又超越宪法,取代法律,一党之下,万政之上,它实际上是中共专制体制下诞生的无法无天的怪胎,是地地道道的非法组织。

    那么,这个“六一零”到底干了什么,现在正在干什么呢?在迫害法轮功的过程中,“六一零”已经是血债累累,据明慧网不完全统计,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来的十多年中,通过民间途径能够传出消息、并已确认的有3383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特别是二零零零年后,很多法轮功学员到北京上访,为了不给自己的亲人和单位带来麻烦,被绑架时拒不说出自己的姓名,被作为无名氏判刑,被秘密关押,甚至被活摘器官获取暴利。

    在被迫害中,很多法轮功学员被抢劫了财物,很多法轮功学员在“六一零”下达的绑架命令中,被公安人员绑架后,酷刑逼供中受尽了折磨,有的在痛苦中失去了生命;有的被劫持到洗脑班、看守所、劳教所、监狱迫害;有的被强行注射破坏神经系统的药物致使精神失常成了废人;有的被残酷迫害致伤致残;有的甚至被活活打死,使得无数法轮功学员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据不完全统计,从九九年至今,仅唐山地区至少有55名法轮功学员被“六一零”操控下的派出所、转化班、看守所、劳教所、监狱等直接虐杀。而且目前唐山各地仍有不少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劳教、判刑,在看守所、劳教所、监狱遭受迫害。

    下面说几个典型的例子:

    一、陈素香女士,唐山市开平区东窑下村人。二零零六年九月十二日,她被前屈庄大队治保主任李志强劫持,遭到李志强及保安的毒打,下午被警察绑架到开平派出所,整整折磨一天一夜,第二天死亡。陈素香遇害后,家属悲痛万分,去开平派出所鸣冤,要求惩办元凶。“六一零”及其操控下的人员先是连蒙带骗,后来干脆威胁,称陈素香是病死的。

    二、李恩英先生,53岁,唐海县五农场人。二零零七年一月十九日下午,在唐山丰润区,李恩英被唐山公安局“六一零”指挥大约二十名警察绑架,并于一月二十五日将李恩英劫持到石家庄劳教所。

    劳教所对李恩英残酷折磨六个月,迫害的生命垂危,为了推卸责任,二零零七年七月劳教所通知家属让李恩英保外就医。七月十七日,在李恩英父子离开之前,劳教所官员威胁他们,回去后一旦有“问题”,不管他身体是否恢复,就马上把他抓回来。

    李恩英回到家的十三天时间,都是在痛苦中度过,浑身浮肿,呼吸和吃饭都很困难;剧烈咳嗽,吐痰不止;一直没有躺下睡过,身体极为虚弱,面无血色,总是虚汗淋漓。于七月二十九日含冤离世。

    三、宋淑叶女士,60岁,家住唐山市燕京里。二零零一年宋淑叶因联名上书诉说法轮大法的美好,被派出所绑架至唐山市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三年。当时的女队长邢立新竭力迫害法轮功学员,对宋淑叶大打出手,还经常扇许多法轮功学员的嘴巴子,借口宋淑叶不穿犯人的衣服,不服管教等,拿电棒、胶棍打宋淑叶,有一次竟把宋淑叶打昏,不省人事,无论是胸部、颈部、劈头盖脸,打的到处都有瘀伤,邢立新手段之狠毒难以言表。

    在被非法关押期间,队长邢立新用铁丝勒宋淑叶身上,强制她坐小铁椅子;又把她的胳膊反铐在小椅子上,蹲不得,站不得,不让大小便,不给水喝、饭吃。

    宋淑叶因坚守信仰,经常被残酷迫害,身上,头部多处创伤,头部有瘀血。二零零四年因血压持续200多,才被放回家中,不久瘫痪,双目失明,并导致褥疮病变,于二零一零年4月离世。

    今年五月,在上海开了世博会,中共“六一零”借此人员和信息流动量较大的时机,以“宣讲提纲”为题,发放了一份七页纸的秘密文件,大力抹黑法轮功,企图指挥和维持各地继奥运之后对法轮功学员的再一次大规模迫害。该文件抬头标明“机密”“内部资料、不得上网”字样。

    据悉,此机密文件已通过“六一零”组织传给全国各地。地方“六一零”组织,如河北省的各级“六一零”办公室,也纷纷据此发布“机密”级文件,如迁西县“六一零”办公室此次发布的机密文件,题为“中共迁西县委防范和处理×教问题领导小组办公室关于做好上海世博会期间防控工作的通知”。

    十年多来,每逢年、节、纪念日、大型会议或公众活动,“六一零”都不失时机地制造借口抹黑法轮功,并利用其组织机构,监控、绑架和骚扰全国各地的法轮功学员。据明慧网上已经报导的迫害资料统计,从二零一零年一月至五月份,在唐山市区、遵化、迁安、迁西等地被绑架、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近五十名。

    难道就真的没有天理,任这些人无法无天的作恶吗?不,当然不是,天理昭彰,自古而然,只是糊涂的人不悟罢了。

    近几年来,“六一零”、警察、各级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人遭报应的越来越多,他们很多人年轻力壮却突然得怪病或暴死,有的出车祸或蹊跷的意外死亡,有更多的是得了绝症,还有的是突然意外伤残或者家庭遭遇种种不测,……仅在国外明慧网上公开曝光的已有一万多例。指出这些只是希望人能够警醒,引以为戒。在此只举几个典型例子:

    树为典型的任长霞被撞死:被中共谎言包装成全国英模的河南登封市公安局长任长霞,二零零四年四月十三日,她乘坐的车追尾前面的车,车里其他人都安然无恙,她坐在后排最安全的位置却偏偏死亡,且死后三天都闭不上眼。该市很多警察都知道她迫害法轮功非常卖力,其妹还跟人说:“过去我不信法轮功说的‘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现在我真相信了!” 任死后的很长时间里,该市都没再出现过迫害法轮功的事情。

    强奸犯何雪健得阴茎癌:河北警察何雪健,当着另一警察的面,强奸了两位与其母年纪相仿的法轮功女学员刘季芝和韩玉芝。一年后何雪健患上了阴茎癌,其阴茎和睾丸全都被切除。熬受着生不如死的痛苦,曾三次自杀未遂。这是现世现报中“生不如死”的活证。

    唐山市“六一零”副主任遭恶报暴亡:戚广斌部队转业后,到河北省唐山市任“六一零”副主任,分管迫害法轮功。二零零八年六月十一日晚上九点左右,原来身体健康的戚广斌突然脑溢血死亡,时年四十九岁。

    不仅如此,我还想告诉你:正义的审判已经开始。二零零三年成立的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旨在追查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集体和个人,到二零零五年六月止,全球已有29个国家35位律师组成了全球公审江泽民集团的律师团。目前,包括江泽民、吴官正、罗干、曾庆红、贾庆林、周永康、王茂林、李长春、刘京等30多位中共高官已在美国、英国、法国、俄罗斯、瑞士、日本、新西兰、秘鲁等30多个国家以酷刑罪、群体灭绝罪、反人类罪、非法监禁罪被起诉,有的已经被判有罪。等待江泽民、“六一零办”及协从者的将是比二战后清算希特勒及其盖世太保更为严厉的制裁。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西班牙国家法庭做出了一项史无前例的裁定,决定以“群体灭绝罪”及“酷刑罪”,起诉江泽民、罗干、薄熙来、贾庆林、吴官正五名迫害法轮功的中共元凶。法院通知书表示,若被告的罪名成立,将面临至少二十年徒刑,并附带经济上的惩罚。

    经过四年调查,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七日,阿根廷联邦法院第九庭法官Octavio Araozde Lamadrid作出一项深具历史意义的裁决:就中共前党魁江泽民、“六一零”办公室头目罗干因迫害法轮功而犯下的反人类罪行而下令阿根廷联邦警察局国际刑警部逮捕该二名中共高级官员。

    法官详尽地评估了中共在中国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以及江泽民、罗干在其中所起的作用。“实施的群体灭绝政策中,采用的手段无所不用其极,对人的生命和人类尊严是极大的蔑视。”

    在告诉了你以上这些的之后,我还想说明一下:尽管这些“六一零”干下了如此多伤天害理的勾当,一次次的充当着恐怖的黑手,给众多的法轮功学员及其家属造成了巨大的损失和伤害,但作为心怀“真善忍”的修炼者,法轮功学员并没有把他们当作敌人,更不希望看到他们因无知作恶而最后害了自己。从人生的长远和未来看,他们才是正在被利用着走向悬崖的可怜者,他们正在为蝇头小利充当中共邪党打人的凶手和陪葬品。通过以上的这些文字,如果你明白了法轮功学员的良苦用心,那么请你在方便的时候告诉那些六号楼里的“六一零”们,放下屠刀,悬崖勒马,回头是岸。他们或许说,这是他们的工作,他们的职责,是上级的命令,那么这时候请你把下面这个真实的小故事讲给他,告诉他:你还有别的选择。

    故事发生在柏林墙倒塌之后的德国。一九九二年二月,统一后的柏林法庭上,举世瞩目的柏林围墙守卫案将要开庭宣判。这次接受审判的是四个三十岁不到年轻人,他们曾经是柏林墙的东德守卫。

    两年前一个冬夜里,刚满二十岁的克利斯和好朋友高定,一起偷偷攀爬柏林墙试图逃向自由。几声枪响,一颗子弹由克利斯前胸穿入,高定的脚踝被另一颗子弹击中。克利斯很快就断了气,他不知道,他是这堵墙下最后一个遇难者。那个射杀他的东德卫兵,叫英格•亨里奇,他也绝没想到,短短九个月之后,围墙被柏林人推倒,而自己最终会站在法庭上因为杀人罪而接受审判。

    辩护律师称,这些士兵是执行命令的人,他们根本没有选择的权利。不过这样的辩护最终没有得到法官的认可。因为类似的辩护,早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在纽伦堡审判法西斯战犯时已有先例。当时各国政府的立场不约而同:不道德的行为不能借口是奉政府命令所为而求得宽恕。任何人都不能以服从命令为借口而超越一定的道德伦理界线。

    柏林法庭最终判决英格﹒亨里奇三年半徒刑,不予假释。法官这样对被告解释他的判决:“东德的法律要你杀人,可是你明明知道这些唾弃暴政而逃亡的人是无辜的,明知他无辜而杀他,就是有罪。这个世界在法律之外,还有‘良知’这个东西。当法律和良知冲突的时候,良知是最高的行为准则,不是法律。尊重生命,是一个放诸四海皆准的原则;你应该早在决定做围墙卫兵之前就知道,即使东德国法也不能抵触那最高的良知原则。”

    作家龙应台曾经问过一位曾经担任过边境守卫的前东德人,“你说,围墙的守卫在改朝换代之后受审判,公不公平?”得到的回答是:“当然公平。”“……是总理命令他们开枪的没错,可是没人命令他们一定得射中呀!”“开枪可以说是奉命,不由自己,可射中,就是蓄意杀人嘛!”

    是的,英格﹒亨里奇完全可以有自己的选择,只要他愿意听从良知。这件旧事发生在德国的昨天,但类似的审判,会不会发生在中国的明天呢?其实已经有许多良知复苏的警察,选择了在自己能力范围之内保护法轮功学员;更有一些狱警、看守不但选择了善待法轮功学员,而且积极为自己赎罪:把作恶者的罪证悄悄记录,作为将来对罪犯审判的证据……正义的审判已经到来了。当英格﹒亨里奇开枪射击克利斯的时候,他没想到转眼之间,那个“背叛社会主义”的“叛国者”是无辜的,而自以为“捍卫社会主义”而不必为开枪负责的他却因为杀人罪而受到惩罚!正义到来的如此迅速!而在审判到来之前,上苍已给每个人留下用良知选择未来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