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七旬老人在迫害中含冤离世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八日】(明慧通讯员吉林报道)延吉市77岁的老年法轮功学员宋雅琴,因为向和龙公安局要求释放被绑架的儿子,多次被恶警野蛮迫害,造成长期大小便失禁,身体每况愈下,于2010年7月18日早上含冤离世。老人的儿子媳妇申全会、李凤云夫妇均被酷刑迫害、非法判刑八年。

宋雅琴,原吉林市人,1998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当时患有类风湿、静脉曲张等疾病,行走困难。通过修炼大法,身心受益,并严格按真、善、忍要求自己。在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她曾遭受吊铐、毒打等酷刑,手腕上留下一道深深的疤痕。

营救儿子遭折磨

2008年9月8日她的儿子申全会和儿媳李凤云因为在和龙市头道镇散发真相传单被和龙派出所绑架,并遭受非人折磨。原本身体健康的儿子被折磨得像六、七十岁的老头,3个月无法下地行走和进食。此后,申全会被超期关押,连续5个月不许家人接见。

2009年宋雅琴老人为了营救儿子,经常到和龙市公安局要人。和龙市公安局不但不放人,还对年迈的老人下毒手,几个恶警把她按倒,拽着她在楼梯上来回拖着走,还大打出手。像这样的折磨有很多次。

2009年7月10日,宋雅琴和另一位老年法轮功学员为营救儿子,在去检察院的途中向出租车司机讲述大法真相,被司机诬告,两位老人被和龙警局的恶警半路堵截,6个恶警将76岁的宋雅琴拖下车,她拒绝配合,恶警们就在地上拖着她走,另一位老学员被扇耳光、罚跪、罚站。

由于恶警的折磨,她经常大小便失禁,有气无力,身体越来越虚弱。2010年7月18日早上含冤离世。

历经迫害

1999年7月20日,中共开始对法轮功学员名誉上搞臭、肉体上消灭、经济上搞垮的疯狂迫害。为了澄清法轮大法的真相,宋雅琴老人多次到北京上访、和平请愿。其中,2000年10月18日,老人因为在天安门广场为法轮功和平请愿,遭到便衣的毒打,脸部被警棍打得全是出血点和瘀伤,身上也多处受伤,前门派出所恶警怕承担责任把她扔到了后门外。

2001年,她和几位老年同修再次走上天安门,以炼功的方式和平请愿,被便衣绑架到石景山看守所,看守所恶警对年迈的老人软硬兼施,先是几名年轻的恶警对老人野蛮暴打,邪恶见老人不屈服,于是采用伪善欺骗的手段,得知老人来自吉林。被非法劫持回吉林后,又被当地派出所押进邪恶的洗脑班继续迫害。

此后,当地派出所和街道人员时常到老人的家里进行骚扰。

2002年夏天,宋雅琴在吉林市文庙市场散发真相传单,被文庙派出所绑架,毫无人性的恶警对老人施以吊铐、毒打等酷刑,手铐深深嵌入肉里,此后老人手腕上留下一道深深的疤痕。

即使面临中共邪恶的迫害手段,老人几乎从不间断地向被蒙蔽的世人讲清真相,利用每天去早市买菜的机会,向小商贩们讲述大法的美好,自己修大法后的身心变化,以及中共当局对法轮功学员的血腥迫害,并派发真相资料和光盘。很多市场的小商贩,一见面都主动索要新的真相资料。老人的善良,让更多被谎言蒙蔽的心灵重见光明。

亲人遭受迫害

宋雅琴的大女儿申淑华,家住吉林省吉林市昌邑区,修炼前身患多种不治之症,得法后身体康复。她和儿子因为7月20日进京上访,被当地列为“顽固分子”,经常遭到新地号派出所和街道的骚扰、监视和恐吓。1999年8月,她和儿子被骗入洗脑班迫害,她被非法关进吉林第三看守所继续迫害。申淑华在关押期间被迫害致精神失常,2000年6月,被强迫给街道楼擦玻璃后忘掉了盆,6月25日去取盆,从楼上跌下致死,造成跌落的原因不详。

宋雅琴的外孙,申淑华的儿子史文博,由于经常遭到骚扰和监视被迫流离失所。2000年上天安门和平请愿,遭便衣和恶警野蛮殴打、警棍暴击头部等酷刑。在北京散发真相2次被非法绑架到北京朝阳看守所,他以绝食抵制非法关押,被戴上“狗链”无法行走、电棍电击、捆绑在十字木板上插管灌食,不许上厕所,在零下30多度的深冬,穿着线衣线裤在雪地里挨冻。之后被劫持到臭名昭著的北京团河调遣处和劳教所遭受迫害。2003年和二舅申全会被吉林市船营区长春路派出所恶警绑架,非法抄家,家中大法资料和书籍,以及几千元现金被非法没收。

法轮功学员申全会
法轮功学员申全会

宋雅琴的二儿子申全会,多次被非法关进洗脑班、看守所。曾先后被送入吉林市欢喜岭、吉林省饮马河劳教所野蛮迫害和承受超体力劳动。2008年9月8日申全会和妻子李凤云,遭合龙派出所绑架后,经历了非人的折磨,他们的汽车、摩托车、手机等私有财产被非法没收。2009年二人分别被和龙市法院非法重判8年。

中共邪党人员们打李凤云的方式有:

一,拿塑料口袋把头套上,用手将口捂住,让李凤云几乎窒息。

二,把背过去连铐的双臂用力由后面向上方掰过头顶过到前身,并用手使劲抠李凤云的下颚两侧的扁桃体部位。

三,让李凤云坐在地上,恶警坐在李凤云的身上把头压向地面。

四,强行的劈胯,并将李凤云的腿从下往上掰。

五,在身上洒上水然后用电棍电。

六,拿一个空心的铁棒使劲打李凤云,最后铁棒都打弯了,他们还用专门打人用的胶棍对李凤云施暴。

在和龙市头道派出所期间,申全会被连续毒打几天几夜,恶警专门猛踢他的头部、身体要害部位,差点把申全会当场打死。后来恶警怕承担后果给申全会灌了一种药物,才让他活过来。后来申全会被劫持到和龙西城看守所。

在和龙西城看守所,刚刚恢复意识的申全会被非法提审,恶警施用“背剑”酷刑,几个流氓恶警将他铐上手铐脚镣,然后坐在他后背上使劲往后掰他的四肢,然后用脚踩他的后背,令其痛苦到极点,使用的手段极其残酷没有一点人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