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奥运期间对唐建平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八日】(明慧通讯员四川报道)唐建平先生,四十一岁,四川省蓬安县鲜店乡人,于一九九七年在北京开始修炼法轮功。从一九九九至二零零八年,遭中共当局非法治安拘留两次、刑事拘留两次,非法劳教一年九个月。下面记录的是唐建平自零八年中共以奥运为借口加剧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中所遭受的迫害。

一、异乡遭绑架、抄家、拘留

中共奥运会期间,即二零零八年六月六日晚上,雅瑶派出所和花都区公安局以查暂住证为名,来到广州市花都区雅瑶镇云腾路七号——唐建平的家,骗他妻子打开门,开门后,一伙人蜂拥而入,立即控制了正在炼功的唐建平的行动自由,并拍照、摄像、翻箱倒柜(床垫都掀开看),抢走了《九评共产党》光碟六十九张、《转法轮》二部、MP3讲法光碟一张,并抄走其它一些东西,如 “传统文化”、打工收支记帐的本子、通讯本、身份证、上班戴的写有“法轮大法好”的安全帽等。

然后以去派出所了解情况为由,将唐建平绑架到雅瑶派出所,非法拘禁审问到凌晨二点多钟,后被强制戴上手铐,劫持到花都区看守所非法拘留。

当时参与的人有一个是花都区公安局的,着便衣,出示他的腰牌看叫杨某铅,身高一点八米左右,偏胖。

二、在花都区看守被上脚镣、戴手铐

被劫持到花都区看守所时已是深夜二点多了,唐建平拒绝被搜身,被看守人员铐在值班室窗户的钢筋上,一直站到天亮,白班的人来上班。早晨九点多钟,警察找了一个凳子让他坐下,并用长铁链套住手铐,拴在柱子上,直到下午二点多钟,共被铐了十二个小时。随后被戴上脚镣强行关入二十四号仓。

入仓后遭强行搜身,唐建平抗议这种对自己的无理迫害,因而不把自己当罪犯报数,看守所姓晏的警察,就唆使在押人犯阿宝打唐建平的嘴巴,并威胁道:“不报数,就戴上手铐和脚镣锁在一起,人只能蜷成一团。”(法轮功学员李铁松在那里就遭到过这样的迫害) 然后他们把唐建平戴的脚镣锁在床边一个固定的铁环上,大小便都是关在那里面的人用盆子接。

三、花都区看守所的“特殊脚镣”

花都区看守所的脚镣很独特,一般的脚镣,铁链是软的,行走时难度不大。可花都区看守所的脚镣却是一根圆钢筋(长约25-30公分以上,直径为16厘米大小粗),圆钢筋两头各连一只铁圈套住脚颈。由于脚镣中间的圆钢筋是直的、硬的,人行走时难度就很大。他们用这种方式折磨唐建平。

零八年六月七日被非法提审时,唐建平戴着这样的脚镣行走很难,看守所的警察还唆使里面的在押人员强行推着唐建平走快点。 六月八日雅瑶派出所伙同一身份不明的中年人 ,估计是广州“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凌驾于法律之上)头子或国安头子,又非法提审唐建平。他要唐建平说出真相资料的来源,唐不配合,在非法提审后,看守员又以“走快点”的方式来折磨他,唐建平实在受不了了,只好蹲了下去,恶人李白通才作罢。在花都看守所的六天时间,唐建平被非法提审四次。

四、在四川省蓬安县看守所受迫害

六月十三日,唐建平被四川省蓬安县公安局国安人员陈卓、和蓬安县金溪派出所副所长李双威绑架回四川蓬安县,关在蓬安县看守所。

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期间,因唐建平身上没带钱,没钱买日用品。洗澡、洗衣服都是用别人用过的洗衣粉水来洗,有时甚至是别人洗内裤的水拿来洗澡、洗头、洗衣服。上厕所没有手纸,用废书纸,牢头刘子荣都不准,叫用水洗,否则就要打人。

蓬安县看守所里的监控设施是声音和影像都能监控,只要一说法轮功的事,警察刘金鹏就叫唐建平背监规。有一次,刘金鹏叫唐建平出去训话,强制他承认自己违了法,是“利用×教破坏法律实施”,并用铁砂棒毒打唐建平的双肩胛。

六月二十六日至七月,蓬安县国安、金溪派出所非法提审了几次,逼问唐建平资料来源。七月三日上午又被蓬安县司法局钟茂雄非法提审后,当天下午送来了劳教通知,唐建平拒绝签字,钟茂雄就叫当时和唐建平同一监室的刑事犯杨波代签。唐建平被非法劳教一年零九个月,其原因称:二零零七年一月二十七日唐建平在蓬安的一个乡镇的集上,给赶集的人发了传单。

五、在新华劳教所唐建平受到了酷刑折磨、强制洗脑等迫害

唐建平被劫持到四川省新华劳教所遭受到的酷刑和精神折磨包括:电棍体罚、强制洗脑、唱中共歌曲、强迫诽谤法轮大法、高抬腿跑步、做俯卧撑、双脚并拢跳高、面壁、立正站军姿等等。

二零零八年八月四日早上六点,唐建平被劫持到四川省新华劳教所入所队(即六大队一中队),中队长叫王跌辉。一进入所队,就被强行面壁、立正站军姿、换劳教服、搜身、不准打盘坐、不准双脚交叉坐、不准讲法轮功。

九月二十五日晚,唐建平被转到六大队二中队(迫害法轮功专管队),安排到十一舍。监舍长叫陈天富,又是转教组大组长,此人曾被六次劳教、判刑,包夹唐的两人都是吸毒盗窃。

民管会的劳教人员对劳教的人态度蛮横、声严厉色:“你们到这里来了就是违了法的,要听管服教”,“只有错误的动作,没有错误的口令”“你不尊重我,我就不得尊重你。”“班组长的任何命令都要执行,不能顶撞,错了以后再说”……

对法轮功学员的监控比那些违法乱纪的劳教人员还严。劳教所选择教期长的劳教人员做法轮功学员的包夹,法轮功学员走哪儿都有人监控。教转组的警察游宁、赵勇、杨警、高蕴源唆使劳教人员陈天富对唐建平进行各种各样的体罚:不准午睡,强制看诬蔑法轮大法的邪书叫作“学习”,不看就罚下蹲并不准换脚。坐军姿要一动也不能动,坐不住时要报告,包夹同意后才能伸一下脚。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四日,因陈天富向教转组说唐建平不唱中共歌曲,叫警察赵勇在开饭唱歌时盯着他,晚饭后把唐建平叫到值班室,要唐建平唱歌,唐不配合,被赵勇用警棍电击,而赵勇还说:你记住我这是用的电警棍在打你,不是我用手在打你,我用手打那才是“违法” 。

二零零九年一月五日,警察陈天富突然又叫唐建平“训练”,实际上就是体罚、强制转化。逼迫唐做上下蹲运动、高抬腿跑步(此运动很累人)、俯卧撑,累得唐建平动弹不得。还强迫做,并被打耳光。

一月九日,劳教所要写年终总结,改造计划,因“四知道”里面要写被劳教的原因,要骂法轮功,唐建平再次拒绝,教转组四个警察游宁、赵勇、杨警、高蕴源齐聚管教办公室,(那里面没安摄像头)叫陈天富、陈开健(包夹迫害法轮功学员陈祥明的人)挟持唐建平到管教办公室,陈天富、陈开健一人拉住他一只手,赵勇问为什么不写,唐建平老实回答了他。他就拿电棍在唐建平的头上拖了几下,当时好象火花溅在唐建平的身上无法躲的感觉。由于有两个人拉住了唐建平的手,使他退都没法退一下。

有几次受迫害时, 唐建平喊:“劳教所是法西斯监狱”,马上几个人就一拥而上把他按倒在地或床上用枕头把嘴堵住,有时说话声音大了也用同样方式迫害,同时增加包夹人员。

二零零九年二月一日,不知是三中队或二中队的中队长把唐建平叫到民警谈话室问他对法轮功怎样认识的?见唐不骂法轮功,就把唐叫到值班室,先叫他蹲下,又叫他把嘴张开,一把将唐建平拉过来把电棍塞进嘴里,警察赵勇又随手给了唐一耳光。

在舍房里关上门“训练”迫害。唐建平被强制做上下蹲、俯卧撑、高抬腿跑步、双脚并拢跳高。早上五点起床,晚上十一点睡,白天不准出工,成天以训练为名体罚,如果拒绝训练,陈天富就说“不训练就是反改造,拉出去电棒烧”。同时又把包夹黄小林、左双全、王麒源也叫起来,坐在那里不准睡,叫唐建平蹲下,不准换脚,成天不准坐凳子。

在四川新华劳教所,每个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睡觉都不准踡脚,要把脚放伸,否则就被认为是炼功,狱警们把炼功说成是反改造,拉出去就是电击。监视法轮功学员的劳教人员(值舍房班的)经常掀开法轮功学员的被子,看手、脚是怎么放的。

二零零九年六月十日,唐建平和同修刘行贵被强制拉去开所谓揭批会、反“邪教”签名。十月份的一天,狱警以减教为名要唐建平再在揭批会上说几句,也就是叫他骂法轮功,此时唐建平很清醒,被他坚决抵了回去,心里想着:“就是不配合,若再打我,我就向外喊。”

二零一零年一月二十九日,是唐建平离开劳教所那天,高蕴源对唐说:“出去又乱说嘛。”意思就是:“看你去哪儿告都没用,不怕你告,劳教所遭告了这么多年,没见谁受过处分。”

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转化采取的是暴力、威胁、恐吓、伪善与欺骗。狱警还说什么“我们都知道法轮功是好的,哪个都晓得。退党,我们在QQ上都遇到了的,都是退了的。你们把 ‘四书’写了,开个揭批会,你该干啥出去还干啥,干部也好向共产党交差领钱,你早点出去做你的正事。”如此招不行就用暴力、恐吓的方式迫害。

劳教所恶人:

二大队为迫害法轮功专管队,从二零零九年二月一日起,由原来的三大队三中队和六大队二中队合并为二大队。大队长苏欣在二零零九年任职期间自称对法轮功学员的转化率达100%。主要采用暴力,不听者同时用多根电棍击。

恶警赵勇好色,一藏族警察称他“色鬼”。二零零零年调入专管队,最直接地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强迫写放弃修炼的保证书、悔过书等“四书”, 开“揭批会”。如不配合就在他每周两次值班日,以谈话为名恐吓、威胁、施暴等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九年二月一日(正月初七),他打了法轮功学员,二月五日(正月十一)他父亲死亡,他本人二零零九年做CT检查出肾脏有问题。其妻生病花了几万元,儿子也经常生病。这是善恶必报的天理在他及家人身上的体现。
我们期盼所有的警察、官员都能明白真相,别再参与迫害善良,如果你真的不知道真相,那么从现在开始,您有悔意并不算晚。中共建党以来整人运动不断,迫害死八千万无辜百姓。人不治天治,天灾人祸不断,就是警示人们要有大事发生。只有声明退出中共的一切组织(党、团、队),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才能躲过大劫难,你才会平安、美好。如果你是知道真相却一定要与中共为伍的人,那么也请你认真思考一下,现在法轮大法弘传世界一百一十四个国家和地区,全世界就唯有中共反对,而且国际法庭对参与迫害的直接责任人——江泽民、罗干等已经立案审查……你要知道善恶有报是天理啊,请你认真地为自己和家人着想,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

与唐建平在新华劳教所同时遭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还有:成都的樊海东、眉山的夏春雷、华蓥双河镇的邓启兴、广安市的杨林兴、宜宾市的徐强、绵阳的孙仁智、旺苍县的何某某、刘行贵、林春全等。

二零一零年一月二十九日,下午六点蓬安县金溪镇派出所蓝伟、分管治安的罗朝全、刘辉来劳教所接的唐建平,回到老家交到村干部手里;二月一日,金溪派出所所长刘长虹以唐建平要办理身份证为名,令其部下蓝伟给唐建平做了指纹档案,当时唯独唐建平要打指纹,感到不对,在问及唐建平血型时,唐建平说我不知道。蓝伟叫唐建平去检验血型,唐建平趁机走了没再配合。

附参与迫害者名单:

广州市花都区公安局(警察杨某铅,身高1.8米左右,偏胖)
雅瑶镇派出所
花都区看守所恶警晏某某,在押人犯恶人李白通、阿宝
广州610头子或国安头子
蓬安县公安局国安人员陈卓
蓬安县金溪派出所所长刘长虹、副所长李双威、蓝伟、分管治安的罗朝全、刘辉
蓬安县看守所恶警刘金鹏,牢头刘子荣、刑事犯杨波
蓬安县司法局钟茂雄
新华劳教所入所队(即六大队一中队)队长王跌辉

二大队(迫害法轮功专管队)大队长苏欣
二大队教转组恶警游宁、赵勇、杨警(女)、高蕴源
二大队的警察还有: 冯家茂、杨帆、仝光辉、吴华、韦光平(女)、刘兴元、胥泽君、罗燕(女)
二大队11舍监舍长陈天富兼转教组大组长(犯吸毒盗窃)
二大队包夹:唐安明(犯吸毒盗窃)、黄小林、左双全、王麒源、陈开健(包夹迫害法轮功学员陈祥明的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