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炼法轮功的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三日】一九九八年,当我带着无神论、撞大运的脑袋和病入膏肓的身体,满腹疑惑的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时,在短短的几天内,大法在我身心上展现了让我目瞪口呆的美好与神奇!当我完整的第一遍拜读完《转法轮》时,恨自己为什么这么晚才進入法轮大法修炼的门!

腥风血雨十一年,凭着对师尊李洪志的坚信、对法轮大法的坚定,磕磕绊绊走到今天,深切感受到:如不是师尊把我从地狱里捞起洗净,绝不会有今天的我!

十一年,在历史的长河中只是一瞬间,在这一瞬间我们经历的太多,学法、炼功、讲真相、发正念,这是我们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无论何时、何地、何事的一根主线。

有一年盛夏我去城市郊区给一位那里的新学员送真相资料,回家时太阳开始落山,途经一个风景区时,一辆出租车从我身后驶过,由于车门没关好,车门一下把我从自行车上带下来,我当时疼的“哎呀”一声摔在地上什么也不知道了。迷糊中听到有人在叫我“大姐”并努力的想把我从地上扶起来,可是我一点力气也没有,既没答话也起不来。这位司机见状也放弃了努力,在旁边叹气。过了一会儿,我似乎清醒一些,就试着从地上坐起来,司机马上扶了我一把,我坐起来了,迷蒙中看到围了一大圈人看热闹,坐在地上我也怪不好意思的,赶快起来吧,司机见我想站起来马上又帮了一下,站起来后觉的满嘴是沙子,我慢慢走出围观人群,走到没人的地方,吐了一口白色的沙子。司机一直跟着我赔小心,要带我到医院,围观的也一直跟着。我跟司机说:“我没事,我是炼法轮功的,你走吧。”

看热闹的人中有一个带红袖章的人说:不管你说你有没有事,还是炼法轮功的,你的手膀子肿的这样,(当时我的手膀子确实肿的吓人,可我一点也不觉的疼)转头对司机说:你赔她二百块钱。我赶紧说:我不要钱。同时对司机说:你不会有意撞我吧,我跟你无冤无仇。司机说那也是。我再一次说我是炼法轮功的,我没事,不过你以后开车一定要注意,随时把车门关好,今天你是撞了我,我也不会找你麻烦,假如撞的不是炼法轮功的那就不会这样。司机连声说:是的,是的。

在这过裎中那带红袖章的非让司机赔钱。正如《转法轮》中写的:“要不讹他点钱,这看热闹的人心里都不平。”我一边说,一边走向我的自行车,到了撞倒的自行车那里,司机帮我把车扶起,我叫司机走,我推着车试着骑骑还行,可是车龙头被撞歪了,我就下车搬龙头时,出租车开到我身边停下,司机叫我上他的车,我叫司机走,司机还在坚持,我清醒过来,这是司机要听真相。我连车带人上到他的出租车上,从社会的不公谈起。司机谈到:他曾是一个什么官,由于改革单位垮台,无奈出来开出租车,也是因为刚出来不久,老不记的关车门,为这事他老婆也说过他。

我再跟他谈信仰,讲大法的美好,江泽民和中共互相利用残酷迫害法轮功,法轮功教人做好人,先他后我,做事先考虑别人,遇到问题首先考虑自己错在哪里,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又讲到天安门自焚伪案。司机说,听你这样说,法轮功还是蛮好。我说是呀,当初江泽民叫嚣“三个月消灭法轮功”,这么多年过去了,法轮功不但没被消灭反而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洪传。

这时出租车经过一个医院,司机又要送我到医院,我坚持不去,并再次告诉他我是炼法轮功的没事,请他一定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司机告诉我他是信基督的,同时说有信仰的人就是不同。我告诉他你信什么没有关系,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能逢凶化吉,消灾解难。这时出租车快進入市区,不能带自行车,我也很能体谅司机,他得载人挣钱,养家糊口。

下了出租车,我发现左腿膝关节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车骑回家了。回到家里才发现:门牙磕掉了小半块,难怪被撞后觉得满嘴沙子。晚上发正念腿盘不上,我就单盘,睡在床上不能翻身,我就不翻身、不能深呼吸,就不做深呼吸,左腋下肋骨疼的不行,但我都没有把这些放在心上。第二天该做什么就做什么,这样持续了大半个月。

有同修说:你消了个大业,我说不是消业,是邪恶迫害,因为我到那里去不是去游玩,是去送真相资料,遇到这样的事肯定是有原因的。我想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不能让疼痛影响我助师正法,我确实也没受疼痛的影响,在这期间该做的证实大法的事一件没落下。有不足之处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