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让的风范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三日】最近明慧网上发表了一位参加过李洪志先生讲法班的学员写的回忆文章,他在文章中记述了李洪志老师在成都开办法轮功学习班的情况。中间有一段是这样写的:

“在成都办班期间,从开始到结束,每天都有新学员进班。他们开始是坐在后面,而且还从自己家带来各种花和矿泉水放在讲台前(其它功法叫作‘接信息’)。他们听师父讲法,听着听着就逐渐往前移。怕干扰师父讲法,贵阳的学员就阻止他们,可是师父慈悲,叫住了贵阳的学员,让他们往前坐。开始了解大法的人不多,许多人都没有报名参加师父的讲法班,只想来听听热闹。一节课听下来,原来很多没有报名的人,都纷纷报了名,正式参加了学习班。通过专心听师父讲法,他们都明白了原来师父传法是真正来度人的,根本不象他们想象的那样,什么接信息啊,治病啊等等。”

他记述的这个场面很多人都不陌生,不要说是在法轮功的学习班上,就是在其它的场合,人们遇到自己感兴趣的事物时,自觉不自觉地就会往前凑一点,这一点记述的很真实,也确实是这样。

随着对大法理解的加深,越来越多的人明白了李洪志老师传授的法理是真正的佛法,而且是千年不遇的。这些人很自然地就会去动员自己的亲朋好友来参加李老师的讲法传功班。同时他们对真、善、忍也有了更深一层的理解:既然讲真、善、忍,就不能和还没有了解法轮功的人去争座位了,即使有了好的座位也要让给其他的有缘人,不然的话,何谈其善呢?如此地与人家争座位,又哪有忍呢?这就是李洪志老师当年讲法学习班上经常出现的一个场景:开始时大家往前挤,都想找个好座位,到后来都纷纷的把好座位让给新来的人员了。

当然,随着修炼的深入,法轮功学员修炼的成熟,这礼让的风范就更加的感动人了。有一位旅居海外的法轮功学员当年在大陆跟随师父四处听法,她写了一篇文章叫《随师万里行》,其中有一段这样的故事:

“那次开班在吉林大学的鸣放宫。由于外地来的学员很多,老师办了两个班,早班上午9点~11点,晚班下午7点~9点。早班的票我早就买了,可晚班的票买不上。第一天上午下课后,回到宿舍总不定神儿,我们是来听课的,明知道老师晚上还在上课,可我们在宿舍里呆着,不是味儿。第二天上完课,我们没回旅馆,在礼堂外的草地上呆着,一直等到晚班开课的时候,大家站在门口希望能买到退票进去。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我们一群人眼巴巴地望着。突然一个学员在我边上说:“谁要票?”我很高兴,一把拿过来,把钱塞给他。我高高兴兴地走进礼堂,准备落位,只见一个熟悉的老学员远远地奔过来喊:“我正到处找你。”我想:“完了,这张票是保不住了。”果不其然,她说青海来了一个学员,第一次来听课,普通话听不太懂,想再听一遍,你是老学员,把票让给新学员吧,她是第一个从青海来学的。我只好恋恋不舍地把票交出去,就又站到了大门口。人都进去了,早就上课了,我们这些没票的仍在门口站着。这时礼堂的管理人员把正门关了,零星出入在侧面的一个小门,我们就向那小门走去。在离小门不远的地方有一个年轻人,刚才我就看他站在那里,也不吭声。当我走过他时,他忽然问我:你要票吗?我一愣,马上脱口:要!他把票给了我,我赶紧把手里攥着的那位青海人给我的票钱塞给他。我又有票了!看着周围羡慕的目光,我很不好意思,就对边上一个也是老跟班的郑州的小伙子说,你进去吧。他说:这是该你去的,你就去吧。当时鸣放宫的地下室在办舞会,买张舞票从小门进去就可以到听课的大厅,可大家都没这么做。天津的一个小伙子说,如果我们做了这样骗人的事,即便能进去听课,也什么得不到。后来听说,我进去后又过了很长时间,礼堂的看门人看到学员这样的锲而不舍很感动,就把守在门口的学员都放进去了。”

这篇文章我读过多篇,每次读到这里时都忍不住落泪,我是为大法弟子对佛法真诚向往而落泪,同时也为那些毫无掩饰的礼让而落泪。哪个人不想亲耳聆听李洪志老师的讲法呢?包括那些让票的人。可是他们毕竟是老学员了,已经听过老师的讲法了,那些还没有机会听到老师讲法,或听过一次还不太懂的外地学员,他们才是更需要听啊。

佛法洪传,人心自然归正。为了聆听这万载难逢的大法,多少人不远万里跟随着李洪志老师去四处听法。数千人聚集在一起听法,拥挤吗?不,真修者礼让的风范已经在他们组成的修炼的氛围里形成。他们的互相帮助和礼让,真的是呈现出佛法传世时人心向善的真实境况。我们看看作者所记述的法轮功在中国举办的最后一期学习班的盛况吧,看看真正的修炼人所体现出来的高尚的礼让风范吧。

“几个月后的12月21日,广州举办了第五期,这是在中国的最后一期。那时法轮功已经传播得很广,传得也很快,加上几个月没办班了,人们都翘首盼望着。又听说是最后一期,全国各地都有人赶来,东北、新疆,为了求道,这是生命中最大的事,有许多感人的故事。有的来早了,为了用仅有的钱维持听课期间的生活费,每天吃2元的伙食,在广州2元是吃不饱的,北京的学员拿出自己的钱来,送他们每人一百元。有一个东北的女孩,没有收入,大中型企业都停产了,她就去卖菜挣钱来听课,又用仅有的钱去帮助别人。还有兄弟俩背着铺盖,风餐露宿,几乎是要饭走来的。

“广州第五期据说来了五千多人,可能更多。广东省气功协会很早就把票卖完了,我的票是托广州的亲戚10月份买的,后来的学员就买不到票。第一天离上课时还早,体育馆前的广场就已人山人海,听说有500多人没有票,可体育馆的工作人员无论如何不允许超员,过道一律不准坐人。北京的部份学员把票让给了新学员,交票时,双方眼里含着热泪,边上的人也热泪盈眶。开课了,没有票的学员就守在体育馆门口的广场上。这样的锲而不舍让体育馆的工作人员感动不已,他们破例打开了旁边的一个馆,接了一个同步录像的电视机,让余下的学员进去听课。”

这是法轮功在中国最后一次办班所出现的盛况,而其时法轮功在中国传出也仅两年之久。两年的时光是短暂的,可这两年,对于一个有幸亲耳聆听佛法的人显得多么珍贵,这是生命永远的期待,这是令整个宇宙所有生命都敬佩和赞叹的事情。他们得到了,同样佛法的美好也在他们身上体现了出来。其中,人与人之间礼让的风范是那样纯洁的在修炼人身上得到了真诚的体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