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旅游景点三退小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三十一日】欧洲旅游旺季里来旅游的中国大陆团不少,景点上的退党服务中心义工忙着给大陆游客讲真相,劝“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游客很愿意和义工深谈,曝出了不少真相,進一步推动了劝“三退”。

游客找法轮功学员“三退”

一位女游客朝义工走过来问:你刚才是在给他们(指另一拨大陆游客)办退党的事吧?义工说是。她问:你是法轮功吗?义工说是。女游客高兴地说:法轮功做事我信得过,能不能帮我也退了?义工帮她登记退党后,她要了《九评共产党》小册子和特刊等真相资料,小心翼翼地折叠起来往自己的小挎包里装。旁边有人说:你胆子真大,敢带回去?女游客说:“我要想带就带得走,有什么了不起的!别听他们瞎咋呼,不见得能怎么样!”

“炼法轮功的人,心真善”

一群从大巴下来的大陆游客,互相看看,没敢伸手接真相资料。听有人在打听哪有合适的中餐馆,义工上前告诉他们在哪里可以找到,详细地指给路线,介绍了附近几家物美价廉的西餐馆。游客见义工这么诚恳,一边道谢,一边伸手要真相资料。义工说:在餐馆里休息的时候打开看看,里面有贵州的“中国共产党亡”藏字石照片和怎么发现它的真实介绍;还有西班牙法庭、阿根廷法庭起诉江泽民一伙迫害法轮功的诉讼案。

吃过饭的游客乐呵呵地回来了,见到义工感激地说:谢谢!吃的真可口。刚才你们指点的那几家都不错,花钱少,还有特色。你们是法轮功吧?义工点头称是,有人说:“人家炼法轮功的心真善。”义工对大家说:看了刚才拿到的资料,明白真相的,就抓紧时间“三退”吧。义工问一个,退一个,没有摇头的。等人集合上车的一会儿功夫,一车人差不多都登记“三退”了。大巴关门前,义工对车里的游客说:退了的,别忘了把如何保平安的福音告诉你的亲朋好友;还没来得及退的,到下一站赶紧退,机不可失,时不再来。

公检法系统的官员退党

义工发现等着登记的人群外,一个中年男子,冷眼看着别人登记做“三退”,一副与己无关的样子。义工走过去问:请问是党员吗?对方答:我是老党员了。义工说:看样子还是党员干部?那人说:你还真有眼力。旁边有人搭腔:算说着了,他可是当官的。义工说:当官的没关系,就看这官怎么当了。为老百姓着想,给人民排忧解难,才是好官。那人听了没反感。义工说:要知道这辈子的富贵,是自己前生前世积下的善德换来的,可不是共产党赏给你的,你要托生在国外这里,没准儿当的官比现在还大呢。那人听这话笑了。

义工接着说:要保住今生的官运富贵,你得做好事、善事。比如现在法轮功学员在国内被无辜迫害,你为法轮功说公道话,尽可能保护他们,这就是做好事善事。那人说:凡是他们抓来炼法轮功的,转到我手里,我都给放了。义工说:看来你是公检法系统的干部了?旁边有人说:他有权。义工说:你这人多大的福气啊,别看在容易干坏事的官位上,神给你机会,让你积德行善得福报。老话讲:为民谋福,造福予己,积德改命,福报子孙。

那人开心地笑了:“还没有人能把我说服呢,你说的这番话很有道理。”义工说:天要灭中共,入过党、团、队的每一个中国人,性命攸关,面临选择,要保性命得“三退”。顺天意,躲劫难,“三退”保平安。那人听了点头称是。义工说:给你起个名字叫“福安”,登记退党吧?那人说:“好吧,听你的吧。”然后伸出手来和义工握手告别。

在国内撕了“党证” 来国外正式办“三退”

在欧洲一处湖光山色的景点,正匆匆离去的一家大陆游客和义工迎面遇上。对方接过真相资料,扭头就走,义工在后面追问:“三退”了吗?已经走出几步远的中年妇女停住脚步回头问:什么意思?经义工解释过后,她说:噢,我早就退了。几年前,我就把“党证”撕掉了,早不交党费,不参加活动了。

义工问:为什么撕了党证?女士告诉,她曾在一家国有大企业任职,后为工作得罪了领导,遭打击报复,从中层白领降职为比蓝领还低的待遇。她本来想要讨个公道,哪怕告上法庭。朋友劝她,象你这样想法的人多了,法庭也是为党服务的,哪有打赢官司的?她怕家人受牵连,只得忍气吞声辞职了。早先就从父亲那听说过,文革中发生了很多共产党没有人性,极其残忍的事。在她离开原单位时,把所有涉及党组织关系的文件、证件全部撕掉扔進了垃圾桶。

她朋友亲历过一件事:一家记者因采访了一条新闻,被当局马上制止,封口。其间派人到电讯系统查出那位记者的所有电话往来,然后利用这些线索围剿那位记者。按规定电信局有义务为客户个人信息保密,客户受公民人身权保护。而实际上,公民的私人电话受监控甚至监听,哪有安全感?“我和周围的人,都活得很无奈。看吧,这样下去共产党迟早要倒台的,它自己就把自己搞下去了。”

一旁的先生说:我知道老百姓都恨共产党,我家还不是最倒霉最苦的,我都恨。我大学同学有当官的,在一起读书时很不错的一个人,几年不见,就变了一个人,变得很坏,当然也变得很阔。公务员手里有权力的,有权批条子的,都是权钱交易的,大权换大钱,小权换小钱。谁给的好处大,就把权力卖给谁。

他说:不仅是官场,整个社会的风气都坏了。他指着一旁的孩子说,他的老师就在用“团票”捞好处嘛。学校里天天号召学生入党入团,说将来上大学,就业都优先录取。孩子是好学生,也写了入团申请书,只是没给老师送礼,就不批准入团,还在班里遭讽刺打击。

义工又送给他们一本《九评共产党》,他说:知道这本书,令当局很恼火很害怕。都说里面还原了中国的很多历史,和教科书里说的完全不一样。我知道,共产党在篡改历史方面是谁都比不了的。

夫妇二人同意义工为他们在大纪元网站上郑重声明退党。孩子也同意声明退出少先队,并表示,再不会为入不了团而苦恼了。夫妇把手里的真相资料收進提包里时说:好好看看,回去得翻墻上网,多明白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