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村人从法轮大法中受益多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四日】一天一个外来朋友到我小店串门,谈话中他问了我一个问题,他问我人生在世什么是幸福,我说幸福有很多种,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认识,幸福的标准不同;不同的人层次不同,思想境界不同,对人生的追求不同,对幸福的定义也就会大不相同。我认为我今生今世能得法轮大法(法轮功),能修真善忍,能有李洪志老师这么伟大的师父,能在大法中修圆满,能助师救度众生,这是我最大的幸福。

他还问到我的儿子,我说他很好,他也跟我一起炼功,他也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我在大法中受益,哪能把我的孩子忘记呢,给孩子留下万贯家财,也不如让他得法修炼法轮功。他问到什么是法轮功,我告诉他,法轮功也称法轮大法,是1992年由李洪志老师在中国开始洪传的一门佛家上乘修炼大法,以“真、善、忍”为根本,包括五套缓慢优美的功法动作。法轮功要求修炼人从做好人做起,在把真正修炼的人往高层次带的同时,对稳定社会,提高人们的道德水准起到了不可估量的正面作用,是对任何社会、家庭及个人都有百利而无一害的正法正道。

他还问我法轮功有什么好处,我告诉他我自己在大法中亲身受益,感受到了大法的神奇。修炼法轮功前,我是一个心胸狭窄、处处抢先、没理争三分、自私自利的人,在身体方面更是有头昏脑胀、腰疼、妇科病等多种疾病,通过修炼法轮大法,疾病不翼而飞,现在无病一身轻,红光满面,十年一粒药未吃。虽然60岁的人了,可谁见到我都说我不象。在心性方面,我也完全改变了过去那些不好的习性,处处用真善忍衡量,做事先想别人,无论在家里还是在街坊妯娌之间我都能做到和睦相处。在对待老人方面,我更是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我家孩子的爸爸共兄弟四人,公婆两人在几家轮流住三个月,轮到我家的时候,虽然丈夫去世,孩子还得上学,生活尽管很困难,在常人看来实在太苦,但是我按照师父法中讲的去做,以苦为乐,孝敬父母、教养子女,我心里很充实。公婆都八十来岁了,老公公不但身体有病,后来还摔个跟头把大胯摔折了,在炕上动弹不了,被窝里拉尿,吃饭时还得我抽起抽坐。老婆婆后来得了小脑萎缩,一天到晚稀里糊涂,拉尿都不能自理,一天得换八九条裤子,炕被、被褥都尿的一大片一大片的。有时也着急,可一想起自己是大法弟子,想起师父的法,就会用法去对照,看哪做的不好尽量往好处做,做些二老爱吃的饭菜,被褥经常给换洗,天热的时候经常给洗澡,两位老人非常满意,村里的人也都夸我说,人家炼法轮功的就是跟常人不一样,就是好。

其实,很多世人心里都心知肚明,都知道法轮大法好,都知道中共邪党坏。现在一提中共邪党,都知道它是一个毒瘤,谁不退出邪党组织,谁就跟着倒霉。我学了大法,在我们村受益的太多了。我在家里做到家庭和睦,村里之间礼尚往来,互相帮助,村里大事小节我都参加,谁有病住院,我都要慰问一下,让他们念“法轮大法好”早日康复,所以我们村的老百姓看到了我的表现,也就是见证了大法的美好,所以我们村里的党团队员,百分之九十五都退出了邪党组织,有很多人还学了大法。因为在大法中受益的太多了,我现在就举几个例子。

村里有一个姓王的妇女得了红斑狼疮,骨瘦如柴,医院说20万元医疗费也不保好,连走路都走不动,天天发高烧吃不下东西,家里又没钱医治,只好在家等死,后事都准备好了,她丈夫说“家再穷,我也给你找几个吹鼓手”。我到她家去看望她,告诉她说有好多人通过学法轮功各种病都好了,希望她也能学法轮功。起初她说不敢学,怕共产党迫害她,怕影响子女前程,我说你都快死了还怕它干啥,最后她说那就看看。结果一学法轮功,没过几天,病就一天天好了起来,人也精神,饭也吃的下去了,一天吃四顿饭,也没用上医院病就好了,现在都快七八年了,人还越来越年轻,下地干活一人顶两个人,她丈夫见人就说“是法轮功救了她,要不她早就死了,人家法轮功多好,这共产党吃饱了撑的正事不干,迫害人家法轮功!”

村里有个姓史的表叔,今年60多岁,得了胃癌,在医院做了切除手术花了10来万也没好,手术后刀口不封口,总流脓水,隔两天就得到县医院去换药,越换越坏,怎么也不好,钱也花光了,这回没辙了,想起了大法弟子告诉念“法轮大法好”有福报,他就真诚的每天念“法轮大法好”,不再上医院换药了,结果刀口一天比一天好,也不流脓水了,过了些日子完全封口,病也好了,人现在完全恢复象正常人一样了,他逢人就说“这回我可服法轮功了,我什么都不信,就信法轮功了,到哪我都敢说法轮大法好”。

村里有一个姓王的三哥,得了脑血栓,花了几万也没医治好,回来后嘴歪眼斜,走路蹒跚。我给了他一个“法轮大法好”护身符,让他常念“法轮大法好”,他就按照我说的做了,每天常念大法好,结果很快一切都恢复正常了,现在还能下地放羊了,他跟我说 “谢谢李老师,别人谁爱说什么说什么,我就说大法好”。

村里还有一个姓韩的男青年得了胃穿孔,到医院医治,家里钱也花光了,人越来越瘦,一个一百八十斤的人瘦得皮包骨,有了病不但不干活了还得花钱。家里有两个孩子,都得用钱,媳妇是外地人,看家里穷到这份,觉得没法过了,要和他离婚,一个好好的家庭眼看就要破碎了。小韩对大法有好感,我劝他说“你看看法轮功书吧,也许病会好。”他说行,从我这拿书回家看,结果很快人就变了样,从又黑又瘦的样子,变得白胖了,病也好了,也能干活了,家里又有了欢声笑语,媳妇也不离婚了,一家人都知道是大法给了他们幸福。

有一次我去交电费,管电费的是一个教体育的孔老师,他和我们村的一个姓李的两个人承包电浇地,他递给我浇地的条子一看,我说不对,我记着浇地一共用了两小时四十分钟,差两个小时,一小时十八元,一共是三十六元,孔老师当时激动的说“看人家法轮功”,他不顾当时交电费满屋子人高声大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连喊几遍,转天去学校还跟校长和老师们说这个事。

记得2001年乡里政法委来我们村告诉当时的书记让他看着我,说别让我上北京,书记说“你们自己看着吧,我没那空,我也看不住,看她干什么,她就是上北京,她也不干坏事,我知道炼法轮功的是好人,你们放心”。

还有一次我给一个人劝“三退”(退党、退团、退队),她说我退,还说现在世上的人全坏了,我看就人家炼法轮功的是好人,人家做事先想别人,处处为别人好,共产党坏透了,没有一个好东西,早该完蛋!

现在农村盖房子都挂中共的小红旗,我们村里盖房的我告诉他们挂小红旗也不管用,只有相信法轮大法才能保平安。现在他们都挂上了写有法轮大法好的彩旗,上梁的时候挂上法轮大法好的红布条,家家盖房都平平安安,大家都见证了大法的美好。

人心生一念,天地尽皆知。在中共邪党的谎言欺骗下,谁还敢说大法好,他就能得福报。由于法轮大法好已经在世人心里扎下了根,过新年的时候,家家都贴上大法弟子送给的“法轮大法好”的年历和对联。

村里有个特别顽固的老头七十多岁,以前我跟他讲法轮功真相,因为受中共无神论的毒害太深,他总是跟我争论不休,他说“我什么都不信,什么神鬼的,你说有神,叫来让我看看,我才相信。”可是近几年来,各地灾害不断,可我们本地风调雨顺,收成一年比一年好,这回他看到我说:“别的地方不是干旱,要不就是地震、洪水,咱们这里这么好,是不是跟法轮功有关!”我说您说的对,因为我们这学法轮功的人多,这地方都明白大法真相,都说大法好,所以才得福报。这个老头得过脑栓塞,住过三次医院,头脑有点迟钝,手脚也不灵活,我去看他给他一个大法护身符,让他常念法轮大法好,他高兴的答应了,后来还跟我请了大法书看,现在身体完全恢复好了,七十多岁的老头象六十多岁,精神非常好,还能给儿子看小卖部。

我们村有三个八十来岁的老人,一个姓孔的大哥没有文化,听了李老师的讲法录音后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人整个变样了,从前总跟儿媳打架,现在和儿子、儿媳、孙子的关系都非常好,身体也无病一身轻,每天还能放20几只羊,有功夫还用打棒子机为大伙打玉米挣钱。还有一个姓李的大叔学法轮功后,八十岁的人腰杆不塌背不驼,不但能下地干活,还每天做饭伺候老伴。姓王的老太太,今年八十多了,有时间就跟我一起听法,从前一身的癣到处求医也没治好,学法轮功后满身的癣一点点消失了,八十岁的人走在大街上就象是七十多岁的,谁见到都夸老太太真棒。老太太脾气不太好,学法前家里有六个儿媳,只要不顺心跟谁都干;学法后,自己说“这回我可得按照真善忍去做了”,跟儿媳的关系都好了,整个一个大家庭都非常和睦,他大孙子说“咱这一大家子都托我奶奶学大法的福了”,老太太在家里上上下下都把她当成老祖宗一样对待,她儿媳见到我说“就让咱村的老太太都跟你学法轮功吧,就都变好了,都不会跟儿媳打架了,多好啊!”

我已经是60岁的人了,文化只有小学毕业,对大法的美好,对师父的慈悲与佛恩浩荡难以表达那么神圣,因为就是文化再高用尽了人类的语言也表达不出大法的美好与师父的伟大。

由于篇幅有限,要写的实在太多,因为我们村里的人受益的太多了,就写这一点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