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九年牢狱折磨 父子相见不相识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四日】(明慧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省双城市团结乡法轮功学员邹国晏,被非法判刑,遭受冤狱长达九年之久,受尽了非人的折磨,近日才被释放回家,已经是父子相见不相识。

邹国晏,男,55岁,双城市团结乡春光村农民。于一九九五年末开始修炼法轮功,炼功后就象变了一个人似的,平时为人处事都为别人着想,从不斤斤计较,从中受益匪浅。在九九年七二零中共迫害法轮功后,邹国晏就义无反顾地三次进京上访,四次走上天安门,被先后六次绑架关进看守所。

二零零一年六月十五日被恶警绑架后,被非法秘判九年。家中只剩下一个十来岁的孩子,无人照看,只好寄养在哥哥家中。

进京上访后被酷刑折磨

二零零零年农历正月,邹国晏进京上访被劫持回当地后,被关进双城看守所,邹国晏的精神和身体都受到了严重的摧残,被拳打脚踢是常事,犯人用鞋底抽打他的脚心,用针刺扎脚背,用牙刷手柄在夹紧的手指之间来回转动,手指之间留下了疤痕。

更加邪恶的是恶徒对其进行性虐待,用绳子缠在生殖器上来回用力拖拽,肉皮都被拽掉,肿的吓人,至今还留有很大的疤痕。在看守所里还遭到了酷刑“开飞机”的折磨,让人双手倒背向上,往上推,两个胳膊像要被拽下来一样,疼痛难忍。就这样,邹国晏在双城看守所被迫害了40多天,后又被关进跃进乡洗脑班关押十多天。

二零零零年六月,邹国晏和同修去恶党污蔑大法的哈尔滨画展,在那里签下了“法轮大法好”,结果又一次被关进双城市看守所二十多天。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邹国晏进京走上了天安门,被抓进北京西城看守所,走脱后又到天安门证实大法,被关进北京门头沟看守所,关押了十多天,出来后又到天安门证实法,再次被关进看守所五、六天。

二零零一年开始,邹国晏流离失所近半年时间。

再遭绑架后被酷刑逼供

二零零一年五月,邹国晏被双城市韩甸镇派出所绑架,关进双城看守所,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非法判刑九年。

邹国晏一进双城市看守所,就被几名犯人扯坏了衣裤,按倒在地上,戴上支棍子、手铐,锁在铁椅子上。在所谓的夜审中,邹国晏不配合邪恶,不报姓名,使恶警大怒,对邹国晏残酷折磨,先是往嘴里灌酒,然后又用“苏秦背剑”,就是把人双手铐在背后,弯腰撅着,脖子上挂个桶,桶内倒上酒,放上燃烧的烟,用酒味烟气熏的人喘不过气来,头脑发胀,十分难受。

恶警还用木棍敲打小腿,这样从头天下午一直折腾到第二天早晨,也没问出邹国晏的名字,后来给邹国晏照相,拿照片给群众辨认,邹国晏被扣在铁椅子上十四个日日夜夜。从铁椅子上放下来时邹国晏已经小腿肿的很粗,脚脖子被铁环磨烂,无法行走。

在哈尔滨市监狱被毒打折磨

之后于二零零二年三月中旬,邹国晏被劫持到哈尔滨市监狱,到达的第二天,几百人在大厅集训,邹国晏高喊“法轮大法好”,接着又有几人一起高喊,喊声震撼了整个大厅。在场的恶警十分害怕,凶相毕露,指使几名犯人对邹国晏拳打脚踢,邹国晏被拖进小号,手上戴上了铁夹子,脚上砸上了大号的脚镣子,手脚都锁在地环上。一天24小时里,犯人轮班看守,不让其睡觉,只要邹国晏稍微一闭眼睛或身子歪了,就拳打脚踢。每天只给吃两碗玉米粥,粥稀到玉米粒都粒粒可数,小便不允许出去,憋不住只能尿裤子里,屁股都坐烂了,手腕上的铁夹子刻到了骨头里,疤痕至今还在。

深冬的季节,邹国晏被关在小号中,湿、冷、饿、困、疼交织在一起,受着非人的折磨,从小号放出来时,邹国晏已经不能行走,完全是被人拖拽出来的。即使这样,狱警还是让四个包夹邹国晏的人不离左右,精神和肉体的残酷折磨,让邹国晏无法承受,得了严重的肺结核、胸积水,被送进了医院。

在大庆监狱遭野蛮灌食

二零零四年七月,邹国晏从哈市监狱转到了大庆监狱,这里对待法轮功学员更加的野蛮,包夹人员轮换着看守,交接班做记录,定期不定期的搜查法轮功学员身体和住处,法轮功学员见面不允许说话,吃饭打回自己住处去吃,坐着的时候不许盘腿,上厕所的时间要错开,法轮功学员的吃、住、行,一切都被严管,稍不顺眼,就一顿拳脚相加,随便打人已经成了恶人们的习惯。

为了反抗残酷的迫害,邹国晏和同修们以绝食抗争,曾经进行过四次绝食抗议每次十余天,拒绝穿囚服。恶警让犯人给邹国晏灌食,残忍的迫害法轮功学员,在去灌食的路上,用胶带封上邹国晏的嘴,不让其喊“法轮大法好”,灌食时再打开。灌食时几个人按着邹国晏,不让反抗,把管子从鼻子里插进去,然后搅来搅去,有时甚至把管子插到气管里,让人喘不过气来,邹国晏曾一度被灌到窒息。恶警给法轮功学员灌的食物,有的时候是玉米粥,有的时候干脆就灌浓盐水。

二零零九年六月,大庆监狱的恶警想到了新的招数迫害法轮功学员,把法轮功学员在太阳底下曝晒,一边晒,一边找几个人围着打,晒晕,打晕了就用水浇醒,醒过来再打。这毫无人性的行为,让在场的犯人都看不过去了,恶性持续了两三个星期才结束。

九年牢狱之后,父子相见不相识

二零一零年六月十五日,邹国晏结束了地狱般的监狱生活,回到了家里,家庭已分崩离析,妻子早已病故,十九岁的儿子寄住在大伯家。九年前,邹国晏被非法判刑时,儿子还是个小孩,九年中仅在狱中短暂的见上一面,现在,儿子已长大成人,可是父子却形如路人,相见不相识。

邹国晏原本有一个幸福的家庭,仅仅是因为其坚定修炼法轮大法,按“真、善、忍”要求做好人,在法轮功遭受不白之冤,法轮功弟子遭受迫害时说句公道话,就被迫害了十一年,被抓,被拘,被迫害得流离失所,被非法判刑,被长期折磨。善良的人遭受如此迫害,这是为什么?是谁酿成了如此惨剧,又应该由谁来承担责任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