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洪志师尊在郴州传法的日子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五日】一九九四年七月十五日至十八日,尊敬的李洪志师父到郴州讲法传功,这真是万古机缘,佛的慈悲。

九三年,郴州有四位听了师尊讲法的学员,认为太好了,要把师尊请到郴州来,让更多善良的人受益。九四年元月六日,他们带上郴州气功协会的介绍信,参加了广州学习班,邀请师尊到郴州讲法传功。经过几次请求,师尊同意到郴州讲法传功。

几天以后在墙上贴出来一张九四年师尊在全国讲法传功日程安排表,那真是从年初到年尾安排的满满的,没有一天空闲。郴州起初安排在七月七日~十二日,前面是郑州、济南;后面是广州、哈尔滨。看着这张表,就能感受到师父的艰辛。而为众生的巨大承受,是常人无法理解的。

因为郴州的具体情况,交通不便,人若太多,一旦进去就出不来,会对社会造成压力,对个人影响工作,生活。师尊在郑州学习班就告诉负责人,郴州不要去太多人,影响回家时间,耽误工作。所以郴州学习班只有九百人。多少年以后,我们才感受到师尊这种对社会负责,对人负责,一切为众生着想的洪大慈悲,还有那无边的法力。

郴州法轮功学习班的前面是济南学习班,在济南学习班开始前出现了意想不到情况变化,原计划的一个班,这时人数翻了一番,达到了一万多人,师尊不愿落下一个得法的人,马上二个班同时进行。

郴州法轮功学习班推迟了几天。济南班一结束,没有任何休息时间,师尊乘飞机到长沙,郴州学员用汽车接到郴州。郴州学员早已到齐了,正翘首以盼。

一九九四年七月十五日,师尊带着微笑,神采奕奕的走上郴州班讲台,开始郴州传法,佛光普照郴州。

师尊在郴州的日子里,那是我们永远难忘的。师尊用四天时间,白天、晚上连续讲课,把九堂课讲完。第一天上课时我觉的师尊讲法的声音小,就这么一想,师尊马上说:怎么啦,声音太小,是不是听不清。扩音器声音马上就很宏亮起来了。我当时觉得奇怪,我想什么师尊知道。

师尊在郴州的几天,本来安排了人照顾生活、洗衣等,但是师尊没有要任何人为他做事,每次问他洗衣服时,都说已经洗完了。问吃饭吧,都说吃过了。学员送去的东西都原封不动的在那。就连宾馆的服务员都说:世界上怎么有这么好的人。师尊时时处处都为别人着想,住的房间干干净净,被子叠的整整齐齐。

就讲办班收学费,那也是最低的了,开始收了五十元,师尊一再与负责人商量要退钱,后来只收了二十五元。我曾经学过其它气功,那些气功师办班,收费那可是能收多少就收多少,收礼少了还不行,请客吃饭讲排场,离开时还要收红包、礼品。

师尊空手来到郴州,走时空手而去。办班收的学费,交了场地费,气功协会的钱,剩下几千元,师尊说郴州辅导站刚刚成立,这钱就给了郴州辅导站,师尊一分钱也没带走。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之后,给师尊造谣说敛财,湖南省六一零,公安处一个处长造谣说师尊敛财,从郴州拿走了多少钱云云,以欺骗民众。我们几个人去送师尊,我们空手而去,师尊很高兴,买了一个西瓜,用手一掰开一人一份,不多不少。奇怪师尊怎么知道我们有多少人。

就在上火车离开郴州的那天晚上,师尊还在教学员动作,手把手的帮学员调整动作。而且在这四天里,师尊尽量满足了学员提出的一切要求。学员要照像,分成几个组一一和师尊合影。在一次小型座谈会上,一个学员买了一个新照相机给师尊拍照,拍了二张,师父要他别拍了,该学员还在拍,结果一张也没有拍成。后来我悟到,就是不让我们生欢喜心。学员要求和师尊共餐,师尊就和学员一起吃饭。在吃饭时,有学员说:是不是少了一点饭,食堂服务员端来了一大盆面条,师尊非常过意不去的说太麻烦人家了。

师尊上了火车后,就站在那,没有座位,座位让给别人了。

学习班后,郴州修炼法轮功的人数迅猛增加,截至99年初郴州仅市内炼功点就有42个,最大的每天有1~2百人炼功,最多的时候有3百多人,整个郴州地区将近3万人炼功。人人争做好人,个个身体健康,使社会普遍人心向善,道德回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