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法轮大法的伟大和神奇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六日】我今年六十岁,有幸参加了当年师尊李洪志先生亲自传功传法的学习班五次,如今修炼法轮大法已经有十六个年头,在修炼路上见证了许许多多法轮大法的神奇事迹,怀着激动感恩的心情,我将自己亲身经历写出来,以证实法轮大法的美好。

得法一身轻

童年时代,有一次邻居家有人离世,那悲凉的哭声一直印在我的脑海里,至今记忆犹新。夏天的晚上,我和妹妹躺在露天的凉床上乘凉,望着满天的星星,我说:人要是都不死多好哇。妹妹回答:从现在开始,世上的人再也不生,再也不死该多好哇!那一刹那,我们望着无垠的天空无语。

人为何而来?又将归向何处?不管如何拥有高官厚禄、青春美貌、富贵潇洒,人为什么都逃不过人老珠黄、生离死别?更不用说疾病的煎熬、老死的悲哀?

我一生下来身体就不好,母亲把我抱到庙里结佛缘,方丈为我取名,本想身体健健康康、平平安安,长大后,在生活、工作、家庭中操劳,自己还是落下来一身的病,甚至无法工作、照顾家庭和抚养儿女,就象《转法轮》里讲的:“西医看不好了到中医去看,中医也看不好了,什么偏方也看不好了,这回他想起气功来了。”我到处寻求气功,还是无效。

一九九三年三月,李洪志师父来武汉传功传法,我有幸见到了师尊,并亲耳聆听了师尊的讲法。见到师尊那一刻,我感到捆绑着我身体很粗的钢缆一样的铁链子都断了,从此一身的轻松,折磨我多年的罕见疾病不翼而飞,每天我都精力旺盛、心情舒畅,浑身充满了能量,走路生风,上楼梯直往上飘;在马路上骑着自行车,我根本没有踩车,自行车被推的飞快,我说:推慢一点。可我回头一看,车后一个人也没有,我知道是师父的法身在推我前进,同时师尊也给我解答了我原来想知道而不得其解得的所有问题,我明白了我此生吃的苦原来是在等待着大法,我终于见到了师父,得到了大法。

师父讲的都是真的

一九九三年三月二十九日,师父在武汉市政府礼堂亲自传法传功,我有幸参加了这个班。第一天听完课,我就觉的这是我等待已久的高德大法。第二天,我和几个同修买了十盘磁带和收音机,准备把师父的讲法录下来,A面录完了,换B面,只听师父说“我不让你们录,你们录不下来的。”师父继续讲法,由于悟性低,我们继续录,结果回家后,我们想听录下的磁带,里面什么也没有,磁带还断了,我们几个同修几乎同时说:“哇,师父的功真高哇!师父的功真高!”

十天班办完,师父宣布在武汉市长江经济广播电台对武汉众生举办热线咨询,我问师父热线咨询能否录,师父说:可以,结果我录下来了。

师父的法身时时刻刻在保护我们

一九九三年三月,我们全家到木兰山度假(单位在木兰山建的疗养院)。我先生去看别人玩牌、打球,孩子们爬山,我就如饥似渴的捧着大法书看(《中国法轮功(修订本)》)。得法后,读大法书、炼功、参加集体学法成为我生命中的重要组成部份。

傍晚,我独自一人走到顶层的天顶平台炼功,对面就是木兰山的金顶,周围也没有别人,我就大声说:师父,对面是木兰山的金顶,我不知道那些庙里干不干净,我在这里炼功,我不想被干扰,您说有法身保护我们,我就请师父保护我。瞬间,我就看见我被二十平米的乳白色气球皮儿一样的罩子罩在里面,罩子里充满了高能量物质,我浑身象充满了高压电流,我心想,这罩把我严严实实的罩住,又没有窗户,里面有没有风呢?就这一想,我穿的裙子被风拂到头顶,又从脸上滑下来,来来回回三次,我激动的说:师父,我知道有风了,我知道,师父就在我身边。我在无比强大的高能量场中炼完了五套功法,浑身上下舒服极了。

从那以后,我知道师父的法身真的时时刻刻就在我身边保护着我,看护着我修炼。就如《转法轮》第三讲中讲的:“我的法身一直要保护到你能够自己保护你自己为止,那时候你将走出世间法的修炼了,你已经得道了。”

师父救了我的命

有一天清晨,我骑着自行车去公园参加晨炼,马路上没有人,也不见车,我低头往前骑,突然,不知道从哪冒出一辆黑色的小轿车迎面向我飞驰而来,刹那间,我还来不及想、来不及躲让、更来不及下车,我感到整个人被轻轻的弹到马路边,我站起来仔细一看,浑身上下没有一块伤,而自行车车轮的钢丝几乎全被汽车压断,连钢圈都变形了。我慢慢的扶起自行车,靠在马路边,我马上意识到,作为修炼的人,发生的任何事情都不是偶然的,都是有因缘关系的。昨天,别人对我不公,我当时没说什么,可晚上一夜都心里不舒服,今天清晨就遇到这种事情。我明白了,人与人之间的矛盾也可能是要命的业还了。(从此,遇到矛盾或不公,我都能善待。)我没有对司机的任何埋怨,继续步行去炼功。炼完功后,同修帮我扛着碾坏的自行车去修理,如果不是师父保护,说不定我早就没命了。

改变人最快的炼功场

得法后,我身心受益,知道人活着的目的是返本归真,我万分珍惜这万古机缘。我当起了义务辅导员,我要让更多的有缘人都能得到大法,都能受益。

每天有很多有缘人走进大法修炼,有很多是有病走进来的;有的还是有很严重大病的。每天美妙的炼功音乐一响,每个人都静静的炼功,我义务教新学员炼功,负责纠正没到位的炼功动作,炎热的夏天炼功时,很多人穿的是短衣、短裤,我常常能看到有些新学员进炼功场第一天,在开始抱轮的时候,他们的腿上、脚上的皮肤表皮渗透出黑色的、红色的、绿色的、紫色的、乱七八糟的令人恶心的霉点点和霉块块,抱轮快结束时,霉块逐渐消失,三天过后,第四天,一般的新学员手、脚都清亮了,再也没有霉点点和霉块了。大法的威德真真切切展现在法轮功学员身上。师尊说:“一个人在这么大的法中熔,我举个例子就象一 炉钢水,要掉進去一个木屑,一个木头渣儿,瞬间你就看不着它的影了。这么大的法来熔人,你身体的业力、思想业力、各种东西一瞬间都会没有。 如果我们完全都这样做了,等于你没修,等于是我再造生命,不算你修。我们就不能这样,得让你自己去修,自己去改变自己。这个法他很大。我们在修炼过程中, 你只要扎扎实实的把自己当作一个修炼的人在修,你不断的看书,你就在不断的升华、提高。再加上我们辅助的手段──炼功,你的提高速度就非常的快,这就是最快的一种修炼形式。”(《瑞士法会讲法》)

还有一个学员,因为肝腹水晚期,肚子肿的老大,听人介绍,也来炼功场学炼法轮功。刚炼了几天,两个腿肿的老粗,这位学员失去信心了,对我说:我怕是跟法轮功没有缘份,这没炼我腿好好的,炼了几天,腿都肿了。我鼓励她说:怎么没缘份呀,这腿肿正是师父在管你了,你肚子里的毒从腿往下排,已经排到腿上了。她就接着炼,不长时间,腿上的肿消了,整个人全好了,什么肝腹水全好了,至今是一个健健康康的人。

还有位女同修,头发都掉光了,一个女人没有头发是件多么痛苦的事情。这位学员的丈夫得了严重的心脏病,每天晚上只能坐在床上,不能躺下睡,为此痛苦不堪。这位学员为了治好自己丈夫的病,陪同丈夫参加了师父在广州的讲法班,他们正好坐在我身边。在学习班上,师父讲到每个人想一个病的时候,女学员就想:师父我没有病,我的丈夫得了心脏病,请让我丈夫的心脏病好了吧。回来炼功不久,她丈夫的心脏病好了,她自己头上也神奇的渐渐长满了头发。

这就是为什么修炼法轮功那么多人,感到很快脱胎换骨一身轻,是师父为修炼的弟子净化身体,从根本上去掉了弟子们的业力,我是真真切切的见到了。

得了法的小孩又乖又聪明

我有个外孙女,刚生下,抱在手上,我就给她读《转法轮》和《论语》,她很有灵性的睁开了眼睛,静静的听我读。

一九九八年,我们在青少年宫集体炼功摆法轮图形,我女儿抱着刚满月的小外孙女去观看,大清早去,呆了一上午,小外孙女不哭不闹、不吃不拉,乖极了。等活动结束回到家,拉屎拉尿的全来了,还嚷嚷要吃的。

有时我们开法会也带上小外孙女,她就和大人一样,乖乖的静静的听。刚到一岁就能讲话,我教她读《洪吟》,头天只教一遍,第二天再教她,她竟然会背了,后来我试着多教了几首,第二天她和我同时读,照样能背了。

我女儿、女婿上班,我带着小外孙女,参加集体学法时,她从来不吵不闹,一个人在旁边玩,我发现她表面上在玩,其实法她都听进去了。等我们学完法回到家,她总是一个人拿着一本书或本子,学着我读法的样子捧着书,端端正正的坐着,嘴里还念念有词的。大约三岁的时候,小孙女就能自己双盘打坐,并且能坚持半个小时。

庄严的法会 雨中屹立的大法弟子

一九九九年三月,全市几千名大法弟子冒着倾盆大雨,召开了一个大型集体炼功、摆图形的法会。那庄严、神圣,在人类的历史上留下了大法弟子走师父修炼之路的记载。

一九九八年年底,我们去农村弘扬大法,建立了最后一个炼功点。当地这些新学员对我们说:你们说大法法会那么殊胜,有机会也叫上我们去参加。一九九九年三月,他们一行十几人有幸如愿了。几千人在瓢泼大雨中静静的炼功,静静的听同修交流,秩序井然,没有任何人随意骚动。有个同修的家人自费买了一汽车的伞送过来,因为还是不够用,衣服湿透了的学员却都把伞让给别人,静静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那天,包括周围围观的常人,没有一个人感冒、咳嗽的。这十几名新学员看到这种场景,激动的泪水雨水一起往下流,他们说:我们从没见过这种场面,大法弟子太了不起了!我们将终身难忘。

其实那时我们都知道,法会的外围围满了警察,镇压的暴风雨即将来临,这次法会成了我们和平时期的最后一个大法会。

迫害中,大法弟子坚定证实大法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迫害开始,我们一行几个同修为了证实大法,在当地政府打压又不让上访的情况下,我们将自己修炼的体会、法轮大法神奇的祛病健身的事迹,教人向善,对人类、对社会有益的实际情况,给北京信访办写信,自己出钱坐火车上北京,想通过我们的努力让政府了解法轮功的真相。

在上火车的时候,我们被无理盘问是否是炼法轮功,当时我们很善良的想,我们是修真的,我们回答是,可是火车开到下一站,我们就被河南信阳警察绑架,送回本地火车站。我们对警察讲法轮大法的美好,他们也静静的听,但还是不由分说把我们关到一个到处是大小便、臭烘烘的铁笼子里,污秽至极,里面根本就不是人呆的地方。但是任何环境都阻止不了我们坚修大法的心。我们就在里面集体炼功,我们静静的炼,炼完了四套功法,完全沉浸在大法美妙的能量场中,同时感到象在另外空间。

迫害中,大法威德震四方

1、妇教所的人都变了

二零零零年,我上访想去说明法轮大法的真相,被非法关进妇教所。刚进去的时候,看见里面的犯人人欺人,中共整人的办法是以恶治恶。刚被送进去关押的犯人被称为“新贩子”,每个刚进去的“新贩子”都要“走过场”,就是第一天要被老贩子们一阵暴打,打的鼻青脸肿,血流满面才算过关,几乎每个人都不能幸免,犯人来来往往的,以恶治恶,这里完全形成一个恶性循环,这哪是在教育人哪,这完全是把人培养成坏人。我想大法弟子在哪都是堂堂正正证实法的。我首先从生活上去关心这些犯人,因为我发现这些人虽然犯罪了,但很多人还是有良知的,只不过被生活所迫干了坏事。我把我身上带的钱分给这里比较穷的犯人,我自己当然是非常节省的。然后我跟他们讲道理,告诉他们人整人这样恶性循环的恶果,我把我从大法法理体悟出的善恶有报道理讲给她们听,她们都非常佩服,说是从来没有听过这些道理,慢慢的她们的恶习改变了很多,说话的语气也不再粗暴,“新贩子”也不再走过场了,最后,犯人对我说:这里的管教干部都没把我们教育好,你们法轮功把我们教育好了,你们大法弟子每天都有非法关押进来的,每天也都有到期出去的,你们法轮功就象一盏永不熄灭的明灯。

管教的狱警为了制服犯人,在这些被关押的犯人中挑选了几个“彪形大汉”,每次开会时,这几个大块头都要先对人骂粗话,然后谁不服气就一拥而上,对人拳打脚踢的。有一次,她们当着几百人无理的污蔑一个年轻的女性大法弟子,我当即站出来,质问这些犯人说:某某什么错了?哪做的不好?法轮功学员都是遵循真善忍做好人,她们被非法打压,她们没有犯罪,你们才是犯了法进来的,是要接受教育学好的,有什么理由去骂别人?谁指使你这样做坏事的?我说着转身问在场的狱警:警察是要教育人做好人的,你们这样是教育人做好人吗?是谁指使她们这样大胆?能理直气壮的站出来吗?在场的狱警都不出声。几个“彪形大汉”围上来,准备打我,我义正词严的说:你们今天谁敢打,谁指使你们动手的?这几个“彪形大汉”被我的话镇在那里,没有一个人敢动手。过后,狱警私下对我们说:我们要不是穿着这身皮囊,我们也要学法轮功了。

通过大法弟子整体正的力量,我们彻底改变了这里的环境,犯人不再随意骂粗话、打人了。狱警也不再敢随意的指使她们打骂。有的犯人私下说:法轮功真了不起,我们以前老受欺负,这下好多了。从此以后,从上到下,从狱警到犯人,她们对法轮功尊敬多了,也不再随便打骂大法学员了。

2、看守所的犯人开始炼法轮功了

不久我再次上访,被关押到女子监狱(当时临时做看守所用),我刚进号子的时候,号子里的五、六个犯人没事成天打扑克牌,然后静坐,等待判决。我进去后,就问她们愿不愿意听故事,这些犯人感到很新鲜,都表示愿意,我就将释迦牟尼修炼、密勒日巴修炼的故事讲给她们听,她们以前都没有听过,听的津津有味。我又根据我的记忆,把《转法轮》从第一讲一直到第九讲按我的理解讲给她们听,这些犯人都说:原来法轮功这么好,要是早听说你们,我就不到这里来了,并且表示要学炼。我就开始教她们五套功法,以后每天我们都要一起炼完五套功法,七十二首《洪吟》每个人都能背下来。

有一次,我们全室的人在号子里炼功,被管教狱警看见了,吓的大叫,当即罚我们面壁,罚我们每个人睡一个星期的板子镣,(第二天,我被送往洗脑班)但是,大家都没有怕,其中有位A后来成为一位坚定的大法弟子。

3、洗脑班的“帮教”人员不干了,干部向我请走《转法轮》

中共在迫害法轮功的过程中,动用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劳民伤财。公、检、法、司、各街道、社区居委会、各企业单位、几乎是全民参与迫害,洗脑班每天大量的人员进进出出,这些人员根本没什么事做,就是陪我们。我把这些人都作为洪传大法的对象。我每天不停的讲,这一批下班走了,那一批来了我又讲。有一天,跟我谈话的政法委干部被我讲的大法的法理折服,私下问我:能不能找你们同修送一本《转法轮》来,我想让我妈妈学。在她的配合下,同修准时送来一本《转法轮》,这位干部也满意而归。有位户籍员,他父亲得了癌症,我告诉他,迫害法轮功遭报了,殃及到家人,应该赶快醒悟。我给他讲大法真相,不久,这位户籍员改行了,不再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事情。还有位单位的工作人员,在听完真相后,对我说,我夫人快要生孩子了,从今天起,我不再来做帮教了,这种缺德事我再也不干了,我要保我们全家平安。这些来来往往做帮教工作的人,很多听完真相后,都不再参与迫害了。

在被迫害期间,虽然我的肉身被他们非法关押,但是我的心他们是关不住的,无论走到哪里,我都坦坦荡荡把大法的美好和神奇展现到哪里,并且让有缘的人得法。

4、新学员得法神奇显

我在家期间,又被中共当局绑架到看守所,在那里,我又见到了A,原来,我被关押在临时看守所的时候,A已经开始炼功了,但她一直担心她会被判五至六年刑,家里孩子没人管,夫妻双双被抓,她丈夫当时也在男子看守所。我安慰她好好炼,会有奇迹的。果不其然,我再次见到她的时候,听说她只判了一年半,而且这次我被关押进去的时候,再过几天她就刑满出去了,她自己都感到惊奇。

5、看守所的警察不得不佩服大法

我被非法关押在新修的看守所期间,因为新修的看守所设备先进、功能齐全,管教坐在办公室里每日二十四小时监控,我们没有自由。我想,我是大法弟子,在哪都应该证实大法,我就想办法,除了全号子的人都被告知大法美好外,一位本区区委的老干部因为中共想扶持一个企业作榜样,机关一致通过贷款给某贫穷个体户办企业,想树立个典型做榜样企业,没想到该个体户卷走全部资金逃跑,机关又要追回这笔巨款,无奈被人作替死鬼陷害诬告,老太太恨死中共邪党。我把我从大法中体悟出的人与人业力轮报的因缘关系讲给她听,我说也许是你前世欠的债今生用这种形式偿还了,也许不该你还的债,你在外舒适的机关生活,得不到大法,让你坐牢进来听我告诉你大法真相,你明白真相,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你会得福报。这样化解了老太太心中的怨恨,从此老太太每天认真听真相,我按自己的理解从《转法轮》第一讲讲起,直至第九讲。我告诉她,大法太博大精深,我理解的太肤浅,你要是有缘,你回去后,找到《转法轮》好好拜读。老太太听完后,非常震撼,她对我感激不尽,然后说我这次真的是来得大法的,如果在外面,我是不会这么耐心深入的去听,也就不明白真相。她还说:我的一个妹妹在街道是专管法轮功的,我出去后,一定会叫她不迫害法轮功。第二天,干部叫她出去,一会儿她高兴的回来跟我和大家说:家里车子来接我回家,明白了大法真相真是有福报。我的东西什么都不带走,我全都不要了,我是特地跟你们讲一声的,并特别谢谢大法!

在号子里,我按呼叫器,主动找干部谈心。这些干部就是希望找人能够有话可谈。我就跟她讲大法的传播历程,因为我是老弟子,我就把我的亲身经历,大法的法理讲给她们听,狱警最后被感动,他们知道我们这些大法弟子是做好人,有信仰。她们私下跟我说,她们也信佛。我告诉她,你信的佛祖是释迦牟尼,释迦牟尼佛说他的法只能传五百年,五百年后属于末法时期,末法时期他的法度不了人。你看今天你信的佛教,庙里前面敲磬,后面打麻将、养女人、科级处级当主持,完全与佛祖传的“戒、定、慧”面目皆非。这就是为什么传大法到人间,你如果真想修炼,就不带任何观念,认认真真的拜读三遍《转法轮》,千万不要浪费生命,错过这万古不遇的机缘。我们谈的很深,很默契,别人来叫她几次,她都没离开,最后下班还依依不舍对我说,我见过这么多大法弟子,象你这样的不多,连你只两个,一个是某某,再一个是你,我们有机会再聊。我告诉她,你说的不对,大法弟子都这样,只是你没深入了解他们。你以后善待大法弟子会有福报的。她善意的笑了,看得出明白真相后的喜悦。

大法弟子站出来证实大法、整体提高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我和同修妹妹一起到北京证实大法,当时正值千禧年,北京周围道路封锁严密、戒严。我们商量不能被警察中途截回,一定要堂堂正正到达北京去,于是我们绕过封锁,几经周折终于顺利达到天安门广场。在那里,我们被无理盘问,要我们出示身份证,正在我们跟警察讲道理的时候,我们听见广场里象是从天而降的同修洪亮的“法轮大法好”的呼喊声,响彻云霄。警察随即奔同修而去,我们趁机高高举起准备好的横幅,喊出了我们的心声“法轮大法好” “真善忍好”, 顿时广场一下冒出来很多同修高呼:“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此起彼伏,响彻天宇。广场上的警察也慌乱了手脚,便衣、警察蜂拥而上,对大法弟子拳打脚踢,随后我们被推上警车,送到前门派出所。

在那里我们得知,最近每天都有上万的法轮功学员到天安门广场证实大法,并被非法绑架,其中有即将分娩挺个大肚子的孕妇;有白发苍苍的老年同修;还有抱着吃奶的婴儿的母亲,不同的年龄,不同的职业,来自不同的地方,大家只为说句公道话,证实大法。

大家面对警察,没有任何的怕心,我们集体背诵师父的经文、《论语》等。随后我们又被转到另外地方,因为不报姓名(报姓名的就被本地警察带回本地继续迫害),我们被分流到北京附近的昌平县拘留所,我们是证实大法来的,每个公民也有上访的权利,他们不配迫害我们。经过同修切磋,我们决定抵制迫害。每个人把警察在背上写的编号拍掉,提审的时候,喊编号,谁也不动,再拉学员看背后,什么也没有。警察一看,背后都没编号,他就随便拉法轮功学员,我们谁也不让拉走任何人。恶警气急败坏,大铁门重重的把我们关在里面,我们坚决不配合邪恶,开始绝食。我们集体背法、集体炼功,因为地方小,人多,一百多人挤在一个小筒仓里。我们一部份人腿摞腿的挤在一起,腾出地方给别的学员炼功,等学员炼完,再换另一部份同修炼。三天过去了,我们没吃、没喝、没睡觉,仍然感到精力充沛,全身充满了能量。我们集体见证了大法的超常。大家相互鼓励,在法理上互相切磋,相互支持,我们感到我们完全沐浴在大法中,沐浴在慈悲的能量场中,没有一点苦的感觉。三天过后,我们集体堂堂正正闯出拘留所,全部被无条件释放。

从拘留所出来后,我们来到一位黑龙江学员在北京郊区租住的房屋内。这位老太太,从九九年“七﹒二零”江氏集团开始迫害后,把家乡的房屋卖了,带着儿子和未过门的媳妇,到北京证实大法,老人一个信念:法不正过来,不回家。(虽觉不妥,但老人对大法的坚信感天动地啊)我们想到大法遭受不白之冤,我们是大法徒,理应维护大法。晚上,我们这些来自全国各地的学员,经过集体切磋,在法上明白了,作为大法徒,一定要证实大法,维护大法,还师父清白。

我们连夜赶做一批证实大法的横幅,第二天到天安门再次证实大法,面对被抓被打,谁也不愿退缩留下来。最后只好将大门钥匙放在房间外面的电表盒里,备其他的学员急用。到了广场后,正值天安门广场千禧年降旗,成千上万的围观群众观看降旗,里面夹杂着成百上千的警察、便衣特务、武装警察,眼看降旗仪式即将结束,人们将会陆续散去,我不顾身前、后、左、右警察的窥测,再一次向世人证实:“法轮大法好”,喊出的瞬间,我被巨大的力量猛推倒地,我只觉的我象钢板一样重重倒地,被蜂拥而上的警察暴打:用脚上的大头皮鞋猛踩、踢,然后被扔上警车。我的手被踩骨折,不能上也不能下,但是我感觉不到疼,如果不是师父的承受,我这老太婆哪经的起这样的猛打。我真真切切感到是师父在替大法弟子巨大的承担着,师父真的在保护着弟子。

接下来我们被送到牛街派出所,同去的有十几名大法弟子,有明真相的警察看我的手这个样子,关切的询问原因,我告诉他我们来北京只想向政府放映情况,我们修炼人是做好人,政府错了。警察这么打我们完全不应该。那警察说:不要紧,炼功就好了。我就准备炼功,别的警察一个劲的来追问我的姓名,好给他们提供地址,送回当地继续迫害。我不被他们的骗术所打动,我来北京目的就是证实大法是好的,还我师父清白,没有别的目的,警察没办法,要我们提供假姓名,我不上当,其实真名假名结果都一样,为他们继续迫害提供证据。最后没办法,我们被送到北京朝阳拘留所。由于体检不合格,(弟子心里明白,是师父在保护)拒收,又送回牛街派出所。警察还是要我们报个假名,我们说真话,不配合这种不合理的要求,我们上访是宪法规定的自由,抓我们完全是非法的,必须无条件释放我们。最后没招,警察用小车将我们送到北京西站,我们确认是真的释放我们,我们才互通姓名,然后各自回家,汇入当地正法洪流之中。(写到此,我心中十分挂念和我一起送到朝阳拘留所不知姓名的年轻同修,在中共活摘器官的血腥迫害中,你们是否安好?)

回家没几天,我炼功后,骨折的手完全康复,这再一次证实了大法的神奇。

其实我在大法修炼中见到的神奇事迹还远远不止这些,我们身心受益的事实也不是这三言两语能表达完的,篇幅有限,况且我所经历的事情在上亿修炼的人中也是微不足道的,我仅仅写出我亲身经历的点滴,见证大法的伟大,大法的威德。我希望更多的人能走进大法,我们千年的等待就是这个大法,也只有大法,能够彻彻底底净化我们的身心,这是千真万确的事实,大法的威德已经在世间展现,我们一定要珍惜,不要错过这万古的机缘。瞬间即逝呀!

由于修炼层次有限,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向师尊合十!向全世界大法弟子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