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中共海外黑手内幕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六日】“每一班20人左右,那么来就可以,来就可以,这是一个。到了晚上的时候,有可能我们还会抽调一些同学去值班。因为情况很明显,一旦我们自己去占领啊,那么对方也会来,也会来,所以睡觉的时候,大家注意一下,保持高度警惕,可能随时会命令下达,要声援的。

“所以我们现在哪,说到底,一句话,就象是打仗一样的,所以今天哪,就是个战斗动员令,让大家高度负责,高度警惕,高度警惕。”

“首先要有一个高度政治责任感的人, 还有的一个来讲呢,有指挥能力的人,有组织能力的人,那么这样的话呢,能够保证大家顺利(……)进行。”

以上是胡锦涛去加拿大首都渥太华之前,渥太华公费学生学者联谊会协调人袁平华在中共驻加使馆的一次会议中对几十名公费留学生的讲话。

在同一个会议上,中使馆教育处第一秘书刘少华的录音也被曝光。从这两份曝光的录音证实,大使馆花钱弄来各大城市的学生和侨界千余人,名为“迎胡”,实则,为了压制法轮功和其他抗议团体的声音。

无论是袁平华还是刘少华在讲话中都多次用“战斗”、“政治斗争”、“命令随时下达”、“战前动员”等非“战”即“斗”的词汇。据法轮功学员后来的介绍,使馆组织的人确实在胡到加拿大之前和期间,调集大量人力干扰呼吁停止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包括抢占抗议地点、遮盖横幅,他们采取的真的就象军事行动一样。

将迫害推向海外 中共使用超限战

其实,大使馆组织的这次迎胡战斗的另一个更大的目的就是企图影响加拿大政府。这也是中共自从在国内发动迫害法轮功以来,为了在海外继续推广迫害而暴露的冰山一角。

在迫害开始的一年,即1999年,两中共军官发表了一本军事战略,首次将“超限战”(Unrestricted Warfare)这一概念引入。在法学上,“超限战”可定义为不受任何限制的战争──不受战争法规,不受国际法,不受任何人类的理性良知限制的作战方式。换句话说,就是不择手段。

“不择手段”是中共流氓本性的特征之一。如果我们把中共十一年来在海外裹挟其他国家政府参与迫害法轮功的画面展开,就会看到中共在法轮功问题上是如何不择手段、动用一切资源以达到个别中共党魁的个人目的的。

比如,除了给中共党魁造势、反“藏独”、“迎奥运”这些使馆组织的男女老少华侨、留学生全民皆兵式的海外集会、运动,这场全方位的迫害还动用了外交、间谍、贸易利诱、网络攻击、中文媒体控制、西方媒体渗透、利用海外间谍组织打着华人社区的旗号影响西方社会、文化交流过程中的渗透、特务的恐怖行动等等几乎所有的资源和手段。

这场不择手段的“超限战”,目标是让西方社会放弃基本道义原则,任凭中共迫害法轮功。中使馆的造势活动就象一个窗口,可以让我们看到这场流氓无赖运动、迫害运动的许多层面。

利用国家外交渠道裹挟外国政府

刘少华在录音中提到,2005年胡去加拿大期间,不断看到法轮功抗议迫害,中共官员很恼火。刘说:“零五年,胡主席来访问的时候,他们搞了很多,加方一点都不配合,给国内气坏了,这次就严正交涉,但是,他只是保证一部份,有些方面也保证不了,因为这个国家所谓讲究自由。”中共驻加使馆让加拿大政府保证了什么,我们尚不得而知,但大家都看到了,中共确实很想逼迫西方国家就范。

对法轮功的这场迫害开始以来,中共一直利用海外使领馆等外交资源参与迫害法轮功,据前中国驻澳大利亚悉尼总领事馆政治领事陈用林介绍,为了打压法轮功,中共在使馆设立了“法轮功斗争涉外领导小组”,这一次迎胡行动也提供了使馆官员参与打压不同声音的直接证据。

在加拿大和其他西方国家,有的支持法轮功、反对迫害的政府官员,被邀请出访中国,结果或中了中共的圈套,或被中共拖下水。回国后,对法轮功的态度有根本变化。例如不久前渥太华市长访华归来后,不批准褒奖法轮功,因为他同中国官员“有承诺”。但最终市议会还是一致通过了褒奖法轮大法。有些人把西方官员受中共官员邀请去访中后逐步失去道义立场的反应,戏称为“红地毯效应”。

利用中共间谍控制外国官员

胡来之前,大多数加拿大媒体头条都被加拿大安全情报局理查德•法登的言论占据。法登证实中共企图控制加拿大政府官员。还提到“加拿大安全情报局的一半反间谍开支花在应付中国政府的间谍上”。

袁平华的讲话录音为中使馆利用海外力量影响加拿大政府提供了另一个注脚。袁在讲话中提到渥太华的两所大学:渥太华大学和卡尔顿大学,还有农业部和加拿大国家研究院。

这里有一个非常典型的例子,是渥太华本地的“侨领”加华文化中心主席、《加华侨报》社长兼主编黄兴中。在胡锦涛来加的当天凌晨两点,有人看到他和其他侨界社团的人占领抗议地点。据当地许多华人爆料,黄曾在加拿大国家研究院(NRC)工作,他和他妻子双双离开NRC,并已经受到加拿大安全部门的调查。

黄兴中2004年担任中华会馆主席之前,就同中使馆人员过从甚密。另一位与黄同时上台的、有中共背景的中华会馆理事承认,他们占领中华会馆的目的之一就是对付法轮功。

6月26日德国杂志《明镜》周刊发表了一篇文章名为“间谍战”。文章透露一涉嫌为中共间谍和线人、名为孙旦(化名)的中国学者将被德国的检察院起诉。该案在德国引起震动。

2006年当时的加拿大外长公开称:中共在加拿大有近千名间谍。

利用媒体制造假相

胡锦涛在加拿大期间,没有举行新闻发布会。加拿大国会记者团总裁Helene Buzzetti说,中共驻渥太华官员在胡锦涛此次加拿大之行的前几周与他们接触,要求该组织不让其会员新唐人电视及大纪元时报的记者出席哈珀和胡锦涛计划召开的联合新闻发布会,但遭到国会记者团的拒绝。当一切努力都没有奏效后,胡锦涛访加后的联合新闻发布会被取消,代之以短暂的与极少媒体的见面,这些媒体只有照相的机会,不能提问题。

如果细心留意,读者会发现,许多加拿大的中文媒体报道胡访加的新闻的主题惊人相似,都是中加友谊、两国贸易等,而一点没有谈及法轮功等受迫害团体的抗议。在刘少华的录音中,他提醒学生,面对媒体“只讲‘我们希望我们中加友谊,这个,万古长青啊’……特别牵扯到政治敏感问题啊,西藏问题,不要讲这些。”可以看的出他们的宣传原则是一致的。

利用互联网破坏、抢劫和偷盗其他国家的国家和公司情报

5月19日,加拿大情报局的备忘录表明,针对加拿大的网络攻击正在加剧,攻击的对象包括政府、大学以及工业等部门的计算机系统。多伦多大学芒克国际研究中心和来自美国贤都基金会的研究人员强调联邦政府应该对此采取紧急的行动,因为黑客正在利用社交的媒体,比如Twitter从事间谍活动,盗窃政府和公司的机密。

早在今年4月,芒克研究中心宣布,他们发现了一个来自中国的计算机间谍网络,在系统性地破坏和盗窃国外电脑的敏感资料。

研究人员说这个电脑间谍网路入侵的物件包括印度、达赖喇嘛的办公室、联合国、以及另外几个国家。一些外交及军事机密档被盗取。被他们发现的间谍网来自于四川成都。类似的网络攻击在美国、德国、澳大利亚等国都有报道。

利用贸易作诱饵和压力,裹挟他国政府

在全球普遍面临经济危机的时候,一些国家的政府急于摆脱危机,在对华关系上,很看重一时的经济利益。中共正是抓住了这一点,以经济利益为砝码,裹挟一些国家在人权方面做出让步。

“故国虽大,好战必亡;天下虽安,忘战必危。”(《司马法》)国际社会如果认识不到中共在迫害法轮功问题上不择手段的邪恶程度和危害,付出的代价是国家的立国之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