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法轮大法净化了我的身心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七日】下面是我修炼法轮大法的一些经历。

一、净化身心

我以前就是师父在《洪吟》里说的“争争斗斗当作福”的那种人,凡事都想拔个尖。婚姻不如意在家里斗,工作不如意在单位里斗。自以为家里家外拿得起放得下,可得到的却是微乎其微,心里头总是愤愤不平,还没到老呢就把自己搞得一身糟,从头到脚都是病:高血压、肩周炎、腰椎盘突出,腿疼、妇科炎症、内外痔、脚气,三十七八岁就出现过轻微的脑血栓症状。活的那个苦啊,那个累!有些个苦恼和亲情是开不了口的,心里郁闷嘛,总想找个人诉诉苦。

一九九六年的初春,一天与丈夫吵完架无精打采的走在街上,碰到了我中学时代的一个老师。上学的时候我们就很谈得来,她把我领到了她的办公室,我就把一肚子的苦水都讲给了老师听。听罢,老师从写字台的抽屉里拿出来一本挺厚的书,笑着说:“你把这本书拿回去好好看一看,明白了其中的道理你就不会觉得委屈了。这本书不但能治好你的心病,还能治好你的身病。”

什么书这么厉害?我看看。我把书接到手,《转法轮》三个大字从此就印到了我的心上。告别了老师,匆匆的回到了家里,翻开书就看。越看越想看,越看越爱看,那时也不懂敬师敬法这一词儿,坐着看累了躺着看,躺着看累了趴着看,一口气儿当天晚上就把这本书看完了。我为书中的法理所折服,人生一些不得其解的问题这本书里都有答案。哎呀,早知道这个理儿就不会活的那么苦那么累了。心想,哪里有办这种气功班的?我也要参加。

随后四月份的一天,我们单位和我挺要好的一个工友说:咱这地方又来一种气功,我妈学了两天,来家就念叨大法好啊大法好,究竟怎么个好法不知道,叫我也去学,你去不去?当时我心里一亮:一定是我看过的那本书。我告诉她,我看过这本书叫《转法轮》,听说还有五套功法不知道怎么做。她说我妈会做。下了班我俩直奔她娘家,進了门我就喊:娘(山东人),快教我炼功。老娘很乐意教,很快我就学会了五套功法。

一九九六年四月十五日,我走進了我地区举办的又一期九天讲法学习班。每天上课(看老师讲法录像)我不迟到不早退,老师讲课我就睡,一下课我就来了精神了,头也不沉了,血压也不高了,两腿轻飘飘的。上课头一天,师父就给我清理身体,别人都拉肚子我拉血,开始拉的血都是暗红色的,每天都拉,厕所里别人看了都晕眼,谁拉这么多血,能行吗?可我感觉良好,没有病态反应,那时也不知道害怕,从此让我烦心多年的痔疮再也没犯过。又开始淌血,我不害怕我不急,知道是师父给清理身体。以前例假很少正常过,一年十二个月能来十五六次,打这以后我的例假就象小姑娘似的,周期很准。

二、善待他人

得法后我学会了宽容,夫妻间关系和睦了,管孩子也不发火了。以前眼睛总是盯着别人的错,丈夫不如意,孩子也不顺眼,家庭闹得很紧张。在单位我学会了忍让,以前因为分配不公出现这个争斗啊,现在都觉得是自己应该干的,因为我是大法弟子,遇事儿能为别人着想。工作上兢兢业业、勤勤恳恳取得了很大的成绩,并得到了上级领导的肯定。那时对名利已经能看得淡一些了。

“忍”这个字啊以前认识,但不懂是啥意思,要说真不懂那是装傻,但做不到。在家里丈夫时常就劈头盖脸给你来一通,天天学法知道这个理,这个小事儿能过去。有一次,是个星期天的下午他在外面与别人打起来了,回家朝我撒气,吃枪药一样。我都不知道怎么回事,朝我发什么火?火没憋住,当时就跟他干起来了……伶牙俐齿的老毛病又犯了。他把那个街门摔得震天响走了。我在家气得那个哭啊,不一会儿头开始疼了,又不一会儿开始发烧,冻的我全身发冷盖上大被蒙头大哭,哭够了找体温计一量,三十九度八,我知道没守住心性,开始反省自己,向内找:他生性就那样儿,师父告诉你炼功人必须得忍,你为什么不听师父的话啊?看来这个忍要做起来,还真得下一番苦功夫。

想开了,双手合十对师父说:要多学法,学好法,不再让师父操心了,请师父放心。打起精神开始学法,眼睛痛就听法。一时没闲着,到第二天早上就象脱了一层皮一样的轻松,该干啥干啥上班去了。我知道师父帮我消掉了一大块业。

还有一次是单位里来了一个“门外汉”的领导,对我指手画脚,我认为是不合常理,因为这个单位的工作性质科技含量很高,都是在无菌下工作,我的职责就是如何保证产品的质量,这对企业的兴衰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开始我跟他耐心的解释,他不听,结果造成大批产品被污染,又把责任推到我身上,还说:就你能?我这个心就不平静了,上下活动,愤愤不平,见着谁就跟谁讲,怎么怎么不怪我,(从表面上看真的不怪我)我说的是行话,他这个门外汉听不懂等等等等。我在问自己,师父叫我们“遇事先考虑别人。”你做到了吗?领导不懂你可以善意的跟他解释,直到他明白为止嘛。站在他那个角度考虑了吗?正因为他不懂他也难。想到这,我回去写了封六张稿纸的信,推心置腹的站在他那个角度讲了很多为什么。(那时候邪恶还没有打压法轮功,他们都知道我炼功)如果我不是个修炼的人,师父叫我们做好人中的好人,我才懒得理你。你爱咋地咋地,谁能你就叫他能。那可不是一年半载就能得起来的。

打那以后工作上的事情他会经常找我商谈,一些个合理化建议也都能够采纳。年末还曾经偷偷单独发给我五百块钱,叫我赶快揣兜里别叫别人看见。快过年了,我把这五百块钱都送给了生活上比我困难的职工了。这在修炼以前我是做不到的,因为经济上我也不富裕。

随着不断的深入学法炼功,我身体原来的那些个臭毛病一个个都不翼而飞。尤其我那个后背原来总像背块大石板一样的凉;风湿性关节炎为我做了十几年的“天气预报”,修炼不长时间都消失了,无病一身轻的感觉真好。在单位里无论是体力劳动还是脑力劳动,都不比那些年轻人差,事事处处都干在前面。那时的心已不是名利心的促使,而是想我是大法弟子就应该干好工作,在哪都应是好样儿的。

三、讲真相救世人

九九年七二零邪恶铺天盖地的造谣诬陷大法与师父,谁也别想动了我这颗修炼的心,坚信师父坚信法那是我永恒的信念。这确实是我当时的真实感受。那时由于邪恶迫害的疯狂,往日的同修互不来往,加上我有份繁忙的常人工作,也不知道谁修谁不修,每天只能看手上仅有的那几本师父的讲法,以《转法轮》为主。在车站、汽车上、菜市场插上话头就只能给他们讲大法给世人带来的美好,也看不到《明慧周刊》,更没有真相小册子。

有一天,过去一个相当熟的同修用试探的口气,小心翼翼的问我:你还炼吗?我豪爽的回答:炼呀!这么好的功法能不炼吗?让你放你放得下吗?她说,好,你等着。回头就往家跑,不一会儿拿给我一本《明慧周刊》,以后都能看到由她转给我的《明慧周刊》、师父新经文,还有一些单张的网页文章。从这些资料中我知道了正法的進程与形势,从今以后助师正法就是我的责任和义务。

零二年师父发表经文《快讲》,是一篇手抄稿。师父让我们讲真相救世人。从我身边讲起,大学生、教授、领导、同事、熟人、朋友我都讲。我说中共的宣传不能信,连我家的八十多岁的婆婆都说“那个倒霉的共产党一点儿真格的没有,一时不搞运动就难受,瞎折腾,回过头来再平反。”说得不对吗?邪党它哪次运动搞到底了?我炼法轮功多年了,你看我像电视宣传的那样吗?所以一般都能接受我的观点。

在周刊上看到一篇文章叫“从锄头到鼠标”对我的触动很大。我是从农村出来的,对农村的生活太了解了,繁重的体力劳动,繁杂的生活方式足以让你从早忙到晚,这位同修能放下锄头拿起鼠标不等不靠,开了一朵让邪恶胆寒的资料点小花,真是令我打心眼里钦佩。师父说“比学比修 做到是修”(《洪吟》)当时我就决定退休第一件事就是买电脑学电脑,那时候电脑一词对我来说那是可望不可及的事。为了让更多的同修跟上正法進程,有充足的真相资料来源救度更多的世人,再难我也得学。我就这样一想,没过些日子有个同修就来问我:你想不想学电脑建立家庭资料点?

当电脑买回来的时候,真有些为难了,摸摸鼠标还真是没有拿锄头顺手,两个指头不听使唤,一切从零开始,学!我给自己下一道命令:必须学会,不能打退堂鼓。上网、打印一起学,那时候本地区资料点很少,同修会电脑的也不多,教我电脑的同修也是刚刚起步不久,想到哪教到哪,弄的我一头雾水。我问的那些问题呀也弄的人家哭笑不得,全是外行话,笔记记得还是蛮认真的,还有一半不识,是英文。

协调同修帮我配置了打印机及一些必备用品,边学边干,当第一份《明慧周刊》、真相小册子打出来时,那真是感慨万千。这要不是赶上了正法时期,这档子事儿连想都不敢想。这个年龄段、这等学历,上网、打印、刻光盘,如果没有师父的加持,同修的帮助,整体的协调,可能吗?常人那得高学历,还得脑袋削个尖儿往里钻。

最令我难忘的是二零零六年真相护身符开始盛行的时候,有一天一位协调人找到我说,需要三千个真相护身符送往外县(也许那儿还没有资料点吧)问我能不能做?好象也没有商量的余地。对于刚开始学会打印小册子的我来讲,做护身符及各类卡片还真是个新的挑战。不会下载图片,下载的图片小而虚,下来了也不会排版,手册又看不懂,初期教我技术的同修由于邪恶的迫害远走他乡。本地技术同修不但稀少且没有联系,也不会上技术网站,怎么办?在这种情况下,我跪在师父的法像前,双手合十:师父赐给我更大的智慧和力量吧,制作出精美的真相护身符好救度众生啊。(那时候的真相护身符在证实法中真的起了很大作用)然后回到电脑前上网、下载就真的感觉不是你在操作电脑,而是“光标”领着你,点哪儿,哪儿就是你需要的,你说神不神?有的图片是需要从新排版的,也没人教过我,就一边求师父一边跟着“光标”摸索着排,“吊福”把角转四十五度,一张A4纸排六张大小正合适。护身符有3x3九张的、4x4十六张的。现在讲起来容易,当初不知道求了多少遍师父,下了多少功夫才排成的啊。版是排好了,用一般的A4纸打印,打出来的图片颜色不鲜艳,不好看。心想这样的卡片我都不稀罕,谁要?正在我发愁,第二天,当初给买打印机的那位同修来了(也是后来的技术指导)。他笑了笑说:做卡片不能用普通的A4纸打印,有专用卡片纸,并教会了我打印设置,且送来了卡片纸,我按着要求打印、裁剪、塑封,一张张精美的护身符、一片片漂亮的祝福卡做出来了。这其中的喜悦(不是欢喜心)只有在这其中修炼默默的享受,无以言表。

自打资料点建立以来,我就把所有的担心、顾虑全抛在脑后,一切都交给了师父安排,老百姓的话:认头了。“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悉尼法会讲法》)所以无论什么时候传来敏感日、风声紧都动摇不了我的心。甚至有的协调人找人捎话来,让我把设备藏一藏,躲一躲。往哪藏?上哪躲?师父没有给我们安排这样的路。我这个空间场是个修炼的场,我坚信“炼功场的上空还有罩,上面有大法轮,大法身在罩上面看场。”(《转法轮》)还有天龙八部护法神呢!谁敢来?我们只能用强大的正念解体一切邪恶,不准许邪恶因素到这个空间场上来。多学法,学好法,做好师父叫我们做的三件事,不给邪恶可乘之机才是最安全的。

上明慧网是每天必不可少的事,不管在什么情况下,网络封锁的怎么紧都阻挡不了我上明慧网。上网前我总是求师父加持我的正念:解体一切网络封锁的邪恶生命与因素。只要能上去动态网我就能下载到最新版的破网软件。记得二零零九年三月的一天,一场大风刮断了我家的电话线,我家的宽带网线是与电话线连在一起的,那两天电话都不好使了,可我照样能上明慧网

以上尽拣好听的讲,修炼的路能是那么平坦的吗?你“修得执著无一漏”了吗?一到冬天就怕冷很少早起晨炼,明知道是惰性、魔性干扰不让你炼,就是迷迷糊糊的赖在床上不起来。不管今后修炼的路上有多艰难,我最大的愿望就是跟师父回家。不能光说在嘴上,得实修。

要想写的实在太多,佛恩浩荡,三天三夜也写不完,如有不对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