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台河市法轮功学员张天军多次被毒打折磨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七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省七台河市法轮功学员张天军坚持修炼法轮功,说明法轮功真相,十年来多次遭受迫害,曾经二次被非法劳教。二零零八年三月,当地恶警孟庆龙把他扣在“老虎凳”上,用塑料袋套住头,用衣服捂头,使他窒息昏死。

下面是张天军诉述他所遭受的迫害的部份经历:

在1999年7月20日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大法后,我和几个法轮功学员上北京去上访证实大法,到了北京后被当地驻京办的人劫持回七台河。10月底,我又和同修去了北京,回来被非法拘留15天。

2000年3月份,我被七台河新城派出所片警徐刚给绑架,劫持到了拘留所非法关押3个月。7月份,我和同修又去了北京,到了天安门广场上,我看到许多同修3-5个合拉了一个“法轮大法好”的横幅,整个广场到处都是“法轮大法好”,那场面十分壮观。警察开始绑架法轮功学员,连扯带拽、殴打法轮功学员,往车上拽一共抓了三大客车。我也被警察打倒在地,警察用脚猛踹我的头,把我拖上了车,都劫持到了石景山体育场。大约600多人被非法关押在体育场,在广场上坐了两天一宿后,我和一些同修被劫持到了北京门头沟看守所,7天后,被我们七台河新建矿保卫科徐胜利劫持到七台河矿务局公安处拘留所。

一进拘留所,就开始所谓的提审,问我是谁找谁上北京的。我不回答,5-6个警察一起对我拳打脚踢,还有拿扫帚打我的,其中有一个警察舀来了一勺盐强制的放到我嘴里让我含着。还继续打我,把我的肋骨都打折了,还强制我到外面干奴工,很重的活,那时天很热。

第二天,七台河新城派出所所长王立新,警察徐刚、寇艳龙等大约5-6个人又一起对我拳打脚踢,一起上把我打倒在地,用拳脚猛踢猛打我的头,打的昏头昏脑。还是问我“谁让你上北京的,谁先找谁的”,我没有回答。所长王立新临走时还恐吓我说,等把我弄到派出所之后还打我。

非法拘留了2个月后,七台河610头子张和平把我绑架到了绥化劳教所迫害2年。

还有一次夏天,我正在屋里听师父讲法,被我们街道主任齐华芝的儿子诬告,新城派出所警察徐刚到我家一脚把门踹开,进屋就抢录音带,我就往回抢,徐刚就把枪掏出来用枪把子砸我脑袋,这时我父亲过来把录音带一下子丢进了菜窖里。徐刚气急败坏的打电话告诉所长王立新,说要把我父亲也带走,我说这与我父亲没有关系。于是徐刚把我又绑架到了拘留所,非法拘留了2个月后,家人找了亲戚花了大约1千多元钱把我放回来了。

2008年3月4日,我与几个同修去我们七台河看守所去看同修。回来的路上,因有人诬告,七台河桃南派出所把我们几个法轮功学员绑架到派出所,分开提审,刑讯逼供,然后非法抄家抢走大法书、p3和安锅的高频头全部抢走。

之后,恶警把我单独关在一个屋子里进行逼供,恶警问我是谁教我的,在哪里买的,和谁联系。我不回答。恶警孟庆龙他们把我扣在“老虎凳”上,用塑料袋套住我的头,使我窒息不能喘气。又拿我的衣服捂住我的头,我一下就昏过去了。

等我醒来时,恶警孟庆龙拿我的裤腰带猛抽我的头,打的我满头都是血,头皮都打开了。

晚上,七台河桃山分局两个局长领着两个警察,又对我进行逼供迫害,他们又是对我一顿猛踢猛打,把我绑在铁椅子上三天三宿,不给饭吃。他们在我这儿没有得到他们想得到的,又把我绑架到了七台河看守所迫害。

一个月后,来了一伙人(是七台河国保局的)用黑布袋套在我的头上,用车把我拉到了一个楼房的屋子里,用手铐把我扣在暖气片上,又迫害我,让我说出给谁安锅了与谁接触了等等,我开始给他们讲,我说:“我的朋友都是好人,没做坏事,要是你,你会出卖你的朋友吗?”他们瞅瞅我,没有吱声。我又给他们讲大法真相。他们不让我睡觉,大约6天6宿不能闭眼,一闭眼他们就开始打我。后来我绝食了四天,他们把我送回看守所。

20天后,中共当局人员把我非法劳教2年,绑架到了绥化劳教所,一进劳教所恶警逼迫写三书,我不写,指导员高中海、副指导员刘伟、副队长尤奎斌对我殴打,打的我头昏眼花。他们看我不写,就让犯人替我写。把我绑架到号间,中队长刁雪松指使犯人经常打我,还说对你们炼法轮功的只要不打死就行,出了事我顶着。犯人们就开始殴打我们炼法轮功的,还经常勒索我们的钱物等等。

有一次在号间里,包号间恶警王晓斌让我写法轮功与台湾勾结有反华势力,还让我诋毁师父,骂大法,我不配合。王晓斌就把我的头往墙上使劲的撞,当时我的眼睛就封住了,脸也肿了。因为我不写,他又指使犯人写謗师謗法的话。

因为我身体被迫害的极其虚弱,走路都得让人扶着,指导员领我上医院检查说是末梢神经炎,胸闷、腿疼、头昏。这样还要强迫我做奴工(他们说我是假装的),从早上7点干活到晚上7、8点钟才回间号。

此外,劳教所那里做的菜和猪食一个味道,让人吃不饱。

中共恶党就是这样毫无人性的迫害一个按真、善、忍做好人的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