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近失明 于淑芬疑被吉林劳教所注射有害药物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七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省报道)德惠市法轮功学员于淑芬于二零零六年七月被当地国保大队恶警非法劳教,被投入长春黑嘴子劳教所(吉林省女子劳教所)。二零零八年四月在劳教所被迫害得眼睛看东西模糊,被卫生所所长逼迫注射药物十四天,出现瘫痪症状,双眼几近失明。

逼迫每天注射五百克药物

于淑芬原在德惠市水果批发市场卖水果,二零零六年七月八日被德惠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恶警绑架,八月八日被送到长春黑嘴子劳教所。二零零七年八月,于淑芬向一大队一小队管教王丽声明“转化”作废,王丽打于淑芬几个嘴巴子,然后管教戴亚娟和管教王某按着,王丽又用电棍电于淑芬。通化法轮功学员张波在一大队“转化”班,因坚持信仰法轮大法,拒绝“转化”,被恶警管教魏丹用电棍足足迫害了一个月,张波浑身上下没有一块好地方。

二零零八年四月,于淑芬被迫害得眼睛看东西模糊。劳教所大队长阎丽风和一小队管教王丽“让”于淑芬上卫生所看病。卫生所所长郭薇说得打针。于淑芬不想打针,郭薇说:“不打不行,不打就得瞎。”结果,郭薇逼于淑芬一天打一瓶(五百克)。

这样,于淑芬打了十四天,身体就出现了不良反应,四肢不灵,瘫痪的症状;嘴唇青紫;心慌、心哆嗦;双眼视物不清,几近失明,浑身没劲,躺了一个多月。于淑芬怀疑劳教所给她打了不明有害药物。

出现这种症状后,于淑芬说什么也不打针了。一大队长阎丽风威胁要把于淑芬送劳改医院,逼于淑芬在写有“有病不打针不看病,出去后有什么病自负,我们不管”的纸上签字。后来,阎丽风又逼着来看望于淑芬的家人签字。

绑架、刑讯逼供、劳教

二零零六年七月八日,当于淑芬正在德惠市水果批发市场自家库房卖水果,德惠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恶警葛旭全等人和德惠市振兴派出所指导员恶警王在先、警长孙晓光等十几名警察,将她团团围住。孙晓光把于淑芬的双眼蒙上,强行塞到警车里,送到德惠市原客运站后改为宾馆(宾馆名没有记住)的三楼的一个房间里,这里是德惠市“六一零”(中共为迫害法轮功专门成立的非法组织)和公安局国保大队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又一处黑窝。

当晚八点多钟,国保大队恶警对于淑芬开始了刑讯逼供。他们先逼于淑芬“开飞机”(头朝下,双手背后,往上举),然后又逼着她“蹲马步”(双手上举,两脚叉开呈半蹲姿势),于淑芬仍然不说。恶警们又把她双手铐在背后,把双手放在椅子背上,然后使劲往下拽,铐在椅子上。

这帮恶警又用冻冰的矿泉水瓶子使劲往于淑芬的头上、肩上、胳膊上打,打的于淑芬满头大包,肩膀、胳膊上一块块青紫。

其中国保大队恶警王铁军,还有一个中等个、小平头、小眼睛、脸黑黑的警察,他两个打的最狠,从晚上八点直到第二天凌晨三点,打累了,他们才去休息。七月九日晚八点多,于淑芬被送到德惠看守所。

用冰冻的矿泉水瓶打人,是德惠市国保大队恶警们经常用的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因为用这种冰冻的瓶子打人,内伤严重,外表看不出来。于淑芬被迫害后,身体一直不好,半个脑袋麻木,记忆力减退,耳朵嗡嗡叫,左耳耳聋,走路艰难,身体无力,被送到劳教所以后,很长时间还不好。

二零零六年八月八日,于淑芬被德惠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恶警王铁军非法送到长春黑嘴子劳教所。二零零八年四月,于淑芬疑被注射有害药物,身体恶化,出现瘫痪症状,双眼视物更不清,几近失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7/7/2266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