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逾八旬的老人修炼所感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八日】

得法修炼

我是在一九九七年六月二十六日开始修炼法轮功的。在没有得法炼功之前,我对炼功的目的认识不清,曾经认为有的人退休后,无事可做,为了打发日子才去炼功的。我退休之后又工作了十一年,六十七岁才真的退休在家。一年后,才发现身体有些不适,小病萌发、大病又起,找名医、专家医治无效,一拖就是两年。有的劝说:“炼炼法轮功吧!”我的小儿子给我请来《转法轮》、《法轮大法义解》让我看,我不但不看还对儿子说:“不能谁说什么就信什么!”儿子说:“这是好书,看看吧!”然后把书放在五斗橱衣柜上。

师父在《转法轮》中讲:“他不相信气功,他可不能保证自己不得病。他要得了病到医院去看,西医看不好了到中医去看,中医也看不好了,什么偏方也看不好了,这回他想起气功来了。”

在我病魔缠身、无计可施的情况下,老伴对我说:“到公园看看法轮功是怎样炼法。”这次我没有反对。老伴从公园看完炼功回来说:“炼功也得有体力,你连路都不能走,怎么去炼?”说也奇怪,几天以后我能下地活动了。六月二十五日,老伴对我说,我们出去活动活动见见阳光,我俩出了院门往附近公园方向走去。当走到公园附近胡同口,遇到一位以前的学生,看到我就问:“老师怎么这个样子?”我说:身体不好,她说炼炼功吧!法轮功很好!她刚炼完回家送孩子上学。说了几句话,骑车走了。因为知道公园晨炼已经结束,我们就回家了。因我走的慢,刚到家不久,听到有人找我,开门看正是刚遇到的那位学生,她说着急上班,送来法轮功师父的讲法带,看看吧,一天看一本,八十岁自己能做口粥喝,也好啊,她急忙上班走了。我接到讲法带之后,先看的是《转法轮法解》〈在济南讲法答疑〉,看着,看着,心脏突然跳的不停,但不象往常跳的那么慌、不安。书里讲的话又是我想知道的事情。看完一讲后,想起已放在衣柜上半年多的那本《转法轮》书,看目录中有师父的小传,小传中师父修炼的神奇故事,我非常感动。自己想,这不是神在做事吗!

我在开始学习时对于许多法理的内涵都不懂,为了理解大法的内涵,我就遵照师父说的,每天一遍又一遍的读法,不断的领会,提高心性,一直坚持到现在。由于能够不断的认真学习大法,坚持每天必炼五套功法,使我身体出现超常的功能,我能够看到从来未看到过的一些空间景象。我的身体健康状况通过学法、炼功、消业一直保持正常;心情上能够保持吃苦耐劳、平和愉快、关心他人。身心出现的奇迹都是师父的恩赐、呵护,为救度我,师父操了多少心点化我,使我成为比较坚定的炼功人。

我和老伴开始炼功的第三天(六月二十八日)早晨,阴云满天,在炼功场炼功,阴云转小雨,我俩便跑到公园的长廊里避雨。当看到那么多同修继续顶着雨照常炼功的情景,我俩很难受,也很感动,便由长廊走出,又走进炼功场照常炼功,这时下的小雨渐渐的变成中雨,最后又变成大雨,这时我们什么都没有想,只一心炼功。那时一、三、四套功法先炼,最后炼第二套功法,当炼到头顶抱轮时,我清楚的看到从西南方坐在云端上的一位大佛在炼功场上空停住,在大佛前下方还有一位小佛也是坐在云端上。

因为我是大病初愈,老伴担心我被大雨淋了一个多小时,恐引起旧病复发,但我没有任何感觉,便说“没事”。回家后就接到长春嫂嫂病危的电话,我便急忙冒着大雨赶到火车站乘坐开往长春的列车,下午三时到达嫂子家里后不到一小时,老伴担心我的身体因遭受雨淋和一路奔波,恐要发生变化,便打长途电话问讯我的身体情况,当听到我接电话回答说身体没事的声音,老伴才放心,并且把他的身体也平安无事的情况告诉了我,让我也安心了。

明悟法理,提高心性

炼功以后,参加小组学法,同修们的修炼体会,对法理悟的深度,对我有很大的启发和借鉴。在小组共同学习、切磋,使我的心性不断提高。一年后也就是九八年七月间,在公园炼功,辅导员宣布七分钟抱轮改为十分钟抱轮。在头顶抱轮时,我又看到一个大的讲坛上方,师父坐在正中位置上讲法,下面两侧雁翅形向下排列,身穿黄袈裟的高僧在听师父讲法。而我也在听师父讲法,但我是穿着灰色短道袍跪在下面的阶台上听师父讲法的。

这时的我悟到,我修炼的层次很低,因此,师尊在不断的点化我,要多学法、学好法,去掉常人的各种执着心、欲望,提高心性;功力应不断的上长,一直到修炼的最后一步。我还有很多事没有做好,修炼十几年了,还有很多执着心,遇事或发生问题时还不能经常向内找,有事总看别人的不是,认为老伴不精進,而很少找找自己哪儿有漏、哪儿不足,通过学法提高了认识。

通过学法我认识到:不能老是认为别人给自己找麻烦,没有给你制造提高心性的机会,你还上不去呢,应该感谢人家。我认识到自己应把握住心性,提高心性才能处理好一些问题。师父对弟子不断教诲、呵护,才有我和老伴的今天。从修炼以来,我们的生活完全自理,身体一直健康,我们的亲友以及邻居见到我们时都说你们不象八十六七的人。我们每天坚持学法、炼功。按时发正念,根据我们自身条件随时向有缘人讲真相。这些都是师父在每次法会讲法中叮嘱弟子们一定要做好的三件事。

对待病业

我学法、炼功十三年来,曾有过几次病业都是很重的。来的急,去的快。一次是在九七年将要过年前一周,小儿子要到外地演出,我给他整理要携带的物品。心想要过年了,儿子不在我们身边,有留恋不舍之意。我忙了一天,半夜上床休息时,突然肾脏疼痛难忍,有点挺不住了,想下床拿止痛片吃,左腿已移到床下,突然想起我是炼功人,怎能吃药呢?就这样一想,神奇般的不疼了!

“非典”病流行期间,我身体发高烧38°至39.7°,六天高烧不退,小儿子抱住我大哭,我告诉家里人说:“我是炼功人能够消业去病没事。”他们不听,儿子、媳妇们极力劝我去医院检查医治,都担心恐怕是“非典”传染,全家人陪我去了医院,到达医院后,经过体温、验血等检查结果一切正常,家人都感到惊奇。我告诉他(她)们:“这是法轮大法的法力,是师尊的佛法神通的作用,你们不用害怕。”从医院回来,过了几天身体逐渐退烧就恢复正常了。

还有一次是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十七日,我在家里晨炼五套功法刚炼完,腿有些麻木时,电话铃声响了,知道这天是星期六可能是孙子打来的电话(果然是),立即想去接电话,刚走几步左腿滑倒,身体向后倒下,撞倒凳子上后,倒在暖气片上,我的腰便卡在两个硬物上。八十多岁的我,当时悟到这是在考验我的心性。老伴要扶我起来,我说自己能起来,没事。当我爬起来想要躺在床上时,又想我是炼功人不能躺下,必须起来活动。由于悟错了法理,最后还是卧床十七天。第五天开始我起来炼第五套功法,老伴挪棉被让我靠在背后,我想修炼人不能这样做,还是坚持自己坐直上身照常炼功,直到身体恢复常态。

最后我经过不断学法,悟到以上三次所谓消业不是无缘无故的,第一次肾炎疼痛,是犯亲情、非典时发高烧也是情在作怪、第三次的摔倒又是亲情关没过好的原因,被邪恶钻了空子。总括的讲,作为修炼者只要能够按着法理去悟,就能过去亲情这一关。我的亲情关没有过好,必须割断情丝才能不为亲情所累所缠。

总括我十几年来学法炼功的实践过程,每当我身体出现异常、不适时,只要自己深入学法,想到我是个炼功人,一切行动都按照大法要求去做,便什么问题都不存在了。通过不断学法我加深牢记“修在自己,功在师父”的法理,在提高心性上,自己要不断的去掉一切执着心,时刻按照真善忍的高标准要求去处理问题、去规范自己的言行。当与人相处发生矛盾时,一定要本着向内去修、向内去找的原则,祥和妥善处理。由于自己修得不好,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修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