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保定市望都县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案例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九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中共自一九九九年七月开始的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也波及到了河北省望都县。这里有一群善良的普通市民,自修炼法轮功以后,都获得了身体的健康,并且按照法轮大法的法理“真、善、忍”要求做好人中的好人。然而中共的迫害使他们中很多人无故遭受绑架、非法关押和抄家,他们的私人财物被掠走,每逢中共当局的所谓敏感日,他们的家庭常被当局不断骚扰。特别是在中共奥运期间,当地很多法轮功学员遭到非法抓捕、关押甚至酷刑折磨。下面记录的仅是其中的个别案例。

法轮功学员张荣格奥运期间遭绑架、关押

法轮功学员张荣格原为河北望都县土产职工,自一九九九年修炼法轮功后,身体健康,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在做好人。

二零零八年七月份,中共为了所谓奥运稳定,对法轮功学员大肆抓捕,张荣格女士也未能幸免。七月十二日下午,两名政府人员闯入她家,一个叫熊任造,另一个不知姓名,只知是东黑堡村人,随后又来了七八个城关镇人,在没有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翻箱倒柜,到处搜查,抄走法轮大法书一本,法轮功师父法像一张,光盘一个。还问她的丈夫炼不炼功,张荣格的丈夫说不,恶人说:“不练你骂李洪志。”张的丈夫说:“我不会骂人。”另一个说:“带走!”就这样,恶徒把他们夫妻二人劫持到城关镇。

张的丈夫被关押二十四小时后释放,恶人趁放人时又去张家抄家,翻了个底朝天,抄走了张荣格的笔记本、电话本、身份证等物。在城关镇审问后,把张劫持到派出所,又劫持到看守所。张荣格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的第四天,警察又劫持来一名法轮功学员,她被打得浑身是泥,全身青一块,紫一块,披头散发,伤痕累累。

当时,被劫持到看守所的法轮功学员有十九人。在他们被非法关押期间,看守所不让家人接见,不让家人送衣服,大小便在屋里,让法轮功学员买看守所的内衣,价格比市场高一倍。

在看守所被迫害十八天,看守所魏占国,张晓丽给法轮功学员戴上手铐,又把他们劫持到韩庄洗脑班,在洗脑班里,大小便只能在屋里,恶徒杨兰海、张占京经常骂人,每天逼迫法轮功学员给他们打扫卫生。在给两名反迫害绝食的法轮功学员强行灌食时,恶人大打出手,法轮功学员淑敏被打得鼻青脸肿。张荣格一共被关押七十天。

六旬法轮功学员高盼芝奥运间受迫害

河北省望都县樊家村法轮功学员高盼芝今年六十七岁,自一九九八年修炼法轮功以来身心健康,是乡亲们都称颂的好人。在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中,每逢中共的这个节,那个节,这个会,那个会,警察和政府人员都到她家骚扰。

中共在奥运期间对法轮功学员的大抓捕中,老高也遭绑架。二零零八年七月十二日,镇政府、派出所和村干部一行七、八个人闯到老高家,在没有出示任何手续和证件的情况下,把家翻了个底朝天,搜走大法书,真相资料、光盘一部,并把她绑架到城关镇,九点多又劫持到县看守所。恶人魏占国、耿龙、张晓丽在大伏天不让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上厕所,只能在屋里大小便,不让家人接见,不让送衣服,让她们买比市场价高一倍的衣服穿。

后来又把她们劫持到韩庄洗脑班,“六一零”负责人尚红志、杨兰海、张占京、岳文建、周涛对法轮功学员百般刁难和迫害。周艳丽、刘淑敏因不让上厕所,绝食抗议,尚红志、张占京、左右开弓打她们的耳光。杨兰海说:违犯我们的规矩就枪毙了你。就这样,六旬老人高盼芝被关押、迫害了两个月才放回家。

修炼大法得健康,张俊茹多次遭中共迫害

河北省望都县法轮功学员张俊茹,是望都县五金公司的退休职工。一九九八年她患有“胆管结石”在北京262医院胆管切除手术后,“血压高,常年吃药。修炼后,她的身体不但好,头发也由白变黑了。九九年“七二零”后,她也多次遭到当地公安和政府人员的迫害。

九九年七月二十三日由望都县派出所李志军、曹金耀闯入张俊茹家抄走了法轮功师父法像3幅,磁带2盒,录像带7盒,大法书9本。

二零零三年保定南市区公安局政保股3人闯入她家,抄走现金3500元,2套师父讲法,4本转法轮,还有不少资料,1台录音机,警察强行把她带到保定南市区公安局,晚上把她一只手铐在木桩上挂着,第二天又把她绑架到保定派出所一晚,她儿子被勒索7000元后,才把她放回家。

二零零八年奥运期间,由望都县公安局,城关镇长,书记,带范家村干部,张宝珍,结合北京公安局,派出所去她儿子家抓她,她不在家,警察和政府人员抄走了她的大法书,电子书,师父的经文等。

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日,望都真又去她家骚扰,她却慈悲的告诉他们:切记诚念,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得福报。

田敏华多次被绑架、关押、洗脑

河北望都县法轮功学员田敏华女士,现年56岁,一九九七年九月幸遇法轮大法。修炼后身心健康,却多年遭到中共当局的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迫害开始的时候,田敏华她被望都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一周,勒索了3000元放出,不给收据。警察和政府人员不断打电话或上门骚扰。不得已,田敏华离开了家,投亲靠友流离失所了整整一年。然而,这期间,当地警察和“六一零”还不断地到她家骚扰。

二零零一年九月二十一日,田敏华正在上班,单位协助“六一零”把她绑架到洗脑班,罚面壁而站,强行按她下蹲,不让吃饭,不让上厕所,锁在四壁徒空的屋子里。一个洗脑班就关押她一个人。由于不配合迫害,“六一零办公室”主任尚红志揪住她的头发,狠命地左右打耳光。还有那个姓王的副主任,他一边罚她面壁而站,一边让她交代所谓“罪行”,当说到信仰真善忍没罪时,他却说:“党不叫炼了,你还炼,你就是反党,你就是人民的公敌,你就是人民的罪犯,你就是专政的对象。”

二零零四年六月,田敏华正在上班,曹金耀带着三四名警察把她劫持到国保大队,被女警察强行搜身,被王振庄非法审讯一下午,王振庄、王志勇两名警察又把她非法投入望都县看守所关押一周,家人被勒索3000元,她的家也被非法查抄。王振庄,王志勇还多次去她家骚扰。

二零零八年奥运,田敏华又被自称国保、派出所、刑警的四五个人非法抄家。

迫害中,法轮功学员的家人也跟着承受难以名状的痛苦。他们整天提心吊胆,担惊受怕,被勒索钱财,被迫害的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国保大队队长:共产党对你们就不讲法律了

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从一开始就是违法的。这也难怪那些执行迫害政策的警察们公开叫嚣:“共产党对你们就不讲法律了。”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七日,原国保大队队长王志勇打电话给河北省望都县固店镇二十里铺法轮功学员刘淑敏,下面是谈话内容:

王:你的电脑还要吗?让我说别要了,买台新的得了。
刘:电脑是我家的,你们查了几个月了也查不出来我的电脑办过坏事,我没有理由不要啊。
王:这儿这么多,哪台是你的呀(做找的语气)要不你自己来拿吧。

一会儿,刘淑敏到了国保大队,王志勇和周润学把刘淑敏阻在屋里。

王:今天你来得写一个保证“不炼了”,不然就别走了。其实也没什么,写个“不炼了”你回家再炼,我们就不管了。
刘:今天你打电话是让我来拿电脑,可你这儿没有。作为政府工作人员,你说谎欺骗,还逼我说谎写保证,不造假就构陷,问一下,你执行的这是什么法律呢?
王:现在就兴这个,不造假怎么干工作?

刘淑敏被王志勇和周润学强行投入看守所刑事拘留,没有任何证据定罪名为“破坏国家法律实施”劳教一年。

刘:我要上诉,我都有哪些权力?
王:共三条。第一条你没有了。(看了看)。第三条也没有了。
刘:我为什么只剩第二条,你们得按法律办事。
王:(又看了看),第二条也没有了。共产党对你们就不讲法律了。

这句话很经典,共产党对谁也没讲过法律。今天还是高高在上的国家主席,明天就是“叛徒、工贼、内奸”,后天又是所谓的“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六十年来,这烙饼式的中共运动史,接连不断,凡是紧跟它的,包括所有的领导要员都无一幸免,要想自己不受其害,只有退出它的一切组织,才能平安。

以上,王志勇也知道自己迫害的是一群按“真、善、忍”标准做人的好人;也知道自己没按法律程序办事,并且公安部认定的十四种邪教中根本没有法轮功,如果这场非法的迫害,也象“十年浩劫”一样不得不承认是一个错误,那时王志勇的以上所为,从道德方面,没有积德,还干了损德的事;从法律方面,没有任何可依据的法律条文,是严重的违法行为。如果追究责任,你该怎么办呢?真心希望王志勇及象王志勇一样的执法人员,为了你和家人的未来,不要再跟随中共作恶,停止迫害法轮功学员,将功补过,或许还能有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