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可梅在哈尔滨万家劳教所遭受的酷刑折磨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九日】(明慧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省依兰县张可梅,坚持修炼法轮功并说明法轮功真相,多次遭受迫害,2002年8月8被投入哈尔滨市万家劳教所,经常性的上背挂,电棍电,坐刑椅等酷刑折磨。下面是张可梅当时遭受的部份迫害。

张可梅,今年51岁,在1999年5月中旬修炼法轮功前患有多种疾病:糖尿病、肾病、胃病、视力不好戴450度的眼镜。修炼后这些病都好了,而且戴了17年的眼镜也摘掉了。人也变得和善了,家庭和睦了,全家沉浸在幸福之中。

张可梅才修炼法轮功两个多月,99年7.20邪恶的迫害就开始了,7月22日张可梅和当地法轮功学员去省政府上访,被持枪的武警劫持到哈尔滨体育场暴晒一天,后被接回当地公安局监控3天并且收了每人50元车费,在当地新闻播放监控法轮功学员们的录像,给法轮功学员们和亲人的身心造成了极大的伤害。

2000年7月中旬张可梅去北京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在天安门大会堂前打横幅,被劫持到北京前门派出所,关在铁栏杆里,后被当地政保科长韩云杰(现已遭报身亡)接回,关押到依兰县第二看守所非法迫害40多天。

2001年1月23日张可梅去哥哥家(已被迫害致死),由于她嫂子的同事被当地国安跟踪,到嫂子家串门,张可梅和嫂子和那个同事一起被劫持到依兰县公安局非法审查。张可梅当时正告警察,哥哥家随时可以去,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你们的行为干扰了我们的正常生活,你们这是违法的。非法审问到半夜,才放她回家。

2002年5月中旬,张可梅在一小区大门前被东城派出所胡凡辉等人非法绑架,价值200多元的包和100多元的现金被抢走,到现在未归还,张可梅被绑架到依兰县第二看守所迫害,期间投教一次,劳教所拒收,同年8月8日又被劫持到万家劳教所非法劳教2年。

到了万家劳教所,狱警把张可梅带到3楼集训队迫害。从早上五点起床就让蹲到晚上12:00,张可梅被强迫蹲了13天,使胯关节不能正常活动,张可梅的右小腿、右脚半年无知觉。参与迫害的有:科长赵余庆、吴洪勋教官姚福昌、女警吴宝云等,

到了8月21日,赵余庆把张可梅叫出去,让姚福昌、刑事犯白雪莲上背挂,张可梅当时疼的大汗淋漓、疼痛难忍,在这种非常痛苦的情况下,还用电棍电敏感部位,看张可梅不放弃信仰,就换个大的电棍,还不放弃信仰,就用电棍在头上使劲电,电得头发出焦糊味。张可梅给姚福昌讲真相:“学真、善、忍没有错,是政府错了,你这样对待我对你不好。”姚就让白雪莲用胶带一圈一圈的封住张可梅的嘴,他一看电不到敏感部位了,过了一会,他叫白雪莲把胶带扯下去,把张可梅的头发拽掉了很多,然后再用电棍电张可梅的脸,电棍发出噼噼啪啪的响声和蓝光,把脖子电出了水泡。

到他们下班的时候,就把张可梅锁到铁椅上,两个手背到后边,用手铐铐到刑椅的靠背上,不让上厕所,大小便就在刑椅上,张可梅的裤子、鞋都尿湿了。第二天姚福昌上班接着给张可梅上背挂,3次上大挂,张可梅的手肿得像馒头似的,手铐就镶在手腕上了,手腕上的血管被卡死不通血,由于这种酷刑,张可梅的肩、手到现在也不能正常活动,经常麻木。下大挂后两个人把张可梅搀进厕所,用凉水冲洗冲洗就回大排了。

由于经常性的上背挂,电棍电,坐刑椅,导致张可梅的心律衰竭,在这种情况下,赵余庆还说要给张可梅送到黑龙江女子监狱去。

40多天后,又开始迫害,把张可梅分到七大队。由于长时间一个姿势码小凳,屁股坐烂了,脓水粘在内裤上,每次上厕所都疼得撕心裂肺。张可梅身上手上也长了很多脓包疥,手和胳膊能用力的地方都有脓包,起床相当吃力。由于手上长得非常重,有几次洗完的衣服上都是一条条的烂肉。由于身体极度虚弱,恶警们不敢对张可梅再用酷刑,但一直逼迫做奴工,直到2003年12月中旬回到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