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揭露邪恶不可回避”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八月一日】读了第四四五期《明慧周刊》发表的学员文章《揭露邪恶不可回避》后,很有感触。我很认同原文作者的看法。明慧在此时发表这篇文章,并将文章放在栏目的头条位置上,可见此文的意义非同一般。原文提出了一个十分重要的问题,即大法弟子必须揭露邪恶、曝光邪恶。本人不揣冒昧,愿借明慧一角,补充谈一下对这个问题的看法。

从法中认识到,揭露邪恶的确是个至关重要的大事。自从七.二零邪恶迫害发生以来,师父在多次讲法中都着重的讲了揭露邪恶,并要求大陆大法弟子和新老学员都来做好这件事。如《揭露邪恶不可回避》一文中所说,“如果邪恶迫害了我们,我们却不揭露它们,不能为大法负责,不能为众生负责,带着这样的怕心,将来怎样走向圆满呢?邪恶迫害了我们,我们就应该揭露它们、曝光它们。”

揭露邪恶是反迫害中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揭露邪恶的同时就是在解体邪恶、减轻迫害,也是在救度那些被邪恶迫害了的众生。对所有遭受迫害的大法弟子来说,揭露邪恶都是一个不可回避的必须面对的问题。每一个从正法中走过来的大法弟子都不同程度的遭受到邪恶的迫害,只不过那些被劳教、被判刑的大法弟子遭受的迫害更为严重、更为惨烈,因而揭露邪恶更要首当其冲。

我悟到,大法弟子在走向圆满过程中就必须勇于揭露邪恶。若遭受迫害却不敢揭露,不敢曝光,自我封闭,得过且过,不了了之,拖着这么一个沉重包袱是无法逾越这道关的,那还怎么谈的上圆满呢?

就我们这个地区来说,揭露邪恶这件事做的远远不够,与正法的要求差距甚远,这方面的情况与原文作者所在地区的情况大抵相同。十一年来,我们这里有大约二百多名大法弟子遭非法绑架、关押,其中有数十人被非法劳教或判刑。令人遗憾的是,本地这么多人遭受了严重的迫害,但直到今天只有一位同修以见证人的身份揭露了某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暴行,在明慧上曝光出来。几十比一,这个比例怎么能行呢?

本地近年来也有同修在大小法会上多次提议被非法劳教或判刑的同修动手写揭露迫害的文章,然而只有一位同修站出来揭露邪恶,余者均无动于衷。正如原文所说的那样,曾被非法劳教或判刑的同修出来后,大都怕再遭迫害,因而不敢揭露邪恶。笔者认为,除了怕心外,障碍同修揭露邪恶还有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一般说来,同修从魔窟里出来,邪恶并没有对其放手,仍在跟踪迫害。一些同修出来后自我封闭,状态长期不好,大都是邪恶跟踪迫害造成的。揭露邪恶就是闯关,就是升华,邪恶能不阻拦吗?建议不愿揭露邪恶的同修:一要加强学法,修去怕心;二要加大发正念的力度,彻底解体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

事实证明,揭露邪恶完全是在法中,做的是最正的事,因而也是最安全的。本地那位同修揭露邪恶,用的是真名实姓。文章在网上发表后,《明慧周报》用过,不少地方小册子也都用过,迄今为止没有任何人找过他麻烦。这不就是个明证吗?

当前,正法中一切都在走向最后的结束,机会已经越来越少了。一旦正法结束,一切就都定下来了,那时候再想揭露邪恶就晚了,想弥补也没机会了。希望同修能在法上认清揭露邪恶的重要性,真正的为自己的修炼负责,去掉怕心,把邪恶对自己的迫害揭露出来,曝光它们,早日结束这场延续十一年之久的邪恶迫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